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七:千钧一发
    “多谢沈姑娘配合。”

    见沈碧沁神色自若,几个官差也是在内心暗暗佩服,不愧是能得知府大人看重的人,就这胆识就非普通女子可比的。

    “你们为何不给她带上镣铐。”

    见这些官差居然对沈碧沁这如此客气,吴癞子立时就气不打一处,一脸-不忿的对着那些官差质问道。

    因为上次被教训得很惨的缘故,此时吴癞子对沈碧沁可谓是恨之入骨,绝对是一点儿迤逦的心情都没有了,可不要说怜香惜玉了。

    “你们不过是来报案的,沈姑娘还未定罪,无需使用镣铐。”

    官差也没在意吴癞子的态度,淡淡的说句,便神态恭敬的带着沈碧沁前往县衙。

    “诶,这都什么事儿啊。”

    见着几人离去背影,张师傅一脸担忧的叹了口气,便连忙前往沈记去找沈守义。

    得知消息,沈守义二话不说就和沈林氏一同前往县衙,此时已经升堂,他们两人虽然着急,却也只能暂时按捺心中的焦急,看着后续发展。

    “王大富,你状告沈碧沁以弓箭故意伤人,导致七人重伤,可对?”

    看完状纸,知县看着王大富神色肃然的问道。

    “是。”

    看着知县面色冷峻的样子,王大富心中就是一阵没底。

    本来跟着官差去沈家村拿人之前他就派了收下去打点知县,可谁知知县居然不收,还说一定会秉公处理。

    王大富是什么人,自然不会相信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心中已经隐隐升起一股不安,知县不肯收他的银子,很有可能是因为沈碧沁!

    难不成这个庄户丫头当真有什么大来头不成?

    但随即王大富又在心中否决了这个想法,昨日他也去看过了,不过就是个小有家财的庄户罢了,如何能有什么出众的背景,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虽然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那股危机感和不安却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好,你的事情本官已经基本知道了。”

    知县放下状纸,对着王大富微微颔首,然后看向沈碧沁温声道,”沈姑娘,对此你可有话说。”

    “回知县大人,此事纯属诬告,民女根本就未曾伤人!”

    沈碧沁神色淡然的看着王大富说道,“王大富,你口口声声说我伤了你们,请问你可有物证,亦或是人证?”

    闻言,王大富微微一愣,那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刻意让人去望风确保事情隐秘进行,谁知道结果居然会是这样的,自然是没有任何人证的。

    “我们有物证,大人,这些箭矢就是她当日射击我们的时候留下来的。”

    一旁的吴癞子拿着用布包裹着的七支箭矢递给了一旁的衙役,“七支,一支不少,全在里面。”

    “大人,不知民女可否观看一下这箭矢。”沈碧沁对着知县说道。

    “可以。”知县看过箭矢之后,便让人将箭矢拿给沈碧沁。

    “此箭镞乃普通的三棱铁质箭镞,其上铸有‘大力’字样,此箭该是出自古县镇的大力铁匠铺。”

    看完之后,沈碧沁将箭矢还给衙役神色自若的说道,“附近村子的村民但凡需要都会去那里购买,你又如何能够确定这箭矢就是我的?”

    “不错,这上面的确有‘大力’二字。”知县看了之后也跟着点点头。

    “这,那万一这字是她为了掩人耳目自己刻上去的呢。”一旁吴癞子据理力争道。

    “不会的。”

    知县摇了摇头道,“此字样铸于箭镞之上,乃是箭镞浇注之时自然形成的,旁人刻出来的效果这是完全不同的。”

    “这…那,大人,只要查验一下这箭矢的购买记录,然后从数量上排除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王大富想了想之后说道,“既然购买的人都是附近的村民,那想要查出这箭矢的去向应该不难。”

    闻言,沈碧沁心下不由一沉,面色也有些难看起来,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箭矢没有要回并非她的失误,其实昨日她就有想要将箭矢带走,只是她动了恻隐之心。

    身体被利刃穿透之时,在没有完善的救治条件下是绝对不能够轻易将其拔除的,因为在短时间内,还留在体内的利刃能够起到一定的止血作用。

    所以,那时她若是强行要回箭矢,那些受伤的人很可能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她原本是想着,这些人受了这么大的教训应该会知难而退从此消停,只是她没想到这王大富居然贼心不死,还倒打一耙将她告上了官府。

    虽然即便她承认了伤人的事情,只要证明是王大富有错在先,她也能够安然脱身,可现在有一点却极为致命,一旦她用弓箭伤人的事情曝光,她日后的名声定然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而这一点儿,才是沈碧沁最不想看到的。

    对于古人来说,名声是非常重要的,这一世她只想要安稳的生活,不想要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此事不论如何她都不能承认!

    “糟了!”

    旁听的张师傅在听这话之后内心也是一惊,他也十分明白这件事情被证实的后果,想了想之后便悄悄隐匿身形,从围观人群中退了出去。

    “这么,死丫头,无话可说了吧,大人,我觉得你你还是照着我家大哥的说法,去大力铁匠铺查一查吧。”吴癞子一脸得意的说道。

    “大人,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想查,那便查就是。”

    虽然心中焦躁,但沈碧沁面上却是丝毫不显,那淡定的模样让王大富和吴癞子两人心下都不由一阵打鼓,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既然如此,马捕头,你立刻带人去大力铁匠铺将沈河带过来。”知县看了沈碧沁一眼,见她对自己点头,这才对马捕头吩咐道。

    “记得,还有账册。”王大富冷冷看了沈碧沁一眼之后对着马捕头提醒道。

    “恩,张彻记得一并带来。”闻言,知县眼中闪过一丝冷芒,王大富,今日若不能好好教训你,我这个知县就白当了!

    得了命令,马捕头立刻带着人马出发。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之前,有一匹无人骑乘的枣红骏马早已先他们一步到达了古县镇!

    这马自然就是烈焰。

    烈焰为汗血宝马,短途内的爆发力每分钟可跑千米以上,十里路程,烈焰只用了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而此时,马捕头等人方才领了命令正要出发。

    “烈焰?”

    见烈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没有任何的人跟着,沈河满心的疑惑,直到烈焰从身侧兜里叼出一封信来,他才意识到可能有事情发生。

    “爹,外面出啥事儿了?”沈枝儿和一个年轻秀气的青年从屋内走了出来。

    “这烈焰不知为啥送了信过来。”

    沈河拿了信连忙走到沈枝儿身旁说道,“枝儿啊,俺不识字儿,你给看看这里面写了啥?”

    “这,我识字也不多,以诚你给看看。”沈枝儿说着将信件拿给了身旁的青年。

    这青年正是沈枝儿的夫家,姓陈名以诚,字天佑,是个童生。

    “好。”

    陈以诚接过信件,一看内容,原本平静的脸色骤然一变,将信直接扔进火炉之中后便紧张的对沈河说道,“岳父,快将家里的所有账册都拿出来,统统烧了!”

    不错,这封信就是张师傅让烈焰带来给沈河的,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张师傅想到的就是销毁账册,只是这个敏感时期他若亲自出城目标太过明显,而且时间也根本来不及,所以他就想到了烈焰。

    烈焰很聪明他是知道的,但他也知道烈焰速度虽快,一般人却根本近不得身,便想到了送信的法子,原本还担心烈焰会听不懂,不成想他刚刚说完,烈焰就立刻自如离弦之箭急速飞奔了出去。

    “这…这是为啥啊?”沈河和沈枝儿都是一脸的不解。

    “现在来不及解释了,先烧了,等会儿小婿再为相信您解释。”

    陈以诚是个读书人,见识比沈河要多,他非常清楚沈守义一家如今有多大的价值,知道沈守义一家未来必定十分了得,就如今沈河和沈守义两家的关系,对他日后的仕途说不定也会起到一定的帮助,因此想都没想就站到了沈守义一家这边。

    “可…可是咱家没有账册啊,俺又不认字儿。”沈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啊?”

    闻言陈以诚也是有些发愣,然后疑惑的问道,“那平时客人来订货,那么多,您是如何记住的?”

    “哦,那个啊,有订货单子嘛,识字的自己拿单子过来,俺重新标注一份自己看得懂的,不识字的,就俺自己写。”沈河想了想之后说道。

    “那就是了,那些就相当于是账册了,您赶紧都拿出来,全烧了。”闻言,陈以诚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过确实,这样不识字的普通人家还当真是没有账册这个概念,虽然只是一些订货单,但在一定意义上也算是账册了,只是比较不正规不整齐而已。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