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二一:自作自受
    “大哥,这事儿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

    见沈守仁根本什么事儿都没有,居然还散布流言败坏沈碧沁的名声,沈守义立时觉得心中怒意难平,仅存的那一点儿犹豫也全都不复存在。

    “俺说守仁啊,你啥子事儿没有,咋就说人家小姑娘打你了嘞?”

    “这事儿你做的不地道啊,人一姑娘好好的名声儿就这么被你给毁了!”

    “就是,你倒是给个交代啊!”

    “………”

    听到沈碧沁的话,村民全都一脸不满的对着沈守义指责了起来,村民大多淳朴,最是见不得这种陷害人的肮脏事儿,特别对象还是同村的人。

    “我…”

    沈守仁被众人指责得哑口无言,想到还在隐隐作痛的左臀就觉得无比的憋屈,他是真的受伤了,可伤在那样的地方让他如何开得了口,到时候这丫头若是说要验伤咋办?

    所以,即使明白自己并没有说谎,却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生生的将这口气给咽了回肚子里。

    他算是明白了,今日这事儿,他是再次栽在这死丫头手里了!

    “大伯,侄女不求别的,只要你当着众人的面证明侄女的清白,并且对侄女道歉,侄女便答应不再追究此事,不然的话,侄女只能请村长来主持公道了。”

    这种迫害村里人的事情,在村子里绝对是违背村规的大事件,不仅害了别人也会害整个村子蒙羞。

    “大哥,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守义走上前,高大的身躯瞬间将沈守仁笼罩在阴影之下,面上的凌厉肃然之色令沈守仁心下就是一阵发颤。

    此事他才突然发现,这个二弟自从分家之后就不一样了,从前的沈守义在自己面前一直是低头弓背,一副逆来顺受的言听计从模样,可是如今他身上居然隐隐透出一股渗人的强悍气息!

    沈守义,变了!

    “沈守仁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都是说话啊!”

    “就是啊,你这不说话算咋回事儿?”

    “你若再不说话,我们就请村长了。”

    “不错,村里不能存了这种迫害人的风气。”

    “…………”

    看到沈守仁依旧沉默不语,一众村民全都激动的冲着沈守仁逼问了起来,要他给个说法。

    “我道歉,是大伯污蔑了你,四丫头,对不起!”

    受到众人的讨伐,沈守仁心中害怕了,咬咬牙,只能打破牙齿活血吞,无限憋屈的认了。

    “俺的娘呦,居然真是诬赖人家了!”

    “这沈守仁心眼儿咋这般歹毒嘞!”

    “就是嘞,那可是亲侄女,亏他做的出来!”

    “…………”

    沈守仁一承认,顿时引起一片哗然,众人看沈守仁的眼中届时升起了浓浓的戒备之色,这般心肠歹毒的人,以后还是远着些的好!

    “很好,既然大伯道歉了,那么侄女就原谅大伯了。”

    沈碧沁很大方的原谅了,之后话锋一转,“只是,这些流言侄女希望大伯能够亲力亲为将它们消除干净,不仅我们村内的,就是邻村,侄女也不希望再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老子知道了!”

    恼羞成怒的对沈碧沁大吼一声,沈守仁再也受不住众人的指指点点,转身跑回了屋里。

    “沈守义,你大哥现在名声毁了你满意了是吧,赶快走,我们一点儿都不想看到你!”沈李氏气得脸都扭曲了,冲着沈守义一脸恨意的大吼。

    “谢谢各位乡亲们帮忙作证,沁儿感激不尽,等等会给大家送些仙草冻过去,作为今日之事的谢礼。”

    没理会沈李氏的话,沈碧沁露出甜美的笑意,回身礼貌的对着众人道谢。

    “这咋好意思嘞,俺们也没做啥,不用这么客气的。”

    “就是,俺家大牛说了,那仙草冻老贵了,可千万别给送,你们刚分家,留着做生意才是。”

    “是啊是啊,可别给送。”

    “…………”

    仙草冻的扩散很快,只是短短两日就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所以听到沈碧沁要送这么金贵的东西,全都赶紧摇头拒绝。

    “今日之事真的很感谢各位乡亲们,不过是些吃食罢了,等晚一些就给各位送到家里,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沈守义微笑着上前做了承诺,就带着沈碧沁几人离开了。

    “还给送仙草冻,这守义就是实诚。”

    “可不是么,性子好,人也勤快,才分家听说天天起早贪黑做生意,不想某些人只知道整日在村里瞎逛荡。”

    “哈哈哈,就是就是。”

    “…………”

    听到沈守义的话,众人对他的好感再次飙升,心中期待仙草冻的同时也对沈守义夸赞了起来。

    “你们这是啥意思?不过是一碗仙草冻,一群眼皮子浅的破落户,我家守仁都道歉了你们还想咋滴,都给老娘走开!”

    沈老太此时也是臊的慌,听到众人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前对着众人就是一阵破口大骂,满心的怒火都发泄在了众村民身上。

    “老娘做啥子要走开啊,这路又不是你家的,俺们爱呆多久就呆多久你能咋滴!”一婶子看不过沈老太的嚣张模样,叉腰冲着沈老太给大声顶了回去。

    “你们走不走,不走老娘就打死你们!”听到那婶子的话,沈老太更加火冒三丈,拿了扁担就打开院门朝众人冲了上去。

    “俺滴娘诶,这老货魔怔了,咱们还是赶紧跑吧。”看到沈老太疯狂的样子,众人全都吓得做鸟兽散。

    “这些烂肠子黑心肝的破烂货,最好是被毒疮烂了嘴巴…”将众人赶走,沈老太却依旧怒火难消,拄着扁担继续立在门口大骂不止。

    “娘,您还嫌不够丢人么!”

    沈金梅气得对沈老太大吼了一声便冲回了屋子,直接到了沈守义的房间指着沈守义质问道,“大哥,你明明就受伤了,做啥子要认那个污蔑罪!”

    “不认,不认你要老子怎么做,脱了裤子给众人看,说老子伤在屁股上么!”

    沈守仁如今心情本就极度郁闷,被沈金梅这么一质问,火气再次飙升,说话也毫不客气。

    “你…你!”

    沈金梅毕竟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听到沈守仁一口一个脱裤子看屁股的,羞得满面通红,无比气恼得瞪着沈守仁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老子咋滴,这事儿还不都怪你,没事儿将老子拉出去作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想到刚刚如果不是沈金梅作死将他拉出去,事情也许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沈守仁看着沈金梅的眼中都出现了深深的埋怨。

    这个妹子的脑子里也都是装了屎溺了,蠢得和猪似的!

    “你不要和我扯那些文绉绉的,我听不懂,脱裤子又怎么样,你一个汉子有啥不好意思的,哼!”

    沈金梅生怕沈守仁再说些什么粗疏不堪的话来,气呼呼的冷哼一声,扭头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而沈守仁则是被沈金梅的话给堵得差点儿没吐血,一时间忘了左臀的伤处,一屁股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哎呦喂,疼死老子了!”

    结果疼的他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捂着左臀龇牙咧嘴的哀嚎起来,眼泪都出来了,心中对沈碧沁更是恨得是牙痒痒的。

    季府

    雅致的大厅之内,季知府轻轻捋了下颌下短须,一脸感谢的看着张大夫。

    “真是多谢张大夫了,自从有了这仙草冻,不仅我娘和大儿媳妇,就是我们的胃口都好了很多。”

    “季大人严重了,这东西并不是小人所做,小人不过也是借花献佛而已。”张大夫一脸恭敬的回话。

    “哦?不是先生所做,那这是从何而来?”季知府面露疑惑的问道。

    “这是小人于镇上偶然见到的,话说制这仙草冻的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小姑娘。”张大夫微笑着说道。

    “九岁的小姑娘?如此说来这姑娘倒是蕙质兰心,这般年纪便懂得岐黄之诉了。”听到这里,季知府倒是有些惊讶了。

    “这姑娘是否会歧黄之术小人倒是不知,不过能做出这仙草冻,那沈姑娘的确是聪慧过人。”

    “沈姑娘?你说的沈姑娘莫不是沈碧沁?”

    此时,一旁默默吃着仙草冻的季轩逸突然停下动作,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大夫问道。

    “这个…小人知道那姑娘姓沈,至于闺名,却是不知。”张大夫没想到季轩逸会这么问,微微一愣便照实说道。

    “人家小姑娘的闺名如何能随便问的,这里是漳州府。”

    季知府无奈的瞪了季轩逸一眼才继续道,“逸儿,你说的这沈碧沁又是何人?”

    口上这样问着,心中却暗暗想着,沈碧沁听着就是个姑娘的名字,这小子不会刚到漳州府就又去祸害小姑娘了吧?

    “叔父,这沈碧沁就是我们制手套的那姑娘。”

    季轩逸一脸委屈的说道,他不用猜就知道季知府心中的想法了,那丫头才九岁,他像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么!

    “原来如此,如果这真的是同一个人,那这沈碧沁倒真是不一般。”此时季知府对沈碧沁也产生了些好奇。

    “恩,我与那丫头有一场赌约,再过两日便到约定之期了,届时一问便知。”

    季轩逸微眯的桃花眸中闪过一抹兴味的光芒,手中的描金折扇旋动,神态慵懒的说道。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