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四一:少年林震
    “岳父大人…”

    “外面冷,我们还是先进屋说话吧,莫要冻着了孩子。”

    那边沈守义刚走上前来,还未说话,林博文却是突然背过身去,只招呼沈林氏等人进门,竟是瞧都未瞧沈守义一眼。

    见到林博文这架势,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爱莫能助的投给他一个保重的眼神,然后全都很是没良心的抛下沈守义径自进屋去了。

    沈守义:“………”

    “你就给老夫在外面好好跪着,等老夫说起了,才能起,哼!”等茅屋的门关上,屋内才传来林博文带着愤怒的命令声。

    “是。”

    沈守义深知自己理亏,只能老实的垂下头,在门口跪了下去。

    跪下去之后,想到沈碧沁进屋前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动作,不由摸了摸胸口内的东西,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这东西是昨夜小闺女鬼鬼祟祟将他叫出去交给他的,说是叫做‘护膝’,还特别叮嘱他明日一早就要绑在膝盖上,有大用处。

    他一看这东西就明白了闺女的意思了,心中很是感动,但让娘子十几年不能回娘家这事确实是他愧对诗函,愧对岳父岳母一家,跪下赎罪是应该的,怎能用这些东西呢。

    “爹,您坐。”进屋之后,沈林氏体贴的扶着林博文在位置上坐好。

    “呵呵,有闺女在身边就是好啊。”林博文拍了拍沈林氏的手背,脸上满是慈和之色。

    “女儿这样的闺女哪里好了,让您和娘分明就有闺女,却像是没有一样。”

    说道这里,沈林氏眼泪就又忍不住的在眼中打转,好容易忍住眼泪后才疑惑的在屋内环视了一圈道,“爹,娘呢,怎的没看到她?”

    “涵儿啊,你娘她…”

    说到这里,林博文眸色就是一黯,面上浮现悲戚之色,然后起身就朝着茅屋的东面走去,“涵儿,你随为父过来。”

    见到林博文这反应,沈林氏面色届时一阵煞白,行走之时脚步都带着几分踉跄。

    沈碧沁几个孩子见状连忙跟上走在沈林氏的身边,防止她因情绪太过激动而出现什么意外。

    跟着林博文走到一个破旧的木桌前,等林博文将那桌上的黑布揭开,众人所担心的成了现实。

    那是一个褐色的坛子,坛子面前放着一个用木头削成的牌位,牌位制作粗糙没有过漆,只是用墨简单的浸染成黑色,而上面雕刻的字赫然是:爱妻林杨氏之灵位。

    “娘…娘!”

    见到这一幕,沈林氏立时就是一声嘶吼,对着牌位跪了下去,泪如雨下。

    子欲养而亲不待,沈林氏心中万分的悔恨,娘去世了她竟然都不知晓,她是何等的不孝啊,她还有何颜面自称是娘的女儿?

    往日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宛如一把铁锯撕扯而过,心脏疼的仿佛就要炸裂开来。

    “涵儿,娘等了你十几年了,你便给她磕头,告诉她你回来看她了罢。”一旁林博文红着眼眶走上前轻抚着牌位对沈林氏哽咽道,

    “娘,不…不孝女回…回来看您了…您…呜呜…您见到了么…”沈碧沁早已泣不成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对着牌位磕头。

    “姥姥,孙儿(孙女)来看您了。”

    后面的沈碧沁几人在沈林氏跪下之时便也全都跟着跪了下去,见沈林氏悲痛欲绝的模样心中都很不是滋味,跟着沈林氏一起对着牌位磕了三个头。

    “好了,涵儿,如今你回来,想来你娘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上前将已经哭成泪人的沈林氏扶起来,林博文轻叹一声说道。

    “爹,娘…娘她是何…何时走的?”

    沈林氏的眼睛一直不愿一开牌位,哽咽问道,“娘的身体一向很好,女…女儿实在不愿相信娘会去的这般早。”

    “欸…你娘她…她在你出嫁第二年便…”

    说道这里林博文便说不下去了,发妻是他此生挚爱,若非为了震儿,他早就跟着爱妻去了,他本以为今生都是再无缘见到女儿了。

    “爹,是不是女…女儿出嫁之后发生了什么?”

    沈林氏握着林博文面露疑惑的问道,“还有我们家,现在住在我们家里的那人是谁?”

    “你…你去过我们以前的家了?”

    听到沈林氏的话,林博文面徒然一变,拉着沈林氏的手紧张的问道,“那…那你可有遇见林椿?”

    “林椿?那是何人?”

    沈林氏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道,“女儿只见到了一个穿着甚是华贵的妇人。”

    而一旁沈碧沁见到林博文这副表情,眼中却有精芒一闪而过,不知道这林椿又是何人,竟然令林博文如此惧怕。

    “他…诶,你竟是忘了,也罢,此事说来话长,先让那臭小子进来,等等爹再一同告知于你。”

    林博文轻叹一声,便对站在一旁的少年道,“震儿,让外面那臭小子进来。”

    “是,老师。”听到林博文的话,少年立刻往门口走去。

    “爹,这少年是?”

    扶着林博文在位置上坐好,沈林氏不解的问道,方才好似听到他称自己为师姐,难不成是爹收的的弟子?

    “哦,那是震儿,爹收的弟子。”见沈林氏问起,林博文才将少年的为大家介绍了一遍。

    少年今年刚满十六,姓林名震,字敦声,也是科山村人氏。

    沈林氏出嫁第四年,林震的父亲便带着五岁的林震上门,林震家中赤贫,但其父却依旧送了十个鸡蛋过来,还跪下求林博文让林震入学。

    林博文被林父的诚意打动了,便没要束脩就收下了林震,不想林震之聪慧竟是远超他的预料,林博文觉得林震有状元之才,此后便十分尽心的教导他。

    怎奈林震命途多舛,短短一年之内父母竟是连续去世,家中之物被其他亲戚瓜分后却无人愿意领养林震,林博文起了恻隐之心,便将林震收做关门弟子,接到家中抚养。

    因此,两人虽是师徒,但之间的感情却是更胜父子,林博文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因为有了林震的存在,否则在为亡妻守灵三年之后便跟着她去了。

    民间传说,人有三魂七魄,死后一年去一魂,七天去一魄,三年魂尽,七满魄尽,所以要过‘七期’和‘三周年’死者才会彻底离开。

    因此,为了不让爱妻魂魄归来之时寻不到人,林博文便为林杨氏守了三年的灵,在这三年内为了生活林博文当了村里的私塾先生,也因此而收了林震这个学生。

    等到三年期满,林博文打算跟随爱妻同去之时,林震家中却是传来了噩耗,看着年仅六岁的林震在雨中孤立无援的嚎哭,林博文终于是没能放下,将林震带在了身边。

    也是因为这些机缘巧合,林博文才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坚持到沈林氏回来。

    “原来如此。”

    听林博文说完,沈林氏方才明了的点头,心中对这个小师弟多了几分怜惜,六岁失去父母,若非遇到爹,这孩子的遭遇还真是难说,就算再聪慧,只怕也是没有机会读书了。

    还好遇到了爹,才没有像相公一样白白辜负了一身的聪明才智。

    这边方才谈话完毕,那边林震就带着沈守义进来了。

    “小婿沈守义给岳父大人拜年,祝岳父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沈守义微躬着膝盖从门外走进来,即便双脚麻痹,走起路来便是一阵钻心的麻痒,他却是依旧一声没吭,走到林博文面前跪下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哼,你倒是会说好听话,看在你把老夫几个外孙都教养的不错的份上,老夫今日就暂且放过你,起来坐吧。”

    见沈守义认作态度良好,林博文心中的怨气这才疏解了不少,伴着脸让人起来,态度与对待沈林氏时完全就会两个极端。

    “谢岳父大人。”即便得了冷遇,沈守义依旧不见丝毫不满,一脸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心中却是暗自庆幸,还好如今家里的情况好转了,否则他只怕是有命来,没命回去咯。

    看着自家老爹这幅狗腿的样子,沈碧沁差点儿没笑出来,自家这便宜老爹生的人高马大的,这般卑躬屈膝的模样,瞧着当真是无比的滑稽。

    “爹,你们还未用中食吧,女儿这次来带了很多吃食,你们先坐,女儿这就去做饭。”

    见林博文终于原谅了沈守义,沈林氏这才放下心来,拿了带来的东西就走出门朝屋外的灶镬间走去。

    “娘,我们一起帮忙。”见沈林氏出门,姐妹三人二话不说便跟了上去。

    见着沈碧沁姐妹几人都这般体贴懂事,林博文在心中暗暗点头,却是在转头时不小心看到了林震正盯着姐妹三人离开的背影发愣,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的惊艳之色,这样的神色令林博文心中不由就是一动,眼中划过一道淡淡的笑意。

    走到灶镬间,看着简陋且一贫如洗的灶镬间,沈林氏又是一阵悲从中来,恨不得立时大哭一场,却只能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呜咽着,生怕自己哭出声惊动了屋内的林博文。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