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零三:前往县衙
    “哦,既然如此,那奶奶便去告吧。”

    沈碧沁瞥了眼此时面色已变得漠然一片的沈守义,再看向沈老太时唇角带上了嘲讽的冷笑。

    都言虎毒不食子,沈老太的心果然够狠,沈守义心中仅留的一丝亲情最后还是被这些人给亲手葬送了!

    而沈老太等人本以为沈碧沁该服软的,没想沈碧沁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这让沈老太几人都是一阵摸不到头脑,当下全都愣住了。

    “你…你当真不怕老娘去告忤逆?”沈老太一脸诧异的看着沈守义又问了一遍。

    “娘既心意已决,我无话可说。”

    沈守义面色淡然如水,无悲无喜,更无丝毫惧怕之意,“娘要告便告,我还是那句话,重新分家绝无可能!”

    “奶奶想来是听清楚了,想告就请便,我们一家子就在家中静候知县大人的传令。”

    沈碧沁和沈守义对视一眼,眼中是只有两人才明白的深意,这告忤逆可不是那么容易告的!

    “你!好,好好,你给老娘等着!老二,你自己不识抬举那就怨不得老娘了!”

    沈老太怒气冲冲的说了声儿,便带着几人怒气冲冲的下楼离开了。

    沈碧沁站在二楼窗口看着沈老太一群往县城方向而去,心中一阵冷笑,县衙那是什么地方,当真以为是想进就能进的?

    呵,既然主宅的人想作死她不介意陪她们玩玩儿。

    经过沈老太这一遭,沈守义也没心情再继续开店了,关了店门,一家人便一起提前回去,他们需要好好想想应对沈老太的法子。

    回到家中,将事情告诉了众人,沈林氏几人脸色届时都是一阵煞白,全都被主宅的冷漠绝情给惊到了。

    “相公,若…若是娘当真去告这可如何是好啊!”沈林氏一脸的担忧害怕的看着沈守义。

    “不是如果,而是肯定,奶奶她们肯定会去告的。”沈碧沁一脸嘲讽的冷笑道。

    “啊!这…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沈林氏一脸惶恐和不安的说道。

    “娘不用担心,告忤逆不过是用来吓唬吓唬普通百姓的,从古至今,忤逆罪判成的案例有几个?”沈碧沁此时已经恢复了一脸轻松的模样。

    “不错,娘,即便奶奶去告,这罪也绝对不会成的,奶奶告了也是白告。”

    一旁沈其远眼含怒气的冷笑道,“知县老爷可不是个傻子。”

    听到沈其远的话,沈碧沁朝沈其远看了一眼,眉尾微挑,看来沈老太的无耻行径也将这小孩内心的黑暗因子给激发出来了,啧,都开始黑化了。

    “这…这是为何?”听闻此言,沈林氏一脸的不解开口。

    沈林氏虽能识文断字,但看得大多是《女戒》《内训》之类的书,对律例并不了解,不仅是沈林氏,沈碧玉和沈碧雪同样是满脸的疑惑。

    而沈守义几人就不同了,从他们放松的神情中沈碧沁就知道,他们已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了。

    “娘,这忤逆案是仅次于谋反叛乱的大案,一旦县里出了忤逆大案,首先县官就被要撤职待参,甚至有可能会被充军发配。”

    那边沈致远淡淡的开口道,“你说这样的案子知县有可能会接么?”

    “啊,还…还有这个?”

    沈林氏几人一听都是一愣,但同时内心也安定了下来,如果真是如此,那这告忤逆还真是没多大成功率了。

    “恩,不仅如此,就连县‘教谕’也要因教化不力,以致出了逆伦大案而被判斩刑的。”沈守义朝沈致远赞赏的点点头接着开口道。

    南冥在各县设‘县学’,是一县之最高教育机关,内设教谕一人,俗称“学老师”,掌文庙祭祀、教育所属生员,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长。

    “被判斩型!”沈林氏几人听完皆是忍不出轻呼出声。

    “恩,不仅如此,因为县里出了逆子,是一县老百姓的耻辱,县衙门的鼓楼还要被截角。”

    沈其远也跟着开口道,“要等今后县里出了孝子,申报朝廷获得旌报,方能将被截的鼓楼角恢复。”

    听着几人的回答,沈碧沁眼中皆是笑意,这就是学习法律的好处,既可让自己遵礼守法不犯错,也能使人遇事不慌,从容应对。

    沈林氏先是微微一愣,之后同时露出了欣喜之色,这忤逆罪牵扯如此之广,首先就要过知县和教谕这两关,这两人可都是一县里面最大的人物,有他们两位为自家保驾护航在先,这罪能告得成就怪了!

    “所以,让奶奶去告吧,告了也只是白告。”

    沈碧沁虽然面上一脸当然,眼中却有冷芒一闪而过。

    想告她们家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这些人进得了县衙,想要出来可就不一定那么轻松了,这次她定要让主宅的人好好长长教训!

    想要打官司也是需要资本的!

    “爹,虽然这罪肯定判不下来,但告忤逆毕竟是大事件,知县大人定然得做做样子,为了应付奶奶他们,你还是先去和村长他们说一下,让他们来为我们作证。”沈碧沁想了想之后对沈守义说道。

    “好,我立刻就去。”沈守义点了点头立刻动身去找村长。

    “要去县衙告状可是需要一定程序的,衙门的人不会这么快就过来,娘,你们就安心吧,平时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不用多想。”

    沈碧沁对沈林氏几人安抚了下便起身道,“我有事儿先出去一下,会晚些回来。”

    “五妹,我陪你去。”见沈碧沁要出门,沈其远眼中眸光一闪说道。

    “好。”深深的看了沈其远一眼,沈碧沁便微笑着点头。

    带上风吟花颂两人,四人驾着马车先前往镇上钱庄,取了银子之后就直奔县城而去。

    “五妹,你这次打算如何对付主宅的人。”沈其远一边悠闲的驾着马车一边对沈碧沁问道。

    “四哥怎的知道我要对奶奶他们出手?”

    虽知沈其远跟着出来定是因看破了自己的意图,但心中依然觉得很是惊讶。

    “五妹的眼神中有杀气。”沈其远微微一笑道。

    “有那么明显?”沈碧沁眨了眨眼睛。

    “有。”沈其远斩钉截铁的点头。

    “我没傻到为了那个老太婆而害自己被判刑,只不过是想让知县给那死老婆子一个

    教训,让她们从此消停罢了。”沈碧沁也不反驳,很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南冥。作为晚辈是绝对不能反告尊长的,不然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只要是状告自己的尊长,即便是事实,原告自己也要遭受惩处,所受惩处以状告事件的轻重来判断,一般都是被判处徒刑,在南冥,徒刑就是被发配去充当劳役苦力。

    因此,大多数人即便遭受到父母的不公对待也只能忍气吞声,一个孝字压下来,不论怎么做你都是错。

    兄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神色皆是风轻云淡,但说出来的话却让风吟和花颂两人听得心惊肉跳,花颂更是在心中重新对沈碧沁进行了评估,自己这姑娘真的是小仙女而不是小魔女么?

    龙溪县衙位于城郭西南,从南城门进入郡城,经西桥街出了内城直走,再往北便进入了县前街,龙溪县署已是遥遥在望。

    等马车行至县衙门前,两座石坊伫立在街前,一为‘一方民社’,一为‘百里弦歌’。

    见到这两座石坊沈碧沁心中微微一惊,看来这个时代和前世还是有相似之处的,至少这两座赫赫有名的石坊同样出现了。

    这两座石坊在前世的已被毁坏了,只留下了一座残碑,乍一见它们好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沈碧沁不由有些看愣了。

    “此乃衙门重地,不得停驻车马,尔等速速离去。”

    就在沈碧沁愣神之时,一人从衙内快步走出,一脸肃然的对着两人呵斥道。

    那人头戴乌纱平顶巾,左插鸟羽为饰,着交领青衣,腰束红布织带,左边悬挂锡质腰牌,下身穿裤,胫部缠有行腾。

    这是南冥衙门隶卒的标配服饰。

    “这位差大哥,我们是来找知县大人的,不知可否帮忙通报一声?”

    沈碧沁面带灿烂笑意的从马车上跳下来,上前快速将一块约莫二钱重的银锞子塞到那名衙役的手中。

    “你们可不赶巧了,今日沐休,大人不坐堂。”

    那衙役得了好处,态度立时变得极为随和,“刚有几人来过,也是碰了个空。”

    “是了,我竟忘了!”

    沈碧沁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今日是月底,正好沐休,这可怎么办。

    “不过你运气也不错,昨日大人赶了个应酬,今日未出门儿。”

    那衙役笑得一脸深意的看着沈碧沁,“你若真有急事,我倒是可以帮你们去内宅请示一下。”

    “如此便劳烦差大哥了。”

    沈碧沁连声道谢,同时又是一块银锞子塞了过去,接着才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对方,“这是给知县大人的。”

    “行了,你们先在这等会儿,对了,这马车牵倒一旁去,莫要停在正中。”那衙役喜滋滋的收了钱,说了声儿就走回了县衙。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