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零一:千夫所指
    “你这一说老子才发现,那腰肢细细小小的,摸起来肯定很舒服。”其它几个狱卒一听也是眼睛一亮,齐齐朝着牢房走去,直勾勾的盯着沈金梅上下打量着。

    “你…你们要干啥!”看着几人如狼般的眼神,沈金梅心下一凉,心头升起一阵惊慌。

    “你们要做啥子,金梅不怕,到娘身后来!”沈老太也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赶紧将沈金梅给护在了身后。

    “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进了这里,你们就都是老子几人的东西了么,兄弟们几日没开荤了,这小娘皮倒是不错,兄弟们,将她抓出来,咱们今个儿就乐呵乐呵,嘿嘿…”

    其中一个狱卒一脸邪笑的说道。

    “嘿,不错,不错!”

    另一个狱卒也是咽了咽口水,然后拿出钥匙就开了牢门,几人一起朝着沈金梅走了过去。

    “娘,娘救我啊,娘!”沈金梅此时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脸色煞白的躲着沈老太身后,浑身都在发抖。

    “你们要做什么,走开,不要碰俺闺女,走开!”沈老太也是将沈金梅给护在身后,毫无惧意的对着狱卒大吼。

    “你个老虔婆烦死人了,闪开。”那狱卒却是一脸不耐的上前直接将沈老太给一把推开。

    沈老太直接被推得跌倒在地,脑袋正好磕在砖角上,立时就晕了过去,鲜血从额头上流了出来。

    “娘!”

    “那老婆子还死不了,你还是想着怎么好好伺候爷几个吧!走!”

    见沈老太晕倒,沈金梅大喊一声就要跑上前去,不想却被几个狱卒给直接硬拽着拖走。

    “呜呜…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沈金梅吓得大哭了起来,用力的想要挣扎,可惜狱卒足有三人,她一个弱女子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最后沈金梅直接张口狠狠的咬在了狱卒的手上。

    “啊!你个小贱货居然敢咬老子,老子打死你!”

    那被咬的狱卒大手一挥,直接一巴掌狠狠扇在了沈金梅脸上,直接将沈碧沁打的晕头转向,再无力反抗,软绵绵的仍由几人将她给架到了一旁的空牢房里。

    而沈李氏却是吓得将沈碧兰的头给紧紧抱在怀里缩在角落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怕引起那些狱卒的注意会引火上身,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沈金梅被拖走。

    “嘶…”

    “嘿嘿…”

    衣服碎裂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邪笑声在牢房中回荡,沈李氏双手捂住耳朵,将头深深的埋了膝盖之间,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是她见死不救,而是她根本就救不了。

    “呜呜…求你们放过俺,俺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了!”

    沈金梅虽然脑袋眩晕,可是意识依旧清醒,不断哭喊着想要让几个狱卒放过她,可惜回应她的只有身上越来越清晰的冰凉之感,还有那肆无忌惮在她身上游走的粗糙大手。

    她很恶心,很想吐,很想挣扎,可是却毫无办法,此时她除了哭什么都做不到。

    突然,她感觉到大腿正在被人用力的往外掰开,巨大的恐惧瞬间涌上心头。

    “不要,不要,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此时沈金梅突然用力的挣扎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脚踢在了一个狱卒的脸上,疼的那个狱卒哇哇大叫起来。

    “娘的,敢踢老子,老子踢死你!”那狱卒被沈金梅踢得颜面全无,怒气冲冲的上前对着沈金梅就是一阵狠踹。

    “呜呜…”沈金梅被打蜷缩了起来,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行了,要是踢的叫不出声,玩儿起来就没意思了。”见差不多了,另一个狱卒上前制止道。

    “呸,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个儿要不玩死你,老子姓就倒着写!”

    那狱卒闻言也停下了动作,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就直接上前扣住沈金梅的脚腕将她拖了出来,“今个儿就给你们来个‘老汉推车’让你们长长见识。”

    “这个新鲜,好,哈哈哈…”

    听到那狱卒的话,其它狱卒全都色授魂与的看着沈金梅邪笑起来。

    此时沈金梅已是再无半分的反抗之力,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仍由那狱卒摆弄,绝望的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中流出。

    “做什么呢!”

    几个狱卒正脱了衣服准备动手,一道怒斥声就传了过来,来人正是狱头。

    “头儿,你回来啦!”见到狱头,几人都是一惊,赶忙穿戴好衣服,恭敬的上前行礼。

    “你们碰她了?”

    瞅见此时身无一物的沈金梅,那狱头心头也是一热,却依旧沉着脸问道。

    “没…没呢,您这不来的巧么,还没碰呢,要不您先?”其中一个狱卒一脸谄媚的说道。

    “还好你们没碰,这几个女犯可是大人特别嘱咐过不能碰的,你们占占便宜可以,但绝对不能下手,明白了没有?”

    那狱头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中也是一阵郁闷,难得来个新的女囚犯,看样子还是个雏儿,却是只能看不能碰,真是晦气。

    这自然是沈碧沁特别向知县交代过的,给几人惩戒,但她却不想做的太过恶毒,否则进了牢房之中的女囚想要保持清白之身,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只是沈金梅自己太作死,触怒了狱卒这才导致了这番遭遇,真心怪不得别人,还好狱头来的及时,否则沈金梅今日定是要清白不保了。

    “头儿,大人啥时也管咱们这儿的事儿啦?”那些狱卒全都一脸的失望之色。

    “你们当老子心里就快活儿了?滚滚滚。”

    那狱头也是郁闷的紧,连踢带踹的将其它狱卒给赶走,自己上前在沈金梅身上抠足了油后才将人给仍回了牢房,骂骂咧咧了几句就锁了牢门离开。

    “金…金梅啊,俺苦命的金梅啊!”

    见沈金梅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扔了回来,浑身皆是不堪入目的痕迹,刚刚醒来的沈老太只觉得心头一窒,脑袋又是一阵阵的眩晕。

    “娘,你别激动,注意身子啊,俺方才听他们说了,不能碰咱们,小姑清白还在,您先冷静冷静。”

    见沈金梅的样子,沈李氏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赶紧上前安慰沈老太,深怕那些狱卒等会儿要是回来,她们也要受到同样的对待。

    “咋叫清白还在呢,咋叫还在呢!都被…被那么多人欺负过了,呜呜,俺苦命的金梅呐!”

    沈老太哭的肝肠寸断,而沈金梅则是依旧双眼无神的睁着,一动也不动,犹如失去了灵魂一般。

    牢房之中除了有蟑螂,还有老鼠,有了老鼠就会有蛇,被监禁的七天里,沈老太几人过得痛苦不堪,常常睡到半夜被爬到脸上的蟑螂给吓醒,要么就是被老鼠给咬了,此外还要防备那些狱卒的侵犯。

    几人整日里神经都保持着高度紧绷,感觉都要发疯了。

    终于在几人苦苦的等待中,第七日到了,在被放出牢房的那一刻,主宅几人都觉得自己仿佛是重新活了一会儿。

    “啪!”

    公堂之上,知县拍了一下惊堂木后对着被行刑完毕的几人沉声喝道,“从此往后你们与沈守义一家便再无瓜葛,若敢再去找麻烦,本官定将尔等尽皆治罪,决不轻饶,可是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

    沈老太几人一听忙战战兢兢的连连磕头,他们是打死也不敢去找沈守义的麻烦了,坐牢实在是太可怕了!

    沈老太几人刚受了刑罚想要搭马车回去,可是却没人愿意载她们,因此她们只能忍受着屁股上的疼痛相互搀扶着一步步走回去。

    “之前要害死自己儿子的就是这个啊?”

    “可不是么,听说那老婆子心可黑了。”

    “还有那个叫沈碧兰的,听说心肠老歹毒了。”

    “啧啧,你们看她们那样儿,在牢里定是过的不好,活该咯!”

    “…………”

    几人走在大街上,路上行人对着他们就是一阵指指点点,眼中尽是嫌恶之意。

    看着此番场景,主宅一行人全都羞愧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心中又悔又恨,却是再没有一丝要去找沈守义一家声讨的念头,她们这次是真的被吓怕了。

    沈老太几人因为受了伤,二十里路,走走停停,直到了傍晚时分才回到村里。

    “你们瞧,那不是田杏花么?”正在村子外围修建栅栏的村民们见到沈老太几人立刻出声说道。

    “诶,还真是呐,她们咋的就还有脸回来嘞!”

    “可不是么,真是丢尽了我们沈家村的脸面了!”

    “就活该被一辈子关在牢里。”

    “…………”

    见沈老太几人回来,村民全都是一脸嫌恶的对着几人吐口水,这些日子他们沈家村因为这件事儿一直被邻村嘲笑,沈家村的村民对沈老太几人都是各种怨念的。

    “娘…”

    自从在牢房里差点儿被狱卒给毁了清白之后,沈金梅就变成了惊弓之鸟,胆子变得特别小,此时见到村民们不善的眼神,立刻拉着沈老太的衣袖一脸的害怕。

    “金梅不怕啊,咱们回家,回家就好了啊,回家就好了!”

    若是以前,沈老太肯定会叉着腰骂回去,可如今却只是低头拉着沈金梅灰溜溜的往家跑去。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