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七八:一笑泯恩仇
    “狗蛋,狗蛋啊!俺的心肝啊!”

    见人救过来,沈木媳妇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将狗蛋给紧紧抱进了怀里,那难以抑制的痛哭声令众人闻之心酸。

    “大郎媳妇,狗蛋咋样了!”此时沈田几人方才匆匆赶来,脸上满是惊慌。

    “沈田啊,这次你真得谢谢人仲诚了,若不是他,你家狗蛋可就被‘水搭伴’给抓走咯!”

    “就是啊,若不是仲诚家五姑娘厉害,你家狗蛋真是回不来了!”

    “这次你真的好好感谢人仲诚啊!”

    “都说你们感情好,俺现在可真是信了!”

    “可不是嘛,刚仲诚那可是毫不犹豫就跳下去救人了。”

    “…………”

    见沈田过来,围观的村民们全都七嘴八舌的对沈田说了起来,实是因今日之事太过震撼人心了。

    “仲诚叔,谢谢你救了狗蛋,俺给你跪下了!”

    沈木媳妇此时已从绝望中清醒过来,抱着狗蛋对沈守义就跪了下去,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已经‘蹦蹦蹦’的磕起了头。

    “沈木媳妇,你赶紧起来,这是作甚。”沈守义赶紧让沈林氏去将人给扶起来。

    “仲诚,俺谢谢你!”

    “仲诚叔,俺谢谢你!”

    那边沈林氏还没将沈木媳妇扶起来,沈田和沈木就已经对着又沈守义跪了下去,沈田更是连眼眶都红了。

    他们两家分明正在闹嫌隙,可仲诚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怪罪,还拼了命的救狗蛋,想到之前双抢时自己还拒绝了去帮忙,沈田就是无比的懊悔。

    是自己混蛋,不是人,是自己被银子迷花了,被猪油给蒙了心。

    “田大哥,咱们是兄弟,狗蛋也算是我半个孙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快些起来。”沈守义连忙上前将两人拉起来。

    “兄弟?是啊,仲诚,是俺对不住你啊。”

    站起身,沈田还紧紧的握着沈守义的手臂,眼中泪光闪动,一脸的感激和羞愧,他哪里配的上做仲诚的兄弟啊。

    “田伯伯,狗蛋虽然救回来了,但也需要找大夫看看,咱有事儿之后再说。”沈碧沁上前提醒道,现在可不是说事儿的好时机。

    “对对对,赶紧走,看大夫,看大夫。”此时众人才回过神来,抱着狗蛋便要跑回去。

    “田大哥,坐我家的马车比较快。”沈守义对着沈田几人招呼道。

    “好,快上马车。”

    狗蛋的事情比较重要,沈田也顾不得犹豫,带着几人就坐上了马车,马车在沈守义的驾驶下飞块朝镇上赶去。

    带着狗蛋到了医馆,检查了一番,确认狗蛋除了有些许虚弱外一切并无大碍,众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而在得知沈碧沁的救人方法之后,陈大夫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询问,见陈大夫暂时没有放自己走的打算,沈碧沁只得让沈守义几人先回去,陈大夫也保证会亲自送沈碧沁回去。

    得到陈大夫的保证,沈守义这才放心的带着沈田几人先行回去。

    “陈大夫,你有何疑问便问吧。”沈碧沁坐在一旁微笑的说道。

    这些最基础的急救方法在前世她是专门学习过的,毕竟这些东西学习了不论对人对己都很有好处。

    “老夫方才听完你所说的人工呼吸与心肺复苏,倒是觉得此法与《金匮要略方论》中救自缢死之法甚为相似。”陈大夫沉思片刻后捋着胡子说道。

    “愿闻其详。”

    沈碧沁不是医生,对这方面倒是没了解过,不过中医本就博大精深,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两种急救法是国外发明的,但并不排除中国也有的情况。

    因此一听陈大夫这话,沈碧沁立时便来了兴趣。

    “恩,《金匮要略方论》杂疗方第二十三篇中记载,救自缢死方,徐徐抱解,不得截绳,上下安被卧之,一人以脚踏其两肩,手少挽其发,常弦弦勿纵之;一人以手按据胸上,数动之;一人摩捋臂胫,屈伸之。若已僵,但渐渐强屈之,并按其腹,如此一炊顷气从口出,呼吸眼开。”

    陈大夫说完之后道,“老夫一直以为其法只可用于自缢,却不想还可用于救治溺死者。”

    “确实极为相似!”

    惊讶的人不只是陈大夫,沈碧沁同样的惊讶,虽然这办法没有前世说的那般完善,但基本形式却已经出来了。

    “不过沁丫头你这方法却是比医书中的要完善许多,不知此法你是从何处得知的?”陈大夫一脸好奇的问道。

    “咳,这…这是我道听途说之后自己总结出来的。”沈碧沁轻咳一声儿,只得再次厚着脸皮认了。

    “妙哉,妙哉,沁丫头啊,你于医学一道当真是颇有天分啊,不如你跟着老夫学医如何?”陈大夫看着沈碧沁双眼发亮一脸期待的说道。

    “咳,陈大夫,这人各有志,沁儿目前的愿望便想为家人某得安稳的生活,为两位哥哥提供一个走上仕途的坚实后盾,除此之外并无它想。”

    沈碧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如今对医学上所有的认知不过是取巧而已,因为她来自现代,所以知道的要比这个时代的人稍稍多一些,只要拿出一些比较特别的便能引起众人的惊叹,而实际上她对医术其实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诶,好个人各有志,那老夫便也不强求了,只是你这方法可得详细的告知老夫,这可又是一个救死扶伤造福万民的好法子啊。”

    陈大夫捋着胡须道,“老夫亦会将此法上报写入邸报,这发明之人依旧是‘碧心剑客’如何?”

    “恩,成。”

    沈碧沁想了想之后点头,“只是今日之事村内知请者甚多,届时若是有人问起,我便说是陈大夫教授与我的,陈大夫还请务必帮我隐瞒住才是。”

    “哈哈哈,你这是让老夫说谎啊。”

    陈大夫大笑几声之后无奈的摇头,“成,只要你将这两种救人之法详细写出,老夫便答应你。”

    “那真是多谢陈大夫了。”

    沈碧沁微微一笑便提笔将两种方法详细的写了出来,“陈大夫上报之时切记要另抄一份,我的字三爷认得,可千万莫要露馅了。”

    “是了,老夫竟差点儿了,沁儿你当真是心细如尘呐。”陈大夫一脸赞赏的说道。

    将法子写给陈大夫之后,陈大夫便信守承偌的将沈碧沁送回了家中。

    走到家门口之时,沈碧沁便见沈林氏等人正在门口烧着纸钱,前方木桌上还准备了斋饭和馄饨,沈碧沁一看便知这也是中元节的习俗,这些是要施食给那些无人祭祀的野鬼的。

    等到仪式结束,众人用过夕食,沈田就带着谢礼上门来了。

    “田大哥怎的如此见外,来就来了,作甚还带东西。”沈守义一脸微笑的将人请进门。

    “仲诚,是俺对不住你,俺不配做你做你兄弟,更不配做你大哥。”沈田人刚进门,二话没说就直接对着沈守义跪了下去。

    “田大哥你这是作甚,快起来。”沈守义连忙上前要将人给扶起来,可沈田却是不愿起来。

    “仲诚,你听俺说完俺就起来。”

    沈田一脸苦涩的说道,“俺最近也不知是怎的,明明就想着对你好,也是将你看做亲兄弟的。”

    沈田这话沈碧沁是相信的,不然之前他也不会在她出事儿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跟着沈守义进后山救她了,沈田对沈守义是有真感情的。

    “只是你们日子越过越好,俺们差距越来越大,俺这心里就不舒服了,俺知道俺该为你高兴的,可俺管不住自己,看你们又是铺子又是马车的,俺这心就堵得慌。”

    沈田说话还狠狠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仲诚,是俺对不住你,是俺被猪油迷了心窍。”

    听完沈田的话沈碧沁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了,人总有攀比之心,这种情绪无可避免。

    沈碧沁心中明白,若是想真正的改变这个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家的财力更上一层楼,彻底拉开两家的差距,只有两家之间有了悬殊的差距,沈田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人的心理就是这般难以言说,当一个人所拥有的只是比你强一些,那么你可能会产生嫉妒和攀比之心,但当一个人所拥有的远超于你之时,那便只有仰望与崇拜了,嫉妒之心也就不复存在了。

    沈守义几人也都是一愣,完全没想到沈田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他们闹嫌隙的,但见沈田此时一脸的自责与懊悔,沈守义的内心瞬间就释然了。

    “田大哥,如今既然说开了,那我们以后便依旧是好兄弟,可莫要再因为这些小事闹嫌隙了。”沈守义笑着上前拍了拍沈田的肩膀道。

    “不会了,仲诚放心,这下俺是彻底清醒了,你是俺的兄弟,这辈子永远的好兄弟。”沈田握着沈守义的手一脸激动的说道。

    “恩,一辈子的好兄弟。”沈守义也抬手回握上去。

    两人相视而笑,一笑泯恩仇,一切的不快与矛盾皆随风而散,两家人终于重归于好。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