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二九:沈碧兰小产
    “二哥,我与你说真的。”

    看到少年受伤的样子,沈碧沁也不再开他玩笑,认真的看着他道,“如今的你自是配不上季三小姐,但你要知道,你才十一岁,未来的你未必就配不上她。你若真心喜欢她,那就该去争取,努力让自己成为能够与之相配的人。”

    “四妹妹,我…真的可以么?”

    沈致远眼中满是迷惘,从小他都是在沈家主宅众人的否定中长大,因此性格早熟,心思深沉,也颇为自卑。

    “绝对可以!”

    沈碧沁目光灼灼的盯着沈致远,“二哥在以前那般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学会认字,这可比好旁人厉害得多了,二哥要相信自己才是!”

    “四妹妹,我一定会努力的,我决定了,我要考取功名,建功立业,成为一个配的上她的人!”

    听到沈碧沁的话,沈致远内心一震,那抹皎洁如月的笑靥便猛地蹿升于脑海之中,他想要往后日日都能看到那抹笑容!

    此刻,信念在少年的心中滋长,以爱为名,必要一飞冲天。

    “二哥,我相信你!”看着沈致远眼中清亮的目光,沈碧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都说爱情是一个人成长最好的催化剂,相信沈致远将会快速的成长起来,不论最后两人的结果如何,至少经过这番努力之后,沈致远将来也必定会有不小的成就。

    “爹,娘,大姐,我们回来了!”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就回到了镇上,一脸开心的朝自家卖仙草冻的摊位跑去。

    “回来啦,看你们这一脸的汗,来,先吃一碗仙草冻解解热,可不要中了暑气了。”

    心疼的给两人擦了擦汗,沈林氏赶紧给两人做了一碗仙草冻。

    “呼~果然还是家里好,人都说‘有娘的孩子是个宝’,果真没错。”

    大吃了几口仙草冻,冰水入喉然后传遍四肢,这才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你这孩子,小心等等你爹又该不高兴了。”话是这么说,但沈林氏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都收不住。

    见沈守义眼神果真朝这里飘来,沈碧沁赶紧小嘴一咧,露出一口白瓷般的贝齿,笑的一脸讨好,“呵呵,有爹的孩子也最是幸福。”

    “去那边阴凉地儿歇歇,差不多要回去了。”沈守义没好气的看了沈碧沁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嗯嗯。”

    知道不小心又惹得老爹不开心了,沈碧沁赶紧乖顺的点头,端着碗和沈致远一起走到一旁。

    “沁儿,你知道不,二堂姐出事儿了。”沈致远吃完便去和沈碧雪替换,走到沈碧沁坐下,沈碧雪才小声的说道。

    “恩?出什么事儿了?”沈碧沁面露疑惑,心中却隐隐猜到,只怕和那冰镇酸梅汤有关。

    “二堂姐小产了。”沈碧雪一脸忧心,“说是被大伯给亲手害没的。”

    “小产了,怎么会这么严重?”

    听到这个消息沈碧沁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猜到两家或许会起冲突,流产却是在她的意料之外,主要是并没听说沈碧兰怀孕了啊。

    “这事儿要说起来也是赵家做的不厚道,二堂姐做事儿也太糊涂了。”沈碧雪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才将今日晌午发生的事情和沈碧沁说了。

    原来赵三水卖酸梅汤的事情被沈守仁在知道了,沈守仁直接找上门去讨要分红,可是酸梅汤的食材都是赵家出的,赵家的人自然不愿意,直接就给拒绝了。

    沈守仁一听赵家不愿意也生气了,威胁赵家说要么给分成要么停止酸梅汤的生意,不然的话他就要去告官,告他们偷窃秘方。

    赵家人一听沈守仁的话火气也上来了,说秘方是沈碧兰带回来的,是沈家自愿给了的,他们并没有偷窃。

    这下事情真相大白,原是沈碧兰向沈家要走方子时只说了要尝试做出酸梅汤,并没说自己会制成酸梅汤去卖,沈家主宅众人对此毫不知情。

    而听到居然是沈碧兰偷窃自家的东西,沈守仁就气得不行,在沈碧兰上前全家的时候给了沈碧兰一个耳光,将人给扇得摔飞了出去。

    这老子教训闺女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谁知沈碧兰居然怀孕了,这一摔直接将孩子给摔没了,沈碧兰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怀孕了,见孩子没了,伤心过度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一个孩子就这样被沈守仁给打没了,还是赵家的长孙,赵家人全都气红了眼,两家当即撕破脸扭打在了一起。

    如今两家关系决裂势同水火,沈碧兰能识文断字又是个能干的,赵家也舍不得她离开,便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个是沈家断绝关系,另个一就是自请下堂。

    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被休弃,除非拥有过人的毅力和能力,否则基本上是没有活路的,沈碧兰显然不是,所以自是不愿被休弃。

    “那沈碧兰最后的选择呢?”沈碧沁不动声色的问道。

    “二堂姐说她不想被休,还说反正现在奶奶和大伯肯定也不要她了,她选择了主宅的人断绝关系,还帮着赵家那边讹去了那张酸梅汤的方子,说是作为大伯害了他们赵家长孙的赔偿。”

    沈碧雪说道这里的时候眼中满是不忍,“大伯当场气得吐血晕厥,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我们忙着做仙草冻,也不知道主宅那边的具体情况。”

    “还能帮着赵家争方子,看来二堂姐是没什么事儿。”沈碧沁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沈碧兰简直是个愚不可及之人,居然为了赵家和娘家人断绝关系。

    娘家人对一个出嫁娘来说何其的重要,若是以后真出了什么事儿,看看赵家会如何对她,届时沈碧兰只怕是哭都没地儿哭去了。

    “我也不知道,爹本想去看看的,可是赵家不然爹进去,说是沈碧兰不愿见爹。”沈碧雪低垂着眼眸说道。

    “沈碧兰这也算是罪有应得,这事儿我们家千万不要掺和进去,否则一闹起来,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沈碧沁听完之后语气淡漠的说道,“沈碧兰那种人心狠毒辣且无情无义,你想想大伯和奶奶对她多好,且不说这事是她有错在先,居然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丝毫没为大伯他们考虑分毫,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好。”

    她当然知道沈碧兰不见沈守义的原因,以她那性子,只怕是又将事情迁怒到他们一家的身上了。

    对于沈碧兰和沈守仁的此番遭遇沈碧沁一点儿都不同情,反而觉得颇为快意,不想这酸梅汤方子的作用比她想象中要给力的多。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这话还真不骗人,缺德事儿做多了,总有遭报应的一天,只希望这次沈碧兰能接受教训才好。

    “恩,这事儿爹娘的想法也与你说的一样,打算不管这件事儿了。”沈碧雪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咦?爹说的?”

    这倒是让沈碧沁颇为意外了,自家这个重情心软的老爹居然会做出这种决定,实在是太难得了。

    “恩,因为爹去看二堂姐的时候…恩,听到她骂你了,而且骂的很难听,还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到了你的头上,说这些事情都是你在使坏。”

    沈碧雪说道这里眼中也浮现隐隐的怒气。

    这沈碧兰简直太欺负人了,明明使他们谋夺自家的方子在前,现在出事儿了居然又将事情怪到他们头上,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怪不得呢。”

    沈碧沁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正在一边擦汗一边卖仙草冻沈守义心中就是一阵温暖。

    “作孽啊,我老沈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生出这样心肠歹毒,冷血无情的贱人啊!”

    回到村子里,在经过主宅的时候,沈老太尖锐的叫声无比响亮的从院内传出来。

    “奶奶,你可不可以消停点儿,我早说了不要对那个小贱人那么好,你不听,现在后悔了吧,别嚎了,真是难听死了。”

    沈金梅一脸的怒气的要去将此事坐在地上撒泼的沈老太给拉起来。

    “我这心里苦啊,这些年都养了个什么样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儿啊!“

    自家酸梅汤方子被抢走,疼了十几年的孙女说和决裂就决裂,想到这里沈老太就是一阵悲从心来,不断的捶着胸口,老泪纵横。

    “娘,兰儿做媳妇的能不听公婆的话么,这事就该怪二弟家那个死丫头,要不是她搞出这个什么酸梅汤,兰儿能做出这事儿么,还害得掉了孩子。”

    沈林氏对沈碧兰是真心疼爱,听到沈老太骂的难听,立刻就出口为沈碧兰开脱。

    “岂有此理,李桂云这个女人越来越过分了!”

    在门外听到这些话,沈守义气得就想去找沈家主宅的人理论。

    “爹,先不要急,继续听听看她们怎么说。”沈碧沁心中冷笑着拦住了沈守义的动作。

    “不错,都怪那个搅家精,那小贱人怎么不去直接病死算了,还害我们沈家变成这番田地。”沈老太一听也立刻将过错都怪到了沈碧沁身上去。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