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三八:表字无极
    “呜呜…”

    沈碧沁一行人刚刚到回到屋内,就听到室内传来沈碧玉的哭声。

    “怎么回事?”

    听到哭声,众人对视一眼赶忙跑进里间,只见一个瓷碗被打翻在地,而沈碧玉则是抱着膝盖蜷缩在躲角落里,头埋在膝盖中低声哭泣着,浑身还在微微的发抖。

    “玉儿,你怎么了?”见这情况,沈林氏赶紧跑上去,一脸关心的询问道。

    “二…二叔母!”

    看到沈林氏,沈碧玉直接扑进她的怀中,浑身颤抖的更加剧烈起来,看起来像是极其的恐惧。

    “是不是奶奶和大伯娘来过了?”沈碧沁一脸愤怒的开口问道,不仅沈碧沁,就是其他人都是这么想的。

    “呜呜…不…不是。”

    然而沈碧玉却是摇了摇头,好半晌才声音颤抖的说道,“有…有怪兽,银…银光怪兽,好大只…呜呜,它…它把三只小猫都吃了,呜呜…二叔母,我怕!”

    听完这话,众人反而松了口气,原来是因为银狼,银狼如今已经是沈碧沁家里的常客,时不时就会过来找三只小猫带它们去后山玩,之前银狼一直没有出现,他们便忘了将这件事情告诉沈碧玉了。

    “大堂姐莫要害怕,那是银狼,并不是怪兽。”

    上前将沈碧玉扶起来在床上坐好,沈碧沁这才将银狼的事情对她说了一遍,“只希望大堂姐莫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原…原来如此。”

    听沈碧沁解释完,沈碧玉这才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之后有些害怕的继续道,“可是…可是我见它把小猫给咬了。”

    “不是咬,它只是将小猫给叼起来扔到背上,好驮着小猫们出去玩儿。”

    沈碧沁微笑着说道,“你定是没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若银狼真的将小猫吃了,那这屋内比会有血迹留下的吧,大堂姐可听到小猫的惨叫声了?”

    “是…是这样么?我…我见它突然跳进来,张口就去咬小猫,就…就吓得晕过去了…”

    说到后面沈碧玉的脸都红了,觉得自己的真是太没用了,还好小猫没事儿,不然她真要自责愧疚死了。

    “这都怪我,竟忘了将这事儿告诉你了,银狼十分通人性,不会伤人的,你尽管放心就是。”沈碧沁微笑着安慰道。

    “是了,我刚见银狼时也是吓坏了,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沈林氏拍了拍沈碧玉的后背温柔的说道。

    “恩,我晓得了。”

    得知后山的怪兽其实是银狼,沈碧玉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心中暗暗感叹,四妹妹果真是有福之人,连银狼这等神物都乐意和她亲近。

    这点沈碧玉倒是猜错了,银狼是慕容旭的,并不是沈碧沁的,来找沈碧沁家里主要还是来找三只小猫的,话说银狼态度的改变让沈碧沁觉得很不可思议,之前明明还对三只小东西敬而远之的,现在感情居然就变得这般好了。

    特别是见到三只猫窝在银狼怀里一起打盹的画面,看得人一颗心都软绵绵的,别提多有爱了。

    “那就好,你们姐妹几个聊着,我去做夕食,给你压压惊。”爱怜的摸了摸沈碧玉的头发,沈林氏便起身走向灶镬间。

    “对了大堂姐,你到我们家来都没有衣服,这是我娘给你买的成衣,你快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沈碧沁这才想起早上给沈碧玉买的衣服,被沈致远和沈其远的事情给一打岔,倒是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给我买的成衣?”

    沈碧玉眼中猛地迸发出惊喜之色,她也知晓成衣的一般都很贵,没想到二叔母居然舍得给自己买成衣,心中有些受宠若惊,“这会不会太破费了?”

    “什么破不破费的,你现在可是我们的家人了,哪有我们都穿新衣就你穿旧衣的道理,快试试,我们去外面等。”将衣服塞给沈碧玉,沈碧沁几人便走了出去。

    “谢谢。”

    看着怀里的衣服,沈碧玉眼眸中泛起一抹水润,将脸贴在了衣服之上,闻着新衣特有的味道心中一片温暖。

    “二哥,三哥,说说你们之后的打算?”出了房间,几人围坐在桌前,沈碧沁率先开口问道。

    “我与三弟都决定了,要去冯先生那边学习。”沈致远与沈其远对视了一眼说道。

    “恩,我也是这般的打算的,冯爷爷不是一般人,跟着他学习对你们绝对会受益匪浅。”沈碧沁点了点头道。

    “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等等为父便带你们去冯老那里,请求冯老收下你们。”沈守义喝了口凉水之后说道。

    “谢谢爹。”两人一脸喜高兴的齐齐点头。

    “沁儿。”这时候,沈碧玉从屋内走了出来。

    “呀,果真不错呢,刚好合身,好看。”

    见沈碧玉出来,沈碧雪上前拉着沈碧玉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满意的点头说道。

    “雪儿妹妹就不要笑话我了。”

    沈碧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心中对这新衣服却很是喜爱,自从她被人退亲之后,家里就再没给她做过新衣服了。

    “我可没胡说,不信你问四妹妹她们。”沈碧雪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沈碧玉走到桌旁坐下。

    “新衣服穿上了,呦,这身儿真是好看,沁儿就是好眼光。”这时候沈林氏正好端着菜从灶镬间出来,一脸笑意的夸奖道。

    “四妹妹?”

    听到沈林氏的话,沈碧玉疑惑的看向了沈碧沁,这衣服难道不是二叔母买的?

    “咳,娘他们要做生意,吩咐我去买的。”

    沈碧沁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儿,然后起身跑往灶镬间,“我去帮忙端菜。”

    “哈哈哈,这丫头。”

    看着沈碧沁的背影,众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沈碧玉眼中更是笑意盈盈,满是温柔和感激。

    吃完夕食,沈守义便带着沈致远两人前往冯老家里,沈碧沁也带着那把‘青罗伞’一起跟了过去。

    “哼,此人妄为人师。”听沈守义说完学塾的事情,冯老脸上浮现怒意。

    “所以此次学生带犬子过来,便是希望先生能够答应让他们跟在先生身边学习。”沈守义态度恭敬的说道。

    “冯爷爷,我昨日又新研究出了一种吃食,您若答应,我便做给您吃。”沈碧沁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一脸狡黠的说道。

    “哈哈哈,你这丫头,成,就为了你这手中的美食,老朽也不敢拒绝呦。”听得沈碧沁的话,冯老双眸微微一瞪,之后开怀的大笑起来。

    “嘻嘻,我就知道冯爷爷最好了,二哥,三哥,还不见过先生。”沈碧沁趁势而上,对沈致远两人眨眼催促道。

    “见过先生。”见冯老答应,两人全都立刻一脸狂喜的对着冯老跪下行礼。

    “成了,起来吧,既然答应教导你们,不论你们往后能否通过考验入老朽门下成为老朽的弟子,老朽都会将所有该学的都教给你们。”

    冯老胡须笑道,“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要看你们自己。”

    “先生,若是我们通过考验呢?”沈其远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通过考验,即入我门下,老朽自是倾囊相授,绝不藏私。”冯老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到冯老这话,兄弟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全都升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坚决,他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好好学习,让冯老接受他们!

    因冯老还有课业上的事情要问沈致远两人,沈守义无事便先告辞回去,至于沈碧沁,则是抱着那把青罗伞静静的等坐在一旁。

    “恩,你们两人如今的大体情况老朽了解的差不多了。”

    等到一轮简单的考擦提问之后,冯老微笑着点了点头才接着道,“之前是老夫的疏忽,你们如今也算是正式入了蒙学了,是该为你们取表字了。”

    “还望先生赐字。”听到冯老的话,沈致远内心一喜,忙作揖行礼道。

    想起那日在季思翎面前的尴尬,沈致远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表字。

    “恩,老朽想想,致远…”

    冯老捋着胡子沉吟了半晌才道,“有了,老朽为你取的表字乃是‘千里’,取自‘骏马奔驰可致千里之意’,你可满意?”

    “千里,骏马奔驰可致千里,千里良驹,学生很满意,多谢先生!”沈致远一脸欣喜的应下了。

    沈碧沁也在一旁暗暗点头,这个表字寓意极佳,且与其名起到了相辅相成的作用,取得实在很好。

    “恩。”

    见沈致远喜欢,冯老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转头看向沈其远,“至于其远…”

    “先生,学生可否为自己取字?”冯老话未说完,沈其远便率先开口了。

    “哦?”

    听到沈其远的话冯老微微一顿,之后宽容一笑道,“也可,你便说与老朽听听。”

    不仅冯老感兴趣,就是沈碧沁也很好奇,小孩这名字要取表字可不容易,很好奇小孩能取出个什么样的表字来。

    见冯老同意,沈其远欣喜一笑,才连忙一脸自信的说道:“其远而无所致极,学生为自己取字‘无极’。”

    “嘶…”

    听到沈其远这个表字,冯老先是轻轻倒吸了口气,瞳孔一阵收缩,继而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好,好个无极!其远,其远,其远几何,其远而无所至极!此表字,好极!”

    老人眼中精芒大盛,心中暗暗点头,对沈其远越看越满意,他已经可以预测,此子未来必将无可限量,此时心中已起了收徒的心思,只等过段时间看看这做哥哥的天资如何再做最后决定。

    沈碧沁眼中亦是异彩连连,看来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三哥了,不想他居然藏着如此深沉的野心,难道自家小孩的志向竟是想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执不成?

    表字取完,再无其他的事情,沈碧沁几人便要告辞离开。

    “冯爷爷,这把‘清凉伞’还给您。”

    临走之时,沈碧沁在冯老微微错愕的眼神中,一脸笑意盈盈的将手中的‘青罗伞’递还给他。

    看着沈碧沁几人远去的背影,冯老脸上浮现深深地赞赏与欣慰之色,沈家有沈碧沁和

    沈其远在,何愁没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清凉伞’是民间对青罗伞的戏称,更有一则关于‘清凉伞’的趣谈。

    宋朝时有中书省和枢密院,分掌文武大权,称为“两府”。

    进入两府的官员,出行时可用清凉伞,有个侍郎官叫刘子仪,三次进入翰林院,想借机提升到两府中做大官,都未能愿,于是情绪很坏,在家装病。

    朝廷中同僚相继来看望,向他询问病情,他说:“我的病因是虚热上攻所致。”

    当时,大臣石中立正好在座,他立刻插话说:“此病只须服一剂‘清凉散(伞)’便可痊愈。

    当时做知府是五品官员,而五品官员才可使用青罗伞,这便是直接指出了刘子怡心中所想。

    因此,以冯老的智慧自然已经猜出了沈碧沁的用意,沈碧沁这是在告诉他,她已经猜到了他的大致身份了。如今民间虽大兴‘清凉伞’,却是只有纸伞,以沈碧沁的聪慧不可能看不出小皮纸与青罗布的区别。

    冯老摇头苦笑,却是他大意了,本以为这样的小山村里应该无人认得这‘青罗伞’才是,不成想却是被这小丫头给看出了端倪,只是这丫头究竟是如何知晓青罗伞的事情的呢。

    这丫头,连他都看不透啊!

    “爷爷,何事如此高兴?”

    慕容旭正从外面回来,见冯老扶着他最心爱的青罗伞站在门口,面上尽是笑意,不由有些疑惑的问道。

    “旭儿啊,你可是有对手了。”

    见到慕容旭回来,冯老才收回思绪,一脸笑意的看向他道,“真是后生可畏啊,当年你为自己取字‘驭天’之时,爷爷本以为你已经是最为狂妄之人了,不成想,无极,哈哈哈,沁儿这个三哥却是比你还要狂妄几分。”

    “无极?其远的表字?”慕容旭轻声念了一声,回问道。

    “是啊,这表字亦是他自己取的。”

    冯老乐呵呵的点头道,“旭儿啊,你为驭天,然天有九重,却不知你能走到第几重。而其远为无极,求得便是那九重极巅。就这取字,你不如矣。”

    即便被冯老说自己不如一个九岁的孩子,慕容旭脸上的表情却是依旧古井不波,语气淡然道,“孙儿虽欲‘驭天’,却只为求自保安稳,自是比不得‘无极’志向之深远。”

    “你呀,就是死鸭子嘴硬,老头子才不信你的话呢,哼,明日那两小子就要过来上课,我的好好想想明日的授课内容。”不满的看了慕容旭一眼,冯老便带着雨伞乐呵呵的回屋里去了。

    看着冯老的背影,慕容旭凤眸微眯,一抹暗芒一闪而过,幽深如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