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第二十五章 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梁森在上海的住处自然不止一个,他和解禀两个人经营着一家网游公司,完全不需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违反因果地特意捞钱,他们的财富让他们上首富榜自然不可能,但悠哉悠哉地过上自己需要的现实世界里的惬意小日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有点像是当初的苏白,只是苏白以前的财富是那对男女留下来的,而梁森和解禀则是靠自己的能力像是普通人一样挣出来的。

    有时候,解禀也在心里想着,如果自己和自己老板没有成为听众的话会怎么样,以老板的性格,应该是以宅男为主,他可能除了去公司之外不会出去社交,一心一意地就扑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这样子的话,他性格上的那一面就不会暴露得那么明显。

    但人生是没有如果和假设的,现在的情况是自家老板比自己更早许多成了听众,然后一步一步地活到了现在,他一直在躲避,也一直在退缩,但或许是因为他那骨子里强大的求生**使然吧,他一直没有陨落,一直坚挺地活着。

    在听众圈子里,你成为听众后活的时间长短是和你的实力成正比关系的。

    以前,哪怕是解禀这个当下的,都对自家老板有些看不下去了,那时候,可能真的是“因爱生恨”的模式,老板是他的偶像,也是他追赶的目标,但当他自己也越走越高对面前的目标也越看越清晰时,梦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撞。

    然后,

    解禀选择了伙同胖子等人去别墅下面解开了老板分身封印,逼迫老板走了那一步,不得不去证道,事后,梁森并未因此惩罚解禀,甚至连骂都骂一句。

    或许,梁森自己都清楚,有些事儿,是真的躲不掉的。

    而在度过了那段时间的迷茫和挣扎之后,解禀看自家老板,似乎也多了一些理解,他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他就喜欢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活着,这是他的生存方式和法则。

    他喜欢被那个自己单相思的女人一次次利用,他习惯在一次次突发事件明哲保身,他热衷于任何时候脑海的第一念头都是将自己摘到一个安全的位置。

    如果没有听众的身份,自家老板现在应该是一个普通人眼很宅不善于交际的it男,命运已经对他做出了他所不喜欢的选择了,他用这样子的一种方式去对抗去表现自己的态度,也无可厚非。

    当然,对于解禀来说,你看得惯也得看,看不惯也得看,退一万步说,自家老板距离上火车去那个地方也很近很近了,而事实上,似乎是自己一将老板推进了火坑,理解的原因里,其实也有一部分是来自解禀内心深处的愧疚。

    “橙汁,加冰。”梁森脱去了自己的睡衣,进入了卫生间打算先冲个澡,他之前坐在那栋别墅的游泳池边是穿着睡衣一遍看报纸品红酒一遍晒着太阳的,而现在,只能略显风尘仆仆地冲个澡重新开始。

    对于梁森来说,自己在现实世界里的日子剩不了几天了,甚至哪怕下一秒就来通知“车票到了,请签收“,梁森都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所以他更看重在这有限时间里自己的生活质量。

    这边,解禀刚榨好了橙汁,顺便调了两杯鸡尾酒,那边,梁森就洗好澡换上新的一套睡衣走了出来,自家老板似乎一向偏爱红色镶金边的睡衣,每个住处都备置了很多套。

    梁森接过橙汁喝了一口,然后将橙汁放下拿起那杯鸡尾酒在阳台上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阳光在此时显得有些过于强烈了,但这丝毫无法阻止梁森继续看报纸的心情,只不过报纸从之前在别墅里看的法制日报变成了扬子晚报。

    解禀知道自家老板享受的不是看报纸,而是看报纸这种状态所能给他带来的莫名享受。

    “不去找苏白问问车票的事儿?”解禀站在旁边似乎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梁森要走了,以后再想找讽刺的会都几乎不可能了,所以最近二人的相处模式开始慢慢地变化起来,解禀开始越来越放肆而梁森则显得越来越大度。

    两个大男人,又不是真正的那种gay的关系,却又是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的亲密者,他们不习惯也不喜欢在离别时伤感扭捏,二人只不过选择共同能接受的方式去静等分别一刻的到来。

    “我在你眼里,有那么天真么?”

    梁森微微一笑,浑不在意解禀话语的嘲讽意味。

    “是真的么?”解禀反问了一声,“按照我们掌握的情报来说,虽然这个可能性低得离谱,但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对男女,现在应该站在我们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高度了,所以,苏白的话,也不能完全当假的,对吧?”

    “好了,别废话了,我之所以作壁上观,什么都不做,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这一代人马上就要离开了,那个小侦探这次的确是让我大开眼界,居然能够和刘德过几招没趴下,他现在欠缺的,无非就是时间而已,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能够把他身上的携带的财富和传承消化掉,那么你们这一代里,能够真的比得过他,恐怕也找不出几个了。

    而且,这位小侦探的性格也是出了名的锋芒毕露,我这次,是在给你积攒人情。

    至于车票的事儿,我根本就没想过,也不可能真的愚蠢到这个地步去相信那种岁孩童都不可能信的话。”

    解禀摇晃着自己面前的酒杯,他不知道自家老板说的到底是不是全是真话,但老板的语气显得很真诚,虽然不敢说他选择作壁上观完全是为了自己,但自己的原因应该也在他的考虑范围里面。

    不过,让解禀最高兴的一点是,老板这次没选择站在那个女人那一边。

    解禀的心思,有点像是自己为了一个男人跟另一个女人争宠,虽说在以前,自家老板面对他那种单相思情节简直执拗得可怕,甚至当初还因为自己说那个女人的事情扇了自己一巴掌,但这一次,他没选择去帮那个女人。

    在解禀看来,这对于梁森已经算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了。

    蓦然间,梁森忽然放下了的报纸,带着些许不满地道:

    “刘德,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我一栋别墅已经因为你毁了,现在你还想继续毁第二座?”

    刘德的身形出现在了阳台前方,被抹去的只是他的分身,所以他的本尊看起来,还是带着一种飘然出尘的气质,并不显得多么狼狈,但眉宇间的忧郁还是很清晰的。

    解禀这次没去给刘德倒红酒,一来是客,番五次来,就讨人嫌了。

    “呵呵。”刘德只是对着梁森冷笑了两声,“如果没有广播的规则,我…………”

    “没广播规则的话你弱小的时候也早就被那时候的强者给掐死了。”梁森还不留情地进行打击。

    “好吧,这次的事儿我认栽,但梁森,我有一件事很好奇,所以想在了离开上海之前过来再问问你,你应该得到过一些关于那个地方的情报,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做什么打算的,在那个地方,没有团队,没有势力,没有依靠的话,死得会很快很快。”

    梁森沉默不语,一些事情,他是清楚的,但很多时候你想找团体,你想找关系,是得付出“投名状”那种东西的,类似于小侦探和那俩和尚以及胖子之间的关系,团体之间至少得互相付出过,患过难,这个关系才能称得上稍显牢靠。

    但要让梁老板为了别人去以身犯险做“友谊”,就有点太为难人了,他这种性格的人,还真的很难找到真正的朋友,也没有哪个团体有多大的兴趣想要招揽他,毕竟,哪个团体也不会傻到招揽一个遇事儿肯定第一个怂的家伙进来。

    “这次的事儿,我会和荔枝说清楚,但你的事儿,我也会去和他们说清楚。”刘德这心态纯粹是自己倒霉也要拉别人一起下水了,不得不说,他今天所受的冤枉气也确实够大的了。

    “你…………”梁森伸出,很愤怒地指着刘德,毕竟自己虽然隔岸观火,但海梅梅自己一开始就打算交给刘德的,是刘德自己要装、、逼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才故意拖着不走。

    但就在此时,刘德胸口猛地一痛,痛感稍纵即逝,甚至比以前接任务通知时还要短暂得多,紧接着,刘德愕然发现一张蓝色的纸质车票自自己胸口位置慢慢地浮现出来来,由虚化实,最后被其捏在了。

    “这是…………车票。”刘德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车票,终于发下来了。

    然而,当刘德睁开眼时,他却看见梁森还是伸着指着自己,而梁森面前,根本就没有车票出现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梁森,你!”

    刘德明显发现了异样,为什么我有车票到了,你却没有?这东西肯定要有大家一起有,可没有什么江浙沪包邮速达的说法。

    梁森的还保持着刚才指着刘德的动作,他咽了口唾沫,似乎要强行抚平住自己内心正在疯狂躁动的狂喜情绪,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因为过度喜悦和激动而难以在此时发出平稳的声音。

    “那个家伙说的是真的,他说的是真的,你早就知道了,你早就确定了,对不对!”刘德几乎狂怒一般地冲着梁森吼道,“你故意不告诉我,你故意坑我!”

    梁森激动得说不出话,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给了刘德一个眼神,

    那就是,

    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haptererrr;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