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六零:自表价值
    这些狱卒见惯了人性的阴暗,性格变得扭曲而厌世,因此便将这些情绪发泄在了牢房中罪犯的身上。

    “咳。”见到这一幕,沈碧沁轻咳一声,面露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老子走开。”

    牢头十分会察言观色,见沈碧沁的样子便知道她应该不是来为难这些囚犯的,连忙上前将一众狱卒呵斥走,之后才笑着对沈碧沁说道,“姑娘,不打扰你们说话了,我就在外面,有事情再叫我就是。”

    “那就多谢牢头了。”沈碧沁说着,小手在牢头的衣袖下一搭,一块一两重的银子就落进了牢头的手心。

    见沈碧沁居然出手便是一两的银锭,牢头心中微微一愣,随便升起一阵狂喜,无比客气的对着沈碧沁交代一番,便尽职尽责的到门口为沈碧沁望风去了。

    “你…你想做什么!”见到来人是沈碧沁,那些人瞬间全都露出一脸的防备和惊恐之色。

    沈碧沁那日狠辣的雷霆手段还令他们记忆犹新,如今他们成为棋子被困监牢之中,如果沈碧沁想对他们出手,他们定然是必死无疑了!

    “放心,我对杀人不感兴趣,况且,你们不过是听命行事,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找你们麻烦。”

    沈碧沁看着犹如惊弓之鸟的几人淡淡道,“相反,我还能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当真!”

    闻言,牢房中的七人原本黯淡的眸子在瞬间爆发出摄人的光芒,就是那几个正发着高烧的伤员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无比期待的看向了沈碧沁。

    他们都还年轻,只要能够活下去,没人愿意去死!

    “你们只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能为我所用的话,我就愿意帮你们洗脱罪名,留下你们在我身边做事。”沈碧沁微笑着看着几人说道。

    他们几人的事情本来就和她有关,只要她不追究,加上这些人也并未犯什么情节严重的大罪,想要脱罪,还是很容易的。

    “价值?”闻言,七人全都一阵面面相觑,然后齐齐陷入沉默之中。

    “姑娘,我们七人都曾跟随王大富闯南走北进行交易,虽然不懂如何做经商,但对所有的商路都十分熟悉,而且常常出海,虽然比不得正规船员,却也懂得不少的海上知识,且我们七人水性都是都极佳。”

    其中一个面容消瘦却身材魁梧的青年走上前来,想都没想就对着沈碧沁跪了下去,面色坚毅的说道,“而且兄弟们身手都不弱,如果您有发展商队的打算,我们一定可以帮到您,希望您可以给我们一个机会。”

    “好,不很不错,我便给你们这个机会。”

    看着眼前青年坚决的面容,沈碧沁满意的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名叫陈友志。”见沈碧沁答应,陈友志立刻面露狂喜之意,连忙说出自己的姓名。

    “恩,陈大夫,你进去帮他们看看吧,所有的费用算我账上。”沈碧沁对着陈大夫点点头说道。

    “多谢主子!”见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其余六人也全都跟着陈友志一起跪了下去,对着沈碧沁重重的磕头。

    此时他们的心中除了庆幸,更多的是感激和信服,他们之前做过那样过分的事情,沈碧沁不仅不计前嫌,还愿意给他们机会将他们解救出去,这份恩情,他们会永远铭记于心。

    果然真的能够逃过这次劫难,他们一定洗心革面,好好跟着主子身边赎罪。

    “好了,你们还有伤在身,就好好躺着吧,还有,以后喊我姑娘就好。”沈碧沁摆摆手,便让陈大夫开始为几人整治。

    果然不出沈碧沁所料,在得知救不了这几人之后,王大富便彻底放弃了他们,几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发炎,而且有五人都发着高烧,若是不及时救治,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我会让人给你们送汤药和饭菜进来,你们先好好休息,今晚宵禁之前,会有人来接你们离开。”

    等陈大夫为几人重新包扎完伤口,沈碧沁方才对几人交代了后续安排,然后就和陈大夫一起离开了牢房。

    “牢头,这些是汤药,还劳烦您让人吩咐人煎一下。”

    出了监牢,沈碧沁从陈大夫手中接过药包递给牢头,然后又顺势递过去二两银子,“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晚些我会派人来接他们,还希望牢头给他们准备些吃食和新的衣物,剩下的您拿去请兄弟们吃酒。”

    普通的吃食和衣服都不会很贵,即便有七个人,总得花费算下来也不过一两银子,因此那多出的一两自然就都是牢头的了。

    “这可怎么好意思,沈姑娘你真是太客气了。”

    牢头虽然口中这么说,但那银子却是已经被他给收进怀里了,一脸笑意的保证道,“既然是您的朋友,我一定给你照顾好,您尽管放一百个心。”

    “如此,就多谢牢头了。”

    见牢头很乐意,沈碧沁这才放下心来,象征性的道别,就和陈大夫一同离开了监牢。

    “丫头,那些人你当真要收下来用?”路上,陈大夫背着药箱,看着沈碧沁犹豫了好久才有些担忧的开口。

    “大家不过都是为了讨口饭吃罢了,我自有打算,您放心就是。”沈碧沁微笑着说道。

    如果可以安稳的生活,没有人想要去过那刀尖舔血的日子,老百姓其实都是淳朴而容易满足的,若非逼不得已,他们是绝对不会打破宁静的生活而选择造反。

    所以些人也一样,王大富是他们的雇主,更是他们的经济来源,因此对于王大富他们自然是唯命是从,即便内心不愿意,却也无法反抗。

    “沁儿,你可回来了。”

    见沈碧沁回来,沈林氏上前一把将她给抱进怀里,眼圈立刻就红了,内心一阵难过,她这个女儿怎么总是这般多灾多难呢。

    “娘,都是女儿不好,让您担心了。”沈碧沁靠在沈林氏的怀里,回手抱着她说道。

    “傻孩子,你没事娘就放心了,道什么歉,都这么晚了,肯定饿了吧,走,快先去吃饭。”

    见着女儿如此懂事,沈林氏心中又是一酸,擦了擦眼泪便拉着才沈碧沁朝屋内走去。

    此时沈家众人都已经围坐在饭桌前,见沈碧沁回来也都是一阵嘘寒问暖,待确定事情真的已经解决,这才齐齐放下心来。

    “外公,爹,赵奶奶,这次是沁儿做事不仔细,让你们担心了。”

    沈碧沁说着便举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然后睁着萌萌的大眼睛对众人说道,“沁儿自罚一杯,你们就原谅我吧。”

    “你这孩子,没事就好了,我们如何会怪你。”

    见着沈碧沁古灵精怪的模样,明白沈碧沁的情绪并未因此事受到影响,这才放下心来。

    “嘻嘻,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啊,真是饿死了,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我可要好好的大吃一顿。”说着,沈碧沁就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

    看着沈碧沁吃得欢快的样子,众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宠溺和欣慰的神色。

    只有沈致远,至始至终眼中都透着化不开的阴郁。

    身为家中的长子,可他总觉得比起五妹来却是如此的无用。

    家中出事儿的时候,五妹总能想办法解决,不论是分家的事情,亦或是爹出事儿的事情。

    而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什么都做不了,虽然五妹总是说他如今的任务便是安心读书,但他却越来越怀疑,读书真的有用处么?

    如果有用,那为什么在五妹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却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第一次,沈致远对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出了质疑,他一开始决定走仕途考功名全是为了得到一个能够配得上心羽小姐的身份。

    可如今想来,他实在很自私。

    五妹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他们这个家,而他的初衷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自己,他真是连四弟都不如。

    “对了,今年三哥应该就要下场考试了吧,三哥你准备的如何了,有信心么?”

    正沉思间,却突然听到沈碧沁的问话声,“三哥可是我们家第一个去参加考试的,若是能一举考得功名,那我可就成了秀才妹妹了,说出去别提多威风了。”

    “五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如今可是你姐夫了,难道你还不算是秀才的妹妹么?”林震装着不满的皱起眉头抗议。

    “诶,那不一样,三哥可是亲哥哥,姐夫你现在可只算半个姐夫而已,想当我真正的姐夫,还远着呢。”沈碧沁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揶揄的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闻言,沈林氏忍不住看着沈碧沁笑骂了一句。

    “我说的可是真话呢,不过三哥,你倒是说说,你究竟有没有信心啊?”沈碧沁眸光湛湛的看着沈致远问道。

    “五妹希望我考取功名?”沈致远微微一愣,之后看着沈碧沁一脸认真的问道。

    不知为什么,原本迷惘的心,在看到沈碧沁那包含期待的眼神之后,却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