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四三:携老同归
    “爹,那后来呢,女儿就嫁人了,那林椿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怎会轻易放过您?”沈林氏平复了下情绪之后才看着林博文略带焦急的问道。

    “不错,那个畜生确实来报复了。”说道这里,林博文眼中带上了恨意和伤痛,然后缓缓将当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当年去林员外家当西席时林博文便察觉了林椿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根本就无心学习,再想到林员外的这个员外不过也是用钱捐来的,他便想要离开,但林员外却不愿意放他走,虽然言语间看似和气,实则态度强硬且带着胁迫之意。

    林员外家财不少,加上有个外甥在县衙做主簿,在当地算是个小有财权的人物,因此林博文即便心中再不愿,却也不敢和他撕破脸,只能答应继续留在林府。

    却不想,这林员外醉翁之意不在酒,留他做西席的原因竟是因为林椿看上了沈林氏,想要通过这个途径来接近沈林氏。

    沈林氏是秀才之女,加上知书达理,又长的极为貌美,不仅在柯山村,即便是在整个长泰县都是小有名气,因此林椿打从第一眼看到沈林氏时就惦记上了。

    林博文自然不愿意,在林博文看来,像林椿这种人就是要娶沈林氏做正妻他都不愿意,更不要说是做妾了,所以便以沈林氏以有婚约在身婉言谢绝了。

    可林椿却是不信,觉得林博文是故意不把沈林氏嫁给他,等到沈林氏真的出嫁,林椿求而不得立时就记恨上了林博文,便派人四处散播谣言中伤林博文不会教学生,并且二话不说将林博文辞退。

    秀才虽然有一定的地位,但却没有实权,加上林员外财大势大,林博文即使再愤怒也只能隐忍,最后的结果便是镇上再没人愿意请林博文去当西席,不只是以为流言,更是因为林博文得罪了林员外。

    如此,林博文便只能以替人代笔赚取润笔费作为生活费,再加上十几年做西席还是存下了不少的积蓄,若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倒是够夫妻两生活。

    可林椿却未因此就放过他们,依旧是贼心不死的打听沈林氏的下落,更是让人每日都来他们的摊位前捣乱,对林博文各种威逼利诱人想让他说出沈林氏的下落,只是不论林椿如何逼迫,林博文始终都是缄口不言。

    后来沈林氏再没回来,林博文心中其实是欢喜的,女儿不回来更好,否则林椿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但林博文也没想到沈林氏这一别竟是十几年。

    在沈林氏出嫁的第二个年头,林杨氏终于因为整日担惊受怕加上忧思成疾抑郁而终。

    林杨氏的死对林博文打击很大,万念俱灰之下竟是一夜白头,若非后来柯山村的村长前来劝说,让他当村学的先生教化村子的孩子,有了精神寄托,只怕林博文都熬不到三年之后遇到林震。

    听林博文说完,众人的眼眶都红了,沈守义更是双拳紧握,眼中满是狰狞之色,那林椿此时若是出现在他面前,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给他一顿教训。

    “所以,爹,我们以前的住处也是被那个畜生给抢走了?”沈林氏的脸上难得出现愤怒的神色。

    “不错,涵儿啊,你们也来看过爹了,知道你如今过得好爹便放心了。”

    林博文拉着沈林氏的手忧心的劝说道,“你们还是早些回去吧,不然若是被那林椿瞧见,只怕又要多生事端了。”

    “爹,女儿正要和您说呢,女儿决定了,要带着您一起回沈家村。”

    沈林氏摇了摇头道,“女儿是独女,这些年没有在您身边照顾已经是大不孝了,如今家里情况好了,万没有再留您在这里受苦的道理。”

    “这可不成,哪有老丈人和女婿一起住的道理,这不成,不成。”林博文想都没想便摇头拒绝。

    “爹,小婿如今和老宅断绝关系了,您便是家中唯一的长者,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那边沈守义也发话了。

    “断…断绝关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听到这消息林博文大惊,在他看来这算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外公,事情是这样的。”

    知道让沈守义来说自己父母的错处不合适,沈碧沁便上前拉着林博文的手臂缓缓将事情都说了一遍。

    “这沈田氏简直欺人太甚,苦我了我的闺女了!”

    听沈碧沁说完,林博文眼圈立时就红了,拉着沈林氏的手一脸的心疼。

    方才见着她们穿着极好,他还以为女儿该是过得不错的,竟不知还有如此内情,他的闺女吃了太多的苦了,他这个做爹什么都未能帮到她,实在是不称职。

    而一旁的林震也是一脸愤怒,原本他也是以为沈林氏是过得很好的,心中对沈林氏过的不错却没有回来看林博文也是有些不满的,如今看来却是完全相反,师姐在家里情况好转之后便立刻想到了师父,是他误会了。

    林震内心颇感羞愧,看来以后不论遇到何事都要先弄清楚情况才成,他差点儿就误会师姐了。

    “爹,我们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如今好容易可以又生活在一起,您难道就舍得让女儿走么?”沈林氏拉着林博文的手劝说道。

    “是啊爹,您就听娘子的,与我们一道回去吧。”沈守义也上前一脸诚挚的劝说道。

    “那震儿?”林博文还有些犹豫,看着林震问道。

    “小师叔是娘的师弟,那就是自己人,自然是要与我们一道回去的呀。”

    沈碧沁抬头看向林震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沈林氏道,“娘,您说是不是?”

    “不错,师…震儿,你年岁与我相差甚多,我便喊你震儿吧,你与爹情同父子,照顾了爹这么多年,在我看来就似我的小弟一般,你若愿意,我真心希望你能与我们一道去沈家村。”

    沈林氏微笑着说道,“我们家是合院,房间绝对够住,这个你可以不用担心。”

    “多谢师姐,不过我要跟着老师,老师去哪儿,林震就去哪儿。”

    听得沈林氏暖心的话语,林震眼圈也是微微发红,他从小没了爹娘,林博文就像他的爹,但有娘的感觉却已是多年没有感受到了,从沈林氏的身上他再次感受到了娘亲一般温暖慈和的气息,如若可能,他很愿意和这样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还有,那个美丽的少女,他想,如若日后能与她朝夕相处,那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涵儿啊,其实我一个老头子…”

    “外公,您知道《四书五经大全》大全么?”

    虽然林博文有些动心,但依旧觉得不大愿意,刚想开口拒绝,不想一直保持沉的沈其远却在此时说话了。

    “自是知晓,震儿与去年连过县、府两试,均是案首,原是打算继续参加院试的,不想朝廷却突然颁布了这部书,还取消了院试,震儿这才没有考上秀才的。”

    林博文一脸惋惜的说道,“如今这部书千金难求,震儿只怕又要多等两年才能去参加院试了。”

    “外公,那你就更该和我们回沈家村了,您就算不为了娘,那为了小师叔也该跟着我们回去的。”

    沈碧沁一下子就明白了沈其远的意思了,对沈其远悄悄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抱着林博文的胳膊一脸甜甜笑意的说道,“这部书我们家有啊,而且还有两部呢,三哥和四哥都看了不少了,小师叔若是到了家里,肯定有书看的。”

    “你说什么,你…你们竟然有这部书了?”听到这话,林博文惊得立时就站了起来。

    “是啊,外公,我们家的那两部还是原版哦。”沈碧沁眨了眨清亮的眸子狡黠的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林博文是个秀才,也是个对科举有着一定期待的人,虽然如今年事已高不适合再去参加科举,却不代表他便对科举没了兴趣,因此这部书不仅对林震来说是极好的消息,对他自己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是啊,可惜外公不愿去我们家住,不然就可以看到了。”沈碧沁装着一脸可惜的说道。

    “老夫去…”

    听到沈碧沁的话,林博文激动就要开口应下,可说了一半觉得似乎有些失态了,连忙面色一肃,轻咳了一声才道“咳,既然你们如此劝说,那老夫便与你们同去吧。”

    “真的哇,真是太好了!”

    众人看林博文故作矜持的模样都一脸的忍俊不禁,却是没人敢笑出来,只有沈碧沁借着欢呼的时候一起笑出来了,这才不似众人那般憋得辛苦。

    林博文答应回去,众人自是皆大欢喜,只是如今天色已晚,若要出城只怕是来不及了,加上这茅屋里住不下这么多的人,想着明日就要离开,众人干脆收拾了一下东西,便一起前往镇上,打算现在客栈休息一晚,等明日一早便出发返回龙溪县。

    “爹,到了,您慢点儿。”

    马车很快就到了镇上,到了客栈前,沈守义和林震一起将林博文扶下马车。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