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第九百零三章两章合一章啦
    “嫂子。 说 ”又是一天,陈铎过来看望楚铮,顺便跟韩子禾说个事儿,“嫂子,这两天孩子们要返校,您看,我把湛湛和韩品先接回去,怎么样?”

    韩子禾闻言,眼中一片茫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拍额头,叹道:“瞧我这记性啊!竟然把这事儿都给忘记了!”

    说罢,不免又有些自责道:“昨儿老郑来说要接孩子,俩孩子不想走,我心一软,就打算多留他们俩住两天,却把返校的事儿忘了!……行,那麻烦你了,还是把他们送到老郑家吧,他们家何净还能管住湛湛那个皮猴儿点儿。”

    “得嘞!”陈铎笑道,“何嫂子也是这么说的,让我顺路把孩子接过去,不瞒您说,我们家明明这几天摆脱何嫂子看呢!”

    “那感情好!孩子们在一块儿也热闹!”韩子禾笑笑,便招呼两个孩子收拾东西。

    陈铎坐在楚铮旁边儿,看着韩子禾给俩孩子忙活来忙活去,脸上不掩憔悴,不免低叹连连:“老楚啊!差不多该醒啦!你瞧瞧嫂子和孩子现在这日子过的!就是再能干,没有你这个顶梁柱也不成啊!

    再说咱们总队,最近有点儿乱,你这不醒,我也没个商量的人!一大队的老肖伤退了,他们大队的人,这次任务下来,真是损失惨重,现在,留下来的人就那么猫两三只,放眼一看,光剩个政委在那儿杵着,真跟个光杆儿司令似得,看着都心酸!

    我们大队的政委老赵也要调走了,也不知道调过来的人能不能合套儿!……唉,仔细想想,这么多载下来,咱们总队的人来来去去那么些个人,能和我说的上话的,一个是你,一个就是老郑!

    诶?!老楚啊,你说你咋那么有福气呢!有那么个生死不离不弃的好搭档好战友自始至终陪着,多省心啊!我都快嫉妒的眼睛红透了!”

    陈铎长吁短叹的跟楚铮说着心理话,韩子禾在外间看着,心知不便打扰,便拉着两个孩子连连嘱托:“你们俩回去后,要听何阿姨的话,哥俩儿也要互相照顾……还有,后天就返校了,你们的暑假作业写没写完?”

    “写一半儿了!”韩品乖巧的点点头。

    湛湛也道:“我们这次是第一次返校,还有两次呢!我们保证下次返校前作业都完成!”

    韩子禾闻言,笑笑:“好!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不过有一点,不许糊弄自己也不许糊弄老师,作业要自己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完成,知不知道?”

    “知道!”哥儿俩异口同声的答应。

    韩子禾听了,也分外欣慰。

    不过,欣慰之余,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看来,楚铮这回受伤,是真让他们哥儿俩长大了不少。

    “嫂子,都收拾好啦?”大概半时之后,陈铎从里间儿出来,笑着跟韩子禾说。

    “收拾好了。”韩子禾将俩孩子推到跟前儿,和陈铎客气道,“就麻烦你把他们送回去了。”

    说着,又嘱咐孩子们:“在路上要听叔叔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家伙儿点点头,手拉手走到陈铎身边儿。

    “嫂子不用这么嘱咐,俩孩子好着呢!”陈铎拍拍俩孩子的肩膀,笑着和韩子禾告辞,“那行,我就带他们走了!嫂子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儿给我、给老郑打电话,我们俩现在把任务期都错开了,一准儿保证你联络我们时,我们有一个人在!”

    听他们这么周全,韩子禾很是感动。

    不过,陈铎却没让她把感谢的话说出来:“嫂子,我们跟老楚是什么关系?那都是多少年交情啦!能将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之交!您要是和我们客气,那可就伤我们的心啦!……您回去吧,我先和俩孩子走啦!”

    韩子禾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说谢谢之类的话,只是叮嘱他等会儿开车心些。

    虽然陈铎坚持不让韩子禾送他们出来,韩子禾仍旧走出了病房。

    于是,等电梯的工夫,陈铎犹豫半晌,看看周围没人,俩孩子也都认真的抬头看着变化的数字,便赶紧声跟韩子禾说:“嫂子,最近部队里也不太安生,等您要是回去的话,遇上什么,都别往心里去,该骂就骂,该闹就闹,只要别气到自己就成。”

    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子禾不解的看向陈铎。

    不过,陈铎却没有再解释的意思。

    见他这样,韩子禾心里就明白了,看来,刚才那话,已然是有点儿逾矩的提醒了。

    因此,她也很是识趣儿的闭口沉默,不再多言。

    毕竟,不能给好人找麻烦。

    陈铎在一旁揣口袋儿站着,虽然也和俩孩子一样看电梯显示屏的数字,不过余光却一直注意着韩子禾,眼见她闻言后,没有追根究底,心里也松了口气。

    即使是对他自己的妻子,他也只能提醒到这儿了,毕竟说再多,就有泄密的危险了。

    他今日这般说,一来是知道楚铮媳妇儿是个能沉住气、口风严的人;二来也是可怜她现在的状况——丈夫昏迷不醒,肚子里还有孩子……万一被气到,有什么闪失,他们这些楚铮的兄弟,可真就没脸见他了。

    他想,要是楚铮醒过来的话,肯定也会这么提醒她的……也可能说的会更多一点儿。

    要不是他家里那位不让人省心,他要说的,也会略微多那么一点儿。

    各自想着心里的事儿,倒显得过得很快,这不原本平时要等好几分钟的电梯,很快就升上来,打开门。

    ……

    送走陈铎之后,韩子禾心里想这事儿,不知不觉地走回了病房。

    “楚队长的爱人,请留步!”护士长胡跑过来,叫住了她。

    韩子禾闻言,这才从思绪中抽回注意力,赧然的看向她:“胡护士长,有什么事儿么?”

    “我是来提醒您,一时之后,我们会给楚队长做个全身检查,看看他恢复的怎么样。”胡护士长认真说道。

    “哦!那感情好!”韩子禾打起精神来,问,“有什么需要我去准备的?”

    “嗯,今天就不用了。”胡护士长笑道,“您只要知道我们给楚队长检查就行,我们会派护理人员把楚队长推过去的……不过,后天,军队总医院的专家会过来会诊,我听院领导的意思是,最好您能提供楚队长以往受伤的病历……之前大家针对楚队长昏迷不醒的事做了好几次例会讨论,一直找不到缘由,这次专家下来,机会挺难得的,院领导的意思是,最好准备的周全一点儿,说不定是以前的旧伤的缘故。”

    “这样啊!”韩子禾闻言心里一紧,她当然希望医院领导的猜想是正确的,这样,楚铮苏醒的几率当然会大大提高;可是,她又希望这种猜想是无用的,楚铮完全是生理上太累了,才会这样,等身体机能调整到最佳时,便会醒来……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那病历拿过来。

    韩子禾抚了抚梢,点头道:“那成,正好儿,我们家有他从入伍之后的所有病历,我一会儿回去一趟,给找出来。”

    “这倒不用这么着急,您看这样成不?”胡护士关切的长看看韩子禾的肚子,出主意道,“明儿又到了给楚队长做身体恢复和保健的时间,到时候,保健室里有大夫有护士的,一准儿不会有身边儿没人的情况出现……而且,平时做保健的时间都是一整天,您也只能在外面的玻璃窗前观望,与其在这儿干等着,不若明天一早,您再回去找病历,这样也不用赶时间,您说呢?”

    韩子禾闻言,点点头,答应下来。

    其实,很多时候,她还是很听人劝的。

    ……

    “你看,我当初让你把以往那些病历找回来,对了吧?”回到楚铮身边,韩子禾拿起温水里的毛巾给楚铮擦脸,边擦边说,“你当初还嫌我麻烦呢!看看,这不就用上啦?……虽然我一点儿都不希望它们有被用上的那一天。”

    之前部队的疗养院作调整,联系到了楚铮,让他留地址,他们好方便把他留在几处疗养院的看病疗养资料寄过来。

    起初楚铮嫌麻烦,大咧咧的说让对方随便处理就好。

    这话正好儿让韩子禾听了个正着,当即踩他一脚,愣是逼着他改口,留下联络方式,让对方寄过来。

    于是,不就知乎,他们家就收到了一份他从入伍开始到调到B市前的一份整理成册的受伤治疗记录。

    “楚铮啊,你说今儿陈铎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韩子禾觉得想不通,“我听他这话,心里边儿啊,就有种说不出的忐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一样……你说你要是清醒的话,该多好,我何至于这么左猜右想的呢?……啧啧,算啦,不管怎么说,都不关咱们的事儿,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用,还是想想你怎么才能醒过来才好。”

    韩子禾自说自话了好半天,方才沉默下来,脑子里盘算着回去要找的东西,顺便带回来一些会用得到的物件儿。

    ……

    第二天一早,**便开车过来接人。

    彼时,韩子禾刚陪楚铮到了保健室,眼见着他进入到正常的恢复程序,方才放心的下楼。

    俩人正好在电梯里遇见。

    一个刚抵达,一个准备要进去。

    “嫂子!真巧!”**挠挠头,傻笑。

    韩子禾也笑:“你是来看楚铮的?他正在做恢复保健呢!”

    “不是,我是来接您的!”**侧身,给韩子禾让路,“昨儿胡护士长给我打了电话,说您要回去拿老楚的病历,我想着,正好儿我没事儿,干脆来接送您,也剩些时间。”

    韩子禾听了,不免感谢。

    她知道,定然是他们之前嘱咐过胡护士长的,不然胡护士长不可能有联系他们的方式。

    “又麻烦你了!”韩子禾不用细算都知道,这些日子以来,**陈铎他们没少跟着忙活,跑前跑后的,十分周全,这让她减轻了不少负担。

    “要我说,嫂子您就太客气啦!”**调整好后视镜,启动车俩,缓缓地驶出军区医院的停车场,“按说,应该是您给我来电话才对,说真的,要是人家胡护士长不告诉我,您真打算这么自己来回啊!”

    可不是吗!

    韩子禾赧然的低头,笑道:“你们都那么忙,我哪里好一次次麻烦你们?像这种繁琐的事儿,不过是跑跑腿而已,我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当然,真有我做不了的,肯定不会少麻烦你们的!”

    “您有事儿招呼我们,那可不叫麻烦!”**多少知道一点儿韩子禾不喜欢麻烦人的性格,便也不再多说,心道,他和老陈几个多注意点儿就是了。

    车子度开的不算很快,但是一路上他刻意和韩子禾聊起孩子,倒显得路途不那么漫长。

    像他们这种人,要是平常,同样的路程,顶多二十多分钟也就到了。

    不过碍于车上有一位孕妇,他手底下多少照顾一下,搁正常的俩时的路用了四十来分钟,也算是对得起他那手技术了。

    “嫂子,您先回去那东西,我去看看湛湛韩品他们在家吗,在家的话告诉他们一声您回来了,他们铁定高兴!”**指指他们两家中间的杉树,道,“您收拾好了,就在这里等我,给我电话就成!我送您回去。”

    “好!”韩子禾笑着点点头,正要往自家走。

    忽地,就听到不远处,好像是**家向前一点拐弯儿的地方,传来一阵啼哭声,紧接着,便是搬东西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韩子禾听那声音有点儿熟,似乎是楚铮他们特种总队一大队的一名军嫂的声音。

    那军嫂比她还几岁,平常和妞妞的妈妈关系不错,她也和对方说过几次话,知道对方虽然比较爱说笑,却也是个知道把握度的,不令人反感。

    只是,这有一阵儿不见,怎么就闹腾开啦?

    此时的韩子禾,还以为对方在和自家那口子闹别扭了。

    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在这儿等等看是怎么回事儿,就又见另一拨儿人向那里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