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零五:上公堂
    沈碧沁:“………”

    这大叔居然也知道搞神秘了?

    愣愣看着慕容旭的背影从自己眼前消失,沈碧沁这才收回目光招呼烈焰带它一起回去。

    三只小猫见此,全都一溜烟爬到了烈焰的背上,当然,头顶的部位必须是梨花的。

    “乘风,再见了。”

    沈碧沁俯身温柔的在银狼后背上摸了摸,这才带着一马三猫走下山去。

    马儿三岁方可使役,沈碧沁问过云马医,他说了烈焰如今最多一岁,所以还不能骑乘。

    如今不住后山,银狼自然不能再跟着下山,不过这条往返后山的路三只小猫已经相当熟悉,每日半夜出门,翌日一早回来和烈焰窝一起睡,等下午再跑出去,真是一刻都不闲着。

    看着长得健康壮实的三小只,沈碧沁眼中满是欣慰,伸手将正对着自己卖萌的梨花抱进怀里,内心不由微微感慨,转眼之间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小半年了啊。

    “沁儿,回来了。”

    见沈碧沁回来,沈守义从屋内走了出来,见到四蹄踏地的烈焰后,脸上立时浮现欢喜之色,“烈焰这是好了?”

    “嗯,烈焰已经完全没事儿了。”沈碧沁点头。

    “那便好。”

    沈守义一脸欣慰的看了烈焰一眼,这才微笑着对沈碧沁道,“陈大夫今日拿了个东西过来说是要给你的,我一时给忘了,如今放你屋里了,你去看看吧。”

    “盒子!好,我立刻就去。”

    沈碧沁双眼一亮,让烈焰自己回马厩去,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了房间。

    一进房门果然就看到桌上放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着的方形东西,沈碧沁上前解开黑布,一个精致的小木匣子便出现在眼前。

    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枚金色的令牌,正面印着的正是‘一品侠客’,想到早上在饭馆听到的谈论,沈碧沁迫不及待的去看令牌的背面。

    “真是太好了!”

    看完令牌背面,沈碧沁心头立刻一阵大喜,这令牌在以后指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想到再不久就能给主宅的人一番教训,如今又得了这么块有大用处的令牌,沈碧沁心中当真是说不出的快意。

    将令牌收起锁进抽屉中,沈碧沁这才去和家人一起愉快的享用夕食,又美美的洗了个澡后,便早早的上床休息了。

    沈碧沁低估了沈老太的魄力,她果真一张状纸将沈守义告上了公堂,翌日下午,县衙便派人来拘人了。

    此举自然是轰动了全村,告忤逆这可是大事件,沈老太居然没有和村里商量一下就直接走公堂,这让村长等一众德高望重的老人顿觉颜面尽失,各个气愤不已。

    不过让沈碧沁欣慰的是,村民们在得知此事后指责的对象全是主宅众人,将主宅一行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还全都自发的前往县衙为沈守义作证。

    近来沈守义在村中声望大涨,为人如何众人皆是有目共睹的,加上村子的防护栅栏和陷阱还得靠沈守义的资助才成,沈老太这做法直接触犯了了众怒了。

    村民们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主宅众人的意料,心中全都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奶奶,如果你现在放弃了,我们打点的那些银子可就全白费了。”沈碧兰在一旁劝道。

    “可要是俺们这官司打输了咋办?”

    想到那些银子沈老太也是一阵阵的肉疼,家中剩下的所有积蓄可是全都投进去了啊。

    “这我问过三叔了,三叔说这告忤逆的案子不少,告不成也没啥惩罚的。”

    沈碧兰眯了眯眼睛道,“若是告成了,沈守义真的被判刑,那他的那些家产可都是奶奶你的了。”

    “告不成不给罚的?”沈老太听到这里精神立刻就振奋起来了。

    “三叔是这么说的。”沈碧兰点头。

    沈守礼这话说的对也不对,因为一般父母告孩子都只是为了恐吓一下不孝子女,只要子女服软认错,一般做父母的就会撤销诉讼,双发和解之后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如今沈老太与沈守义家的情况注定是不同的,因为在重新分家这件事情上沈守义绝对不可能服软,那么结果是可想而知,必有一方要为这次的事件负责。

    衙役带走的不只有沈守义,而是将沈碧沁等都一起带走了,这说明主宅人告的对象是他们全家。

    沈碧沁一家人被带走,一众村民便自行跟着浩浩荡荡的前往县衙,村民不是当事人,

    暂时只能被拦在堂外旁听。

    审案先审原告,再审被告,其后询问证人,因此沈碧沁等人先被带到了后堂。

    “啪…”

    知县惊堂木响,衙役们立刻以水火棍在地面有节奏的敲击着,口中齐喊“威……武……”。

    杀威棒的气势惊人,方才原本还在谈论不休的围观众人立时就安静了下来。

    “传原告上堂。”见众人安静下来,知县这才满意的淡然的开口。

    “见…见过青…青天大老爷。”

    沈老太一行人很快就带了上来,几人哪里见过这阵仗,立刻跪在地上吓得浑身哆嗦,话都打结了。

    “堂下何人,状告何事?”

    看着沈老太一行人的样子,知县眼中闪过一抹为不可查的冷芒,这等胆量也敢上县衙来诬告,当真是可笑至极。

    “俺…俺俺…”

    沈老太刚刚见识过那杀威棒的气势,现在是吓得嗓子眼都堵上了,浑身抖的像个筛子,结结巴巴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俺们要状告沈守义忤逆不孝!”见沈老太一直说不出话来,一旁沈金梅急的直接开口了。

    “哼,忤逆?可有状纸。”知县冷哼一声这才开口。

    “有的,状纸在这儿呢。”

    沈金梅说着连忙从沈老太手中拿过状纸呈递上去,之后一脸肉疼的嘟喃道,“这可是花了大价钱才请人写的。”

    一旁几名衙役听到沈金梅这话全都差点儿没笑出来,虽然笑意及时忍住了,但眼中的鄙夷之色却是毫不掩饰!

    “告沈守义不孝忤逆,不赡养父母,还动手殴打亲娘和兄嫂。”

    将状纸看了一遍,知县这才看向沈老太问道,“沈田氏,这状纸可对?”

    “娘,问你话呢。”一旁沈金梅赶紧推了推沈老太提醒她。

    “啊,是是。那个杀千刀的不孝子她不听老娘的话,就是那个死丫头也是处处和老娘做对,老娘…!”

    听知县说到沈守义,沈老太立时就忘记了害怕,一脸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不明内情的人还真会认为沈守义是多么的大逆不道。

    “啪…”

    见沈老太有要继续骂下去的趋势,知县眉头一皱,惊堂木重重的落了下去,这一声震的沈老太直接噤了声。

    “沈田氏,你可知这忤逆罪倘若落实,沈守义将会造受‘剥皮揎草’、‘磨骨扬灰’之刑?”

    知县面色冷厉的看着沈老太,“在此之前本官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是否当真要状告沈守义忤逆之罪?”

    “只…只要那个不孝子答应将铺子与合院让出来,老娘…俺就不告他了!”沈老太下巴一抬,一脸得意的说道。

    “嘘…”

    听完沈老太的话,旁听的村民们全都发出阵阵鄙夷的嘘声。

    “这个老虔婆好是无耻!”

    “就是,那铺子与合院是仲诚自己辛苦挣来的,作甚要让给她?”

    “……”

    “肃静!”

    听到村民们的谈论声,知县又拍了一下惊堂木,这才开口道,“带被告。”

    沈碧沁等人在后堂虽然看不到前面的情况,但听声音还是能听到的,沈碧沁不由看向了沈守义,却见沈守义神色坚定未有丝毫动摇之意。

    “沁儿,这次爹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受一丝的委屈。”

    一边是为了身外之物要让自己承受极刑的无情亲人,一边是跟着自己受了无数苦却依旧不离不弃的家人,如果选择,真的很简单。

    “恩,我相信爹。”沈碧沁微笑着点头。

    不仅是沈碧沁,沈林氏还有其他的孩子眼中也全都是信任和安然,因为他们全都知道,今日沈老太所谓的告忤逆不过是一场笑话。

    从后堂出来,沈碧沁便看到了公堂的全景,正堂中,知县端坐公案之后,衙役们手持水火棍分列两班,皆是神色肃穆,倒是与电视剧中无异。

    以沈老太为首的主宅众人跪在左边的原告石上,见到沈碧沁几人进来脸上皆是得意的笑意,好似她们已经赢了一样。

    “见过知县大人。”

    虽然沈碧沁不想跪,虽然她拥有可以免跪的令牌,但她现在还不能‘碧心剑客’的泄露身份,只能和沈守义等人一起在右边的被告石上跪了下去。

    “沈守义,方才沈田氏已言明,你若愿意将铺子与合院让出,他们便愿意撤销诉讼。”

    知县原本冷厉的面色在看向沈守义之后明显变得和缓起来,“你可愿意?”

    “学生不愿。”

    沈守义神色冷淡的看了沈老太等人一眼,斩钉截铁的回道。

    “你个杀千刀的白眼狼,居然敢不听老娘的话,老娘打死你…”

    见沈守义不答应,沈老太立时就怒气大盛,习惯性的就要对沈守义动手。

    “啪!”

    知县见此却是面色一沉,重重的拍下了惊堂木,“大胆沈田氏,居然敢当着本官的面动手打人,如此藐视公堂,你眼中可还有本官!”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