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二一七:无耻逼婚
    闻言,长泰县知县立时一脸的颓丧,府学和县学该选哪个,正常人都明白该如何选择。

    因此林震的意思非常明白,那就是他不会回长泰县了。

    “咳。”

    见林震不为所动,知县立时双眼一瞪看向林震那些亲戚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劝说林震。

    这些人当然明白知县的意思,立刻就一脸讨好笑意的围到了林震身前。

    “震儿啊,虽然你如今在府学上课,但你爹娘你总得回去看看的吧?”林震姑姑也不计较之前林震无视,依旧厚着脸皮一脸笑意的凑上前说道。

    “爹娘我自然会回去祭拜。”见着几人靠近,林震微微皱眉,退开一步后才面色冷淡的说道。

    “震儿啊,虽说这宅子是不错,但是怎么说呢,这总归是别人家,你若是回咱村里去,都是亲戚,俺们也好照顾你不是。”

    见林震的举动,众人都一阵尴尬,不过想到林震如今的身份和以后的好处,林震舅舅面皮僵硬的抽了抽之后依旧硬着头皮凑上前一脸亲切的说道,“这些年是俺们不好,疏忽了你,但是俺发誓,只要你肯回来,俺们一定好好对你。”

    “不错,震儿啊,你在这里总归不方便,外人怎么说也不如咱们自己人来的可靠啊。”又是一个妇人一脸情真意切的凑上来说。

    听了几人的话,饶是修养极佳的林震心中都不由浮现一阵恼怒,嘴角噙上一抹嘲讽,眼前的妇人如果他没记错,应该就是自己的小姨。

    那一年正好闹粮荒,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去她家求助时她无情的表情,骂他是扫把星,灾星,直接用扫帚将他扫地出门,一粒米都不愿给他,还在寒冬腊月里泼了他一盆的冷水。

    那种冷,那种寒,时至今日他依旧记忆犹新。

    那年严冬,若非师父的一个朋友暗中接济,他们应该早就死在那场饥荒中了。

    这些人对自己做过那样的事情,现在居然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信誓旦旦的对他说是他的亲人,说和他们在一起可以过得更自在!

    呵,这绝对是他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

    “我在沈家住的很好,再说了,我即便回去也没有地方可以住。”林震握紧拳头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怒火,这才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的开口说道。

    “那正好啊,震儿啊,我与你说,其实早在你小时候我和你娘就给你与你表妹定下了娃娃亲了。”

    林震话刚说完,林震的小姨就一脸的笑意拉出她身边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女对林震说道,“只要你们两人成亲,到时候就直接住在家里让小姨照顾你们就好,哪里还需要自己找屋子住呢。”

    “这些人简直不要脸!”

    在门外听着情况的花颂闻言立刻就怒了,一脸气愤的跺了跺脚道,“这些人居然一来就要和二姑娘抢姑爷!”

    “娘,敦声他?”

    听闻这话,沈碧雪也是一脸的担忧,拉着沈林氏的手一脸的不知所措。

    “你不用担心,不论他们是不是有娃娃亲,那不过都是口头之言,再说了,如今林震的父母都已经不在,说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沈林氏此时也是一脸的郁闷,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如此的无耻,“你与震儿的定亲可是众人见证过得,庚帖都换了,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不错,口说无凭,那娃娃亲不过是他们的一家之言,如今小师叔的爹娘都不在了,单凭他们的说根本做不得数。”

    沈碧沁也开口对着沈碧雪安慰道,“再说了,说什么娃娃亲,十几年都未曾提起,如今见小师叔得了功名才巴巴的来认亲,小师叔也是个明白人,你放心就是。”

    “恩。”

    听了沈林氏和沈碧沁的话,沈碧雪方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和众人一起关注着里面的情况。

    “此事我并未听爹娘提起过,且如今爹娘都已仙逝,此婚事不论有没有,便由我做主,全都作罢。”林震闻言也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很是果决的拒绝了。

    “诶,林震,你这样可就不对了,这门亲事怎么说也是你娘生前最大的心愿,你身为人子,怎么可以这么不孝呢。”

    听了林震这话,林震小姨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没了,一脸不开心的说道。

    “就是啊,你这样让你娘和你爹在九泉之下如何安心呢!”

    “林震啊,你和你表妹的亲当时俺们众人可是都在场的,你娘当时可欢喜了,你要是不答应,就真是太不孝了!”

    “…………”

    林震小姨的话音一落,其他人便是立刻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林震劝说起来,而且态度还越来越强硬,大有逼婚的趋势。

    “呵,你们这话可当真好笑。”

    此时沈碧沁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走出来一脸冷笑的而看着他们说道,“小师叔爹娘去世之时小师叔不过五岁,亲事如何会是小师叔娘的最大心愿!再说了,如果小师叔的娘知道她所看中的所谓亲家居然十几年对小师叔的生死不闻不问,我觉得小师叔娘要做的那也应该是先去找言而无信之人给个交代才对。”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说的什么话呢!”

    闻言,林震小姨立时就恼羞成怒了,指着沈碧沁大声叫骂道,“俺们林家人说话与你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

    沈碧沁下巴一扬,朝着几人走去,面色淡淡的道,“如今你们可是站在我家中,再者,小师叔如今已经和我二姐定亲,那就是我的二姐夫,你们如此登堂入室的来抢人,当我们沈家无人么!”

    “你说什么!”听了沈碧沁的话,林震的那些亲戚全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小丫头居然是沈家的姑娘,而且林震居然还和沈家的二姑娘定亲了!

    林震的那些亲戚下意识的环视了一圈如今已经被装饰得完备而华丽的沈宅,然后全都颓丧的低下了头,这沈家家境这般好,他们这样的小庄户又如何比得上,林震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要选谁了!

    “林村长,小师叔不是忘本之人,您对小师叔的好小师叔定当永铭于心。”

    见那些极品全都偃旗息鼓,沈碧沁方才看向林村长说道,“您放心,小师叔无论如何都是科山村的人,待小师叔回去祭拜双亲之时便会在村中摆流水席答谢乡亲们的这几年来的关照之恩,您尽管回去告知大家便是。”

    “当真!”闻言,村长那双浑浊的眼中突然就迸发出一道强烈的光彩。

    “自是真话,这件事情小师叔其实早就与我们说过了。”

    沈碧沁微笑着点头,然后看着知县继续说道,“只是小师叔如今已经入了府学,再回长泰县毕竟多有不便,还望知县大人能够体谅。”

    “体谅,自然体谅,只要林震肯回村里摆流水席,什么都好说!”

    不论林震回不回去,只要这流水席摆了,就说明林震承认自己是科山村的人,那么这份荣耀就能名副其实的归于他们长泰县,他要的不过就是这个关系和名分而已,人在哪里并不是最重要的。

    “如此最好。”

    沈碧沁微微颔首,这才看向依旧一头雾水的林震说道,“小师叔也说了,再过半月便是小师叔爹娘的忌日,那时小师叔便回去,这流水席还要拜托村长您了。”

    “好说好说,老朽一定办好!你尽管放心!”听到林震愿意回去,村长哪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立刻满脸狂喜的点头应下。

    事情说定,知县和村长几人这才一脸欢喜的带着林震那几个一脸颓丧的亲戚告辞离开,临别时还反复叮嘱千万不要忘记了时间。

    “沁儿师侄,你这是何意?”

    虽然对村长感恩,但是看清人世冷暖的林震对科山村并没有什么感情,在那里,除了爹娘和那间养了他近十年的茅屋外,并没有什么再值得他留恋的了,他从未有过要回去的想法。

    “此事沁儿做的很对。”就在此时,林博文扶着胡子,微笑着和众人一起走了进来。

    “老师,学生不明白。”林震明显有些不乐意。

    “呵呵,你呀。”

    看着林震的样子,林博文不由得摇头失笑,林震虽然少年老成,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有些事情考虑的依旧不慎周全。

    “震儿,你确实应该回科山村走个过场,这流水席也必须得摆,你要知道,不论如何你都是科山村的人,这做人是不能忘本的。”

    沈林氏微笑着做到林震身边轻柔的说道,“一个人立于世间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受到别人的评价,即便你自己不在意,但是别人却依旧会给你下定义贴标签,如何躲避都是躲避不了的。”

    “不错,震儿啊,你日后是要继续走仕途的人,这名声对你来说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必须要非常的注意。”

    林博文点点头接着开口道,“若是坐实了你被逐出村子的事实,你的名声必然会受到影响,解释对你的仕途将会是一大阻碍,因此,有些事情即便再不愿意,表面功夫你也必须将它做的完善。”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