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七:为索秘方步相逼
    “奶奶,你当我傻么?你们知道这方子值钱我就不知道了?想要方子可以,拿银子来买。”沈碧沁神色淡然的说道。

    “你个黑心肝的小贱人,你说什么,老娘可是你奶奶,和你拿个方子还要拿钱买?老娘打死你!”

    这次涉及的是十两的巨款,沈老太彻底凶悍了起来,拿起竹条就要故技重施的抽打沈碧沁。

    “娘,沁儿说的对,这方子我们绝对不会给,除非大哥拿银子来买!”沈守义上前将沈碧沁护到身后,替沈碧沁挡下沈老太的抽打。

    作为子女晚辈是不能对长辈动手的,否则就是大不孝,他皮厚,而且被打习惯了,可是沁儿不同,她细皮嫩肉的可经不起这样的责打。

    “你说什么,你真以为有了村长那张保证书老娘就不敢打你了?”

    沈老太一边用力的抽打在沈守义身上一边尖声骂道,“老娘今日就让你知道,老娘是你娘,打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是打死了也没人敢说什么!你现在居然敢这么忤逆老娘,天杀的孽障,老娘打死你!”

    “奶奶,你若再敢打爹一下,方子你就不要想了。”

    看到沈守义裸露的手臂上立刻出现无数道带着血丝的红痕,沈碧沁心疼的眼睛都红了,一把拉开沈守义一脸怒气的冲着沈老太大吼。

    “这个家老娘做主,你就是不想给也得给,不然的话,老娘就连你一起打,打到你答应给为止!”

    沈老太说着转头对沈守仁两人喊道,“老大,你们两个还不来帮忙,把那个小贱人个老娘绑起来!”

    “好!”听到沈老太的话,沈守仁两人立刻一脸大喜的朝沈碧沁扑去。

    “奶奶,爹、娘你们不要这样!”

    看到沈老太几人疯狂的举动,沈碧玉立刻上前哭着对沈老太几人哀求道。

    “你给老娘走开,吃里扒外的东西,到底谁才是你娘啊!”

    听到沈碧玉的话,沈李氏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将沈碧玉扯开继续朝沈碧沁走去。

    看到眼前的情况,此时沈碧沁才知道,在古代这个孝道为天的时代,小辈想要反抗长辈并找到一条出路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沈守义虽然可以反抗,却也只能被动承受,绝对不能对沈老太动手,否则不要说孝道上理亏,就是在律法上,对长辈动手也是非常大的罪名,不论长辈做的对不对,忤逆大家长首先就是一种大错。

    沈碧沁恨恨咬牙,眼中寒光闪过,转身就朝灶镬间跑去,拿了菜刀直接横在自己的脖子上。

    一脸冰冷的对着主宅一群人大叫道,“你们今日若是敢动我一下,我便立刻死在你们面前,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这个方子只有我一人知道,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沁儿,你不要做傻事啊,快将菜刀放下啊!”

    看到沈碧沁的举动,沈林氏吓得眼泪立刻就落了下来,却不敢上前,深怕沈碧沁会一不小心误伤了自己。

    “沁儿,有话好好说,爹一定会帮你做主的,你先把菜刀放下啊!”沈守义同样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四丫头,你不要激动,有话我们可以好好说啊!”

    看到沈碧沁的举动,主宅所有人也都怕了,根本就没想到沈碧沁的反应居然会这么极端。

    他们根本就不担心沈碧沁的死活,只担心酸梅汤的方子会拿不到,沈碧沁就是个人精,那方子指不定真的对谁都没有说。

    “呵,好好说?没可能!今天我话搁这里,除非你们拿钱来买,否则要我交出方子,死都不可能!”沈碧沁一脸坚决,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你个死丫头,有本事你倒是死给老娘看看,老娘就不相信你真会舍得死!”

    别人怕,沈老太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停下了鞭打沈守义的动作,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碧沁冷声道。

    “奶奶,我当然舍不得死,但是却不代表我怕死,孙女可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您说是不是呢?”

    沈碧沁狠了狠心将刀子往里一压,一条血痕便从细白的脖颈上流了下来,分外的醒目狰狞。

    “你敢!”

    看到沈碧沁的举动就是沈老太都慌了,虽然喊的大声,却明显的底气不足,尾音发颤。

    “我敢不敢奶奶大可试试!逼死孙女,奶奶以后的名声儿一定很好,三叔肯定也能步步高升了!”

    沈碧沁嘴角的冷意越盛,神色却越发的镇定起来。

    她说的自然是反话,沈老太就是只欺软怕硬的纸老虎,想要镇住她,唯一的办法就要比她更狠更凶才可以!

    “你…你…”

    沈老太真是被沈碧沁这狠绝的态度很震慑住了,特是听到这事儿还会影响到沈守礼的前程,她立刻就慌了,纵使有满心的怒气却是一句话狠话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这个死丫头是想要毁了沈家么,就不怕被逐出家谱么!”

    看到形势就要再次逆转,沈李氏眼珠子一转,便大声的指着沈碧沁怒斥出声。

    “没错,这样忤逆不孝的子孙我们沈家要不起,只要将你租出家谱,你便不再是我沈家的子孙,那你做的事情便与我沈家再无半分关系了!”

    沈李氏的话提醒了沈老太,沈老太立刻又神气了起来,抬着下一巴得意的对沈碧沁说道。

    “不可以,如果被租出了家谱,沁儿一个女孩子怎么活,相公,女儿不能被租出家谱啊!”

    听到沈老太的话,沈李氏立刻扑上去跪在了沈老太的脚边哀求。

    在南冥,一旦被逐出家谱或者族谱,那这种没了身份的人结局只有一个,就是被编入奴籍,一旦成了奴隶,不仅自己,就是子孙后代都再无翻身之日了!

    “呵,想要老娘改变主意也可以,将冰镇酸梅汤的方子交出来!”

    沈老太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重新拿回主动权,让沈老太说不出的得意。

    “奶奶是不是想错了,我都一个决定要死的人了,逐不逐出家谱有关系么?”沈碧沁一脸淡定的说道。

    “和你没关系,好啊,那就将沈其远那个小贱种也一起逐出家谱!”沈李氏满眼冷意的说道。

    她知道沈碧沁和沈其远两人因为是双胞胎关系一直最为要好,以这个来要挟沈碧沁是最好的办法,主要是沈守义和沈致远两人对家里还有用,只有手臂受伤的沈其远是最无用处的。

    听到沈李氏这话,沈碧沁眼中划过一道冰冷的寒芒,这沈李氏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居然知道用沈其远来威胁她,让她投鼠忌器。

    “没错,四丫头你若是死了,老娘立刻就将你和那个小贱种一起逐出家谱,我倒要看看被逐出家谱后那个小贱种要怎么活!”

    沈老太无比的得意,脸上满是冰冷无情,仿佛说的不是她的孙子而是仇人一般。

    “够了,娘,你当我是死的么!”

    就在此时,沈守义突然大声的爆吼了出来,双目通红,心痛的无以复加。

    娘怎么可以一口一个小贱种的骂三郎,那可是他的儿子,亲生儿子,也是娘的亲孙子!

    他实在是迷惘了,娘的心中到底是如何看待他的,才能如此毫不留情的侮辱他的儿子。

    “你作死啊,没事喊这么大声做什么?”沈老太被沈守义突来的吼声给吓了一大跳,拍着胸口尖声大骂了起来。

    “娘,我真是你的儿子么?”沈守义满眼的痛苦和绝望。

    “你…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就是从老娘肠子里爬出来的,不然老娘还能养你这么多年!”

    听到沈守义的话,沈老太立刻就气急败坏的再次拿起竹条往沈守义身上招呼。

    “儿子也知道我是娘亲生的,可儿子就是不明白,为何都是娘的孩子,娘对大哥三弟,甚至是四妹都那般爱护,却唯独对我不闻不问。”忍着身上传来的阵阵痛楚,沈守义目光深深的直视着沈老太。

    “那还不是因为你最没用,你大哥在镇上做事儿,你三弟将来是要做大官的,你四妹最是贴心,你呢,你有什么用,除了打工和种地你还会什么?”沈老太说的无比嫌弃。

    沈老太说的振振有词,沈守义却是越听越心冷,他也识字,也会算数,也想去镇上做事,可让他留在家里种田的是娘自己啊!

    做官读书,当年以他的天赋考上秀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娘为何宁愿装病也不让他去参加科举?

    想到这些种种不公的对待,沈守义越想越觉得沈老太根本没将他当做儿子来看待,他越发觉的,娘似乎在有意无意的阻断他所有能够发展的空间,刻意将他变成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虽然身为人子,他不该如此恶意的揣测自己的母亲,但是娘做的事情实在是每一件都令他无法理解。

    “娘,既然儿子最没用,那您就让儿子分出去吧,儿子求娘了,让儿子分家吧。”沈守义直直对沈老太跪了下去,面目凄然。

    “你想得美,老娘就是死也不会答应分家!”

    在沈李氏和沈碧兰两人的洗脑下,沈老太已深刻了解到分家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反之还要付出一部分的家产,这样亏本的买卖她才不会做!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