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九十:月色如水
    “好好好,让你费心了。”

    冯老自然知道沈碧沁的意思,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在慕容旭的搀扶下跟着沈碧沁一起走进了堂屋。

    “慕容哥哥,那事儿怎么样了?”路上,沈碧沁靠近慕容旭身边小声问道。

    “恩。”

    见沈碧沁一脸狡黠的模样,慕容旭眸色不由放柔了几分,微微颔首示意。

    “真是多谢慕容哥哥啦!”

    见慕容旭点头,沈碧沁立刻一脸开心的道谢,心中却暗暗冷笑,死老太婆,你们就在家里好好呆着吧!

    刚刚送冯老和慕容旭两人做好,那边又传来了花颂的念唱礼单的声音,“古县‘回春堂’陈大夫,三十年老…老山参一株!”

    听到这贺礼,在坐众人再次被惊的呆住了,不少人手中的筷子都落到了地上却尤不自知。

    人参在南冥百姓眼中就是神药,就算有听人说入药的,那也是一片两片的用,而如今人陈大夫送人参不说,一送还是一整株!

    一整株完整的三十年份的老山参,这是什么概念?

    此时众人看向沈守义一家的眼神已经是敬畏到了极点,心中纷纷疑惑沈守义究竟是做了什么大事,不仅是郡城和县城里的老板,现在连接过圣旨的陈大夫都送了这么大的贺礼过来。

    众人心中不由都浮现一种感觉,他们与沈守义一家似乎已经不是一类人了。

    此间最震惊的莫过于沈守礼了,看着身边村民们那敬畏的眼神,又想到因为受沈守义的欺瞒而导致仕途坎坷的自己,内心瞬间被恨意和嫉妒所填满,拳头不由紧紧的攥了起来。

    “陈大夫,您…您这礼物太贵重了!”不仅是村民,就连沈碧沁也是感到一阵惊讶。

    如今人参在南冥的价值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都知道,那是相当金贵的东西,更不要说是年份这么高的老山参了,那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

    “这株是老夫不久前出外游医,一位山民赠与老夫的,老夫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你放心收下便是。”

    陈大夫一脸微笑的说道,“老夫可是来晚了?今日事多,中食都还未用,就等着这一餐了。”

    “早就等着您了呢,快请进。”

    见陈大夫如是说,沈碧沁便没再多言,收下礼物就请陈大夫进入堂屋。

    看着陈大夫的背影,众人立时又是一阵议论,都觉得沈守义一家认识了这么多贵人,可不是发达了那么简单,只怕是要不得了了。

    等陈大夫到来,所有重要的宾客就都到齐了,沈碧沁自然是陪着冯老这一桌的人,其它的乡亲们就由沈守义和沈林氏两个家主去招呼了。

    见再没有宾客到来,村民们这才算是开始专心的吃起了酒席,不过酒席间的话题却是从未离开过今日的所见所闻,字里行间都是艳羡和称赞。

    “诶,田杏花咋的没过来?”此时,一个老妪开口问道。

    “没脸来了呗,做出那样没脸没皮的事儿她还能来?”换好衣服重新过来参加酒席的阿福奶奶一脸不满的撇嘴说道。

    “也是,我说这长青家的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你看看人仲诚如今这气派,将来只怕是要了不得的,她还这样闹,看她以后能得啥子好。”

    “好个屁,人现在都分家了,再好能有她啥子干系?”阿福奶奶面露不屑的说道。

    “就是这个理儿,这都是她自个儿作的,怨不得别人。”

    “……”

    沈守礼就坐在一旁,此时也才发现主宅的人居然回去之后就再没过来了,心中不由一阵疑惑,但更让他难受的还是众人的议论,这些婶子说话毫不顾忌他,想什么就说什么,他可是主宅的人,这些话让听得他就是一阵面红耳赤。

    沈守礼恨不得立刻就起身走人,但却舎不得下桌,‘季仙楼’的名头他自然是听过的,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虽然进不去,但如今能吃到那里面厨子做的菜也绝对是一件值得引以为豪的事情了。

    最终他还忍了下来,坐着继续和众人一起吃下去。

    “奇怪了,奶奶他们怎的没过来呢?”见开席这么久沈老太都没来,沈碧雪有些疑惑的在沈碧沁耳边小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沈碧沁朝慕容旭瞥了一眼,然后一脸迷茫状的对沈碧雪耸了耸肩。

    不知道?不知道才怪!

    沈碧沁在心中暗暗的想到,主宅一群人现在只怕是全都被吓得尿裤子了吧。

    主宅的庭院之中,月色如水,一只银狼正悠闲的趴在庭院中,口中还快速的咀嚼着一块鲜红的肉块,等吞完之后又低头撕咬了一块,动作轻缓,可那是场面却无比的血腥渗人。

    时不时传进耳中的骨头被咬碎的‘咔嚓’声令人头皮一阵阵发麻,沈老太几人全都浑身瑟瑟发抖的躲在门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夜幕下,从门缝只能依稀看到一道于月光下散发出点点银芒的巨大身影,还有那不断开合的满带着鲜血的锋利大口。

    “娘…鸡…鸡要被吃光了。”沈李氏声音带着哭腔,微微颤颤的小声开口道。

    “你给老娘闭嘴,要是把它引了过来,老娘第一个把你扔去喂它。”见沈李氏说话,沈老太立刻一脸警告的轻声骂道。

    “娘…我…那是那只怪兽吧,它…它咋会来我们家?”沈金梅面色苍白,浑身也是抖得不听使唤。

    “俺…俺咋知道!”沈老太说了声儿便再次往门缝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她肉疼的险些哭出来。

    只见那只银色怪兽的大爪子再次伸进了鸡窝里,轻轻一挥,那鸡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就被一爪子拍断了脖子。

    接着那怪兽张开大口在鸡身上一阵啃噬,片刻后,那鸡的毛就被扒光了,等确认毛都被扒干净了,那怪兽才美美的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看着那满地的鸡毛和鸡血,沈老太肉疼得只想捶胸顿足,可却是一个声响都不敢发出来。

    “奶奶,这怪兽要是不走开,沈守义家的流水席我们不就吃不成了?”一旁沈宁远脸上有着惧怕但更多的是懊恼。

    “还吃个屁,俺就说了那死丫头是个扫把星,现在都把怪兽招家里来了,哎呦,俺的鸡哦!”沈老太一脸的痛心疾首。

    “吼…”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咆哮声,直接将沈老太给吓得闭上了嘴,见屋里的再次没了动静,银狼这才满意的安静下来继续吃起了鸡。

    因为慕容旭给它吩咐过了,没有听到哨声的指示不能离开,所以银狼除了偶尔吓吓沈老太几人外,便是百无聊赖的重复进行着拍鸡,拔毛,然后吃鸡的过程。

    对于沈老太家养了这么多鸡银狼表示很满意,足够它打发时间的了,不然就呆在院子里堵人多无聊啊。

    银狼一边吃着还一边默默想着,等回去的时候给三只小东西也带两只回去。

    于是,等到一声哨声传来,众人好容易盼到银狼离开的时候,鸡窝中早已是空空如也,而银狼在临走前还叼着两只不断扑腾着翅膀的倒霉鸡欢快的离开了。

    再说沈守礼,吃完宴席之后觉得心情非常郁闷,便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河边散步,所以老宅一群人即便在门缝内看不到银狼也没敢出去,直到沈守礼回来之后才出的门,只是此时沈碧沁家的酒席早已结束了。

    “哇…俺的鸡啊,那个杀千刀的怪兽啊!”

    等到沈守礼回来,确认银狼走了之后主宅众人这才畏畏缩缩的走出门外,瞧着一片狼藉的空鸡窝,沈老太哭的撕心裂肺。

    看着沈老太毫无顾忌坐在地上撒泼的样子,又想到今日在沈宅所见到的一切,沈守礼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嫌恶,低下头,默不作声的绕过几人走回了房间。

    等送走所有宾客,沈碧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桌上的贺礼都是一脸的激动之色。

    “爹,娘,这些布匹都是季婶子为我们准备的,正好一人一匹。”

    沈碧沁对着贺礼一一分配道,“至于这梅瓶便放在书房里吧,人参娘你就看着收起来。”

    “好,那就照沁儿说的来,只可惜现在不是梅花盛开的时候,这梅瓶派不上用场。”沈守义有些惋惜的说道。

    “这不是还可以当做酒瓶么,在过几日便是中秋了,到时正好可以用它来装盛桂花酿,岂不是更美。”沈碧沁微笑着说道。

    “是了,就要中秋了,今年家里一定要高高兴兴的过个中秋。”沈守义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

    “爹,我们家院子那么大,赏月正好合适。”

    沈碧雪说着看向门外此时已经高悬于九天之上的明月说道,“如今的月亮已经这般圆了呢。”

    “是啊,中秋到了啊!”此时沈林氏突然眼眸一暗,轻声呢喃了一声儿。

    “娘,你怎么了?”见沈林氏脸色似乎有些不好,沈碧沁不由关切的问道。

    “啊,无事,就是有些累了,都早点儿休息吧,明日可就要正式开门做生意了。”沈林氏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