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四七:公堂对峙
    “我明白了,麻烦二公子跑这一趟了。”

    沈碧沁明白张二公子说的有道理,知道如今是不能去看望沈守义了,心中焦急担忧,却也只能强压住心中无边的怒火送走张二公子。

    “五妹,明日便要升堂,届时就能见到爹了,你莫要太过担心了。”沈其远难得主动拉了沈碧沁的手,一脸关切的安慰道。

    然而,沈碧沁却是缓缓地回头看向他,面容出奇的平静,眸色清冷,语气平淡轻缓,但那出口的话却令人浑身发冷:

    “四哥,你说那些人,是不是都该死…”

    翌日一早,众人便驾着马车前往府衙,少年自昨日清醒一次后便再未醒来,如今依然昏睡着,沈碧沁便暂时先将他安置在医馆中。

    府衙位于府城南,府衙前面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宽敞大街,叫做府埕,是府署门口专门迎送各地上下轿马的“礼仪广场”。

    沿着府埕到了府衙门口,便见两尊大石狮放置左右,左侧有“宣裔榜”,是官府张贴公文告示的地方,右侧有堂鼓,是百姓鸣鼓喊冤的申诉处。

    古时若想打官司,一般案件都必须照着正常流程来,首先就必须写状纸,但若遇到特别紧急严重的案情便可直接击鼓,只要听到击鼓声,无需状纸申述官府便必须立即升堂审理。

    因此,若非遇到重大事件,这堂鼓可是不能随便敲的。

    “林诗涵,你这个贱人,老子定会让你求着伺候老子!”

    沈碧沁他们刚到,林府的人也到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见林诗涵,林椿立刻一脸愤怒的上前呛声。

    “娘,大清早的,不知道是谁家的狗没拴好,满嘴喷粪,真是臭死人了。”

    沈林氏还未说话,沈碧沁便是冷冷的瞥了林椿一眼,然后无比嘲讽的说道。

    “哈哈哈…”

    听到沈碧沁的话,围观的百姓全都爆发出一阵大笑声,看着林椿几人的眼中满是不善和排斥。

    虽然对沈守义等人的身份不是很了解,但沈守义是沈家村的人他们还是知道的,沈家村打退圆山盗贼的事迹到如今依旧为龙溪县百姓们所津津乐道,在众人眼中,沈家村的人都是带有英雄光环的。

    此时林椿这个外县人居然欺负到他们龙溪县英雄的头上了,这龙溪县百姓的心里能舒服就怪了,林椿等人自然是要遭到龙溪县百姓敌视的。

    “好个牙尖嘴利的贱丫头,到时老子定然将你的牙全都拔了!”众人的嘲笑声令林椿的脸立时就绿了,一脸阴冷的对着沈碧沁威胁道。

    “呵,这句话我记住了。”

    沈碧沁只是冷呵了一声便没有再看林椿一眼,带着林博文等人一起走入了后堂,而林椿等人则是走进了公堂。

    “恩,大致的事情本官都了解了。”

    看过状纸之后,同知面色淡然的看着林椿道,“你要告沈守义蓄意谋杀?”

    “是。”林椿一脸坚定的回答道。

    “心意已决?”同知微微皱着眉头又确认了一遍。

    “是!”林椿毫不犹豫的点头。

    “好,带人犯沈守义和被告上堂来。”同知面无表情的微微点了点头。

    “爹!”

    “相公!”

    沈守义被带上来的同时,沈碧沁几人也跟着被带了上来,沈碧沁早已经将沈守义受刑的事情和众人说了,因此一见到人,众人首先便是询问沈守义的伤势。

    不过此时沈守义换了新的囚服,浑身上下很是干净整洁,面上也不见丝毫污垢,从外表什么痕迹都看不到,而且手上也未曾带有镣铐,看来张二公子确实对沈守义的事情颇为上心。

    “爹,你的伤要紧不?”沈碧沁关切的问道。

    “不碍事,不过是些小伤,部医已经帮我医治过了,你们不用的担心。”听得沈碧沁的话,沈守义便知道自己受刑的事情家人已经知晓,便也没有再隐瞒。

    “那就好。”

    沈碧沁早就听张二公子说沈守义伤势不轻,但既然沈守义这么说想来是不愿让众人的担心是,沈碧沁点了点头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碧沁只与众人说沈守义受了刑,并没有说沈守义受伤很重,因此一听沈守义的话,众人面上的神色都轻松了一些。

    而林员外几人在看到沈守义此时的状态之后心下都是一沉,虽然他们早猜到沈守义定然和同知大人定然有关系,却不想这关系似乎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在牢狱之中,没有一定身份的人是绝对没有这般好待遇的。

    “草民(民女)见过大人。”确认沈守义无事,众人忙对着同知跪下行礼。

    “恩,既然人都到齐了,林椿,你便将事情的起因经过都详细的说一遍。”对着沈碧沁几人微微颔首,同知便看向了林椿这个原告。

    “是,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见同知的态度似乎不像有偏袒的意向,林椿的心也安定了不少,看着沈碧沁几人一脸愤恨的开口道,“此事要从林秀才林博文说起,当年他为了当上我林府的西席便做主要将女儿林诗涵送与我做妾,我对林诗涵一片真心,便也同意了,不想那林诗涵竟不守妇道私自与人私奔。”

    “你胡说!”听到林椿这些颠倒黑白的话,沈林氏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我有没有胡说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林椿对着沈林氏冷冷一笑后继续道,“本以为今生都无法再见她了,不想今日却在路上遇到了,我对当年的事情仍旧心存疑惑,便想着上前求证一番,不想这人被我问急了竟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还对我大大出手,若非家丁拼死保护,我此时只怕已是一具尸体了。”

    “林椿,你血口喷人,颠倒黑白,难道就不觉得羞耻么!”此时林博文是真的被气到到了,指着林椿一脸愤怒的说道!

    “不错,大人,这林椿口口声声说我父亲对他大打出手,不知可有证据?”沈碧沁也跟着开口道。

    沈碧沁可是听沈守义说的很清楚,他打的是林椿的肚子,肚子被打伤的是内府,外面可看不出来,至于后臀那个地方,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摔伤,绝对没有人为的痕迹,根本无法当做证据。

    “我没有证据,但是我有人证啊!”

    沈碧沁问的这一点林府几人早就想到了,林椿得意的瞪了沈碧沁一眼,方才对通知说道,“我有没有说谎,只需传人证便可知晓了。”

    听到林椿的话,林博文几人都是一阵面面相觑,之后方才想到那日沈守义就在大街上动的手,以林椿在长泰县的势力,想要找道证人并且逼迫他们作假证当真非常的容易。

    “莫慌,先看看情况再说。”

    听得林椿的话,沈碧沁皱了皱眉头对众人安抚道,“季大公子既然说过会帮忙,那就应该会想到如今的情况才是。”

    听沈碧沁这么说,众人即便心中焦急,却也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等着看事情的后续发展。

    “恩,传人证。”

    同知点了点头便下达了命令,不一会儿四个穿着皆是不错的人被带了上来,三男一女。

    “见过大人!”四人上来之后立时对着同知跪下磕头行礼。

    “恩,林椿,本官问你,你可知这‘谋杀罪’若落实,该受和何等惩罚?”同知不急着审问四个人证,反而是看向了林椿。

    “小…小人…小人不知。”

    林椿没料到同知会问他这个问题,先是一愣,之后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

    在南冥,《南冥律例》是启蒙必读书籍之一,林椿虽然连童生都不是,但一身儒服就说明了他是个读书人,一个读书人不懂《南冥律例》,当真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

    “凡谋杀人、造意者、斩。若伤而不死、造意者、绞。若谋而已行、未曾伤人者、杖一百、徒三年。”

    就在此时,一道童子声响起,一连串的相关律条被清晰的诵读了出来。

    开口的人是沈其远,区区《南冥律例》,对于沈其远这样过目不忘的神童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这些律条他早已烂熟于心。

    念完之后,沈其远还不忘狠狠瞪了林椿一眼。

    林椿先是一愣,之后便是一脸冷笑的看着沈其远,这小子是傻子么,这可是在给他爹定罪,他居然还说律条说的那般积极,是怕他爹死的慢么?

    但是,等到同知下一个问题问出来,林椿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咦?你一十岁孩童竟对律令如此熟悉,实属难得。”

    沈其远的回答着实令同知有些惊讶,赞赏的点了点头之后对着沈其远又问道,“那本官再问你,诬告罪将处以何种刑罚?死刑又分为哪几等?”

    听到这话,林椿脸上的笑容立刻一僵,心跳突突的加快起来,林员外也是一脸的阴晴不定。

    “凡诬告人笞罪者,加所诬罪二等。”

    沈其远看了林椿一眼,然后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南冥死刑分三等,一等绞刑,二等砍头,三等凌迟。”

    听完这话,林椿额上冷汗便开始噗噗的往下落,整个后背瞬间就湿了,连身体都微微发起抖来。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