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三九:双胎生辰
    “恩,确实,可惜像爹那样的男子当真是凤毛麟角。”沈碧沁和沈碧玉两人也是齐齐点头。

    其实通过这段时间对沈守义的观察,沈碧沁觉得,如果不是遇上沈老太那样一个极品娘的话,沈守义的成就绝对会很不一般。

    有时候看着沈守义,沈碧沁总会产生出他并非农夫而是一个贵族的错觉,因为不论是气质还是长相,沈守义都十分的出色。

    现在沈碧沁突然有些好奇那个死去的爷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听说沈家主宅的那些家当都是沈老太爷创下来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也难怪能生出沈守义这样的出色的儿子。

    沈碧沁不止一次的庆幸,还好沈守义目测是遗传了沈老太爷,若像沈守仁那般遗传了沈老太,那她这个温婉美丽的娘就真的悲催了。

    “诶,五妹,尽是问我们,你过年都十岁了,差不多是可以定亲的年纪了,你中意什么样的男子?”此时沈碧玉突然看着沈碧沁问道。

    “额,我?”

    沈碧沁没想到两人居然会问自己,突然就是一愣,然后一道风流雅韵的身影猛然窜上了脑海,她似乎能闻到那带着丝丝清凉之感的沉香味道。

    “五妹,你怎么了?”见沈碧沁失神的模样,沈碧雪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啊!哦,没…没事!”沈碧沁口中说着没事,可是那爆红的脸蛋却已经出卖了她。

    此时沈碧沁心中犹如小鹿乱撞,她不明白了,为何沈碧玉问中意谁的时候她居然不由自主就想到季轩逸了。

    “咦,五妹,你脸怎的这般红…该不会,五妹,你该不会真有心上人了吧!”这时沈碧玉方才反应过来,指着沈碧沁低呼出声。

    “看这表情,八成是了。”沈碧雪也凑过来盯着沈碧沁说道。

    “没…没有啦,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沈碧沁觉得自己此时脸上的温度大概可以煎鸡蛋了,她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五妹快说说,是何人,我们可认识?”沈碧雪一脸好奇的抓住沈碧沁的手臂问道。

    “这个,二姐,你抓疼我了。”

    看着一脸激动的沈碧雪,沈碧沁满脸黑线,这八字都还没一撇的事儿,就算真的有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咳,我这不是太关心你了嘛,五妹啊,以你的眼光一般人定然入不得你的眼,所以那人必然很…该不是…”

    沈碧雪放开手,一脸震惊的看着沈碧沁,“该…该不会是三爷吧?”

    “不是,真的不是!”

    见沈碧雪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沈碧沁想都没想便一脸正经的摇头,然后一下子跳下床铺就跑出了门,“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诶…五妹,你鞋…鞋穿错了…”

    见沈碧沁突然跑了,两个做姐姐的都是齐齐一愣,之后才发现沈碧沁穿走了沈碧玉的鞋子。

    “二妹,五妹当真不喜欢三爷?”沈碧玉一脸迷茫。

    “不知道。”沈碧雪同样满脸的茫然。

    从方才沈碧雪那一本正经的回答来看是不喜欢的,可若从她穿错鞋的行为来看似乎又是喜欢的。

    于是,沈碧沁到底喜不喜欢三爷,在沈碧玉和沈碧雪心中成了一个谜…

    再说沈碧沁跑回自己的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直接捧起洗脸盆中冰冷的水拍到了自己的脸上,冰冷的感觉让得沈碧沁浑身就是一个激灵,然后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

    “季轩逸…”

    不知道为何,明明许久未曾见面,可沈碧沁却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带着一股魔力,每念一遍都能引起她内心轻微的悸动。

    打开抽屉,将里面的两封信拿出来,沈碧沁将它们又从头慢慢看了遍,之后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从心底缓缓升起,让她犹如置身云海,整个世界都变得柔软起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它能让人变慵懒,让人想要就那样沉静其中不愿动弹半分,沈碧沁就那样静静的仰躺在床铺上,看着床账顶愣愣出神。

    “诶,不想了,还是等季轩逸回来再说吧。”

    过了良久,等到那种感觉渐渐消失,沈碧沁才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此时一个红封从她怀中落了出来。

    “哦,对了,都忘了,说好的数钱的。”沈碧沁捡起那,方才想起来自己又把这茬忘了。

    将手中的红包放在桌上,沈碧沁这才将收在抽屉汇中的红包都拿出来,数了数,总共有八封。

    此时沈碧沁才发现冯老给的那封红包上居然还写着两排小字: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余。勉之。

    看到这红包,沈碧沁内心不由微微一暖,她知道这有写字的红包只怕除了两个哥哥,就只有她有了吧,冯老真的是一个十分开明的老者,从来就没和她说过女子无才便是德之类的教条之言,反而很是支持她的决定。

    拆开红封,里面装着一窜用红线窜起来的铜钱,沈碧沁算了算,总共有一百个,不多也不少,民间最常见的给压岁钱的方式便是百个铜钱,也被誉为‘百岁钱’,意为祝愿孩子能够长命百岁。

    沈碧沁又接着看了其它的红包,都是清一色的百岁钱,就只有张师傅给的是一两重的银元宝。

    “姑娘,该吃夕食了。”沈碧沁方才将所有红包收起来,门外就传来了风吟的声音。

    “来了。”等走出房间沈碧沁才发现,不过申时刚过,天就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冬日的夜总是来的早。

    等吃过夕食,洗了澡,沈碧沁便早早的上床睡觉了,从昨日到今日都没好好休息,真是太累了。

    “娘子,你这是在作甚?”

    沈守义发现东厨的烛火还亮着,疑惑的走进去,却发现沈林氏正在里面揉着面。

    “明日便是四郎和沁儿的生辰,可是明日要赶着回去看我爹娘,怕是不能给他们好好过了,就想着给做碗长寿面。”

    见沈守义过来,沈林氏一边揉面一边微笑道。

    “老爷,您是不知道,夫人怕被姑娘和公子知道,特地等他们都睡了才开始做呢。”在一旁打下手的风吟一脸羡慕说道。

    “是了,明日便是他们兄妹的生辰了,还是你细心,我却是差点儿给忘了。”听到沈林氏的提醒沈守义才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你能忘,我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忘的。”说道这里,沈林氏眼神一黯,眼圈甚至都微微发红起来。

    “涵儿,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都是我太没用了。”

    听到沈林氏这么说,沈守义方才猛然忆起当年沈林氏生沈碧沁两兄妹的事情,内心立时说不出的愧疚。

    当年沈林氏的预产期其实在三月初,那年同样是大年初二,沈林氏想要回科山村去看望爹娘,可沈老太硬是不让,还对沈林氏动了手,导致沈林氏早产。

    沈其远和沈碧沁两人都不足七月就出生了,沈其远还好,有近四斤,可沈碧沁异常的虚弱,只有两斤多,大夫都断言沈碧沁是活不成了。

    但夫妻两人都没有放弃,这才将原主给养到了九岁,虽然原主最终没能活下来,但不得不说,沈守义两人确实是非常伟大的父母。

    “好了,这事儿都过去了,也是我矫情了,只要以后我们家的日子还能这样一家人一起平和的过下去,我就很满足了。”

    听见沈守义的话,沈林氏用手背擦去眼角的眼泪,脸上浮现释然的笑意。

    风吟和花颂在见到沈守义的动作之后就立刻退出了东厨,两人虽都羞红了脸,但内心却是无比的羡慕。

    自从她们姐妹两人被姑娘带回来,就从未见老爷和夫人红过脸,两人之间的相处依旧十分的亲密,可见两人感情之深厚。

    翌日,沈碧沁依旧雷打不动的五更初起来练习箭术。

    不过此时沈碧沁手中的弓已不再是从之前那不入流的二力半弓,而是成功晋升到了六力弓,总算是进入正常初等弓箭手的行列了。

    虽然还是最末流,但不过四个月的时间,沈碧沁这样的进步已经非常喜人了,只是到了六力之后便是一个瓶颈,沈碧沁想要继续晋升的话,就需要下苦工了。

    “沁儿来了,快过来坐吧。”洗漱完毕,等沈碧沁到达堂屋的时候,就见所有人都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咦,长寿面,今个儿是谁的生辰么?”

    看到长寿面,沈碧沁下意识的去回忆,可是却没有想起任何人来。

    听到沈碧沁的话,沈李氏心中不由就是一酸。

    还未分家之前,他们二房是从不过生辰的,因为主宅的人根本不会给他们提供任何东西,更别提面这种精贵的东西了。

    “傻丫头,今日是你与四郎的生辰啊,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坐好,就等你了。”

    见沈林氏的神色,沈守义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心中也是一阵自责和难受,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依旧一脸笑意的对沈碧沁说道。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