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四一:报应不爽
    “哼,做什么,俺们不过是收点儿利息!”

    将所有东西都砸烂之后,阿福爹率先停下动作,握着扁担转向众人说道,“大家都来评评理,他家娃子被夫子逐出学塾,却因为心生不平去夫子那里告状,害得俺们三家的娃子也被逐出了学塾,俺这车还砸错了不成!”

    “哎呦,守义家的孩子入学塾了,俺咋都不知道嘞?”

    “这才分家就有银子入学塾,看来这生意挣得不少呦。”

    “被逐出学塾,看来这守义家的娃子也不是个好的。”

    “守义这事儿做的不地道,自家娃子教不好,咋还能害别人家的娃子呢。”

    “…………”

    听到阿福爹的话,围观的村名全都对着沈守义一行人指指点点,脸上满是质疑和不满。

    而一旁的沈金梅见到这情况则是露出得意的冷笑,沈守义,我看你这次要如何收场!

    “你们家娃子被逐出学塾关与我何干!”沈守义瞪着一双眼睛,满眼怒气的上前盯着阿福爹问道。

    沈守义很少生气,可今日如果不是沈碧沁及时提醒,这怕就不只是车被毁,人必定也会受伤,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鲁莽行为彻底激怒了沈守义。

    而且沈宁远几人被逐出学塾的事情他也是现在才知道的,和他们根本就毫无关系!

    “咋不干你的事儿,你这杀千刀的,老娘咋就生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大郎可是你亲侄子你咋就这般狠心!”一碰沈老太说着上前对着沈守义就是一顿狠打。

    “奶奶,三堂哥为何会被逐出学塾我们毫不知情,我们不过让夫子查清事情的真相,让三堂哥三人为自己的过错道歉而已。”

    沈碧沁上前拉开沈守义,自己站到了沈老太的面前。

    对于长辈的责骂小辈是不能躲的,更何况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所以沈碧沁只能上前将沈守义拉开,不过她自己则是被沈老太没来得季停下的扁担给重重打了一下手臂,疼的沈碧沁眉头都深深皱了起来。

    “你放屁,如果只是道歉,夫子咋会将俺家虎子逐出学塾!”虎子娘一脸的不相信。

    “事实就是如此,夫子会如何做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沈碧沁神色淡然的说道。

    “俺才不管你做了啥,反正如果你们不去找夫子,俺家的孩子就不会被逐出学塾,这件事你们必须给个说法!”阿福奶奶一脸蛮横的说道。

    “不错,俺们娃子上学塾可是给了大把银子的,你们必须给赔偿!”阿福娘也上前跟着应和道。

    “对,给赔偿!”虎子一家人一听赔偿,也立刻开口应和道。

    听着这几人丑恶的嘴脸,沈碧沁心下冷笑,这是打算讹上老爹了么?只可惜遇到了她,这些人的小算盘只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哦,现在听几位婶子叔伯的意思是阿福和虎子他们骂人欺人却不该被惩罚,而我二哥三哥被他们三个欺负辱骂,就活该被逐出学塾了?”

    沈碧沁冷冷的看了几人一眼,之后转头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在场的各位婶子伯伯你们评评理,我两个哥哥被他们害得给逐出了学塾,我爹心善,看在都是乡里乡亲的就想不计较将事儿给揭过了,可他们倒好,居然贼喊捉贼,颠倒黑白要我们给赔偿,你们说说,有这样的理儿么!”

    “不错,分明是他们有错在先,我四妹妹打大伯的事情都已经澄清了,村里人都知道我四妹妹是被污蔑的,可是沈宁远他们三个出言辱骂我四妹妹不说还先动手打人,之后还诬陷我两位哥哥先动手,害得他们被夫子逐出了学塾。”

    此时沈碧雪也站了出来,一脸愤怒的说道,“我爹气不过去才去找夫子理论,在昨日事情早就真相大白了,错的人是他们三个,我们当时只要求让他们赔礼道歉而已,至于他们被逐出学塾那是夫子的决定,我们也只是普通人,如何能左右夫子的想法!”

    “没错,我倒是想问问,我不与你们计较,你们此等做法又是为何!”沈守义目光凌厉,满脸愤怒的上前对着阿福爹几人质问道。

    “俺…俺…”听到这些,阿福爹几人虽然心中极度不甘,但却是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原是这样,阿福他爹,这事儿就是你们做的不地道了!”

    “不错,这事儿该是你们给人道歉赔偿才对,怎么反过来对人下手呢,实在做的没道理。”

    “再说你们这砸人东西也太过了!”

    “…………”

    听完沈碧沁几人的话,围观的村民届时就全明白了,没想到真相居然会是这样,看着那被打得稀巴烂的一堆东西全都是一阵肉疼,七嘴八舌的指责起阿福爹一群人来。

    “算俺倒霉,俺们走!”看到众人的态度,阿福爹几人自知今日是讨不到好了,愤愤的说了声就要离开。

    “慢着!”

    几人还没走就被沈碧沁给拦下了,“几位要离开可以,但是这些你们难道不该给个交代么?”

    “什么交代,老子砸都砸了,你还能咋滴!”阿福爹一脸凶悍的瞪着沈碧沁吼道。

    “呜呜,娘,那叔好可怕…”

    面目狰狞,吼声如雷,吓得一旁的几个孩子都害怕的躲进了自家大人的身后。

    “呵呵,我当然不能拿伯伯怎么样了,只是你们将我家的东西给损坏了,今日你们若不给赔偿我立刻就去请村长爷爷来主持公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届时就不是陪车子和锅碗瓢盆那么简单了。”

    沈碧沁毫不畏惧,神色冰冷的上前一步说道,“就连学塾的事,我也会一并请村长做主!”

    “你…!”听到沈碧沁的话,阿福爹气得目呲欲裂,扬着扁担就想要对沈碧沁动手。

    “你想做什么!”

    扁担即将挥下的时候沈守义及时上前稳稳的将它握住,对沈老太不还手那是碍于孝道,并不是他沈守义懦弱好欺负!

    “呵呵,看来你们是不同意私了,那好,我只能麻烦村长爷爷他老人家了。”

    沈碧沁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对人群中的大牛媳妇说道,“婶子,能不能请你…”

    “你个死丫头给老娘闭嘴,老娘什么时候说过不赔了!”沈碧沁话还没说完,阿福奶奶就一脸气急败坏的大叫了起来。

    “娘!”听到阿福奶奶的话,阿福一家人全都愣住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还不是你们没用,谁让你们砸东西的,现在好了,还要倒贴银子,不赔等着村长来我们阿福能有好果子吃么!”

    阿福奶奶虽然凶悍,却也是个在关键时候拧得清的,不然也不可能将家里那么多人给管得死死的。

    听到阿福奶奶的话,阿福一家人全都不甘的地下了头,心中不情愿,却也知道若是较真起来吃亏肯定是他们。

    “说吧,要我们赔多少!”

    阿福奶奶一脸肉疼的说道,心中真是肠子都悔青了,这次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亏大发了!

    “这车大家都知道价钱,五百文,这碗可是粗瓷的,总共有二十个,勺子二十根,圆木盆子三个,小圆桶一个,我也不多收你们,总共就一两银子便好。”沈碧沁神色淡然的一一将所有东西说出来。

    “一两,你抢钱么!”听到居然要一两银子,虎子奶奶立刻就一脸不满的大声嚷嚷道。

    “恩,你们若是不给银子也成,将东西一个不少的买还给我们就好。”沈碧沁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了虎子奶奶一眼之后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

    “额…”

    听到沈碧沁这么说,虎子奶奶还没出口的一堆话全都直接卡在了喉咙里,她又不傻,那些东西一看就知道远远超一两银子!

    恨恨的瞪了沈碧沁一眼,这个该死的丫头怎么这般厉害,她原还想压压价的,现在看来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好,一两就一两,田氏,这件事都是你们家大郎引起的,你们要出大头,我们两家出一起出五百文,剩下的五百文你们出!”

    到了如今已再无退路,阿福奶奶也只能咬咬牙应下了这一两的赔偿。

    只是那看着沈金梅的眼里全是怨恨,她不是傻子,现在算是明白她们一群人被是被这死丫头给当枪使了!

    “让老娘出钱不可能,老娘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出!”

    听到要给钱,沈老太立刻尖声大叫了起来,“再说那车子老娘又没有动手,凭什么让老娘出钱!”

    “田氏,这钱你要是不出,你就自己去跟村长说,还有今日的事儿俺们还没完呢!”虎子奶奶此时也知道自己被沈金梅给利用了,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沈老太威胁道。

    “你们…要俺出钱可以,但是俺绝对不会出五百文,凭什么俺要出大头!”

    ‘见村长’三个字对沈老太来说就是魔咒,一听立刻就怕了。

    “不行,这事都怪你们大郎,你必须得出大头,没得商量!”阿福奶奶态度强硬的说道。

    “不可能,老娘最多出两百文,若是再多那就去见村长,这事儿阿福虎子他们都有份儿,你们谁也逃不掉!”沈老太这下也是豁出去了。

    听到沈老太这话沈碧沁都想为她鼓掌叫好了,她发现每次只要碰到钱的事情,沈老太的智商就会突然爆发。

    “好,两百文就两百文!”

    阿福和虎子一行人也害怕沈老太真的去找村长,况且这车沈老太一家子确实都没有动手,只能点头答应。

    阿福和虎子的奶奶都一脸肉疼的将钱给了沈碧沁,可是到沈老太的时候,沈老太却拒绝给钱了。

    “老二,我是你娘,难道你还要和老娘拿钱不成!”沈老太怒视着沈守义道。

    “奶奶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分家了,若是给您钱那也是每月给的养老钱,如果奶奶不愿意给也可以,那之后的两个月我们就不给奶奶养老钱了。”沈碧沁上前挡在沈守义面前淡淡的说道。

    分家的时候他们说好了,沈守义要每个月给沈老太一百文的养老钱。

    “你…好,老娘还不差你那些破钱!”

    沈老太原本是打算用孝道来压制沈守义让他不收钱的,可是现在被沈碧沁这么一说,只能恨恨的放弃。

    “这里的各位婶子伯伯们都是见证,想来奶奶也不会那么不要脸的耍赖才是。”沈碧沁嘲讽的看着沈老太说道。

    “你放心,老娘没那么没脸没皮!”

    沈老太气得肺都要炸了,这个死丫头实在太过精明,她原本确实是打算耍赖的,现在被沈碧沁给一语道破,一张老脸立刻就涨红了。

    “恩,钱货两清,婶子们有什么事情要处理那就去吧,我们就先回去了,对了,婶子们既然给了钱,地上的那些也就是你们的了,要如何处理你们就看着办吧。”

    抛了抛手中的钱袋子,沈碧沁瞥了一眼那被砸的稀巴烂的手推车,便一脸愉悦笑意的带着众人离开了。

    “哈哈哈…”

    听到沈碧沁的话,那些围观的人全都大笑了出啦,看着沈老太一群人的眼中全都是鄙夷和幸灾乐祸,当真是报应不爽,害人终害。

    “这个小贱人!”

    看看满地的残渣,虎子阿福众人真是郁闷的差点儿没呕出一口血来,原本还没觉得什么,可是一想到赔出去的四百文钱就换了这么一堆破烂货,顿时各个气得眼圈都红了。

    “沁儿,这乡里乡亲的,你这般做是不是太过了些?”回去的路上,沈林氏一脸担忧的看着沈碧沁说道。

    虽然沈碧沁的做法没错,也确实很大快人心,可是这样得罪人总让沈林氏觉得心头不安。

    “娘,这次的事情明明是他们有错在先,我们好心不计较,他们不感激就算了还倒打一耙。我们不惹事,但也绝对不能怕事,若这次真的轻易放过他们,只会姑息养奸,让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沈碧沁停下脚步认真的对沈林氏说道,“你看着吧,以后看到我们她绝对会乖乖的低头绕行,他们没那个胆子再上来挑事儿。”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