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三六:少年峥嵘
    同时沈碧沁也是打心里感到庆幸,还好事情发生得早,否则沈致远两人指不定真会被教歪了。

    “不学无术,凶悍好斗?我二哥三哥来学塾不过六日,敢问夫子是如何得知这些的?”沈碧沁看着夫子冷冷道。

    “这…这还不简单,老夫是什么人,只需一眼便可知晓,他们两人就是不学无术的草包,将来必定一事无成!”

    夫子被沈碧沁给问的一噎,之后立刻一脸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我竟不知道夫子原是如此博学,不仅能教书,还能掐会算,连看相算命都会,您咋不上天呢!”沈碧沁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你…简直岂有此理,你这女娃子好生无礼,只看你便可知晓你那两位兄长必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夫子被沈碧沁这话给堵的脸都憋红了,居然将他和江湖术士做比较,这对他一个读书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虽然不知夫子为何如此看轻我两位哥哥,但是,夫子可敢与我打个赌!”沈碧沁也不生气,只是神色淡然的看着夫子。

    “老夫作何要与你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子打赌!”夫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夫子既然不敢,那便说明你对我两位哥哥的评价全都是污蔑!”沈碧沁冷笑着看向夫子说道。

    “你简直胡说八道,好,老夫便答应与你打赌,只是,你若输了又待如何!”那夫子一脸阴冷的看着沈碧沁。

    心中冷笑,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娃子也敢大言不惭的要与自己打赌,实在是可笑。

    “若是输了,我便跪在夫子面前给您磕三个响头赔罪,并奉上十两白银作为补偿!”沈碧沁神色淡然的说道。

    听到沈碧沁这个条件,那夫子浑浊的眼中迅速划过一道亮光,十两,这都顶他一年的收入了。

    “不过。”

    不屑的看了一眼夫子那利欲熏心的样子,沈碧沁话锋一转冷笑道,“若是夫子输了,便要去大街上与我两位哥哥赔礼道歉,并澄清今日之事,还我两位哥哥一个清白。”

    “这个…”

    原本一脸热切的夫子在听到后面的条件之后有些犹豫了,沉吟半晌才道,“你先说说赌约的内容。”

    “我记得方才夫子说过,我两位哥哥皆是不学无术的草包,对否。”沈碧沁冷冷的看着夫子说道。

    “是,老夫断言,他们二人就是草包,将来必定一事无成。”瞥了沈致远和沈其远两人一眼,夫子一脸不屑的说道。

    “呵呵,那么为了证实夫子你的说法是错的,我赌约的内容便是,在学塾这段所学习的内容,我两位哥哥已经全部掌握。”

    沈碧沁盯着夫子一字一句的问道,“夫子可敢接受这个赌约?”

    此时,门口已经被聚拢的学子们为包围,众人全都紧紧的看着夫子,等待他的决定。

    “哈哈哈,有何不敢,就他们,别说掌握全部内容,只怕是只言片语都记不住吧。”夫子无比自信的说道。

    这几日他已观察过这两兄弟了,大的还算勤奋,可惜底子太差,字都认不全,更不要说读文章了,至于那个小的,居然还断了一只手,这能学到什么,这兄弟两就是不折不扣的废物。

    思及此,夫子心中信心满满,这个赌约他是赢定了。

    “很好,既然如此,二哥,你便上来接受夫子的拷问。”

    原本还一脸自信的沈碧沁在听到夫子答应之后,脸上故意露出明显的紧张之色,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口喊沈致远上来应赌约。

    “且慢,这赌约内容你出,但是这人,便要由老夫来选了!”

    果然,沈碧沁脸上的紧张被夫子给看到了,那夫子立刻就否决了沈碧沁的选择,指着沈其远道,“老夫选他来接受拷问。”

    心中颇为得意,哼,果然是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子,心思全都写在脸上,实在太好猜了,如今没了仪仗,看你还如何得意。

    夫子眯了眯眼,仿佛已经看到沈碧沁跪在他面前磕头赔罪,乖乖送上十两白银的情景。

    而沈碧沁此时心中却是已经乐开了花,都说书生迂腐好骗果真一点儿都不假,她不过是稍稍故意露出点破绽,他居然立刻就信以为真了,还一脸的自得,实在可笑。

    至于一旁的沈守义几人更是全都一脸看白痴似的看着那夫子,沈其远可是连冯老都赞叹不已的天才神童,反倒是沈致远根底薄弱,他们就想不明白了,为何这夫子会拒绝沈碧沁的提议选择沈其远呢?

    他们已经预料到这夫子输的一败涂地的场景了。

    “不成,就要我二哥。”沈碧沁继续装着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这做戏就得做全套,只有如此,在揭开真相后才能令敌人体会到更加深刻的痛苦,

    “老夫就选他。”

    夫子指着沈其远坚定的说道,“你若不愿,那赌约便算你输。”

    “可是…”

    “四妹妹,你别再说了,我接了便是。”

    得到沈碧沁的眼神暗示,沈其远很配合的上前打断沈碧沁的话,面上虽满是自信,可是眼神闪烁,分明是心虚的表现。

    “哼,果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

    见沈其远这副模样,那夫子便是越发的得意了,却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兄妹两人设好的陷阱之中。

    “可是…好吧,那三哥哥你一定要竭尽全力。”

    见夫子终于傻傻的上钩,沈碧沁在心底为沈其远的演技怒点了一百个赞,之后才一脸委屈的模样的对沈其远说道。

    “四妹妹放心,我必全力以赴。”

    沈其远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抹无害的纯真笑意,细瓷般的白牙晶莹剔透,完美无瑕。

    他一定会全力以赴,让这个质疑自己和二哥,羞辱四妹妹的人颜面尽失,名声扫地!

    少年深深隐藏的峥嵘之气在此刻,破茧而出。

    “哼,全力以赴又待如何,废物便是废物,简直不知所谓!”夫子满脸的不屑。

    “我记得夫子这几日教的内容是《三字经》与《小学》内篇的《立教》篇,请夫子出题吧。”

    没理会夫子的羞辱之言,沈其远神色淡定的说道。

    脊背挺直,下巴微抬,眸色深邃,神态自信从容,此时沈其远那瘦小的身形似乎在一瞬间变得高大起来,令人侧目。

    “既然如此,你便将它们全都背诵一遍,如有一字错漏或片刻停歇,便算你输。”

    夫子看着沈其远眼睛微微眯了眯,虽然他打心里看不起沈其远,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加大了问题的难度。

    “没问题。”

    沈其远唇角勾起一抹极为自信的笑意,心中冷笑,自己《四书》都已经快要学完了,这两本最简单的启蒙书岂能难倒自己。

    “且慢。”

    就在此时,沈碧沁突然出声说道,“为了让这个赌约更加公平,我觉得夫子提问的个数必须有所限制,三题断输赢,若夫子连出三题我三哥哥全都回答出来的话,便算夫子输,夫子觉得如何。”

    “好!”

    夫子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下,在他看来,莫说三题,就是这第一道题沈其远都是过不了的。

    “口说无凭,我们立书为证。”

    沈碧沁说着便让沈守义去写赌约,对于这个夫子的人品她实在信不过,“如果到时候夫子反悔不兑现赌约的话,那么就恕小女子无礼冒犯,将这赌约贴上通告榜了。”

    “你大可放心,老夫从不食言!”气呼呼的瞪了沈碧沁一眼,夫子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三哥哥,你可以开始了。”将赌约收好,沈碧沁一脸笑意盈盈的对沈其远说道。

    “恩。”

    对沈碧沁自信一笑,之后便在夫子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将内容背诵了出来,“《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

    《小学》,小学序。

    古者小学,敎人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爱亲,敬长,隆师,亲友之道…

    小学题辞。

    元亨利贞天道之常,仁义礼智人性之纲…

    小学内篇,立教第一

    子思子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敎。则天明,遵圣法,述此篇,俾为师者知所以敎,而弟子知所以学。

    立教1,列女传曰,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立教13,子夏曰,贤贤易色…故如是之人,虽或以为未尝学,而子夏必以为已学也。”

    语速不缓不急,字正腔圆 ,声如玉石,诵读间抑扬顿挫,宛如那滚滚长江,川流不息,一气呵成,未有片刻停顿。

    这声音清冽纯净,温润如风,余音绕梁,令众人听得不觉沉湎其中,如痴如醉。

    再看那夫子,在沈其远毫无错漏的背完《三字经》之后他便傻了,等听完《小学》序的内容后脸色已然煞白,在之后,沈其远每背完一部分内容,夫子脸上的汗水就多一分,到此刻衣衫已尽皆汗湿,神色之中一片愕然,面如死灰。

    此时他已知晓自己看走眼了,恨恨的瞪了沈碧沁一眼,此时若再不知自己被沈碧沁给耍了,他就是傻子了,感情刚才那紧张的神色都是装出来的,是这兄妹两合伙来给他下套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