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二二二:击鼓传花
    “哦,那你可能猜出这酒中老夫加了何物?”冯老扶着胡子笑吟吟的看着沈碧沁道。

    “恩,如果我没猜错,这里面该是加了葡萄。”沈碧沁眨了眨大眼睛,然后微笑的看着冯老,语气之中透着自信。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这丫头果然没让老夫失望,里面确加了山葡萄。”闻言,冯老先是微微一愣,之后便是放声大笑起来。

    “有如此好的酒,不来个酒令着实可惜了,我们行酒令如何?”此时沈守义开口提议道。

    “爹,行酒令没问题,不过得来个雅熟共赏的,太难的话赵奶奶她们不识字玩不来。”沈碧沁在一旁提醒道。

    “确实如此,那丫头你说,要怎么个玩法?”林博文点点头看着沈碧沁问道。

    “行酒令呀,比较简单的便是占花名儿,可我们事先不知要行酒令东西都未准备,不如就玩儿击鼓传花吧。”沈碧沁想了想说道。

    击鼓传花是一种既热闹又紧张的罚酒方式,由一人击鼓,击鼓的地方与传花的地方是分开的,以示公正。

    开始击鼓时,花束就开始依次传递,鼓声一落,如果花束在某人手中,则该人就得受惩罚。

    “行,那就击鼓传花,至于这惩罚嘛,你们觉得什么惩罚比较好?”林博文看着众人问道。

    “要不就讲个笑话吧,俺们没读书的,也就这个懂一些了。”沈大武在一旁提议道。

    “这个好,就讲笑话。”众人一听,全都一致点头赞成,其中只有沈碧沁一人的笑容瞬间僵住。

    讲笑话?

    身处南冥,要讲的定然也得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古式笑话吧,若是说前世那些笑话定然没人能听得懂啊,沈碧沁心中暗暗叫苦,这可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便这般定下了,若花到谁手中,饮酒一杯,罚说笑话一个。”冯老最后下定论。

    “只是这鼓手谁来当?”

    说到这众人都有些犯难了,这当鼓手的定然就不能玩儿游戏了,大家都兴致高涨,谁愿意出局呀。

    “我…”

    “我来吧。”

    沈碧沁刚想借机躲过游戏,不想慕容旭却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从腰间的墨色皮套中取出一只竹笛,便拿了只椅子到一旁背对着众人坐定。

    见慕容旭拿出竹笛,沈碧沁彻底沉默了,人家连家伙都带了,她这什么都没有的,如何做鼓手啊,同时心下也是一阵感慨,这大叔当真是如此多才多艺,文武双全不说,居然连音律都懂!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开始吧。”

    知道慕容旭的性子向来清冷,想来也玩不来这游戏,最主要的是,就慕容旭的性子,只怕是什么笑话都无法让他笑出来吧。

    “那便老夫先来。”接过风吟从门外桂树新折的桂花枝,冯老笑吟吟的说道。

    “慕容哥哥,开始吧。”

    沈碧沁虽然心中很没底,但如今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指不定都不会轮到她呢,要知道这桌上可是有十几个人呢。

    “恩。”轻应一声,慕容旭便将竹笛凑近了唇边。

    瞬间,一阵和缓婉转的笛声便响了起来,却是南冥是喜爱最为流行的《平沙落雁》曲,旋律起而又伏,绵延不断,优美动听,隽永清新中透着一股摄魂夺魄的极致静美。

    这一瞬间,众人便全都被天籁之音只给吸引了全部心神,全都听愣了,以至于笛声停止之后众人都还处于陶醉状态,完全忘了正在行酒令。

    “若渊呐,你可是输了啊。”

    冯老常常在听慕容旭吹笛子,因此只有他是从始至终最为从容的,慕容旭的笛声停下之时便十分淡定的将桂花枝放入呆滞的林博文手中。

    “额…”

    看着突然落进自己手中的桂花枝,林博文依旧有些没有回神,而众人则是在回神之时全都是一脸的人忍俊不禁。

    沈碧沁更是一脸的庆幸,她如今就坐在冯老的旁边,还好冯老给的是林博文,要知道刚才她也是没有回过神的,若是给她,她就惨了。

    心中不禁暗叹,原来冯老也是如此腹黑的啊!

    待林博文回过神来,看着不知何时落入自己手中的桂花枝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但也只能饮了酒。

    见到是林博文要讲笑话,几个小辈全都在桌子下面做着小动作,你推推我,我扯扯你,想要知道一向古板的林博文能讲出什么笑话来。

    “若渊呐,这笑话若是说的不笑了,还得罚。”冯老扶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这…这学生也是闲暇之时听了一个,若是说来不笑,也只好受罚了。”林博文也是笑着说道,“有个老秀才,他老来得子。”

    “嘻嘻…”

    才刚说了一句,几个小辈就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不是因为笑话好笑,而是因为从未听过林博文将笑话,向来古板的一个人突然间讲起笑话来,实在令人觉得甚为新奇。

    “老来得子,这应当是好事儿才对。”冯老也跟着笑着说道。

    “若是好事儿,冯老也多喝一杯。”林博文笑道。

    冯老笑道,“自然。”

    林博文这才说道,“有一个老秀才, 他老来得子, 很高兴, 把他的儿子取名为年纪,一年後, 他的老婆又生了个儿子, 他就把他的第二个儿子取名为学问, 又过了一年, 他又有了一个儿子, 他觉得这像是个笑话, 於是将他第三子取名为笑话。

    十几年之後的一天,老秀才叫他三个儿子上山去砍柴,当儿子们回到家时, 老秀才就问他老婆道:儿子们,砍的怎样?

    老婆回答说:年纪有一大把, 学问一点也没有, 笑话倒有一箩筐。”

    “哈哈哈…”

    听罢众人全笑了了,几个小的更是笑的前仰后翻,沈林氏几人也是直揉肚子。

    此时林博文忙斟了一杯,送与冯老。

    冯老笑道:“不想你这笑话竟是讲得这般好,老夫却是被你给骗过去了。”

    闻言,众人又都笑起来。

    于是,笛声再起,从林博文开始传起,这次众人虽然依旧欣赏着笛声,却也注意着这传花了,花一到手中便立刻递给身边的人,气愤立时变得热闹紧张起来。

    “哈哈哈,五妹,是你呀!”

    笛声停下后,桂花枝正好落到了沈碧沁手中,这下沈碧沁真的傻了,看向慕容旭的眼中满是幽怨。

    不知为何,沈碧沁居然在慕容旭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只是那抹笑意稍纵即逝,让沈碧沁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个,我真的不会说笑话,能换一个不?”沈碧沁有些为难的说道。

    “既如此,那五妹你便唱首曲儿吧,我常听你在哼曲儿,定然是会的,可不能再推脱了。”沈碧雪眼带狡黠的看着沈碧沁笑道。

    “额…”

    闻言,沈碧沁愣住了,小脸不由就是一红,她唱的歌都是现代的普通话,如今南冥的国语和前世的明朝一样都是南京官话,她可不会,若是唱现代那些歌定然就露馅了啊。

    “是呀,五妹,我之前听你哼曲儿,可好听了,你便唱一个嘛。”一旁的沈其远也是一脸期待的说道。

    这个护妹狂魔,对沈碧沁那绝对是盲目的相信,觉得沈碧沁唱的歌一定是十分好听的,却是也跟着起哄起来,却不知沈碧沁正会儿正烦恼着呢。

    “这个,能不能不要唱曲儿?”沈碧沁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众人。

    “不成不成,就要唱曲儿。”众人这次全都十分默契的齐齐摇头。

    “那我饮酒成不?”沈碧沁说着就想去够酒杯。

    “不成!”

    不想,手方才神了一半,酒杯就被众人给夺了去,看来是铁定心要沈碧沁唱曲儿了。

    “好啦,哼,唱就唱!”见众人坚持的模样,沈碧沁知道她今日定然是躲不过了,心一横,撅了撅唇瓣

    还是站起身来。

    “欧耶,五妹快唱!”见沈碧沁要开唱,众人全都一脸高兴的欢呼起来,慕容旭也在此事转过了身来,沐浴于月光下,眸光如水的凝视着沈碧沁。

    “我唱的这首歌叫做‘爱拼才会赢’。”沈碧沁想了想之后说道。

    这里是漳州府,方言是闽南语,做为普通居民自然是不懂官话的,因此沈碧沁便打算唱一首前世家喻户晓的闽南歌。

    “爱拼才会赢?虽未曾听过,但这名字听起来却是不错。”众人对视一眼,便齐齐安静的看着沈碧沁。

    既然决定要唱,沈碧沁自然也没有怯场的道理,清了清嗓子便用低沉的嗓音唱了起来。

    一时失志毋免怨叹

    一时落魄毋免胆寒

    那通失去希望

    每日醉茫茫

    无魂有体亲像稻草人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

    有时起 有时落

    好运 歹运

    总嘛要照起工来行

    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

    爱拼才会赢

    这首歌是沈碧沁小时候那个年代十分流行的闽南歌曲,歌词虽然简单,但是内容却极为励志,是沈碧沁很喜欢的一首歌之一。

    这种现代式的歌曲和此时的音律自然是不同的,但因为它的内容极好,加上确实很好听,众人全都一脸震惊的看着是沈碧沁,沉浸于这个别样新奇的音乐世界之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