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两章合一章啦
    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

    ……

    “陈铭……”韩子禾正犹豫,话都没说完。

    就见外间儿门从外面猛然被推开。

    几乎是同时,陈铭原本充满玩笑之意的眼眸,凌厉起来。

    他整个人,犹若矫健的猎豹一般,腾地,便蹿了出去。

    “哇啊~~”也就是这时候,那忽然的声响,把两个原本呼呼大睡的娃娃给惊醒了。

    “……”韩子禾顾不得其他,只能低头哄这俩连眼睛都不肯睁开,就知道“哇啊啊啊”的小混球儿!

    “乖哦!没事儿哒!好好儿睡觉吧!”韩子禾轻拍着他们的小手儿,不时的摩挲两下。

    大概是摩挲起作用了,俩孩子只是干嚎了几下儿,便又努努嘴,继续做美梦了。

    韩子禾也不担心外面,要是有问题,陈铭和他们早就打起来了,哪里会像现在这么安静?

    “阿禾,没事儿,是你侄女儿!”陈铭跑出去时,就随手将韩子禾所在的房间门合上了,所以他要进来,还得自己开门。

    “苗苗?”韩子禾诧异的抬头看去,只见陈铭推着一脸惊慌失措的韩苗走了进来。

    此时的韩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一看就是激烈运动过后的表现。

    韩子禾无法无视她那一行行从额头蜿蜒而下的汗珠儿,也无法忽视她那一绺绺粘在脸颊上的头发。

    所以,不待韩苗开口,她这心就紧紧地提起来了:“湛湛、韩品他俩……”

    “妈妈!你叫我们?”

    韩子禾刚开口,湛湛和韩品俩人的小脑袋就从陈铭身后探出来,懵懂的冲韩子禾招手。

    见到他们安然无恙,韩子禾松了口气,她刚看韩苗失态之极的样子,以为俩孩子怎样了呢!当真吓她一跳!

    “怎么了这是?说不出话来了?”韩子禾见韩苗双眸泛红,嘴唇颤巍巍地启启合合,就是发不出音儿来,不由又给唬一下儿,“她这是怎么了?”

    韩子禾看向陈铭,见对方耸肩,便知道他也不晓得,便只能将目光转到之前和韩苗一起出去的韩品和湛湛身上了:“你们俩谁能说说,你们大表姐是怎么回事儿?”

    “小姑姑!”不等湛湛和韩品出声,一直惊慌失措的韩苗,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此时的她,就好像,好像一个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人一样,无助而又迫切。

    她抓住韩子禾的胳膊,激动又紧张的看向韩子禾的眼眸,眼泪汪汪的道:“小姑姑,小姑姑!陈锐!陈锐他!”

    “陈锐怎么啦?”韩子禾见她那副无助而又急切的样子,以为陈锐要跟她分手了。

    “陈锐他!”韩苗急于讲话说完整,可偏偏她心里就好像有什么抓着她一样,让她特别难受,就算有多少话,也都被拦住了,说不出来。

    这可把她给急的啊!韩苗几乎要抡起拳头捶自己的胸口了。

    “哟!韩苗,你这是做什么!”陈铭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抡向自己身子的拳头,呵斥,“就算我哥不想跟你好了,你也不用这样激动吧!失恋这种事,其实,习惯习惯也就习惯了!”

    “呸!你!你可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啊!”韩苗叫陈铭的话一刺激,终于给刺激的说出话来了。

    只不过,她一开口,就是怒怼陈铭,愣将陈铭给怼懵了。

    “嘿!这话是怎么说的啊!”陈铭觉得自己是好心被当成了,“这不是好言相劝么!”

    “用不着!”韩苗瞪他,“我们俩好着呢!”

    “你们俩好着呢?!”你们俩好着呢,做什么做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表情和动作来,莫不是闲的难受啊!←陈铭无语了,他也不搭理韩苗了,看向韩子禾,脸上摆出一副“你侄女儿你负责”+“你不准备管管她么”表情。

    韩子禾听到韩苗没有和陈锐分手,不由松了口气。

    “苗苗,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啊?”韩子禾冲韩苗招招手,让她坐到她身边儿来。

    “小姑姑!”韩子禾一提“刚才”,韩苗本来就已经很红彤彤的眼眸,愈发的红润了。

    陈铭见韩苗又要恢复刚才的“难以言说”的状态,赶紧大吼一声:“湛湛!韩品!你们俩的作业全都完成了没有!”

    他这一嗓子,别说湛湛韩品俩孩子让他给吼一激灵,就是情绪不受自己控制的韩苗,也让他这一嗓子给hold住了。

    “愿意说说是怎么回事儿么?”韩子禾见韩苗不由自主的往她这儿靠拢,便拍拍她肩膀,又问,“你若是感觉好点儿了,就说说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儿?那动静闹得,好像狮子追你一样呢!”

    韩子禾打趣的话,本来是用于调节氛围的,结果,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开口,就让韩苗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就好像成熟的果实一样。

    “嘿!你这是咋回事?”韩子禾愣住了!

    大概,韩子禾也知道从韩苗那里不容易拿到答案,所以她机械的抬起头,看向了对面儿同样不知韩苗何意的陈铭那张懵懂不解的脸。

    韩子禾的问话,让陈铭又一次不由自主的耸起肩膀来。

    “小姑姑,陈锐联系不上了!”韩苗虽然一度说不出话,但她也不是没事儿闲着,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情绪平复下来。

    当然,这种努力,还是很有成效的,这不,她到底冲破自己刚才的精神状态,说出话来。

    一听她开口,韩子禾当即将投向陈铭的注意力拉回来,投放到韩苗身上:“联系不上?什么意思?”

    别说韩子禾让韩苗这句话给弄懵了,就是陈铭也吓一大跳,他当即手放到韩苗肩膀上,将她扳过来,急切的问:“你说我哥怎么啦?”

    “你哥哥他、他、他不见了!”韩苗泪汪汪的揪住陈铭的胳膊,声音有点儿沙哑的说,“我联系不上他啦!”

    “只是联系不上?”韩子禾见韩苗握住手机冲陈铭摇晃,反应过来,“你是说你打电话给他,没人接?”

    她这么一说,陈铭刚刚紧绷起来的精神,终于松弛下来。

    他大松口气,这精神一放松,只感觉脑袋就好像有人捶了几下一样,难受极了。

    一边儿揉着眉心,一边儿问韩苗:“我说,韩苗同志,你就是打电话联系我哥没联系上?至于这么急匆匆的么!也许他手机没有信号儿,或者没电了呢!”

    陈铭自认为话说的很有道理,但奈何没有说服韩苗。

    韩苗使劲儿摇晃脑袋,大声道:“不是这么简单!你看看这条信息!”

    韩苗翻出手机,找出俩小时前陈锐发给她的信息,给韩子禾和陈铭看:“他之前说要顺路过来看看我的!我心里还想着怎么和他相处呢!可是,你们看看现在,已经多长时间啦!他都没到!”

    “晕!”陈铭听着韩苗的话,无语的转转脖颈。

    韩子禾倒是比他有耐心的多,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也许路上有事耽搁了!”

    “不可能!”韩苗当即斩钉截铁道,“陈锐他向来说话算话,说什么时候能到就肯定什么时候大,左右偏差不会超过五分钟……他之前说,也就是二三十分钟的路程,可现在都快一个小时啦!”

    韩子禾也认为,对于陈锐这种有本事的人来说,偶尔一次“失信”,应该不意味着他怎么样了!

    当然,这话,她不会傻乎乎跟韩苗说,毕竟,只看韩苗现在的样子,应该也听不进去。

    “你已经试着联系过他了?是他手机关机,还是无人接听?”韩子禾想了想,便换了个方式问韩苗。

    韩苗囊着鼻子:“手机是关机的。”

    “那应该就跟陈铭说的那样,陈锐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韩子禾安慰道,“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小姑姑!”韩苗仍旧不同意韩子禾的推理,“手机没有电!这种情况,它怎么可能会发生在陈锐身上呢?不可能!”

    “那你怎么就认定他失踪了?”韩子禾被韩苗的固执弄得头疼,她感觉,这孩子历险回来,好像变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这……”韩苗无言以对。

    虽然心里不服,但是韩子禾之言很有道理。

    “可是……”韩苗好像不太甘心,“可是,刚刚,我心里不踏实!”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大哥啊!”陈铭忍不住,直言道,“反正,作为他的胞弟,我认为他现在应该很好!”

    “……”让陈铭戳穿心事的韩苗,脸上的颜色,五彩缤纷的,好不精彩!

    “好啦!苗苗,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啦!”韩子禾趁韩苗让陈铭“镇住”的空当儿,赶紧揽住她肩膀,安抚她,“不管陈锐在你心里有多么完美,可他到底是个人啊!他又那么忙,偶尔忘记充电也是可能的,你不要太紧张啦!”

    韩苗没想到陈铭和她小姑姑竟然都不肯相信她,不由有些着急:“当时陈锐开车,就算手机没电,现充,也来得及啊!”

    “我大哥若是忘记带数据线呢?”陈铭反问道,“据我所知,他就经常忘记带数据线。”

    “……”韩苗为之一噎。

    韩子禾见状,便笑着拍拍她肩膀:“你不要着急,也许他临时有事儿也说不定。”

    “就是啊!”陈铭跟着应和,“你不知道,我能不清楚么?我们公司那帮人,他们没有领导,就干不成事儿!估计是项目上面儿的决策需要我哥点头!我哥很可能是听他们汇报听的,手机没电了,有因为没带数据线所以只能让手机保持关机状态。

    你也知道,公司没小事儿,我哥他只好掉头回公司,至于爽约这事,我哥要么回到公司之后立刻通知你,要么等和公司管理层交流完毕联系你!

    你自己算算,我们公司总部,和这里相距多远啊!他能二三十分钟赶到这里,那就意味着,他回去时的时程可不短!

    还有啊!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啊!就算是我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联系你,你也别生气啊!

    他就算那样做,肯定也不是不重视你,应该是公司那帮干活儿的孙子诶,把我哥围住了,让他应接不暇,没工夫想私事。”

    “……”他都这么说了,韩苗又能说什么呢?

    “可我这颗心就静不下来!”

    “那怎么办呢?”陈铭无奈地撇撇嘴,“要不,你到公司总部一趟,问问情况?”

    韩苗翻他一眼:“你缺心眼儿啊!要问,直接拨电话到公司问不就得了……诶?!”

    她眼眸一亮,双手合击道:“哎哟诶!我这脑子啊!我怎么没想到!我可以问问你们公司的人啊!”

    陈铭见她不似刚才的萎靡状态,赶紧点头应和:“那你赶紧的啊!用不用我帮你?”

    韩苗拿起手机,不停摆手道:“不用!不用!我想第一时间听到他的声音!”

    陈铭点头,又道:“那用不用我把相关电话都给你找出来啊?”

    韩苗已经从联络册里找到陈锐公司里,能联系到他的所有电话:“不需要!不需要!谢谢你!”

    “还挺客气的!”听到了最后,陈铭好笑的摸摸自己头,冲韩子禾乐。

    韩子禾却不像他们俩这么容易兴奋。

    她就算乐,也得等到韩苗联系到陈锐再说!

    虽然她认为陈锐好好儿的,可到底不是亲眼所见,心里多少忐忑一点儿。

    韩苗拨出第一个电话时,可是面带微笑,明眼人只要扫一眼,都能看到她眼中那道道充满期冀和兴奋的光芒。

    不过,第一个通话中,回复她的,是陈锐给自己放假好几天了。

    陈铭看韩苗脸色瞬间黯淡下来,有点儿尴尬啊:“咳咳,那……你要不然再试试其它号码儿?也许……”

    不等他说完,韩苗就嘟起嘴,好像发泄一样使劲儿按着手机上的数字,看样子,大有将按手机号儿进行到底的架势。

    只不过——

    “呵呵,公司里找不到他,你问问他秘书?”

    然后……

    “其实,我知道,应该还有几个人会知道我哥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