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五:官差上门
    “爹,你们怎么来了?”

    来人除了沈守义外还有沈宅的所有人,沈碧沁面露疑惑的下了马背。

    “你这孩子还敢说,如今都几点了,你还没回来,我们能不担心么!”

    见沈碧沁无事,众人方才放下心来,接着沈守义的面色便突然严肃了起来,似乎隐隐还带着怒气。

    “你这是做什么,孩子没事就好了,你凶什么凶!”

    见沈守义口气不好,沈林氏红着眼眶就将沈守义推开,然后一把将沈碧沁给抱进怀里。

    “娘,对不起,是女儿不对。”

    虽然这件事情并非她的错,但沈碧沁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着认错。

    靠在沈林氏怀中,沈碧沁只觉得心中温暖一片,方才那股汹涌的杀气更是在顷刻间消散无踪,有的只是满满的温馨和感动。

    “五妹,烈焰怎的浑身是泥,出什么事儿了?”沈致远是心细之人,立刻就看到了烈焰身上的异常。

    “啊,我差点儿忘了,烈焰身上都还是湿泥,此事等回去我再与你们细说。”说到烈焰,沈碧沁才回过神来。

    众人也知道此时最重要的便是尽快将烈焰清洗干净,便也没有再多做询问就带着沈碧沁一起赶回家去。

    见到烈焰一身的泥,风吟花颂两人立刻就去兑了热水过来,然后和沈碧沁一起帮着烈焰清洗起来。

    “烈焰,今日多亏你了。”

    风吟和花颂在上面浇水,沈碧沁则是用刷子轻轻刷着烈焰身上的泥土,因为泥还没干,清洗起来倒是没多大难度。

    整个过程烈焰都表现的非常乖,一直静静站着让沈碧沁帮它擦洗,很是配合。

    等沈碧沁擦它脸的时候,还伸出舌头添了沈碧沁的脸颊一下。

    “居然偷亲我,不行我必须亲回来。”被烈焰舔了一下,沈碧沁咯咯的笑了出来,然后凑过去在烈焰脸上也亲了一口。

    “嘶律律…”

    被沈碧沁这么一亲,似乎是不好意思了,烈焰嘶鸣一声之后居然就低头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你居然还会害羞呀。”见着烈焰的反应,沈碧沁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见一人一马这么好的感情,风吟花颂两人眼中都露出羡慕的神色,烈焰虽然很懂事,但很正能够接近它的也就只有沈碧沁和一直照顾它的慕容旭而已。

    除了沈碧沁外,目前也就愿意让慕容旭骑乘,别人只能摸摸而已,就是沈致远和沈其远都不行,除非有沈碧沁在一旁安抚。

    等沈碧沁为烈焰清洗完,一家人坐在堂屋里,沈守义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沈碧沁。

    “沁儿,爹知道你一直是个有主见的,但再怎么说你也只是个女儿家,而且年岁尚小,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自己扛着,告诉爹娘,你要相信爹娘是可以保护你的。”

    对于有个如此能干的女儿,沈守义向来是十分自豪的,可与此同时也觉得十分挫败,女儿能力太强悍,根本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他们帮忙,这让他们这当爹娘的也是深感无力。

    “爹,我明白了,谢谢您。”

    看着沈守义眼中的慈爱,沈碧沁心下一暖,上前握着沈守义的手微笑道,“是沁儿疏忽了,我这就将今日的事情告诉你们。”

    听到沈守义的话,沈碧沁才幡然醒悟,是啊,今世她是有爹娘的人,很多事情都可以和爹娘说的,她不用再事事都自己扛着了,有家人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呢。

    沈碧沁觉得,如果现在再让她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她肯定会受不了的,她已经离不开这些可爱的家人了。

    “相公,这些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我担心他们可能还会来找麻烦啊。”听沈碧沁说完,沈林氏拉着沈碧沁的手,一脸担忧的看着沈守义说道。

    “娘放心吧,我已经好好的教训过他们了,他们若是不怕…不怕再被教训,就尽管过来。”

    沈碧沁原本是想说‘不怕死’的,可是话到嘴边就突然想到沈守义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庄户,对杀人这总种事情只怕会很抗拒,就生生的改口了。

    “不论怎样,沁儿啊,你以后出门记得要带着长福一起,莫要再自己独自一人出门了。”

    沈守义关切的说道,“你要记住,你毕竟是个女儿家,虽然会箭术,但也要注意安全。”

    沈守义并不是真正的无知村夫,以前只是见识少,所以思想比较单纯淳朴,自从目睹林震被刺杀的事情之后,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就发生一些改变了。

    沈守义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不然也不会生出沈其远这样的妖孽,所以学习和领悟能力都是极为惊人的,不过是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在见识和为人处世上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明白的爹,以后出门我会带着长福的。”沈碧沁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着点头。

    对于爹娘的话,不论是责骂亦或是教诲,对于沈碧沁来说都是十分暖心和宝贵的,因此每次她都会静心的聆听,然后一一记下。

    没有失去的人是不懂的,重新拥有一个完整家庭对沈碧沁来说是何等的难得,她十分珍视这来之不易的一切,想要完完整整的体验这一切。

    因为她明白,不论是训斥亦或是教导,这些都饱含着他们深切的爱。

    希望你能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希望你能避开危险和伤害,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具有良好道德修养的人,希望你能从他们的经验教训中体会到做人道理,然后得到圆满幸福的人生。

    这就是父母,责之深,爱之切,这些不过都是他们表达爱得方式,如果是陌生人,他们是绝对不会管你的,也就只有真心为你好的人才会如此在意你。

    这一夜,沈碧沁睡得异常安心,睡梦中唇角都是微微上扬着,如今,她真觉得很幸福,很知足。

    沈碧沁睡得安稳,而王大富等人可就完全不同了,全都齐齐得了风寒。

    没受伤的人还好,那些受伤的人又是风寒又是受伤,可谓是凄惨无比。

    其中最惨的就要属王大富了,虽然没受伤,但当夜就发了高烧,整整卧床三天才勉强能下榻,直到第四日才算完全恢复过来。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见王大富终于恢复回来,吴癞子这才如释重负的询问道。

    “害得我凄惨至此,怎能轻易放过那个贱丫头!”

    大口灌下最后一碗苦涩无比的汤药,王大富咬牙切齿道,“去报案,老子定要让那个贱丫头付出代价!”

    “砰砰砰…”

    “开门,快给老子开门。”

    大年初九一早,沈家村突然来了一队官差,领头人赫然就是王大富和吴癞子,一到沈宅门口,吴癞子立刻就无比嚣张的捶打着沈宅的大门。

    这时间原本是沈家村孩子们的晨读时间,村子平时是不开寨门的,可如今学堂还未开学,加上村子的村民都去了后山开荒,村子基本没人,倒是让这些人轻易就进了村。

    见着王大富的样子,身后几个官差很想阻止,最后还是忍下来了,心中暗骂这两人实在没眼界力,想着他们反正迟早要受到教训,便决定淡定的旁观看戏。

    看着沈宅匾额上那飘逸流畅的大字,官差心中都是一阵冷笑,此人不过是个外来客商,什么都不知情便敢如此针对沈家,沈家那可是有季府作为靠山的,真心是不知死活。

    “开门,开门!”

    吴癞子此时正敲打沈家大门敲得起劲儿,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官差那满带着鄙夷的表情。

    “这是出啥事了?”

    “俺也不晓得啊,突然就来了官差了。”

    “可别是仲诚犯了啥事才好。”

    “你胡说啥子呢,仲诚是什么人,哪能犯事!”

    “…………”

    见居然来了官差,留守家中的老人们全都出了门围在沈宅门口,脸上尽是茫然和担忧。

    “村长来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声,就见老村长微微佝偻着腰,背手从人群后走了出来。

    “沈村长。”

    作为得到御封‘义勇村’的村长,在这些官差眼中也是颇为德高望重的存在,因此见到老村长,这些人全都态度恭敬的问了声好。

    “你们这是做什么?”

    村长皱眉不悦的问道,“如今县城铺子已经开张,守义他们都不在村内,你们找他有啥事?”

    “原来如此,只是我们今次不是找沈守义的。”

    闻言,那些官差摇了摇头,态度温和的说道,“这次要找的是沈家五姑娘,昨日有人到县衙报案,说五姑娘动用弓箭,导致七人重伤,案子不小,我们这也是按令行事。”

    “胡说啥呢,五丫头才十一岁,能伤的了人?”

    听到这话,村民们全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在她们眼中沈碧沁不过是个柔弱可亲的小姑娘,如何能以一人之力重伤七人!

    然而,不同于村民的反应,村长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对沈碧沁他了解的比村民们要多,那丫头和别人可不一样,这事儿说来他还真是相信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