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九一:来年归期
    “那你们早些休息。”几个孩子对视一眼,便抱着自己的布匹走出了堂屋。

    “娘子,如果你想…”见沈林氏眼圈微红,沈守义上前拦着她的肩膀就要开口。

    “不,我没事的,相公不用担心,天晚了,还是早些歇息吧。”沈林氏却连忙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起身走去关门。

    只是当她走到门口,再次看到那泛着清冷光芒的月亮时,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发现自己居然落下了眼泪,沈林氏连忙用衣袖将其擦去,平复了下情绪这才缓缓关上了房门。

    “二妹,五妹,你说我们一直睡一块儿,这如今忽然要分开,咋总觉得不习惯呢。”

    外廊下,沈碧玉拉着两人的手舍不得松开,

    “我也觉着好不习惯呢。”

    沈碧雪也是一脸不舍的拉着沈碧沁的手,“每日都是看着五妹睡了才睡的,如今没了五妹在身边,都不知道能否入睡了呢。”

    “咳,二姐,我都九岁了,你能不能别再把我当小孩了,我不管,我可喜欢新屋子了,先回屋去了。”

    沈碧沁一早就想要自己睡一间房了,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当然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五妹这小没良心的!”

    见沈碧沁居然说了一声儿就跑回自己屋子去了,沈碧雪一脸的幽怨。

    “不过五妹说的也是,难得有自个儿的屋子,是该好生体验一番。”

    沈碧玉笑着说道,“我都没想过自个儿也能像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拥有这么漂亮的房间呢。”

    “大姐,咱家丫鬟都有了,你可不是小姐了么?”沈碧雪掩嘴笑道。

    “咦,听你这么说还真是。”沈碧玉一脸恍然的样子。

    “噗嗤…”

    之后两姐妹对视一眼,全都忍不住‘噗嗤’一声儿笑了出来,等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这才不舍的各自会屋去了。

    “果然还是新房子舒服啊!”

    回到自己的房间,沈碧沁二话不说就呈‘大’字型仰躺在了床铺上。

    柔软的触感,清新的味道,都让沈碧沁从心底感到一阵轻松和快意,终于不用再闻着那刺鼻的霉味入睡,终于不用再但颤心惊的防备各种虫子了。

    没办法,虽然她前世是个孤儿,但嫁入豪门的那几年已经让她养成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习惯。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虽然她能吃的了苦,却还是习惯舒适的生活,不求多么的奢华,但至少要过得恣意自在,至少不要有自己最最讨厌的虫子。

    “这些可都是自己亲手挣来的啊。”

    看和床账顶,沈碧沁伸出手在空中狠狠握了握,今日季掌柜的态度让沈碧沁深刻认识到了权势的重要性。

    如今家里虽然有些一笔小财富,但是想要自保却还不够,远远不够!

    家中必须有人进入士大夫阶层,只要这样家中才算有了最基础的保证,只是两位哥哥如今年岁尚小,加之科举改革,她还得继续努力才成。

    如果家中真的有人进入官场,那所需要的花费是巨大的,单凭如今的小生意根本就不够。

    为自己加油打气一番,沈碧沁这才起身换衣服准备休息,等她打开梳妆台的抽屉,看到那封静静躺在抽屉中的信封时才突然想起来,之前事情太多,季轩逸给自己的信都忘记看了。

    解开发髻,摘下头饰,让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沈碧沁这才拿着信走到桌旁的烛台下坐定。

    到底是看还是不看呢?

    沈碧沁觉得自己心跳又是一阵阵加速起来,几分惶恐又有几分期待,想到之前那首情诗,脸上不由又是一阵阵发烧。

    若是自己不感兴趣的人便也罢了,自己定能淡然的拆开信封,可沈碧沁发现现在自己对季轩逸的感觉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那少年的一言一行在自己脑海中的形象似乎越发的了清晰起来。

    “呼!”

    最终沈碧沁深呼吸了口气,还是缓缓打开信封,将信看了一遍沈碧沁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这次没有再写情诗了。

    信的内容只是很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海上的风光,还说他在吃海鲜时吃到了一颗大珍珠,说待明年回漳州府之时会送给她,之后便是告知他明年来漳州府的时间,海冰消融之时。

    海水解冻,那应该就是在来年正月,除去过年和赶路需花费的时间,大概也要三月初才能到。

    想到这里沈碧沁就是一愣,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今才过了一月,季轩逸应该也差不多刚到京城,他是何时给自己写信的?如果是提前写好的就不可能提到吃海鲜的事情了,那就肯定是在路上写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算算信到自己手里的时间,沈碧沁大概可以猜出季轩逸应该是在出发后半个月左右给自己写的信,折算一下路程,当时他应该是到了上海附近。

    在海上肯定没法给自己送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他曾经为了给自己送信而刻意靠岸过。

    想到这里沈碧沁便是一阵哭笑不得,这小子也太任性了,于此同时心中却是升起一股淡淡的暖意,至少说明季轩逸是真的很在意她的。

    将信收入信封中,沈碧沁又陷入了另一个难题,她到底该不该回信呢?

    想着又再次拿起信封,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信封上确实是没有寄信地址之后沈碧沁总算是彻底安心了。

    恩,不是她不回信,而是不知道地址,不回信,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将信封和上次那封信一起收进梳妆台左边最下面的抽屉里,上完锁,沈碧沁这才安心的熄灯上床。

    两日之后,一道爆炸性的消息再次在沈家村传开,继沈守义之后,沈河也在镇上开了铺子,村里一些知道‘大力铁匠铺’来历的老人都是无比的欣慰,全都为沈河重新拿回祖业而感到高兴。

    与此同时,沈田家又新出了衣架和衣柜,因为其实用性是在太高,短短几日便风靡全镇,而且还有继续往外扩张的趋势,沈田一家届时忙得昏天暗地,但是所有人却都是乐在其中。

    沈田和沈河家境的突然转变令众人全都不由联想到了同样家境日益殷实的沈守义身上,毕竟沈田自幼与沈守义交好,如今沈守义家里变得好过了,没道理不帮衬一下兄弟的。

    因此村中众人对沈田和沈河全都是一阵羡慕,能够有沈守义这样的兄弟,当真是好福气,只是说到老宅,众人的反应可就不怎么样了。

    有人替他们分家感到惋惜,有人为沈老太的所作所为感到鄙视,但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沈家主宅这下该是悔青了肠子了。

    沈老太等人自从那日家中被银狼光顾之后就三天未有出门,今日是因为家中水缸无水才不得不出来挑水。

    自从沈守义一家分家,沈碧玉被过继之后,主宅中人手严重不足,今日沈李氏又恰好去镇上赶集,沈老太和沈金梅迫不得已只能亲自动手。

    不过沈金梅的一双小脚也实在做不了什么事儿,最多就是陪着沈老太出门做做样子而已,做事儿的还是沈老太。

    “呦,这不是杏花婶子么?”

    沈老太与沈金梅两人刚到河边便听到同样在挑水的妇人们一脸鄙夷的看着她们,那日在沈宅发生的事情早已经再全村立传开了,

    “哼。”对于这阴阳怪气的话,沈老太只是冷哼一声便有理会,继续自顾自的打水。

    “俺怎的记得有些人以前可威风了,说啥子打水是粗活,自个人从来不做的。”

    “哎呦,那都多久前的事儿了,如今家里的人都被她给赶走了,能有人帮忙才怪。”

    “要俺说啊,有些人就是没那个富贵命,你瞧瞧人仲诚家如今不仅屋子有了,认识了那么多贵人不说,就是丫鬟都有了呢。”

    “可不是么,有了丫鬟别说提水了,就是衣服都不用自个儿洗了,人仲诚家的现在才是真的好命咯。”

    “那还用说,俺昨个儿就听那丫鬟喊仲诚家的叫夫人了,俺听着别提多羡慕了!”

    “还别说,仲诚家的几个娃子也是有福的,如今各个都是少爷小姐了呢。”

    “可不是嘛,要说玉丫头也是个好命的,这一过继就当了小姐了。”

    “要俺说啊,这玉丫头指不定还是个旺家的。”

    “可惜啊,有些人就是太能作,不然指不定现在都做老夫人了,还用的着自个儿出来挑水么。”

    “哈哈哈…”

    见沈老太没理会自己,那些挑水的妇人们也没再和沈老太打招呼,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言语之间全是幸灾乐祸,虽没明说那个‘有些人’是谁,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说来那是在说沈老太了。

    其中指桑骂槐的冷嘲热讽之意听得沈老太立时就是火冒三丈。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贱蹄子说谁呢,谁作呢!”

    沈守义一家的事情已经成了沈老太心中的而一根刺,如今听几人这样说哪里受得了,立刻扔下水桶就对着几人骂了回去。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