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七九:知晓身世
    “恩,你言之有理。”

    李思闻点点头,之后苦笑一声道,“我之前还看这沈家五姑娘聪明伶俐,容貌也是极为出色,便想要问问能否结为亲家呢,如今看来,是真的高攀不上了。”

    “嘿,这个我可和你说清楚了,不是你高不高攀问题,那丫头可是我先看中,如今已经和我家那小子定亲了,你可别在那乱点鸳鸯谱!”

    闻言,原本还很是冷静的冯老差点儿没跳起来。

    “嘿,你这近水楼天先得月,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当年那儿媳妇被你抢先了不说,现在连孙媳妇也被抢闲了。”

    闻言,李思闻微微一愣,之后更加的无奈了,“真是可惜了,能被你看上的丫头肯定是个极好的,是我家言笙没福气。”

    “那是当然,那丫头可不简单,而且还特孝顺,老头子我可是喜欢的紧呢。”冯老一脸与有荣焉的说道,对于这个孙媳妇他是一百个满意,完全没得说的。

    “行了行了,就你家孙媳妇最好,今日喝多了就不与你多说了,先去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看着冯老一脸得意的炫耀模样,李思闻心下一阵郁闷,说了句,就不再愿意搭理冯老,兀自起身回房间去了。

    “哼,这老头子都一把年纪了,还是那样不服输。”

    李思闻郁闷,冯老却是说不出的高兴,不过很快他眉头便是皱了起来,“你说旭儿那边的战事要拖到什么时候,沁丫头这过了年都十四了,诶,老头还想活着的时候能抱上曾孙呢。”

    然而,两个光明坐在院中说话的老头子并不知道,旁边灰暗暗的走廊下有两道相似的身影正在蹲墙角,此时听到不得了消息的两人,都是一脸的呆滞。

    “五妹,我好像在做梦。”

    等冯老也回房休息,沈其远方才扯了沈碧沁的袖子,一脸正经的说道,“梦里我在蹲墙角,听到了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情,更巧的是,你还在我梦里陪我一起蹲墙角,呵呵。”

    “呵呵呵。”

    那边沈碧沁也是干笑一声,然后摊手耸肩,“我也觉得很巧,四哥也出现在我梦里了,而且做的事情还一样,听到的也一样。”

    “原来不是做梦啊!”沈其远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恩。”

    沈碧沁也学者沈其远样子直接伸腿坐地上,反正这地是大理石铺的,还天天有人清洗,特别干净。

    “所以,我们这是一下子勋贵变成皇亲贵胄了?”

    沈其远沉默了一会儿,便是看着沈碧沁眨了眨眼,突然无厘头的来了句很没志气的话,“那我觉得我这功名貌似没有去考必要了。”

    反正他将来可是皇孙,哪里需要去博功名光宗耀祖,原本祖宗就已经够尊贵的够吓人了好么。

    “我觉得最难过的要属冯爷爷了。”

    沈碧沁一脸怜悯的说道,“好容易收了两个关门弟子,第一个半途而废,第二个则是个没志气的。”

    “谁没志气了!”

    沈其远双眸一瞪,咬牙道,“好吧,管他是不是皇孙呢,至少还没认祖归宗之前,得给老师挣个状元回来。”

    “这就对了嘛,不过是明年再考个会试的事儿…。”

    说到这里,沈碧沁突然眼睛一瞪,“不对啊,会试不是在二月么?你干嘛还回来,应该直接去京城啊?”

    “明年是八月乡试,会试在后年。”沈其远说道。

    “诶,不是啊,你今年不是去参加乡试了么?”沈碧沁疑惑的说道。

    “今年不是恩科嘛,明年才是乡试正科,会试正科是后年,所以我即便今年考上了,也还要再等一年。”沈其远解释道。

    “原来如此。”

    沈碧沁点点头,但随即便是没好气的说道,“既然明年还是要停一年,你今年干嘛这么火急火燎的去参加乡试啊,多等一年把握不是比较大。”

    “先考下来比较安心。”沈其远说着一脸自信的说道,“再说了,我有绝对的信心,此次解元必然非我莫属。”

    “好吧。”沈碧沁默然,和学霸聊读书的事情,这是找虐。

    “不过五妹,听到如此惊人的消息,我们…”沈其远用手指在两人之间指了指,“这反应是不是太冷静了。”

    “需要紧张么?”

    沈碧沁眨了眨眼,“身为皇族这不是好事儿么,既然是好事儿,有什么需要紧张的。”

    “恩,五妹说的有道理。”

    这兄妹两就一个德行,接受能力强悍到不行,想通之后立刻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新的身份设定。

    之后沈其远摸着下巴冷笑道,“到现在我似乎是有些明白,为何咱们府中会突然莫名其妙来那么多的刺客了。”

    “恩,想来阎党那边已经知道爹的身份了。”

    沈碧沁也是颔首道,“听说阎松支持的是燕王,若是让我们活着回去,那他苦心孤诣所追求的一切也就全泡汤了,而且就他干的那些缺德事,一旦上位的不是燕王,下场绝对很惨。”

    “等到,不对啊,他既然支持的是燕王,那如今出现的阎美人怀孕又是怎么回事?”沈其远突然疑惑的问道。

    “曹孟德。”沈碧沁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吐出了这三个字。

    “原来如此。”

    沈其远立时就反应过来了,嗤笑一声说道,“难怪燕王那么合作,啧,阎松那只老狐狸岂是那么好相与的,燕王就不怕最后替他人做了嫁衣。”

    “燕王此人虽手握兵权,但为人颇为自负,阎松只怕至始至终就从未被他放在眼中吧。”

    自从沈守义当了忠义伯,对于这些事情,沈碧沁便是开始关注起来,所以也是知道了不少。

    “就是不知有没有机会看到他们两虎相斗的场面了。”

    沈其远饶有兴致的说了一声,之后双眼放光的凑近沈碧沁说道,“诶,五妹,你说我们那个便宜祖父,就是京城的那位,究竟是怎么想的?”

    “君心难测,我怎么知道,不过咱们老爹是他唯一的儿子了,他肯定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沈碧沁眼中深意流转,“咱们那位祖父是出了名的多疑,若是能放下心防从其它亲王那儿过继个儿子,那他也就不用一直坚持到现在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