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57章 子嗣艰难的朱瞻基,娘化的李茂芳
    朱芳最近已经不怎么动手了,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在纸上写写算算,然后就叫人去搬出各种不同型号的钢铁材料出来。

    工作台上,一块两头打孔的钢板被勾住,然后两头有齿轮箱变速的手柄摇动拉扯。

    朱芳手中拿着纸笔,盯着那块钢板不放。

    两个身高体壮的大汉在摇动着手柄,并且尽量保持着输出力量的稳定。

    那块钢板渐渐的有些波动,孔洞处开始变形。

    “朱师傅,要加力了。”

    两个大汉感觉不加力已经摇不动手柄了,就说道。

    朱芳摇摇头,然后拿出尺子,量了一下钢板的变形尺寸,满意的道:“这个配方比上一次的少了三个毫米,看来拉伸力是足够了。”

    两个大汉闻言就拧松基座的螺丝,然后把钢板取下来。

    朱芳在钢板上用笔写下了一串别人看不懂的数字和符号,然后亲自收进库房。

    库房里有一幅字,字体看着狂放不羁。

    “钢铁就是大明的脊梁骨!”

    朱芳仔细看了看,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伯爷说了,道路是大明的血脉,钢铁就是大明的脊梁骨……”

    “血脉不通,人就会生病,脊梁骨挺不直,出门你都不好意思和邻居打招呼。”

    ……

    朱瞻基今日请了方醒来家做客,陪同的还有那位杜谦。

    朱瞻基唏嘘道:“昨日我去了胡家,冷冷清清的,看着让人心寒。”

    胡广也教过朱瞻基,所以他一回来就去慰问家属,也算得上是尊师重道了。

    杜谦微笑道:“殿下,此事倒也简单,目前胡穜守孝,待明年,殿下可在陛下的面前提一提,加恩就是了。”

    朱瞻基点点头:“皇爷爷给胡大人加了文穆的谥号,算是开了先河,以后多看顾一下他的家眷就是了。”

    胡广死后的哀荣绝对是永乐朝文官的头一份,第一个谥号,追赠礼部尚书等等,让那些文官也不禁有些艳羡。

    方醒不说话,他和胡广的关系太冷,说什么都会被别人挑毛病。

    于是他就冲着朱瞻基挑眉,你叫我来干嘛呢?

    朱瞻基干咳一声,杜谦知趣的起身告退。

    等杜谦走了之后,朱瞻基才赧然的道:“德华兄,小弟大婚到现在,这个……子嗣很艰难啊!”

    “咳咳咳!”

    方醒撕心裂肺的咳嗽着,把边上伺候的雀尾都吓到了,赶紧换茶。

    方醒摆摆手,然后指着朱瞻基道:“你才多大?若是按照我的看法,你如今就该在书院中好好念书才是正经,再说你现在若是有了儿子,想想!想想!”

    方醒伸出四根手指头比划着,一脸的唏嘘。

    “四个?”

    朱瞻基才说完就觉得不对,黑着脸道:“是小弟疏忽了,此事确实不能着急。”

    方醒看看雀尾,这位比女人还女人的太监马上就悄然退了出去。

    “四代人啊!”

    方醒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若是有四代人,你且想想,朝中的人如何想?陛下看着还身强体壮,太子殿下虽然……那个了些,可也能吃能……,再加上你,以后会不会发生些不忍言之事?”

    朱瞻基有些意趣阑珊的道:“若是平民百姓该多好,四代同堂,其乐融融啊!”

    “别什么四代同堂了,你先少吃些芹菜吧。”

    老朱家这一脉都喜欢吃芹菜,而且在饮食上都是重口味患者,朱高炽好一些,朱瞻基就纯属是重症患者。

    “多吃些清淡的,把小肚子减掉!”

    方醒拍拍自己一直拥有六块腹肌的小腹,再指指朱瞻基那明显有些凸出的小腹,一脸的嫌弃。

    朱瞻基皱眉道:“在军中吃的也不油腻呀!怎地又胖了?”

    “每日操练不可忘!”

    送走了方醒后,朱瞻基去了内院。

    太孙府的内院自然不小,不说别的,那些女人的住所就能让不认识的人转晕。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去了孙氏那里。

    孙氏是嫔,因为曾经是朱瞻基的心头好和青梅竹马,所以在府中有些得势。

    “殿下……”

    看到朱瞻基进屋,孙氏放下手中的针线,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惊喜表情。

    朱瞻基只觉得胸中一热,就握着她的小手问道:“在府中可有人怠慢你?”

    孙氏一怔,瞬间换了几种眼色,最后抿嘴道:“殿下说笑了,有太孙妃在,何人敢为难臣妾。”

    朱瞻基看到了她刚才的眼神变化,皱眉道:“以后差了东西,就去找俞佳。”

    孙氏的身体有一个微微的跳跃,脸上也浮起了小女孩般的雀跃神色……

    ……

    书院还是那样,走在操场中,听着教室里的读书声朗朗,方醒就觉得自己整日奔波有些虚幻。

    往里面瞟了一眼,这些都是第二批学生,包括朱瞻墉在内,此时正全神贯注的听徐方达讲课。

    这年头能有这等条件学习的屈指可数,学生们都很珍惜这个条件,没人敢荒废时间。

    方醒微微一笑,觉得教室里坐的不是学生,而是一粒粒种子。

    “老师,富阳侯来找。”

    马苏悄然出现在方醒的身后,吓了他一跳。

    “那个阉人来干什么?”

    方醒想起一年前看到的李茂芳,不禁打了个寒颤。

    ……

    前厅之中,当方醒看到那个脸上傅粉的男子时,不禁脚下一滞。

    “哈哈哈哈!兴和伯久违了。”

    李茂芳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像是愤怒的梁中,尖利!

    方醒闻到了一股子香味,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在秦淮河的船上闻到过。

    “富阳侯光临寒舍,敢问有何见教。”

    李茂芳和朱高燧的关系不错,方醒上次设套废掉了他了,所以担心这货是不是有所察觉。

    李茂芳干笑道:“兴和伯,四海集市进货的船只每月都有靠岸的,兴和伯日进斗金啊!”

    这货是想开一家?

    方醒沉吟道:“四海集市方某的份子不多,所谓的日进斗金,从何谈起?”

    “哈哈哈哈!”

    李茂芳大笑着,指着方醒笑的前仰后合,半晌才喘息着道:“兴和伯,四海集市有宫中的份子,此事我知道,我只是想问问,这集市别人可开得?”

    方醒讶然道:“当然可以开,不过此事方某做不了主,你懂的。”

    说着方醒指指皇城的方向,一脸的无奈。

    李茂芳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宫中?稍后我就去,想来无碍!”

    方醒无所谓的拱手道:“那方某就先恭祝富阳侯财源广进了。”

    这货是有人在背后指点过了,居然知道先来套话。

    “多谢兴和伯大量!”

    李茂芳只差点想用仰天长啸来庆祝自己的成功。

    不过在临走时,他还是没忍住炫耀自己智商的心思。

    “兴和伯,我刚去了宫中,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只要你点头了,这事就准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