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二零二:神臂弓
    再说刘长福三人,跑出沈宅之后内心更是激动无比,原以为想要逃走必然要花费一番功夫,不成想居然如此简单,几人欢喜的直想大叫,但还是死死的压抑住内心的情绪,飞快的往村口奔去。

    “等等,有人!”

    几人刚到村口附近,就看到村子的寨门紧闭,旁边一件小屋中灯火通明,居然有人在负责守夜。

    “刘哥,这…这是啥村子啊,居然还有人守夜的?”孙强看得目瞪口呆,这绝对是他见过最诡异的村子了。

    “你问我我问谁!”

    刘长福也是被惊呆了,回神之后同样一脸郁闷,不过一小破村子,警戒居然如此完备。

    “刘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孙强看着刘长福问道。

    “怎么办,他不过是一个人,咱们三个,还能怕了他?”

    刘长福眉头一皱,面上浮现一股凶悍之气,“走,小心的包抄过去,务必一击必中,莫要惊动了旁人。”

    “刘哥,咱们这是敲晕了呢,还是…?”孙强说着一手成刀在脖子在上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自然是敲晕,你是杀人杀上瘾了么!”

    刘长福没好气的伸手在孙强头上狠狠拍了一记,这才带着三人借着村中的草木房屋作为遮掩,缓缓朝那小屋靠近。

    “等等!”

    突然,周发财停下了脚步拉住刘长福了的袖子,指着那个小屋的窗口小声说道,“那…那屋子窗口上放着的东西似乎…似乎是弩箭啊!”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看看!”闻言,刘长福双目一瞪,立刻凑上前朝周发财的指引的方向看去。

    果然,之间那窗台之上摆放着一架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的巨型弩弓,此时为待发状态,泛着森冷寒芒的箭镞正对着窗外,只要有人想要经过寨门,必然会被射杀当场。

    “嘶!”

    刘长福一看,立即就认出那弩箭的来历,深深倒吸了口凉气失声道,“这…这是神臂弓,如此穷乡僻壤之地怎会有这样的大杀器!”

    神臂弓又名神臂弩,以山桑为弓身,檀为弰,铁为枪膛,钢为机,麻索系札,丝为弦,轻巧坚劲。

    神臂弓为踏张弩,射击时立于地而踏其机,有效射程超过二百四十步,可入榆木半箭,贯穿重甲,具有极为惊人的穿透力,曾是宋朝军方制式标准兵器之

    一,宋军拒金,也多是依仗它。

    这神臂弩自然是慕容旭做出来的,这东西在前世已经失传,如今实实在在出现在眼前,首次见到,沈碧沁也被惊艳一把。

    “那…那俺们还去么?”周发财咽了咽口唾沫之后看着刘长福小声的问道。

    “去个屁,你是想死么,这正门看来是出不去了。”

    刘长福咬了咬,眼睛转而盯向那高耸的寨墙,“如今看来只能爬墙了,还好这墙边没有人站岗防守,走,找个偏僻的地方爬出去。”

    “好的。”两人闻言立刻跟着刘长福抹黑往寨墙走去。

    “这些村民真是傻,以为有了寨墙就没事儿了,俺们照样爬出去。”看着近在咫尺的寨墙,三人眼中浮现欣喜,齐齐朝着寨墙奔了过去。

    “轰隆…”

    只是,刚靠近寨墙,三人便觉得脚底土地一松,齐齐掉进了陷阱之中。

    “啊!”

    灭绝人寰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嘿,这三个傻子。”

    听到那惨叫声,在小屋内守夜村民鄙夷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便悠闲的上前将那架神臂弩给收了起来,“今晚终于可以好好休息咯。”

    说完,便打着哈欠,关窗熄灯。

    “咻…”

    一支羽箭宛如闪电般破空而去,“噗…”的一声,箭镞深深钉在了箭靶的红心之上,尾羽因为急速撞击还在剧烈的颤动着。

    “哎呦啊…”

    “你轻点…”

    “啊,疼死老子了!”

    “………”

    沈碧沁方才收了弓箭,就看到刘长福三人互相搀扶着从门外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满头大汗,衣衫破烂,一身泥土和血污,当真是说不出的狼狈。

    “额…”

    三人以为这时应该还没人醒,没想到才进门就看到沈碧沁和风吟两人正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一时间全都愣在了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回来了。”见三人回来,沈碧沁神色没有半分的变化,看着三人淡淡的问了一句。

    “恩。”三人愣愣的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去好好洗洗,吃过朝食还要去村里帮忙做事呢。”神色淡然的说了一句,沈碧沁便带着弓箭回了屋。

    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要不安分的作死,既然如此那就不怪她狠心咯,这次他们就别想着再有养伤的时间了,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三人闻言,身子齐齐一僵,瞬间心如死灰。

    等沈碧沁晚上回来,三人的哀嚎声再次传入耳中,沈碧沁恍若未闻就朝着宋一帆的房间走去,结果一敲门,毫无意外的再次得了个闭门羹。

    这下,沈碧沁的心情也跟着郁闷了,都半个多月了,这破小孩的脾气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姑娘,主宅那边的事情有消息了。”风吟上前对着沈碧沁说道。

    “恩,怎么样了。”沈碧沁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她问道。

    “今日主宅的人去赵家吊唁,却被告知沈碧兰只是赵家的一个妾室,不给举办丧礼,不让入祖坟,已经随便找了个荒地给埋了。”说到这里,风吟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她虽然听说过沈碧兰和沈碧沁之间的恩怨,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并没有那么深的感受,如今见了沈碧兰的遭遇,难免为她感到可怜。

    觉得这赵家实在太过无情,一个为了帮他们传承下一代而失去性命的女子,他们居然连一个名分都不愿意给。

    “恩,主宅那边怎么说?”

    人死如灯灭,再大的仇怨也都随风散去,对于沈碧兰,沈碧沁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这人算计了一生,到最后却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也实在可悲。

    “主宅那边想要和赵家理论,之后才知道,原来沈碧兰早在三日前就已经死了,赵家为了娶新妇,硬生生将这件事情给瞒了下来。”

    说到这里,风吟脸上出现了愤慨的神色,“等新妇三朝回门之后才宣布沈碧兰的死讯,然后随便给了一个妾室的名头就埋了,直到木已成舟,这才将消息告诉主宅的人。”

    “小姐,那赵家实在太坏太无情了。”

    花颂在一旁同样一脸愤怒的说道,“好歹沈碧兰也是曾经是赵家的主妇,他们这样做实在太没人性了!”

    “主宅那边什么反应?”

    沈碧沁脸色也沉了下来,对于赵家人她向来厌恶,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听说主宅那边已经将赵家给告上公堂了。”风吟一脸解气的说道。

    “哦,告上公堂了?”沈碧沁微微眯了眯眼睛,眼中流出一抹若有所思,“告了什么?”

    这次主宅的做法倒是不错,要知道,沈金梅如今可是县丞的小妾,有沈金梅这个关系在,沈家打赢官司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主宅的人说赵家是为了娶新媳妇才故意害死了沈碧兰。”风吟答道,“告的是蓄意谋杀。”

    “恩,我明白了,你继续关注着,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知于我。”沈碧沁点点了头,方才回到房间内休息。

    春日的清晨美得犹如一幅写意山水,晨曦为整个世界罩上一层氤氲的橙色光芒。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一道道透着稚嫩的清脆读书声在沈家村中回荡,让那徐徐而过的春风似乎都带上了沁人的墨香。

    村民们各个扛着农具,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发出声响,一边行走着一边回为头朝祖庙的方向望去,憨厚黝黑的面容上是欣慰的神色。

    老村长手中握着一根马鞭,背着手,佝偻的腰背在学堂六丈开外的地方巡视,不论是鸡鸭鹅,或者狗,亦或是在平日里被他当做宝贝的马匹和黄牛,只要靠近,都会被马鞭无情的赶走。

    学堂自从成立之后便成了沈家村的圣地,只要里面传出孩子们的读书声,村里的一切事物都必须为它让道,以它为先,整个村子更是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直到学堂下课,村子才能恢复正常的运,否则,村长手中的鞭子可不管你是人还是畜生,全都照打不误。

    沈家村的早上也再不接待外客,寨门直到学堂下课才会开放。

    刚刚赶走一直倔强的大鹅,老村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之后在祖庙前的石阶上坐下,回头看向学堂,听着那脆生生的读书声,面上浮现欣慰和满足的笑意。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

    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骊时一弄。犹松。等闲惊破纱窗梦。

    转眼间便到了端午,家家户户都在煮粽子,整个沈家村都飘荡着粽子的香味。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