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八九:礼惊四座
    “小人是郡城‘吉祥绣庄’的小厮,这些贺礼是我们二掌柜命我送过来的,恭贺沈姑娘乔迁大喜!”

    见到沈碧沁,其中一小厮一脸笑意盈盈的说道。

    “季婶子的贺礼?东西先放这里就可以。”听到是吉祥绣庄二掌柜,沈碧沁就知道送礼之人是季四娘了。

    季四娘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调往了郡城的主店当任二掌柜,现在镇上的掌柜已经换人,这件事情沈碧沁是知道的。

    “沈姑娘,这是礼单。”南冥的人送礼一般都要有礼单的。

    “好的,真是多谢两位了。”

    沈碧沁接过礼单之后,随手给了两人一个红封,里面装着的是半钱银锞子的赏钱。

    这些跑腿的小厮收赏钱自然是常事儿,对银两份量的估算已是非常熟悉,一下子就掂量出了赏钱的份量,立刻全都一阵喜出望外。

    “谢姑娘赏赐,恭贺姑娘乔迁大喜,五福盈门,财源广进,大吉大利!”两人收了红封立刻对着沈碧沁一阵感谢,口中更是吉利话不断。

    像他们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跑腿小厮,年薪不过三两多银子,沈碧沁这一次赏钱就抵上他们两个月的收入了,两人自然是满心欢喜,原本还有些不满路上的颠簸,这下心里算是彻底舒坦了。

    “两位小哥远道而来就先请入内休息,酒席要晚些才开始。”沈碧沁没有急着看礼单,而是先客气的对两人说道。

    好话谁都喜欢听,更何况是吉利话,沈碧沁此时也是听得心情大好。

    “多谢沈姑娘的好意,只是小人还得回去复命就不多做停留了。”两人一脸笑意的道了声谢,便快速离开了。

    等两人离开沈碧沁这才查看了下礼单,东西很简单,就是七匹布,但是这匹本身的价值却是十分的不简单。

    七匹都是上好的绫罗,这些布每一匹价值至少都在二两以上,七匹,这可绝对是一份大礼了。

    而其中最让沈碧沁满意的是季四娘的细心,七匹布,这就说明她送礼之前已经详细调查过如今自己家中的情况,这第七匹布显然是给沈碧玉准备的。

    提前送礼的都是比较有身份的,而沈碧沁认识的季四娘就是最后一个了,所有之后都没有再其它人过来。

    等过了未时,流水席便正式开始了。

    流水席和一般的酒席不同,它并不是一次将所有菜上齐,而是吃完一道菜上一道菜,如行云流水,所以称做“流水席。

    沈家村的流水席一般都是八人一桌,村民们纷纷给了自己带来的伴礼之后,便招呼自己熟识的人一起上桌。

    而花颂则是在一旁负责读出礼单的内容。

    村民么大多手头拮据,礼物都差不多,家境一般的不外乎是鸡蛋和红糖之类的,家境稍好关系近的就会多给一些。

    因为礼单都是直接读出来的,大家都能够听到送的内容,只要是出手大方些的都会引起众人注视,那送礼之人自然一番得意,觉得倍有面子。

    “沈田送家具一套,恭贺乔迁大喜。”等念到沈田家的礼物时,立时引起了一片惊叹声。

    送一套家具,这么大的宅子送了一套家具是怎样的大手笔,众人全都在心中暗暗猜测,这沈田家莫不是也发达了不成?

    “沈河门锁一套,恭贺乔迁大喜。”

    众人还未惊讶完,沈河的贺礼再次震惊到了众人,门锁是铁器,这种东西可是绝对不便宜的,这沈河家不显山不漏水的,难不成也发达了不成?

    沈河与沈田送的东西自然就是如今已经放置在沈宅内的那些了,原本沈碧沁是打算给钱的,可因为出了衣架和门锁这件事儿,两人就不愿收钱了,最后直接将它们当做了乔迁贺礼这才作罢。

    “县城‘季仙楼’掌柜,价值十…十五两的仙人献寿梅瓶一只!”念到这里,花颂的声音都发抖了。

    “嘶~”

    而坐下众人更是全都倒吸了口凉气,一只值十五两的梅瓶,想想都知道这是怎样的精品了!

    原本众人都还是直接无视它的,此时全都盯着前方专门用来摆放贺礼的桌上的那只每瓶看直了眼。

    一众村民们自然没有眼界辨别梅瓶的价值,所以一开始都是将它当做用来装酒的普通瓷瓶子,虽然觉得好看,但也不过是多看两眼就过了,谁知道居然会这么值钱!

    十五两,在村子里可以盖一座小一些的青砖瓦房了,价值一座房子的瓶子,那是怎样的一种震撼!

    而和众人同样一同坐于席位上的沈守礼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一直以为沈守义家不过是小富,而且作为读书人打心底看不起商贾,向来清高的他对沈守义家的一切是很不屑的,可是如今,他的心中难以抑制的升起了嫉妒之意。

    不是嫉妒沈守义收到怎样值钱的贺礼,而是嫉妒沈守义明明只是一个贫贱的农夫居然能够认识县城里的大人物!

    “郡…郡城‘吉祥绣庄’二掌柜,价值十四两的绫罗七匹。”

    花颂觉得自己此时已是口干舌燥了,看着桌上的那些布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眼中满是震撼。

    原本她以为自己只是被一个普通的农户给救了,虽然看到这座合院之后她也震惊过,可是此时她才真切的认识到,自家姑娘似乎并非寻常人,她可是清楚的看到那些贵客送礼找的都是自家姑娘而不是老爷和夫人。

    “砰…”

    花颂刚一念完,一个村民直接从凳子上跌坐在地,可是这本该令人发笑的一幕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有人全都只是愣愣的看着拿一桌子贺礼发呆。

    此时众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这仲诚家的究竟是做了什么大生意了,怎的连郡城里的人都送礼来了?

    “沈家村冯家,一百三十二斤野猪一头。”花颂接着将慕容旭的贺礼念了出来。

    “一百三十二斤的野猪,那得值多少银钱呐!”

    “少说也要四五两!啧,真是大手笔啊!”

    “咱们村的冯家,那不是后山的那一家么?”

    “是啊,很少和村里往来的,俺都忘了有他们一家了,不想居然出手这般阔绰!”

    “俺也没想到,不知道是怎样的而一户人家哩!”

    “…………”

    慕容旭的野猪虽然不比不得之前那些人的贵重,但依旧是一份令人惊叹的重礼了。

    “沈二傻,鸡蛋二十个,红糖半斤,腊肉一条。”此时花颂的声音继续响起来。

    本来这样的贺礼在村里已经算是非常大气的了,可因为有了前面的那些作为对比,众人全都觉得一阵羞臊,一时间都有些抬不起头来了!

    礼单还在继续念着,虽然其间不乏有一些听起来还不错的,但都已经无法引起众人的关注了。

    “咳,现在桌子都凑满了,我们就开席吧。”

    花颂将礼单念完,沈守义才轻咳一声宣布开席,至于后面来的人,自然就要暂时等候下一轮了。

    很快第一道菜就上来了,但原本一直期待着开席的村民们此时却反而显得局促了起来,居然迟迟没人动筷。

    “大家不要拘束,否则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后面还有很多菜等着呢。”沈守义见此赶紧上前微笑着调动气氛。

    “大家都放开了吃,仲诚家如今好过了,大家都不要和他客气啊。”这边村长在回过神之后也跟着起身说道。

    “是啊,你们不吃俺可吃了,这可是县城的厨子做的,俺这辈子可能就只能吃这么一遭了!”沈田第一个率先动起了筷子。

    “哎,你咋舀那么多,忒不厚道了!”

    “你自己个儿动手慢,还能怪俺了?”

    “…………”

    因为这菜肴每碗数量固定,平均每人就只能舀一到两勺子左右,这对于眼疾手快的人来说很有利,对于讲究斯文的人来说根本‘抢’不到。

    因此一有人带头,众人也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全都争着抢起了菜来。

    对于城里人来说这种‘抢食’的举动或许是有辱斯文的,但在乡下却是一种富有人情味的体现,来了就吃,人人都如此,不会觉得拘束,整个过程都显得很是随意热闹。

    流水席一般一桌由24道才组成,八冷十六热,其中八冷中分四素四荤,是先上的下酒菜;十六个热菜有四个压桌菜,其它十二个菜每三个一组,都用大小海碗盛装,味道相近,每组都有一道领头大菜,叫“带子上朝”。

    一旦开吃,场面瞬间就热闹起来了,众人你一句我一言,虽然嘴上斗着口角,却都是玩笑之言,席间气氛一片轻松愉悦。

    “冯爷爷,您来啦!”

    此时冯老和慕容旭两人走了进来,见到两人沈碧沁立刻一脸开心的迎上前去。

    “沁丫头,乔迁大喜啊,冯爷爷没有来晚吧。”见到沈碧沁,冯老脸上立刻露出慈和的笑意。

    “没有,我可是特意为您开了一桌的,就等着您过来呢。”

    沈碧沁早就另外为冯老和陈大夫等人特意在堂屋内开了一桌,毕竟他们都是身份特殊的人,让他们跟着村民们抢东西吃只怕是做不来。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