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零八:恩断义绝
    “在公堂之上出言不逊,还公然动手打人,藐视王法,给本官掌嘴五次,以示惩戒!”

    知县一脸怒气说完,便从桌案上一写有‘严’字的签筒中抽出一支黑头签扔了下去。

    见知县扔的居然是黑头签,沈碧沁嘴角微微一抽,看向沈碧兰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同情,看来知县是真被主宅这群极品给惹生气了,这下沈碧兰有的受了。

    知县的案桌上放有四个签筒,每个签筒上写有一个字,合起来就是‘执法严明’,其中‘执’字是捕捉令,其他3个签筒分为白头签、黑头签和红头签。

    其中白头签每签代表刑数为一,黑头签每签刑数为五,红头签每签刑数为十,这些签除了所示刑数不同之外,所施加的惩戒力度也是不同的。

    较为常见的笞杖之刑是杖臀,即打屁股,便以此为例。

    比如,扔下的是四十支白头签,那么大板打完后,皮肉无痛,可立刻走人;如果是黑头签,同样四十大板,犯人会被打的皮开肉绽;如果是红头签,同样的四十大板,那不死也要残废了。

    方才知县扔的就是黑头签,可见知县现在是真的气愤到了极点。

    “啊,大老爷,民妇知错了…”

    “啪…”

    沈碧兰一听知县的话立时就慌了,面色煞白的开口求饶,可那些衙役却丝毫没有手软,惩戒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实处。

    等打完,沈碧兰的双颊已然高肿,嘴角也渗出了血丝,眼泪鼻涕不停的往下掉,模样甚是凄惨,哪里还有半分的嚣张气焰。

    “打得好!”

    “这沈碧兰心可黑着呢,早该好好教训了!”

    “就是,大老爷英明呐!”

    “…………”

    只是对于沈碧兰此番遭遇却是无人觉得可怜,反而都是一阵快意,口中各种叫好,人缘差到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你们都给老娘闭嘴!”

    见沈碧兰被打,沈老太一脸愤怒的对着堂外的众人大吼了一声,这才心疼的搂着沈碧兰哀嚎了起来,“碧兰啊,俺的碧兰啊,大老爷,碧兰她不过是说了真话,你咋能打她呢!”

    “沈田氏,你若再不消停,本官连你一同打。”

    被沈老太那破锣嗓音给吵的受不了,知县再次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

    这一下,沈老太也彻底熄火了。

    “大人,如今民女的清白是否也证实了?”沈碧沁朝着沈碧兰冷冷一笑后看向知县说道。

    “不错,既然有人证为你作证,此事自是真相大白。”

    知县微微颔首之后再次看向沈老太一行人,“这沈守义殴打亲娘兄嫂之事,你们可有证据?”

    “俺…俺们都看到了。”

    此时主宅的人已经全都被知县的严厉手段给吓到了,全都缩着脖子,说话都变得唯唯诺诺起来。

    “大人,俺们真的没骗人,俺到现在屁股还老疼了,都是被沈守义给推的。”沈李氏边小声的说着一边还下意识的揉了揉后臀。

    见沈李氏这番粗俗不雅的举动,知县的脸再次又黑了。

    “尔等皆是原告,无法作证,除非找出证人,否则这罪名便无法成立。”知县冷着脸语气淡漠的说道。

    “可是大人,俺们是真的被打了啊,俺闺女也被打了呢,她可以作证的。”

    沈李氏不死心的说道,“当时我们都在屋子里面,除了俺们和沈守义他们根本就没有外人,要俺们咋找证据啊!”

    “哦?没有证据,那么这条指控便不能成立了。”

    听到沈老太这话,知县眼睛就是一亮,没有其它人在场,这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咋…咋能这样呢!”听到知县的话,主宅几人全都傻眼了。

    “大人,这最后一条指控既然也不成立,那和忤逆罪是否也不能成立了。”沈碧沁冷冷的看了主宅众人一眼后问道。

    当初她敢在沈记二楼对沈老太等人动手也是因为没有外人在,不想自己的无心之举竟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便利。

    “不错。”

    知县说着便看向主宅众人怒喝道,“沈田氏,尔等如今还有何话要说!”

    “俺…俺…大老爷息怒啊,俺知道错了,俺知道了,大老爷息怒啊!”

    到了现在,沈老太也知道她们大势已去,虽然依旧很想狡辩,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磕头求饶。

    “大胆刁民,竟敢颠倒黑白诬告他人,实在可恶。”知县怒斥一句,惊堂木一拍便开口道,“诬告罪…”

    “大人,请听学生一言。”知县话未说出,便被沈守义给急急阻断了。

    “你说。”见沈守义开口,知县心中立时松了口气。

    按《南冥律例》,凡诬告人笞罪者、加所诬罪二等。这忤逆罪本就是相当于谋反的大罪,再加二等也是没得加了,若是诬告罪落实,沈老太等人便是必死无疑。

    若对方是敌人倒也无事,但沈老太却是沈守义的亲生母亲,倘若沈老太真因此而被判处死刑,即便沈守义本身无错,却也依旧会被世人给指认为大不孝之人,在南冥,不孝便是品德大亏,以后是绝对无法在世间立足的。

    因此知县刚刚不过也是吓吓沈老太几人,并不是真的要对她们判刑,就等着沈守义开口了。

    “知县大人,学生已得清白,母亲不过是一时糊涂,学生自愿放弃追究责任,望知县大人能够从轻发落。”沈守义虽然对沈老太已无半点留恋,但终究不忍心见到她被处极刑。

    “沈守义,她乃不顾你之生死要告你忤逆之人,你当真愿意放过她们?”知县沉着脸再次确认道。

    而沈老太等人此时也都看着沈守义发愣,她们并未想过沈守义居然会愿意放过她们。

    “是的,学生愿意。”沈守义看了沈老太等人一眼,掩去眼中的沉痛坚定的点头。

    “好,你既心意已决,那本官便答应你。”

    虽早已从沈碧沁口中得知沈守义是个重情重义的良善之人,此时亲眼所见,知县还忍不住的赞叹,如此以德报怨的好品性实在难得。

    “呼…”

    听到知县这话,主宅众人全都从心中松了口气,这次她们算是成功逃过一劫了,沈老太心中届时又是一阵得意,果然是老娘的儿子,就知道老娘不会有事的。

    随即沈老太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既然老二肯替她求情,看来老二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娘的,所有事情都是因为有沈林氏和那个死丫头在教唆,只要将她二人给打发走,老二肯定就能回到以前那样对自己言听计从了。

    “知县大人,民女还有一事相求,还望知县大人为民女做主。”此时沈碧沁突然出声说道。

    “你个贱丫头,老二都答应不追究了,你还想怎样!”见沈碧沁说话,沈老太心中一惊,立刻开口指着沈碧沁大声叫了起来。

    “知县大人,民女希望您能做帮民女做个见证,民女要写一份断绝书。”

    沈碧沁没有理会沈老太,对着知县一字一句的道,“从今往后,我沈家二房与沈家主宅恩断义绝,各自为家,再无半点瓜葛!”

    沈碧沁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这断绝关系可不是一件小事啊,现在的人就算闹得再僵不过也就口头说说,这写断绝书还真是极为少见的,除非是两家之间有着极为深刻的矛盾才会如此。

    不过众人想到沈老太等人的所作所为之后心下也是一阵释然,沈守义还能够以德报怨不追究沈老太等人的责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要知道对方可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

    众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他们是沈守义的话会怎么做,真的能够毫不介意的就放了沈老太等人么?

    答案是否定的。

    “你当真决意如此?”知县皱着眉头看着沈碧沁问道,显然知县对沈碧沁这做法并不赞同。

    对于这种家庭纠纷的案件,一向都是劝和不劝分,让他做这断绝书的见证人也是他为官数载的头一遭。

    “是。”

    沈碧沁坚定的点头,“爹重情重义能够原谅主宅的所作所为,但民女身为女儿却无法原谅这些意图伤害自己父亲的人,民女无法原谅他们,便只能远离他们,只有这样民女一家才能过上安定的生活,求知县大人成全!”

    “不答应,老娘不答应!”沈老太一听立刻愤怒的大叫起来。

    她还想着从老二那里下手得到铺子和合院呢,两家怎么可以断绝关系,那以后好处就真的和她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沈田氏你给本官闭嘴!”

    见沈老太又开始撒泼,知县立刻对着她怒斥了一声。

    “知县大人,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您不能管!”那边沈碧兰忍着脸颊的疼痛目光灼灼的看着知县。

    “呵呵,沈碧兰,知县大人可是父母官,作何就管不得家务事了?”

    沈碧沁看着沈碧兰冷笑道,她自然知道主宅的小算盘,只是可惜了,她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你不过是个贱丫头赔钱货,你凭什么做这个主!”沈老太一脸愤恨的看着沈碧沁。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