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七十:晴天霹雳
    “我年纪太小。”沈碧沁认真的说道。

    “你我相差不过七岁,我等你几年又如何。”

    季轩逸言语之间看似随意,可是眼中却满是坚定,“丫头,本少爷看上你就绝不会轻易放弃,本少爷…我会让你感受到我的诚意的。”

    看着眼前的一脸认真的少年,沈碧沁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低头看向自己精巧的小手,突然意识到她已不是原来的她,虽然心里年龄很大,但是身体却不是。

    或许她该改变一下自己的观念,努力去适应这句身体所带来的一切变化,包括看人的标准。

    “丫头,我近日事多,等忙完了,必会来寻你的。”

    见沈碧沁低头不语,季轩逸也没强迫她做出回答,伸手轻柔的将沈碧沁鬓角的发丝别至耳后,交代了一声儿便起身离开。

    少年带着清凉香气的温热触感还残留在耳边,让沈碧沁的脸颊和耳朵都不由的微微发起热来,脑袋瞬间再次成了一团浆糊。

    今日之前她坚信自己是个快奔三的阿姨,季轩逸只是个小少年,一直是以长者自居,如今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过也是个九岁的小姑娘之后,这种感觉开始微妙的产生了变化。

    季轩逸,是个不论从哪方面看都优秀之极的少年。

    于是,等沈碧沁下楼,将碗拿成勺子的事情再次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看得沈林氏连连皱眉,眼中满是担忧。

    “娘,五妹这又是魔怔了?”马车上,沈碧雪担忧的对沈林氏问道。

    此时沈碧沁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远方发呆,只怕都早已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了。

    “恩。”沈林氏看了沈碧沁一眼,心中越发的忧愁起来。

    “沁儿啊,你实话告诉娘,你与那三爷是怎么个说法?”回到家中,沈林氏拉着沈碧沁进了房间。

    沈碧雪几人不知道,沈林氏这个过来人可是清楚的很,那三爷看自家闺女的眼神明显就是不同的,那是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娘您想多了,我与三爷不过是生意上的朋友。”

    沈林氏的话让沈碧沁惊出了一身冷汗,迅速从呆愣中回神,二话不说就矢口否认,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否认的如此彻底。

    “当真?”沈林氏一脸的狐疑,“那你今日是怎么一回事儿,整日神不守舍的?”

    “我是在想事儿了,对了娘,就是今日我答应奶奶给银子的事儿。”

    沈碧沁说着便拉着沈林氏出了房间和众人坐在一起,接着将季轩逸告诉她的消息告知了众人。

    “沁儿,你说的是真的?”听沈碧沁说完,众人全都面面相觑,如果是真的,这可是一件大事啊。

    “恩,季轩逸说的肯定不会有错,他叔父可是季知府。”沈碧沁确定的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家倒真是不用出那笔银子了。”沈林氏微笑着点头。

    “朝廷这样做不知道要害苦多少学子了。”

    沈守义叹息的摇了摇头,“你三叔为这科举努力了这么久,这次的打击只怕会很大。”

    “爹,你该庆幸二弟和三弟年纪都还小,这事儿对他们的影响不大才是。”沈碧雪微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家也算是幸运了。”

    事已至此,就算沈守义再同情沈守礼也是于事无补,如今距离‘这事’发布不过十几日,去说也是来不及了,沈守义最后也只是叹息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守义是因为兄弟之情替沈守礼感到惋惜而心情烦闷,而沈碧沁几个孩子倒是显得没心没肺,反而还为不用给二十两银子感到很是开心,吃完夕食就围在一起,愉快的继续跟着沈碧沁学算学去了。

    光阴似箭,七月初一眨眼而至。

    主宅中,沈守礼背上考箱,一身崭新青衣直裰,头戴飘飘巾,一脸踌躇满志的走出家门,打算搭自家牛车和沈老太一群人前往镇上找沈碧沁拿盘缠钱。

    “叔谨,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几人还未出发,突然前方几个同样一身儒生打扮的青年,一边朝着挥手,一边面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伯仲叔季,因为排行在三,所以沈守礼的表字是叔谨。

    “长生兄,出了何事,为何如此慌张?”沈守礼看着其中一首青年不解的问道。

    “叔…叔谨,郡城我们是不用去了。”

    那青年喘了几口大气之后才扬了扬手中东西道,“朝廷突然新颁布了一部《四书五经大全》作为官定读本,并要求此后科考皆以此书内注释为正解,不得使用其它学说的注释,并取消了今年的院试和会试。”

    今年是乙末年,有举行的就只有院试和会试,所以相当于是取消了今年的科举考试。

    “怎么可能,之前都未有任何消息传出,怎会突然出现变故,长生兄,莫要与小弟开玩笑了,去郡城的银钱小弟都已备好了。”沈守礼听完消息之后脸上笑容就是一僵,却是依旧不肯相信。

    “邸报上都写了我还能骗你不成。”那人说着将手中拿着的一叠合订在一起的纸张递给了沈守礼,“你自个儿看吧。”

    “怎会如此…怎会…”

    确认之后,沈守礼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砸得他一阵头晕目眩,嘴唇颤抖着说了几个字,便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叔谨!”

    “守礼!”

    见沈守礼晕死过去,众人赶紧七手八脚的将他给扶回了房间。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沈老太拉着那青年的衣角一脸不知所措,怎的好好的人突然就晕过去了,还说院试取消了。

    “婶子,这事儿我们也说不清,你还是等叔谨醒来再问他吧,我们还要去通知其他人,就先告辞了。”

    几人来之前已经通知过了好几个,几乎个个都是相同的反应,所以已经见怪不怪了,摇了摇头便告辞离开。

    “诶…”

    与此同时,冯老同样看着邸报一阵摇头叹息,不过当他看到沈其远两人稚嫩的面孔时,内心便是一阵欣慰,还好两人都还年幼,还来得及,就是不知道天下间多少寒门学子要因为这个改革而陷入困局了。

    《四书五经大全》的出现相当于考试有了标准答案,给出了个规范,这就说明所有人必须摒弃他们原来所学的内容,将《四书五经大全》中的那些注释从头再看一遍,这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巨大的,因此对那些境贫寒或是打算进行最后一搏的高龄学子来说是极其巨大的打击。

    虽然今日便是《四五五经大全》颁布的日子,但沈碧沁内心依旧一阵平静,初时还还觉得有些快意,因为能给主宅的人添堵,但是想到这部书将带来的巨大影响,便也开心不起来了。

    “哒哒哒…”

    沈碧沁正想着,外面便传了一阵马蹄声,接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沈碧沁的眼前,来人正是季轩逸身边的护卫,季司暖。

    “暖护卫,你怎的过来了?”见到季司暖,沈碧沁便知他肯定是来找自己的,忙从柜台内走出来。

    “想来沈姑娘也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我家少爷脱不开身,不过却命属下将这个带给沈姑娘。”

    季司暖一微笑的解释一句,便将手上的包裹递给沈碧沁。

    季司暖人如其名,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意,令人看着人极为舒服,

    “哦…哎呦,什么东西,这么沉。”沈碧沁赶忙换双手提住。

    “沈姑娘看了便知。”季司暖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双手递给沈碧沁道,“这信是少爷交代要亲手交给姑娘的。”

    “好的,麻烦你了。”沈碧沁感谢的接过信封。

    “沈姑娘客气了,东西既已送到,属下便先告辞了。”季司暖微微一笑,一抱拳便要离开。

    “暖护卫,请稍等。”

    沈碧沁忙叫住季司暖,拿了一盒仙草冻和水蒸蛋糕递给季司暖道,“麻烦你大热天的跑一趟,这些你拿回去和兄弟们一起吃,蜂蜜也放在里面了。”

    “真是谢过沈姑娘了!”

    季司暖对这两样东西本就极为喜爱,只会他又不好意思吃独食,现在沈碧沁给他送了这么多,正合他的心意,立刻喜滋滋的接过。

    等送走季司暖,沈碧沁这才拿着东西去了灶镬间,打开一看,沈碧沁心中不由就是一阵感动。

    这里面放着赫然是两套全新的《四书五经大全》,这部书由于刚刚颁布,有资格拥有的只有县学或者府学的那些生员,他们这种平头小老百姓想要买到只怕是还得等上不短的时间。

    不得不说,季轩逸这份礼送的非常讨喜,实在又不浮夸的礼物,正对沈碧沁的喜好。

    打开信封,熟悉的字迹便引入眼帘。

    ‘丫头,这部书便是今年新出的《四书五经大全》,知晓你两位兄长皆有入学,想必是需要的,这书本少爷既已送出,概不退还,你若不喜大可丢弃便是。另,我近日公事繁多,无暇他顾,待过几日便去寻你。’

    语气依旧那般强势,往下看去,沈碧沁微微一怔,落款分明是季轩逸。

    用名,而非字。于南冥,只有亲近之人方可直呼其名。

    末了,下方还有一阕短句。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