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四七:恶意煽动
    沈碧沁眼中冷芒闪烁,主宅的人果然贼心不死又来闹事了,此时正围在自家摊位前要她们交出沈碧玉。

    心中冷笑,当沈碧玉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隶么,沈碧玉已表明不会再回主宅,这些人休想再强迫她分毫!

    沈碧沁到的时候摊位前已围了人,各个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可是那道熟悉尖锐的声音却硬是从那嘈杂的议论声中穿透而出。

    “二沈守义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玉儿是俺闺女,俺要回自己闺女怎么了?”

    沈李氏一脸愤怒的大叫道,“大家都来评评理啊,这人不管我婆婆自己分家了不说,现在连俺闺女都给绑走了,还要威胁俺给了银子才放人,沈守义你真是好狠的心呐,俺心苦命的闺女呦。”

    沈李氏一脸的悲痛,说得情真意切,好似有多疼爱沈碧玉这女儿似的。

    “我说兄弟,看你长得还挺正气的,不想却做出此等下作之事!”

    “就是,如此作为与强抢民女有何区别,快些将玉儿姑娘放出来!”

    “小伙子啊,好歹是亲人,有话就好好说,你这般绑人勒索的做法太缺德了,是要遭报应的。”

    “…………”

    围观众人一听沈李氏的话,立刻一脸义愤填膺的帮着讨伐沈守义。

    “我没有,是我侄女她自己不愿意回家的,我没有抢人,更没有勒索人!”听到沈李氏颠倒黑白的话,沈守义气的脸都红了。

    “一个姑娘家怎会不愿回家,你骗谁呢!”

    “就是,这婶子如此关心闺女,做闺女的咋会不愿意回家!”

    “…………”

    很显然,众人并不相信沈守义的话。

    “俺咋就养了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哦!”

    沈老太也适时的哀嚎出来,“老婆子真是命苦啊,老头子去的早,儿子翻脸不管俺就算了,还尽是使坏,老头子啊,你咋就不把俺一起带走了啊!”

    “这都什么玩意儿啊,一家子长得人模狗样儿的,居然是这幅德行!”

    “亏我之前还一直来买仙草冻呢,以后就是再好吃都不吃了!”

    “就是,指不定哪天要被毒死了!”

    “真是世风日下啊,我说你再不放人我们就只能抓你送官了!”

    “…………”

    沈老太这一嚎,更加激起了众人的同情心,对沈守义所做的事情都无比的愤慨。

    “诸位,我真的没抢人,我那大侄女确实是在家中受了委屈才跑去我家,我作为二叔总不能让她一个小姑娘无处可归啊。”

    沈守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解释道,“如果我真的抢了人,这都在一个村子里,哪里能藏得住啊,再说了,村长也不可能不管的。”

    “好像挺有道理啊。”

    “是啊,若是真的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村长不应该不管的。”

    “咦,那这事儿到底该听谁的?”

    “…………”

    沈守义话说的非常有道理,众人也不是傻子,一时间全都犹豫起来,看着沈老太几人的眼中也出现了怀疑的神色。

    毕竟沈守义他们在里卖仙草冻的时间也不短了,待人也是极为客气,没见过他们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见沈守义还能应付,沈碧沁也就没有急着出去,依旧躲在人群中暗暗观察着情况。

    “村长最是偏心你们,哪里会管这事儿!”

    沈李氏见形式不对立刻再次大声喊道,“他们现今都住在后山,那后山可是有怪兽的,我们根本就上不去,俺今个儿想上去都差点儿被那怪兽给吃了呢!”

    说到怪兽的事情沈李氏还心有余悸。

    主宅如今已经再次乱成了一团,沈老太也意识到自己之前一时冲动将人给赶走,便再次故技重施让沈李氏去将沈碧玉叫回来。

    沈李氏没办法只能再次去找村长帮忙,可沈碧沁早已经将沈碧玉的事情告诉了村长,村长虽然答应沈碧玉不追究此事,但见到沈李氏还没忍住将她给臭骂了一顿。

    村长不愿帮忙,在沈老太的胁迫之下她只能自己前往后山,可谁知刚到路口就猛地被那怪兽给扑倒在了地上,她立刻就吓晕了,还是后来沈老太等不住去找她才把她叫醒的。

    经历了这一遭,沈李氏自然是打死也不敢再进后山了。

    后山不能进,村长不忙帮忙,眼看着就到晌午了,沈老太几人等不下去这才赶着牛车道镇上来找沈守义要人。

    听到沈李氏的话,沈碧在心中将银狼恨恨夸了一顿,实在是够给力的,与此同时对慕容旭也很是感谢,想到慕容旭特别喜欢水蒸蛋糕,沈碧沁便决定回去之后做一个大大的水蒸蛋糕好好犒劳一下他。

    “就是,二弟你该不会与那怪兽是一伙儿的吧,不然怎的你们在后山住着都没事,我们去找人就那么巧合的遇到了。”一旁沈金梅冷冷的说道。

    “沈金梅,话可是不能随便乱说的!”虽然知道沈金梅不过是猜测的,沈守义还是听得内心一阵慌乱。

    “有没有乱说二叔自己不是最清楚的么!”

    此时人群中一道尖细的声音传出,一个少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那双看向沈守义的眼中还盛满了怨毒之色。

    沈碧沁转头一看,却是消停了半个多月的沈碧兰。

    “你与沈家已经断绝了关系,不要喊我二叔。”沈守义眉头一皱,言语之前毫不留情。

    对于这个自私无情且处处迫害自家闺女的侄女,沈守义如今对她是半分好感也无了。

    听到沈守义的话沈碧沁忍不住就要拍手叫好,这个便宜爹的表现真是越来越给力了。

    “你!”

    沈碧兰被沈守义的话给噎的一张粉脸立刻就涨红了,好半晌才一脸愤怒的说道,“喊你一声二叔不过是给你面子,你既不领情便算了,我也不稀罕你这个二叔!大家听我说,这沈守义以前的性子可不是这样的,对我奶奶可孝顺了,可自从搬去后山性子就变了,我看他八成是被怪兽给控制了!”

    “哗~”

    “什么?被怪兽控制了,这是真的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就要赶紧抓起来烧死啊,不然到时伤到人怎么办!”

    “娘,我害怕!”

    “……”

    听到沈碧兰这话,所有围观的众人全都一脸惊怕的往后退出老远,看向沈守义的眼中满是质疑之色,古人对鬼神之事最是忌惮。

    “沈碧兰你休要信口雌黄!”沈守义气的眼睛都红了,一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跳。

    “天哪,这人好凶,不会真被怪兽附身了吧!”

    “你瞅那眼睛都红了!”

    “…………”

    生气的沈守义的面上显示出几分凶悍,围观众人此时本对沈守义就有了怀疑,内心就自然的将那表情给放大扭曲了,心中的怀疑更是加深了几分。

    “我信口雌黄,那你要怎么解释你们一家人去后山住了那么却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沈碧兰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走上前几步咄咄逼人的说道,“我看不只是你,就连她们也全都被妖怪给控制了,我大姐现在只怕也是被你们给控制才不愿意回家的!”

    “这小妇人说的很有道理啊!”

    “你看她们各个生的这般好看,指不定真是妖怪变得!”

    “那…那些仙草冻不会也有毒吧!”

    “…………”

    人类的想象力是吩咐,对谣言的创造力更是可怕的惊人,如今不过才在这些少数人中间传了一遍, 沈守义几人就从被怪兽控制变成了妖怪化形了。

    “我…我们不是妖怪,不是!”看着众人渐渐变得冷漠不善的眼神,沈守义几人都慌乱了起来。

    看着沈守义几人面色煞白有口难言的样子,沈碧兰心中就无比的快意,眼中闪过浓烈的恨意,我那无缘的孩儿,你看到了没有,都是这几个人害死你的,娘亲一定会替你报仇,让她们给你偿命!

    “沈守义,不是妖怪你为何要心虚,我看你就是妖怪,大家快把妖怪抓起来烧死,现在还是白天,妖怪肯定还躲在他们的身体里不敢出来,若是到了晚上,只要就要出来伤人了!”

    沈碧兰满脸怨恨的大叫道。

    “对,烧死他们!”

    “烧死这些妖怪!”

    “………”

    很多事情,一个人说是假,说的人多了,假的也能成为真的,此时众人已经相信了沈碧兰的话,恐惧让众人都失去了理智,全都一脸凶狠的大吼着朝沈守义几人逼近。

    沈林氏和沈碧雪全都吓得脸色苍白,被沈守义护在怀里不停的往后退去。

    这个沈碧兰,果然是好狠的心肠!

    沈碧沁冷冷的看了沈碧兰一眼,这才握了握拳,深呼吸了口气之后从人群中冲了出去,接着拿起手推车上的木盆就朝着地上狠狠的砸落而下。

    “彭…”

    巨大的撞击声成功吓住了众人,让所有人停下了脚步,全都齐刷刷的看向了沈碧沁。

    “沈碧沁,大家快把她抓…”

    “沈碧兰!”

    沈碧兰看到沈碧沁出现,就知道要坏事,刚准备先发制人,就被沈碧沁一声大吼给抢走了话头,沈碧沁一脸嘲讽的看着沈碧兰大声说道,“沈碧兰你肯真厉害,我竟不知你何时还学了术法,可以辨识人妖、降妖除魔了。”

    “你…”

    沈碧兰被沈碧沁这话给堵得哑口无言,她当然没有学过术法,妖怪只说不过是她信口胡掐的而已。

    “各位,她的话根本不能信。”

    沈碧沁毫不畏惧的看着众人大声喊道,“此人偷了娘家人用来挣钱的方子,被知道之后为了得到方子还和娘家人断绝关系,此等无情无义德行败坏之人的话怎可相信!”

    “诶,对了,你不是三水家的那个偷娘家方子还弄得落胎的那个沈碧兰嘛。”此时一个人认识沈碧兰的婶子突然大声喊了出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家都在同一个镇子上,沈碧兰做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不少,刚刚大家被煽动得注意力都放在沈守义几人身上,所以才没注意到,现在被沈碧沁这么一提醒,很多人立刻就认出沈碧兰来了。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沈碧兰啊,听说这人心可毒的很,都把亲爹给气吐血了!”

    “看来妖怪这事儿不可信啊,这女人的话不能信,指不定真要冤枉了好人。”

    “不错,这事中间只怕真的有什么猫腻啊!”

    “…………”

    一知道沈碧兰的身份,众人全都立刻冷静了下来,反而有很多的人开始质疑起沈老太几人的话了。

    “各位听我说,原本这家丑不可外扬,且我大堂姐宅心仁厚念着亲情不愿追究,想说事情就这样揭过,不想他们居然不懂得感恩,竟还想要害我们,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隐瞒了,今日便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请诸位做见证,向他们讨个说道!”

    沈碧沁说着便将沈碧玉的事情给简单说了一遍,“如今我大堂姐还在养伤,之前看伤的地方是‘回春堂’,大家都知道陈大夫是受过皇上封赏的人物,是一个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的大善人,他的话肯定不会有假,大家大可以去他那里求证!”

    “不错,老夫可以作证。”

    此时,一道沉稳且带着微怒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正是陈大夫的声音。

    “陈大夫!”

    见到陈大夫,又见到陈大夫身边正朝着自己点头示意的季四娘,沈碧沁的心立刻安定了下来,有了陈大夫的证词,这件事情就好解决了。

    “是陈大夫,陈大夫来了!”

    “陈大夫都来作证了,这事儿肯定是真的了!”

    “那我们就是被他们骗了?”

    “………”

    见到陈大夫,众人眼中的最后一丝怀疑终于消失了,看着沈守义等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惭愧,可当他们看向沈老太一群人时,神情立刻变得愤怒起来。

    “玉丫头被送到医馆时头部受了重创,是沈守义一家子将人送过来的。”

    陈大夫朝着沈碧沁微微颔首示意之后,便面带微怒的看向沈老太几人,“至于他们,老夫是一人都未曾见到!”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