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七一:上门讨债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沈碧沁一开始看前面还挺平静的,可看到后面,一张脸立刻就腾的红了,这整封书信,怕是只有最后面的这句才是重点吧。

    情书啊!

    活了两世,一把年纪第一次收到情书,有些紧张,还有些激动,这种感觉当真好是微妙。

    做贼似的左顾右盼一番,确信无人这才赶忙将信纸折好重新收回怀里,平复了一下心情才下楼继续帮忙去了。

    主宅,一片愁云惨淡。

    沈守礼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眼无神的看着房顶,眼中了无生机。

    “怎么会这样呢!”

    具体的事情众人已经听沈守礼说清楚了,不仅是沈老太,就是沈李氏和沈金梅都是一阵的失望。

    家里为沈守礼读书付出了那么多,如今居然告诉他们科举的内容换了,这不就说明沈守礼要从头再学一遍,那她们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沈守礼考上?

    “守礼啊,你这还要多久才能考上啊?”沈老太沉默了一会儿才颤抖着嘴唇小声对沈守礼问道。

    “我也不知。”

    沈守礼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绝望,“不说里面的内容改了,就是如今要买到那本书都是个难题,只怕是千金难求了。”

    “我的娘诶啊,哪个天杀的就整的这一出啊,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嘛!”听到沈守礼这么说,沈老太立刻一脸绝望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哀嚎起来。

    “娘,那…那二十两还去不去拿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沈李氏突然开口问道。

    “二十两…对,还有二十两,走,去找那个死丫头拿,就算守礼去不院试,这字据可是还在呢!”

    听到沈李氏的提醒,沈老太这才想起二十两的事情,若是不去取,过了今日可就要作废了。

    “娘,那我们赶紧去吧。”

    听到要去讨钱,沈金梅双眼就是一亮,这次指不定还能遇到上次那个公公子呢,上次那公子定是被那小贱人给骗了才会误会自己,这次自己定要解释清楚。

    “不成,金梅你在家照顾你三哥,我与你大嫂去就好。”然而沈老太却没让她如愿,将她留在了家中。

    沈老太和沈李氏两人很快就到了沈记,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店铺四周,确认季司暖和季司冷不在之后才一脸趾高气扬的走进了沈记。

    “老二,你快点儿将二十两拿来,老娘急着回去照顾老三呢。”沈老太将字据往桌上一拍,习惯性的对着沈守义大声的嚷嚷道。

    这粗豪的嗓音和野蛮的动作完全破坏了店中静谧的氛围,将店中的客人给惊得纷纷侧目,脸上皆带上了薄怒。

    来这里的客人都是为了降暑而来的,刚好沈碧沁店中的氛围十分适合小憩,很多人就算无事很会过来这里找个位置坐着看书,有时一叠仙草冻,一杯蜂蜜水便能坐一整下午。

    这样安静却又充满书香气息的氛围令众人乐在其中,可是却被沈老太这番作为全给破坏了,众人届时心中都是一阵窝火。

    “你…你们作甚,老娘来找儿子碍你们啥事儿了!”被众人齐齐怒目而视,沈老太也是心中一阵心虚。

    “诸位实在是抱歉,我娘第一次来不晓得店内的规矩…”沈守义一见沈老太过来便立刻过来和众人致歉。

    “沈老板,这人可不是第一次来了,她不久钱明明就来过,也是这般粗鲁无理,真是扫兴,怎的每次来都遇到她。”

    这说话之人赫然就是上次出言嘲讽沈金梅的青衣女子。

    “老娘来咱了,这是老娘儿子的店,老娘爱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你管得着么!”

    听见青衣少女的话,沈老太立刻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老二,你娘我被人这样欺负你咋就一声都不吭一下!”

    “娘,此时分明是你有错在先,恕儿子不能帮你。”

    沈守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头对青衣少女再次致歉道,“很抱歉扰了这位小姐的雅兴,我便做主,明日在楼上为小姐预留一个阁间如何?”

    “咦?当真!”听见沈守义的话,那青衣少女立刻激动的确认道。

    如今沈记阁间在镇上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一阁难求,若是想来都得提前好几日预定,否则当日直接过来的话是绝对与阁间无缘的。

    “自然是真的。”沈守义微笑着点头。

    沈碧沁为了预防突发情况,每次都会多预留一间阁间不开放,因此明日才会有阁间给这位青衣少女,至于其它阁间,早就已被订的一间不剩,就是预定日期都时排到三日之后了。

    “那课真是太好了,哼,你个无礼的老婆子,本小姐看在沈老板的面子上就不与你计较了,若是再有下次就别怪本小姐不客气了。”指着沈老太警告了一声,那青衣少女才高抬着下巴带着护卫离开了。

    “老二,老娘都要被欺负死了,你居然还站在那个贱妮子一边,这个逆子!”沈老太大声尖叫着就要对沈守义动手。

    “奶奶,你今日来究竟所谓何事。”沈碧沁上前挡在了沈守义面前看着沈老太冷声道。

    “老娘早说了是来拿银子的。”沈老太指着桌上的字据说道。

    “银子?呵呵,奶奶怕是想错了吧,我们如今似乎已经无需给奶奶银子了吧。”沈碧沁双手环胸一脸冷笑的说道。

    “怎的就不需要给了,守礼出了点事儿不能过来,老娘过来拿怎的就不成了?”一听沈碧沁不给银子,沈老太立刻就又大声的嚷嚷起来。

    “你这老婆子是怎么回事儿,说话不能小声点儿么!”这时旁边一食客终于忍受不住爆发了。

    “就是啊,我们这好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境都被你破坏了。”

    “你若有事儿就出去外面,不要在这里破坏我们的兴致。”

    “…………”

    一人起反应,其他所有食客便全都跟着起了反应,指着沈老太一脸怒气的说道。

    “你…你们说老娘做啥,老娘不过是来拿个银子而已,只要他们给了银子老娘立刻就走。”寡不敌众的道理沈老太还是明白的,语气届时也弱了不少。

    “沈老板你倒是给个解释。”

    听到沈老太的话,众食客纷纷看向了沈守义,“沈老板,我们是来吃东西的,不是来找罪受的。”,

    “各位放心,这事儿立刻就能处理完。”

    沈碧沁站出来对众人施礼致歉,然后对着沈老太道,“奶奶,我们当初签的字据写的清清楚楚,为沈家三子沈守礼出‘只’供其前往郡城参加院试的盘缠费二十两,没错吧。”

    “不错,所以今日是七月初一,我们过来拿银子怎的不对了。”沈老太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奶奶,想必三叔也告诉你今年科举取消了吧,科举都取消了,这参加院试的盘缠又是从何说起呢?”沈碧沁唇角一勾冷笑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沈老太眼睛猛地大,看着沈碧沁又问了一遍。

    “这意思你都听不明白,字据里都说是给参加院试的盘缠,现在科举都取消了还考什么院试,这钱你自然就不能拿了!”其中一个希望沈老太尽快离开的食客站起来说道。

    “不能拿了?”听到那食客的话,沈老太和沈林氏都愣住了。

    “你…你早就知道了这院试会取消是不是!”沈李氏率先反应过来,指着沈碧沁一脸恨恨的质问道。

    “大伯娘,这消息可是今早才刚刚颁布的,这字据是十日前签的,我要如何才能未卜先知?你可莫要为了银子而诬赖与我。”沈碧沁一脸淡然的说道。

    心中却是暗笑,她自然是提前知道了,否则怎么可能答应立字据给银子,这要怪也怪主宅的人太过贪心。

    当时她给过沈老太两个选择,一是给一两,可以马上拿走,另一个就是二十两立字据。

    若非他们贪得无厌,也不会有今日的结果。

    “就是,沈姑娘是神童又不是神算子,你莫要诬赖人家!”

    “不错,现在事都说明白了,你们怎么的还不走!”

    “就是,赶紧走,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

    “…………”

    这次没等沈老太说话,店里的食客便纷纷出言赶人。

    “你个小贱蹄子你给老娘记住了!”

    被这么多人驱赶,沈老太就是脸皮再厚也坚持不下去了,恨恨的骂了沈碧沁一句就和沈李氏灰两人溜溜的离开了店铺。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沈碧沁眉头微锁,或许她们店里应该买个小厮回来了,下次沈老太几人若是再过来,就直接让人将她们拦在门外。

    “这个该死的贱丫头,居然被她给算计了!”坐在牛车上,沈老太的骂声还未停止。

    “娘,你还记得那日那个公子么,那天他不是和那臭丫头说了话,我记得他们说完之后那死丫头就立刻答应立字据了。”

    沈李氏一脸恨恨然道,“我看八成就是那公子告诉她的,她就是晓得了科举会取消才会那么痛快答应与我们立字据的。”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