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六二:听闻噩耗
    原来如此!

    原本众官员都是一头雾水,听到最后总算是明白过来了,阎松这哪里是推崇慕容旭,这简直是在将慕容旭往火坑里推啊,最重要的是阎松这借口还找的天衣无缝,非常的有道理,就是皇帝都拒绝不得。

    不愧是阎首辅,狠,果然够狠。

    对于阎松所打的算盘,皇帝心底自然也是明镜儿似的,阎松这是想要给慕容旭下绊子。

    “陛下,此事怕是不成,慕容将军擅长与倭寇战斗,必须留下啊。”

    林震正盘算该如何帮慕容旭解围,那边兵部尚书夏廷却是先开口了,只见他上前恭敬行礼道,“福建布政司军情告急,有近万倭寇在沿海登岸,日前大破兴化府城,屠戮城中百姓数万,有功名学子数百人,城中财宝更是被劫掠殆尽,兴化…兴化府城如今是彻底沦为了人间地狱啊!”

    “嘶!”闻言,所有人全都是生生倒吸了口凉气,就是阎松的眼角都狠狠抽了抽。

    “嘭!”

    众人都还没从这惊人的噩耗中回过神来,一道巨响传来,皇帝难以抑制的愤怒声在大殿之中回荡,“简直岂有此理,兴化府城都被破了,福建布政司的那些官员都是做什么吃的,统统给朕革职下狱!”

    “陛下,如今并非追究责任的时候,慕容将军常年处于抗倭第一线,十分了解该如何与倭寇对战,臣觉得…”

    “夏大人你这话说的可是过头了,我南冥人才辈出,能打倭寇的有并慕容将军一人。”

    夏廷话为说完,就被阎松冷冷的打断了,“朝鲜那边战事能否顺利可是关于到我们南冥的脸面问题,你也说了,慕容将军神勇,那才更需要让他去朝鲜,南边的事情让其它人去也是一样的。”

    “首辅大人此言差矣。”

    见此,林震终于忍不住站来出来,对着皇帝行了礼方才开口道,“所谓术业有专攻,阎大人既然说了朝鲜那边的事情涉及到我南冥的脸面,这一战自是至关重要,慕容将军一直都在东南沿海抗倭,从未去过朝鲜,让慕容旭将军贸然前去,若是出了意外,您要负这个责任么?”

    “哼,老夫只是为朝廷举荐人才,若是无法拿下这场战役,那便说明慕容旭不过是浪得虚名,与老夫何干。”

    阎松为的就是让慕容旭去死,自是不可能将他自己拖下水。

    “呵呵,阎大人这话当真好笑,您既大力推举慕容将军,如今为何又对慕容将军没了信心?!”

    林震冷笑一声,随即接着看向皇帝说道,“皇上,臣得到消息,阎首辅之妻侄在漳州府公然雇凶刺杀忠义伯府两位公子,致使二人受伤,阎首辅身为姑丈却教导无方,是否该为此事承担责任。”

    “此话当真!”闻言,皇帝心下大惊,忙是开口确认道。

    “林震,我侄儿向来乖巧懂事,你莫要含血喷人!”

    得知侄子出事,阎松心下也是大急,虽知行刺之事乃是他亲自授意,面上却是未敢表露分毫。

    “陛下,此事虚实一查便知,臣下万不敢有丝毫的欺瞒。”林震淡淡瞥了阎松一眼,随即一脸坚定的对皇帝扬声道。

    “嘶,刺杀伯爵府上的公子,这可是大罪啊。”

    “这首辅大人家的侄子听说不过一秀才,尚无官职在身,竟是如此的胆大妄为。”

    “诶,此事怕是要连累到首辅大人了。”

    “………”

    闻言,一众臣子也是跟着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阎党者皆是心下焦急,非阎党者则是暗自幸灾乐祸。

    “不知忠义伯家的两个小子伤势如何?”

    皇帝也明白这种事情林震自是没胆子编造,心系两个孙子的伤势,语气也跟着带上几分急切。

    “回皇上,托陛下洪福,两位公子都只是轻伤,因着身负皇命,便并未停歇,如今正在前往京城的路上。”

    林震据实说道,“伯府大公子亲自押运莲蕉前来京城,二公子则是去年乡试解元,此次是前来参加会试的。”

    “原来如此。”

    听到两人都无甚大碍,皇帝这才放下心来,担忧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滔天的怒火,怒不可遏道,“大胆欧必进竟敢刺杀朝廷勋贵子弟,其罪当诛!”

    “陛下开恩呐,我那侄子如此行事的确是糊涂了些,但伯府两位公子并无大碍,也算没有犯下大错,还请陛下开恩饶他一命。”

    闻言,阎松连忙开口求情道,“届时臣下定当好好教训他,让他改过自新。”

    “阎大人,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按着我南冥的律法,欧必进就是该判处死刑的,更何况…”

    林震淡淡的说声,看向皇帝行了一礼恭敬道,“皇上英明,欧必进确已伏法。”

    虽说送这封信的时候欧必进还未被判刑,但沈碧沁既已说明要收了欧必进,那林震就相信她必定做的到,因此如今说这话也是没有丝毫的顾忌。

    对于阎松这个一直对沈家虎视眈眈的宿敌,能够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没有比这个更加的大快人心了。

    “你说什么?进儿死了?”

    阎松先是一愣,随即一脸不可置信的对着林震低吼道,“林震你给我说清楚,进儿如何会死,我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面对阎松的质问,林震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不卑不亢的说道,“首辅大人,您侄子犯的可是谋杀罪,自然是要判处绞刑的,至于您为何没得到消息,这个下官就不清楚了。”

    “不可能,进儿不会死的,你还我侄儿命来!”闻言,阎松先是失神的喃喃低语几声,突的就扑上前掐住了林震的脖子。

    阎松虽然为人奸诈,但却有个令天下女子为之向往的优点,那便是专情,虽说权倾朝野,却一生无妾,只有妻子殴氏一人。

    而这欧必进则是殴氏妻族中唯一的男丁,因此殴氏一直是将他当做儿子看待的,更是寄予了厚望。

    爱屋及乌,阎松对这个侄子自也是喜爱非常,让他接手了阎氏大部分产业,是直接当做阎氏未来的继承人培养的。

    如今听闻如此噩耗,自是一下子就受不住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