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四六:不知所谓
    “舅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沈守义的案件会惊动府衙,居然特意下达了调令将沈守义给带往府衙受审。”

    长泰县主簿林明一脸慌张的跑到林府想林员外询问情况。

    “沈守义是何人,你说的什么?”听到林明的话,林员外一脸不解的问道。

    “昨日下午表弟让人去县衙找我,说他被人给欺负了,要状告那人。表弟被人欺负我自然要帮的,可今日府衙的捕快却突然带着调令过来将人给带去了府衙,说是同知大人要接手这个案子。”

    林明将事情简单的对林员外说了一遍之后方才疑惑道,“这件事情您居然不知情?”

    “居然有这种事情,这个逆子从未与我说过了!”

    听到林明的话,林员外惊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管家,立刻去将少爷给我叫过来。”

    “是!得了林院外的命令,管家立刻跑去找林椿。

    “爹,你找我是有何事啊。”

    不一会儿,林椿便摇着扇子,满身酒气,晃晃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想到不久之后就能让沈林氏雌伏在他的身下,林椿心中就是一片火热。

    “你个逆子,你说,那个沈守义究竟是什么人!”看着林椿这副醉生梦死的模样,林员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他们林家就这么一棵独苗,可偏偏是个不争气的,整日里游手好闲就知道吃喝玩乐,让他百年之后如何放心将家业交到他手中。

    “嗝,你说他啊,嘿嘿,您都知道了啊,他不过是个泥蹄子罢了,就是林诗涵的夫家,怎么了?”林椿打了个酒嗝后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泥蹄子,一个泥蹄子能有那么大本事请动同知大人将人调走!”

    听完林椿的话,林员外更是怒从心来,同知大人这是摆明了要保沈守义了,如果说这次府衙来人和沈守义毫无关系那他是万万不相信的。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听完林员外的话林椿的醉意在瞬间被惊走了大半,一脸不可置信的大声道,“不可能的,如果他真有那么大本事就不会放着林博文十几年不管了。”

    “表弟啊,这沈守义都被带走了,我还能骗你不成,你此次怕是真捅了个大篓子了!”

    林明心中郁闷之极,语言之上不由也带上埋怨,“这此我真是要被你给害惨了!”

    “表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可是收了我一百两的,怎么能这样说。”

    听到林明这话,林椿立时就不乐意了,收银子的时候那么开心,如今出事儿居然将责任都推到他身上,没这好事儿。

    “一百两又如何,那原本就是我应得的,若是知道那人和同知大人有关系,就是给一千两我都不会帮你!”

    听得林椿的话,林明立时一脸怒气的堵了回去,“一百两能比的上性命重要!”

    “明儿,你与我说清楚,此事当真如此严重?”听得林明居然说有生命危险,林员外立刻一脸紧张的开口问道。

    “舅舅,表哥告对方蓄意谋杀啊,谋杀可是重罪,如今人家有了门路,你说对方能善罢甘休么?”林明脸色阴沉的说道。

    “你个逆子,看你做的好事,这次我们整个林家指不定都要被你个给连累了,老子打死你这个孽障!”

    听完林明的话,林员外拿起一旁的鸡毛掸就要对着林椿动起手来。

    “爹,你别打,我…我知道林博文住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去将他们抓起来,只要林博文在我们手里就不怕他们敢对我们怎么样了。”

    见林员外要动手,林椿赶紧跳开一脸害怕的大声喊道。

    “舅舅,此法可行,表哥,他们住在何处,我立刻派人去将他们都控制起来。”听到林椿的话,林明立刻站起来一脸激动的说道。

    “在荣华客栈。”林椿连忙开口回答。

    “好,立刻就带人去,你们等我消息。”

    林明说了一声便立刻带人前往荣华客栈,可惜却扑了个空,掌柜的说他们一群人居然在晌午就已经退房了。

    “该死的,他们肯定早猜到我们会对他们下手,居然在调令还没来之前就离开了。”

    林椿一脸咬牙切齿的道,“林诗涵这个贱人!”

    “林诗涵是贱人,老子看你才是贱人,那林诗涵都嫁人了,你居然还要去招惹她,今日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听到林椿居然到了现在还在惦记着沈林氏,林员外就是气不打一处来,扬起鸡毛掸对着林椿就是一阵猛抽。

    “老爷,你打椿儿作甚,如今事情都发生了,你就是打死他也没用!”林夫人上前挡在林椿面前,一把握住林员外手中的鸡毛掸说道。

    “夫人,我实在教训她,你赶紧走开。”

    林夫人是个凶悍的,在家中一向是说一不二,所以面对林夫人林员外的态度立时就软了下来。

    “娘,爹要打死我!”见林夫人,林椿就像是遇到了救星,赶紧躲到林夫人的身后。

    “椿儿放心,有娘在,谁都别想碰你一根汗毛。”林夫人一脸宠溺的拍了拍林椿的手背道。

    “夫人,你是不知道他这次闯了多大的祸事,你就莫要再包庇他了!”

    见着林夫人铁了心要袒护林椿,林员外就是一脸的无奈,当真是慈母多败儿,儿子就是被她给教歪的!

    “闯祸了又如何,难不成打死椿儿这祸事就能没了不成!”

    林夫人将林椿护在身后梗着脖子对着林员外道,“你如今还是想想办法要如何才能保住椿儿比较重要,难不成你真想让你们林家绝后不成,这可是你老林家唯一的希望。”

    “希望,老子看他是祸害才对!”听得林夫人这话,林员外更是一阵的怒火中烧。

    “舅舅,舅娘说的没错,现在最重要的确实是要想想如何才能将这件事情解决。”

    林明也上前拦住林员外,然后一脸颓然的说道,“坏就坏在我听了表弟的话,对沈守义用刑了。”

    “看来此事是无法和解了,只能想办法将这场官司打赢了。”

    林员外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强压这怒火对林椿道,“你说,你与沈守义起冲突之时身边可有人在?”

    “有…”

    听林员外这么问,林椿很想说没有,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实话,“当时是在大街上起得冲突…”

    “你!”

    听得林椿的话,林员外气得肺都要炸了,居然当街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没脑子!

    “老爷,你先莫要生气,我们林家的事情一般人见了还不都是退避三舍的,绝对没人敢看热闹的,就算有也绝对不多。”

    林夫人上前安抚了林员外一声,之后对管家道,“去将昨日跟少爷一同出去的家丁都叫来。”

    “舅娘高明!”

    听到林夫人的话,林员外和林明立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全都一脸叹服的说道。

    “是!”管家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立刻跑去叫人。

    “见过老爷夫人。”家丁们很快就被全部叫来了。

    “你们说说,昨日是在何处与沈守义动的手,附近有什么人,全都给老夫想仔细了,否则你们知道后果!”林员外一脸阴冷的说道。

    “当…当时就在‘吉祥绣庄’附近,除了那附近的店家,其它人一见我们林府在办事就全都避开了。”那些家丁相互商量一会儿才开口回答道。

    “很好,管家,你现在就去那些店里坐坐,问问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记得告知他们该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林员外点了点头之后对着管家说道。

    “是,老奴,这就去!”管家应了声便带了一大帮的家丁和护卫出了门。

    “呵,一个小小的乡绅员外也敢和主子叫板,简直是不知所谓。”

    林府管家方才气势汹汹的离开,‘吉祥绣庄’掌柜的脸上便是浮现一抹不屑的冷笑,伸手轻轻一抛,一只信鸽便飞上了天空,扑腾着翅膀朝龙溪县城的方向而去。

    “小馒头怎么样了?”见沈其远跟着走了出来,沈碧沁一边洗碗一边问道。

    “睡着了。”沈其远道。

    “那就好…”

    “沈姑娘可在?”

    两人正说着话,一道带着微喘的声音便从门外传了过来,沈碧沁一看,竟是张二公子。

    “二公子!”

    见到张二公子的样子,沈碧沁心中一惊,连忙问道,“是不是我爹出事儿了?”

    “沈姑娘,实在是抱歉,我们到的时候你爹他已经被人给用刑了,伤势不轻。”

    虽然此事与张二公子无关,但张二公子还是一脸愧疚,“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部医为他诊治过了,如今已无大碍,之所以过来就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真是多谢二公子了。”

    听到沈守义已经接受了治疗,沈碧沁方才放下心来,看着张二公子问道,“我如今能否去看看我爹?”

    “宵禁时间降临,更何况你家如今正处在风尖浪口之上,还是莫要多生事端的好。”

    张二公子摇了摇头之后对沈碧沁安慰道,“你爹如今已经无事,我命狱卒时刻关注着你爹的情况,你尽管放心便是。”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