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十二:沈老爹闹别扭了
    “不过爹,你整日在镇上做工,也没多少时间练字,买了也是浪费啊,要用的时候与娘亲拿一下就便好了嘛。”沈碧沁神色牵强的说道。

    看到沈碧沁此时骑虎难下的样子,旁边沈碧雪三人就是一阵好笑,却只能强忍着,四妹妹说了,那支笔是给爹的生辰惊喜,这会儿可不能露馅了。

    “这个,相公,我的东西便是你的东西…”沈林氏也有些发懵了,看到沈守义脸色越来越黑便赶忙上前打圆场。

    “不用,是闺女给你的,我怎么能拿。”

    沈守义这下算是明白了,感情自己是被忽略了,家里人人都有份,唯独他一个人没有,心中越想越觉得委屈,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相公,你要去哪儿啊?”看到沈守义要出门,沈林氏赶紧开口询问。

    “屋里太闷,出去透透气。”说完,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沁儿,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沈守义一离开,沈林氏立刻板着脸严肃的看向沈碧沁。

    知女莫如母,她才不相信平时做事那么精明周到的女儿会忘了丈夫的那一份。

    “呵呵,果然瞒不过娘,是这样的。”

    看到沈林氏也生气了,沈碧沁讪讪一笑,赶紧上前将生辰礼物的事情同沈林氏说了一遍。

    “你这孩子真是,你爹这几日只怕要伤心的睡不着咯。”

    听到沈碧沁的解释,沈林氏瞬间哭笑不得,真是连气都生不起来了,毕竟沈碧沁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是这用的办法也太欠考虑了。

    “咳咳。”沈碧沁小脸一苦,“爹不会那么小气吧?”

    “恩…,以为娘对你爹的了解,只怕不会只是伤心那么简单。”沈林氏想了想之后,一本正经说道。

    沈碧沁:“………”

    心中各种欲哭无泪,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好吧,坏人就让她来当吧,都演到这个地步了,总不能中途放弃吧。

    “啊,好困啊,我先睡了,四妹妹,你就自求多福咯。”某无良二哥最先打了个哈欠,然后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四妹妹,这…这个大姐也帮不了你了。”沈碧雪给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之后,摇了摇头也走开了。

    “三哥哥…”

    “额,四妹妹啊,我…我还从未见爹生气过。”沈其远眼神闪烁的说了声儿,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快步追随沈致远而去。

    沈碧沁:“………”

    从未见爹生气过?

    恩,所以她是第一个把爹弄生气的咯!三哥哥,确定这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

    “娘~”

    撅嘴,眨眼,卖萌,可怜兮兮的看着沈林氏。

    “诶…沁儿啊。”

    沈林氏伸手一脸慈爱的摸了摸沈碧沁的发顶,然后微微一笑,“该睡了。”

    说完,便也转身朝房间走去。

    沈碧沁:“………”

    啊!!!说好的相亲相爱,说好的荣辱与共,说好的温馨可亲呢!

    果然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都是坏人!哼!”

    看到众人都不再理会自己,沈碧沁只能郁闷的将东西收了,然后也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日,沈碧沁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沈守义。

    “爹!”那笑容叫做一个灿烂一个狗腿。

    然而…

    “恩。”

    沈守义回应她的却是淡淡的表情,漠然的单字音。

    完了!

    看到沈守义这反应,沈碧沁就知道自家老爹是真的生气了,都和自己闹起别扭来了!

    沈碧沁那个委屈那个后悔啊,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选毛笔做生辰礼物了,这下当真是坑死自己了!

    沈守义也知晓自己不该和女儿置气,可是一想到自己当眼珠子一般宝贝着的闺女居然把自己给忽视了,心中那股子酸劲儿就是压不下去。

    不论如何,今天他是不想和沈碧沁说话了,现在看到沈碧沁,他就觉得心酸和难过。

    沈碧沁则是哭笑不得,说好的父女没有隔夜仇呢,为何都一夜过去了,老爹还没原谅自己?

    现在她总算明白沈林氏话中的意思了,自己这老爹不好哄啊,沈碧沁满心无奈,真不知道老爹啥时候才能消气呢。

    “忠诚啊,这是要去镇上么?”

    “家里安顿好了?”

    “………”

    沈守义带着沈碧沁兄妹三人走下山去,看到他们,与他们家交好的村民们全都热情的上来招呼询问情况,并表示有什么需要他们都可以帮忙。

    此番热心的举动令沈碧沁感到颇为暖心。

    村民中自然也有不满沈守义分家行为的,但是如今这里大部分都是与沈守义一家交好的人,寡不敌众,他们也不敢轻易挑事,全都不满的嘟喃几声儿,就远着沈守义几人绕开了。

    因此这次几人分家后的第一次出行还算顺遂,和大牛家租了牛车,几人一路很顺利的就到了镇上。

    水头社原本也有自己的社学,由社中众人共同出资聘请先生,因后来大部分孩子学习不好的人家不愿再出钱,社学便渐渐荒废了。

    因此如今水头社的孩子要上蒙学都是到镇上的私塾,这私塾先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秀才,在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村,秀才在众人眼中就是神仙人物一般的存在,十分受推崇。

    沈守仁上过私塾,对于这些事情很了解,先带着众人买了拜师礼,然后才前往私塾。

    “爹,三叔和三堂哥也在这里?”沈碧沁一脸讨好的上前问道。

    沈守义原是依旧在生闷气的,但这一路上沈碧沁可谓使尽浑身解数,各种卖乖撒娇,死缠烂打套近乎,到了此时,沈守义心中就是有再多的怒火,也被消解的一干二净了。

    “大郎在这里,你三叔却不是。”

    沈守义微笑着解释道,“二郎和三郎年岁尚小,所以先上蒙馆,重在识字;你三叔上的是经馆,以成人为主,重在举业。”

    “原是如此。”沈碧沁点了点头,这倒是和现代的教学方式有几分类似。

    只是,想到沈沈宁远也在这里读书,沈碧沁不由想起之前沈宁远几人在后山说的那番话,这个私塾的夫子似乎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夫子。

    “阿福,你快点儿!”

    “明川哥,我尽力了,手都酸了。”

    “……”

    沈碧沁几人刚刚走入私塾旁的小巷子,就听到墙头传来一阵略带急促的窃窃私语之声。

    沈碧沁乍一听就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听到后面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感情是沈宁远这个熊孩子又要逃学了。

    果不其然,在沈守义几人回身时候,后面的墙角被打开了一个洞口,一颗圆溜溜的脑袋就探了出来,当看到沈守义几人,脸上得意的笑容便瞬间凝滞住。

    此情此景,沈碧沁差点儿没笑出来,这熊孩子实在是太点儿背了,不过这才大清早的就逃学,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啊。

    “大郎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到沈宁远、阿福和虎子三人都从狗洞爬出来,沈守义隐忍着怒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注视着沈宁远。

    卯时初,正是私塾学子晨读时间,几人此番举动是何意图,不言而喻。

    “当然是逃学了,二叔看不出来么,阿福,虎子,我们走。”

    沈宁远对沈守义向来毫无不畏惧,理直气壮的说了句,不等沈守义反应带着两人便要离开了。

    “大郎,立刻跟我回学塾去!”然而,沈宁远脚刚迈出一步,手臂就被沈守义给一把拉住了。

    “你给我放手,你都分家了,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情,多管闲事!”

    一脸气愤的甩开沈守义,沈宁远大喊一声,便带着阿福和虎子两人快速的朝巷子外跑去。

    “沈宁远你…”

    “爹,三堂哥逃学习惯了,他不会听你的劝的,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否则届时只怕奶奶又要来找我们麻烦了。”

    看到沈宁远跑走,沈守义气得就要追上去,却被沈碧沁给拦住了。

    “沁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守义内心一挣,逃学习惯了?

    “爹还记得那次我在后山被推下山谷的事情么?那日根本不是沐休日,爹以为三堂哥为何会出现在后山?”沈碧沁面色淡然的说道。

    “原是如此…”

    听到沈碧沁的提醒,沈守义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内心顿时又是难过又是气愤。

    “爹,我们已经分家了,三堂哥要如何与我们没有半分关系了,您如今要在意的是二哥和三哥。”沈碧沁知道,沈守义此时心中肯定很不是滋味。

    “对,沁儿你说的对,我们走吧。”

    抿唇沉默了一会儿,沈守义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便带着几人走进了私塾大门。

    是啊,他们已经分家了,他的一片好意既然人家不领情,那他也没必要再自找没趣,大房的事情以后他便再也不管了。

    入学程序并不复杂,见过夫子,交了束脩,这报名就算完成了,帮着兄弟两人将房间收拾好,又嘱咐了几句,给了一些应急的银子,沈守义和沈碧沁两人便离开了私塾。

    等到了镇口,沈碧沁搭牛车回家,沈守义则是前往做工的地方。

    望着沈守义远去的背影,沈碧沁默默在心中抹了一把冷汗,暗自松了口气,目测自家老爹是彻底消气了。

    当真是不容易啊!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