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六:前往庄园
    “恩。”

    对这些不把人命当命看的狱卒沈碧沁也是无甚好感,神色淡淡将一个银锞子递给狱头道,“他本就是将死之人,我不买命,只买他那一口牙,三两可够。”

    “哎呦啊,今日可算是见到真正的大爷了,三两银子别说他一口烂牙了,就是买命都够了。”

    那狱卒的眼睛在昏暗的监牢里似乎都能见到幽幽的绿芒,将银子在口中一咬,便对着身边一个狱卒道,“獐子,你的拿手好戏,给沈姑娘露上一手。”

    “嗯嗯…”

    见那些狱卒拿着刑具一脸狞笑的走上来,林椿咬紧牙关惊恐的挣扎起来,可是方才挣扎两下下,下巴便是被狱卒给直接卸了下来,无力的耷拉着。

    “到了如今还想反抗,真是天真。”

    那狱卒冷冷的咒骂了一句,接着便又有两人走上前死死抱着林椿的头用力往后掰去,将嘴巴最大程度的暴露在那个负责动手的狱卒面前。

    “嘣…”

    很快,一声声牙齿被掰断的声音伴随着林椿凄厉的惨呼声在刑房中回荡。

    沈碧沁在看到林椿被掰下第一颗牙,鲜血喷涌而出的场面时便是直接别开了头,没有再去看下面的画面,双手紧握成全,只觉得胃中一片翻江倒海。

    她果然还是不怎么适应这样的场面,还好口罩很好的掩盖住了她的面部表情,只露出那双沉静得吓人的眸子。

    一旁张二公子看着沈碧沁的表现,心中确实暗暗赞叹,他果然没有看错,这沈姑娘日后定当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沈姑娘,好了,所有牙都拔干净了,只是人却晕死过去了,你要不要验验?”

    林椿不知是在何时停止了惨叫的,沈碧沁只知没过多久那狱头便一脸谄媚笑意的上来同沈碧沁叙说情况。

    “不用了,我相信狱头,剩下的就劳烦狱头了。”沈碧沁摆了摆手,便径直走出了刑房,林椿此时是何等凄惨模样,她不用看便能想象的到,

    沈碧沁的脚步很快,直到走出监牢,见着那明亮的太阳之后才觉得身体暖和了一些,监牢那样的地方若是待久了,人的性情当真很容易被扭曲和同化。

    “五妹,你没事吧?”马车上,沈其远拉着沈碧沁冰凉的小手一脸担忧的问道。

    此时沈碧沁脸上的口罩已经取了下来,小脸惨白,双唇血色尽失,沈其远能够感觉到沈碧沁的手还在微微的颤抖。

    “没事,我歇一歇便好。”

    沈碧沁微笑着对沈其远摇了摇头,倒是沈其远的表现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方才她太过紧张却是忽视了沈其远,此时见他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不过是拔牙,奶奶对待我们的手段可比这个狠多了。”

    似乎是看出沈碧沁的疑惑,沈其远微微一笑,白净的小脸上浮现浅浅的酒窝,说不出淳朴可爱。

    可又有谁知道,眼前这看似纯真无害的少年,方才就是这样保持着一脸清澈的笑意,淡定的看完了整个行刑的过程,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老爷…老爷官司输了,连同少爷和表少爷一起都被判了死刑,秋后处决。”一个出门打探消息的家丁一脸慌乱,跌跌撞撞的跑进来通报。

    “你说什么…”听到那家丁的话,林夫人双眼一翻,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夫人,夫人!”林夫人一晕过去,周围的丫鬟婆子立时便乱做了一团,手忙脚乱的将人扶住。

    “夫人,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人,说是要来和老爷清账的,还有很多人说要来撤资,拿回属于他们的份额。”又是一个家丁满脸慌张的跑了进来。

    “这些黑心肝的狗家伙,管家呢,管家呢!”听到这家丁的话,林少夫人和丫鬟扶着林夫人,一脸愤恨的对着众下人质问道。

    “夫人,管…管家他们一家全都不见了,屋里的东西也不见了。”一个丫鬟的声音轻弱的响起。

    “什么!”

    听闻此言,林少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一阵摇晃差点儿没摔倒,管家是他们林府资历最老的人,没成想居然会是第一个逃跑的人。

    “找到了,找到了!”

    “人在这儿呢,林少夫人,你们谁是可以做主的,老夫是来解约撤资的,违约金老夫也带了。”

    “不错,你快些将账簿拿出来,我们立时就对账结算。”

    “…………”

    见到林少夫人,那些商贾们全都一脸焦急的上前对林少夫人催促道,对于晕倒在 一旁的林夫人却是熟视无睹。

    “你们难道没看到我娘如今晕倒了,我公公方才出事你们就急着撇清关系,你们还是人么?”林少夫人气得脸都红了。

    “少夫人你也就别说那么多了,还是赶紧给我们一个交代把,不然就别怪我们用强了!”那些商贾一脸的漠然,根本不想听林少夫人的废话,冷冷的开头打断林少夫人的话,

    看着眼前面目可憎的商贾,林少夫人心中怨恨万分,这些人平日里为了生意上的事情可没少巴结她,各种珍珠宝贝也送了不少,不想如今翻脸却是比翻书还快,全都换了一副面孔。

    “林椿害得我妹妹惨死,今日我便要拆了林府为她报仇!”

    “林富强占俺家田地,害得俺家破人亡,也算上俺一份,俺也要将这林府给拆了!”

    “…………”

    里面那些合作商正和林少夫人争执着,外面一群百姓便是一脸怒气的带着各种棍棒直接闯进了林府,抓到人就打,看到东西就抢,下手毫不留情。

    “快跑啊,这些人疯了!”

    见着跑入府行凶的百姓们,那些家丁丫鬟第一个念头不是保护主子而是各自做鸟兽散,回屋子收拾了下细软便各自逃命去了。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不过短短一日,林府之中除了林夫人和林少夫人外便是走的空无一人,府邸也是一片狼藉。

    加上没了当家人,林夫人几个女流之辈对生意之事是一窍不通,那些商贾合谋在账簿上动了手脚,直接将林府偌大的家产瓜分一空,林夫人几人竟是连宅子都没能留下,全都给了那些商人抵债去了。

    看着眼前住了几十年的宅子,背着一个小小包袱的林夫人和林少夫人两人皆是泪流满面,哭的伤心欲绝。

    心中又恨又悔,恨那些合作商的翻脸无情,悔当初她若是好好教导林椿,不放纵溺爱他,林府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惜,此时后悔已晚。

    沈守义一家打赢官司的消息很快是传开了去,此事之后,整个龙溪县的人全都明白了一件事,那便是沈家看似普通的背后定有着大人物在为他撑腰。

    龙溪县中很多原本对沈记虎视眈眈的势力也都安分了下去,此前他们只是猜测沈家也许是和季仙楼有关系,此时他们已经可以确定,沈家和季府必然也有着不小的牵扯,沈家绝对惹不得了。

    回到村中,得知沈守义无事,除了沈老太等人觉得无比失望之外,其它乡亲们全都送来了慰问品,乡亲们的关心让沈守义等人都十分的感动,心中亦是温暖非常。

    “沈姑娘,好久不见,令尊的事情我亦有所耳闻,真是恭喜了,这是给令尊调养身体的。”

    众人方才安置好沈守义,外面就传来马蹄声,出门一看才知道,竟是季仙楼的季掌柜。

    “季掌柜实在是客气了,快请进来坐。”将季掌柜的伴礼接过递给风吟之后,沈碧沁便带着季掌柜进门。

    “季掌柜此次前来,不知所谓何事?”如果只是单纯为了沈守义的事情,季掌柜定然不会自己亲自过来的。

    “是这样的,之前沈姑娘托我找的庄园已经找到了,知道沈姑娘心急此事,便赶着过来同你说了。”堂屋之中,季掌柜喝了口茶水之后微笑着说道。

    “找到了,这可真是太好,不知何时能去看这庄园?”听到是庄园的事情,沈碧沁立时心中一喜,一脸欢喜的看着季掌柜问道。

    之前她急着要庄园是为了种辣椒,如今却是更加急了,因为她又多了莲蕉,这可是绝对的好东西,而且数量又足够,比当初辣椒的先决条件要好太多,她必须要好好利用起来才成。

    “这便要看沈姑娘了,庄园那边我既放了话,他们自是不敢随意转卖给他人的。”季掌柜微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便去。”沈碧沁站起来一脸激动的说道。

    “如此甚好。”对沈碧沁的行动力李掌柜一直非常看好,微微颔首便带着沈碧沁一起出了门。

    庄园位于城南,听季掌柜说原是属于寺院的香火田,寺院僧众的衣食主要便是靠这寺院田的收入。

    后来南冥建国颁布新政,拆毁了不少寺院,这些寺院田便成了无主之物,都被地方官府转卖,所得银两皆进官府充国库。

    到了庄园之后,沈碧沁眼睛立时就是一亮,这庄园外居然还围了一圈土胚墙,正是合了沈碧沁的心意。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