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四:如此奇葩
    “大人,此为证物。”那衙役说着上前恭敬的将证物呈给同知。

    “恩。”

    同知点点头将东西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整个人立时就是一愣,然后看着林富的眼中满是怪异的神色,不确定的开口道,“欠条?”

    “不错,大人,就是欠条,这林富给的便是十两的欠条,他说等官司完结之后才会将封口费兑现。”

    绣庄掌故一脸鄙夷的看着林富说道,“这些欠条全都是林富亲手签批的,那字迹绝对是林富的。”

    “你们听到了没有,给人的封口费居然是写的欠条啊!”

    “哎呦,这当真是在下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不是说这林员外家财万贯么,居然区区十两银子也给写欠条!”

    “哈哈哈,当真是笑死人了,这绝对能算是天下第一大奇闻了!”

    “…………”

    听得绣庄掌柜的话,不只那些旁听的百姓们,就是那些衙役也全都没忍住齐齐笑了出来,看着林椿满脸的不屑。

    从未见过如此小气之人,说是铁公鸡也不为过了,给人的封口费居然用欠条,这厮此次将自己给坑了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冤枉,全是自己给作的!

    沈碧沁听完之后也是一脸的无语,给人的封口费居然用欠条,这人是得有多奇葩才做的出来。

    看来这林府在枋洋镇果真是独霸一方的存在,否则也不敢如此的嚣张跋扈,肆无忌惮的欺压人了,诸如此类的事情他们只怕做的不少。

    “都是这该死的林权,若非他出的馊主意,怎会害我如此!”

    听着众人此起彼伏的嘲笑声,林富父子羞愧得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将林管家骂了个狗血淋头,实在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人证物证俱全,林富林椿,你二人还有何话说!”同知强忍住笑意,面容有些扭曲的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

    “下官认罪。”林富知道大势已去,便也不再狡辩面如死灰的认罪。

    “很好。”

    同知点了点头,然后宣布道,“林椿,本官已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执迷不悟,今以诬告罪判之,处以极刑,缓刑一年,秋后处决!”

    林椿一听立时呆立当场,极刑,那便是凌迟!

    “林富胁迫教唆证人做假证,按《南冥律例》刑律、教唆诉讼篇,凡教唆词讼及为人作词状、增减情罪、诬告人者,与犯人同罪,故同处极刑,徒刑一年,秋后处决。”

    随着同知的话音落下,林富双眼一瞪,跟着整个人便徒然瘫软在地,身上的气息瞬间就苍老了下去,变得暮气缭绕。

    “至于沈守义,经查实,沈守义纯属遭人陷害,即刻无罪释放。”同知看着沈守义微笑着宣布道。

    “谢大人,大人英明!”听到同知的话,沈守义全家人面露狂喜的对视一眼,立时对着同知叩首谢恩。

    “太好了,大人英明呐!”

    外面围观的百姓们也全都大声的欢呼起来。

    “不要,我不要被凌迟,表哥救我,你答应过此事你定会帮我办好的,如今我出事你不能见死不救啊!表哥!”

    听得众人的欢呼声,原本目光呆滞的林椿突然被惊醒过来,对着林明大声哭求起来。

    见着林椿的样子,林明心中暗暗叫苦,这个表弟怎的如此拎不清,难道不知此时说这话会将他也拖下水么!

    “你可别胡说,我何时说过这话!”

    见同知看向自己,林明慌忙对着同知跪下,磕头如捣蒜道,“大人,学生当时不过是帮他写了状子,对内情根本毫无所知啊,还请大人明察!”

    “表哥,你怎么可以如此无情无义,你可是收了我整整一百两银子的,你不能见死不救!”

    听得林明这话,林椿立时就不乐意了,上前抓着林明的衣襟大吼,“你不能只得好处,一遇到事情就放着我不管!”

    “你莫要污蔑与我,大人,小人是无辜的,请大人明察。”

    见林椿不依不饶的样子,林明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不停的对林椿使眼色,可林椿根本就没领会他的意思。

    对于这个表弟的智商林明当真是要被气死了,蠢货啊,距离秋后处决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替他们翻案,若是连他也被连累了,那才是真的死定了,这林椿真是气煞他了!

    “表哥你好狠的心肠,要死大家一起死,大人只要去查查就知道了,他一年收我家的钱可不止一百两!”

    林明这边窝火非常,可那边已被害怕和愤怒冲昏头脑的林椿根本没有领悟他的意思,双眼喷火的对着林明大骂。

    “林椿你个蠢货!”

    听得林椿这话,林明是真的被惹火了,对着林椿的脸就是一拳,直接将人给打的倒飞了出去。

    “将他们分开,林明,你若当真未曾做过便无需担心,断案也是讲证据的,本官绝不会委屈了你。”

    到了此时,同知才命令衙役将两人分开,之后对王捕头道,“你且带人前去各大钱庄查证一番,看看是否真如林椿所说,林明当真有收受贿赂。”

    “大人,学生没做过的事情便不怕大人查!”

    听到是去查钱庄,林明心下一松,他的钱根本就没放在钱庄里,之后转头看着林富道,“舅舅你管好表弟,让他别乱说话,我可是他的亲表哥!”

    “我明白,林椿你给老子闭嘴!”

    林椿糊涂,林富却是一个明白人,见了林明的递过来的眼色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深意,一把拉住了林椿制止他说话。

    “爹,到底谁是才是你儿子,现在我们都要死了,你居然还护着他!”林椿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一脸愤怒的看着林明,眼中满是怨恨之意。

    “公堂之上岂容你们喧哗,都给本官安静,否则本官不介意让你们多吃些苦头。”

    同知大人此时也明白了林椿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想要一举扳倒这林明,只怕还要从这林椿身上下手,立刻就开口阻止了两人的对话。

    “哼!”

    林椿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更怕被用刑,恨恨瞪了林明一眼,冷哼一声便闭嘴了。

    而林富心中却是暗恨同知的狡诈,同时也恨林椿为何如此不争气,他不求林椿多聪慧,只要有林明一半能干就够了,只可惜林椿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居然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若是林明也出事,他们就真的是毫无退路了!

    见林椿终于消停了,林明也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林椿不乱说话,他基本就不会有事儿了,舅舅家的财力对他来说一直不小的助理,他自然是希望他们平安无事的。

    “大人,林明钱庄户头的账已查清,不过五十两。”很快,负责去调查的人就回来了,对着同知恭敬的禀报道。

    “大人,您也看到了,学生是绝对不敢做那等贪赃枉法之事的。”林明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立时跪下去对同知一脸诚挚的说道。

    “恩,本官相信你没有做那等违法之事。”

    同知一脸淡然的点了点头,之后转头看向林椿一脸冷厉的怒斥道,“大胆林椿,死到临头居然还敢污蔑朝廷命官,简直可恶,立刻给本官杖责二十大板,以示惩戒!”

    “不要,我不要打板子,爹,我不要打板子啊!”

    听到要打板子,林椿立刻就一脸害怕的大喊起来,“大人冤枉啊,我没有胡说啊,我表哥他有…他有私…”

    “椿儿,不过二十大板,忍忍就过去了,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怎可惧怕区区二十个板子!”

    见林椿这做派,林富便知要遭,立刻大声怒斥着打断林椿的话。

    “呵,林员外此言差矣,我可是听说有人不过被打了十个板子便皮开肉绽了,就林少爷这瘦弱的身板,二十大板下来,只怕要去了半条命咯。”

    沈碧沁在一旁语气凉凉的道,“林少爷可是还要去服役的,若是挨了这二十个板子,能不能走到地方可就不知道了。”

    沈碧沁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后续,都不需要她们亲自出手,这些人便开始自己狗咬狗互相揭穿起来了,这可省了她们不少的力气。

    “爹,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我不要打板子,我不要,我不要!”

    听到沈碧沁的话,林椿脸色瞬间就白了,立刻用力的挣脱开衙役大喊道,“大人,我没有胡说,林明他真的有很多私钱的,他…他有…”

    “啪…”

    “林椿!”

    林富一脸愤怒的上前就是直接给了林椿一个耳光,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大胆,公堂之上,林富你当着本官的面居然敢动手大人,来啊,立刻将林富给本官用镣铐锁上。”

    见林富又一次打断了林椿说话,同知一脸愤怒的对衙役吩咐了一声,之后才看向林椿道,“林椿,只要你所言属实,这二十大板本官便可破例收回让你免受那皮肉之苦,如若不然,一板都不能少。”

    “林椿,不能说啊!”

    林富和林明同时一脸惊怒的看着他,不住的朝他使眼色,希望林椿能过明白他们的意思。

    可惜,林椿终究还是令他们失望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