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八五:撒泼闹事
    沈大武几人抬着梁木进了正屋,此时屋内放着一张方桌,桌上放有锤子、斧头、镰刀等工具,方桌下方左右两头各放有两条错开摆放的新长凳。

    梁木到后,按照大头在右、小头在左的方式停放在凳子上,之后便是也好进行拜梁仪式,也称为‘祭梁’。

    上梁的主要负责人是所有建屋子的匠人们,所以张师傅是这次仪式的主持人,沈碧沁一家人上前依次拜梁之后,他便在梁木的卡槽里倒一滴酒,寓意着地久天长

    之后由其它的匠人将公鸡鸡冠血滴在方桌上的工具上和酒碗、梁木的卡槽里。

    随后,张师傅将鸡血酒滴到梁木的卡槽里‘祭梁’,在张师傅滴血酒的时候众人便一起喝彩起来,同时门外又是一阵鞭炮声响起。

    拜梁仪式结束后,紧接着就是上梁了,也称“升梁”。

    由屋顶上的匠人抛下四根红布条,下面的人将它分别系在梁木的两端,然后由屋顶上的匠人将梁木拉到屋顶。

    “上啊,大吉大利!”

    在匠人们上梁的时候,张师傅的喊声喝着鞭炮声响起,激扬的声音听得众人心中都是一阵心潮澎湃,甚至很多人都跟着大喊了起来。

    “上啊!”

    “快到咯,上啊!”

    “……”

    等到梁木终于升了上去,安放在屋梁上之后,上梁这才算完成。

    “接包了!”

    此时梁上的匠人对着沈守义喊了一声儿,沈守义听到之后连忙捧起箩筐站在了匠人师傅下方。

    见沈守义准备好,梁上的匠人才将果品、食品等用红布包好,边说好话边将布包抛入了沈守义双手捧住的箩筐中。

    这个程序称为“接包”,寓意接住财宝。

    “要抛梁了!”

    见沈守义‘接包’结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院内的村民们便全都朝着梁下跑去,高仰着头看着梁上的匠人。

    上梁仪式最热闹的程序是“抛梁”,就是当主人“接包”后,由匠人将糖果、馒头、铜钱等从梁上抛向四周,让前来看热闹的男女老幼争抢,人越多主人越高兴,此举称为“抛梁”,意为“财源滚滚来”。

    “抛梁抛到东,东方日出满堂红。”

    那梁上匠人大喊了一句便将手伸入箩筐中,抓出一大把的糖果铜钱等扔向了东边。

    “啊!俺的,俺的!”

    见东西抛下来,底下的村民们全都大喊着去抢那些东西。

    然后沈碧沁就看到,主宅的人除了沈守礼外,居然也全都加入了抢夺之中,此情此景,不仅沈碧沁,就是沈守义几人一张脸全都被臊红了。

    虽然两家分家了,可毕竟还是一家人,有这种自家人和别人抢自家东西的做法么,实在是太丢人了!

    “抛梁抛到西,麒麟送子挂双喜!”那边抛梁的匠人可不知道下面的情况,依旧一脸笑意盈盈的撒着东西。

    “抛梁抛到南,子孙代代做状元…”

    “抛梁抛到北,囤囤白米年年满。”

    梁上匠人每抛几下东西都会大喊出一句吉利话,直到这话全

    都说完,抛梁才算结束。

    抛梁结束后,众人退出新屋,让太阳晒一下屋梁,这叫做“晒梁”。

    “哎呦,俺抢了十五文钱呐,这仲诚家的可真阔气!”

    “俺也抢到了七文钱,还有不少的糖果呢!”

    “你看人家这宅子,哪里会在乎这点儿钱呢。”

    “这仲诚家可真是气派呢!”

    “……”

    众人到了院子之后全都聚到一起说着刚刚的收获,脸上都满是欣喜的笑意。

    “张师傅,今天真是辛苦你们了。”沈守义拿出一个红封递给张师傅。

    “沈老板真是客气了。”

    这个红包是必须得收的,张师傅也没有推辞,点点头就收下了,“沈姑娘,我此次…”

    “仲诚啊,你娘和阿福他奶奶打起来,你快去看看。”张师傅话还未说完,大牛婶子突然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张师傅还请众位在厅堂稍作等候。”沈守义对几人歉意的说了声便朝人声喧哗的地方快速走去。

    刚刚走近,就听到了两人带着强烈喘息的叫骂声。

    “田杏花,你个老虔婆,那是老娘辛苦抢到的,你作甚抢老娘的钱!”

    “老娘怎的就抢你的钱了,这是我家老二的钱,怎的就成你了的!”

    “呸,老娘还没见过你这般没脸没皮的,人守义都和你分家了怎的这钱还是你的了!”

    “你才是个没脸没皮的死老婆子!”

    等走入人群,就看见沈老太和阿福奶奶两人扭打在一起,头发散乱,衣衫凌乱,脸上挂着道道抓痕,阿福奶奶的手用力的在沈老太手上掰着,试图将沈老太攥紧的拳头给掰开。

    见到此情此景,沈碧沁一张脸瞬间就黑了,这个死老太婆果然是没有一刻消停的!

    “娘,你这是做什么!”

    沈守义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去,上前拉住沈老太的同时还对阿福他爹喊道,“阿福他爹,还不快将婶子拉开。”

    “哦!”听到沈守义的话,阿福他爹才赶忙上前将人给拉开。

    “你个混账,你拉着老娘作甚!”

    被阿福他爹给拉住,阿福奶奶立刻一边奋力挣扎起来一边对沈老太大叫道,“你个老虔婆,将老娘的钱还来!”

    “呸,现在钱在老娘手里就是老娘的,想要回去,做梦去吧!”沈老太一把推开沈守义,一脸嚣张对着阿福奶奶叫嚷了回去。

    “奶奶,阿福奶奶,你们都冷静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碧沁此时走上前站在两人中间问道。

    “仲诚家的丫头啊,那个老虔婆抢了俺的钱,足足有三十文钱拿,俺抢了老辛苦才抢到的!”

    见到沈碧沁出来主持公道,阿福奶奶也不管沈碧沁是不是个孩子了,一脸委屈的说完之后便直接坐在地上嚎叫了起来。

    三十文钱可以买一斤多的上好五花肉,在村民们的眼中已经是一笔不小的钱款了。

    “娘你说什么,那个老虔婆抢了俺家的钱,老子打死你个老贼婆!”

    听阿福奶奶的话,阿福爹的火爆脾气立刻就起来了,说着就要冲上前对沈老太动手。

    “你要做什么,这是在我沈守义的家里!”

    沈守义上前一把握住阿福爹的手,面色冰冷的说道,“这件事儿我会问清楚,但是你若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俺…俺就看你怎么说!”

    沈守义本就生的人高马大,此时冷下脸来更是气势全开,阿福爹虽然生的粗壮,可是在身高山上比之沈守义却是差了一大截,气势上瞬间就弱了下去。

    “还能咋说,你还能拿老娘怎么样!”

    见沈守义制住阿福爹,沈老太瞬间就又嚣张了起来,指着阿福爹一脸的得意的呛声道。

    “你先冷静些。”

    沈守义伸手拍拍了阿福爹的而肩膀,这才看向沈老太问道,“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真的拿了人家的钱了?”

    “老娘咋就拿她的钱了,这些钱是你扔出去的,就是我们家的,老娘抢过来咋的,老娘不过是拿回了自家的东西咋了!”沈老太一脸理直气壮的说道。

    “呸,田杏花你还要不要脸,那钱是仲诚家和你家有个屁的关系!”那边阿福奶奶一听立时有破口大骂了起来。

    而沈碧沁其实也听明白了,想来是刚刚抛梁的时候阿福奶奶 眼疾手快抢的比较多,结果可能是炫耀了一番正好被沈老太给看到了,沈老太顿时就起了窥伺之心将人的钱给抢走了。

    听着沈老太这一口一个我家老二的说辞,沈碧沁真心觉得无比的恶心,当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那些钱是自己家撒出去的喜钱,沈老太自己不要脸进去抢钱就算了,居然还抢别人的,抢了之后还如此理直气壮说钱是她家的!

    二房和主宅早就分家了,自己家的钱和她有半毛钱关系么!

    “娘,将钱拿出来还回去!”

    沈守义听完之后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眼中满是失望和痛心的对沈老太厉声说道。

    “你说什么,这钱是老娘的老娘做啥子要还回去,你个不孝子,挨千刀的混账东西!”听到沈守义的话,沈老太立时对着沈守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起来。

    “奶奶你若是再不拿出来,村长可是还在堂屋里坐着呢!”沈碧沁上前冷冷的说道。

    “哎呦啊,这个做孙女的是要逼死俺这个老太婆啊,俺真是好命苦啊!”听见沈碧沁这话,沈老太二句话不说也立刻坐在地上撒起泼来。

    “娘你咋了!”此时沈守仁和沈守礼也听到了动静,赶忙挤开人群走了进来。

    “老大啊,他们都联合起来欺负俺,要抢俺们家的钱呐!”沈老太见沈守仁等人过来,底气顿时就足了,拉着沈守仁的手哀嚎声又是加大了几分。

    “沈守义你是咋回事,娘被欺负了你也不知道护着,你到底还是不是娘的儿子了!”听完沈老太的话,沈守仁回身一脸责怪的对着沈守义怒斥道。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