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一品农门女 > 一五九:垂死挣扎
    “大人,找到了!”

    然而,他一颗心还没放下,前面就传来一声衙役的大喊声,只见那衙役手持一个烙铁走了过来,呈上给方知县后兴奋的大喊道,“大人,这个便是那蛇头模具。”

    “什么!”

    听到这话,欧必进第一时间看向了阎管家,而阎管家也是双眼一瞪,满脸的不可置信。

    “拿来给本官看看。”

    闻言,方知县忙是欢喜的接过,看了看,随即点点头看向欧必进沉声道,“此物正是蛇头烙铁,欧老板,你可还有何话说。”

    “不可能,不可能!”

    此时阎管家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大叫一声,劈手夺过方知县手中的烙铁,低头就仔细的辨认起来,半晌后突然大笑起来,“不是,这个不是,这是有人要陷害我阎府,这不是那个烙铁。”

    “呵,这烙铁的图样与杀手身上的一模一样,如何不是了。”

    就在此时,沈碧沁对着沈守义打了个眼色,让他带人将欧必进和陈浪子两人制住,便上直视阎管家质问道。

    “哼,你一个外人知道些什么。”

    闻言,阎管家一脸倨傲的冷哼一声,沉浸在莫名欢喜的他并未注意到身后的情况,更看不到欧必进两人正死命的朝他使眼色,只是颇为自得的指着那烙铁柄说道,“虽然这模具的图案相同,但其它地方却仿制的极为粗糙,真正的那支这柄可是极为精致的,是以镂空技艺…”

    然而,他话方才说了一半,整个人便是徒然顿住,握着烙铁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原本满是得意的脸瞬间成了一片灰白。

    “啪,啪,啪。”

    三声抑扬顿挫的掌声从旁边传来,宛如雷霆千钧,直接震荡到阎管家的内心深处,令他脑中嗡鸣不止,心神尽乱。

    沈碧沁冷冷撇了阎管家一眼,便是看向方知县淡淡道,“方大人,方才阎管家说的,你可是都听到了。”

    “阎管家,说吧,真正的烙铁被你藏于何处了。”

    随着沈碧沁话音落下,几个衙役立即上前一把将阎管家给制住,直接上了铁铐。

    “嘭…”

    而身后的欧必进则是再也站立不住,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完了,一切…全都完了!

    “你使诈,你个贱人,我杀了你!”

    清醒过来的阎管家双目瞬间变的赤红一片,大吼着就朝着沈碧沁扑了过去。

    而众人一时不查,竟是没制住,只能眼睁睁看着阎管家高举双手,用那铁铐朝着沈碧沁狠狠砸落。

    “小心!”

    “沁儿!”

    见此,众人都是不由惊呼出声。

    “哼,不自量力。”

    然而,沈碧沁却丝毫不为所动,只等阎管家攻击到面前,方才将手中长枪提起。

    迅速的一刺一挑,枪头宛如长蛇出洞,直接缠着铁铐中间的铁锁将阎管家整个人给挑飞了出去。

    “啊!”

    “彭…”

    随即,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沉闷的重物落地声伴随惨叫声响彻整个地下密室。

    “现在,可以说了?”

    缓步上前,冰冷的枪头直接抵上阎管家的咽喉,沈碧沁居高临下的斜睨着他。

    “我说,我说,东西被我藏在书房了。”

    仰头,透过那轻轻荡起的罩纱缝隙,阎管家看到了娇嫩如花的唇瓣和圆润柔美的下巴,单瞧着那份从骨子里透出的精致,便知这该是个人间绝色。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这样一个柔弱似水的姑娘,竟然会有如此高强的武艺,体内那股霸道的劲气还在四处乱窜,让他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想到这里,他心下不由一阵苦涩,惹上如此强大妖孽的对手,他们阎氏未来,着实堪忧啊!

    很快,因着阎管家的招供,藏在书房的烙铁被找了出来,再通过一众杀手的指认,欧必进的罪行被定下。

    “啪!”

    公堂之上,方知县重重一拍惊堂木,看着欧必进冷声道,“如今证据确凿,欧必进,你可知罪!”

    “学生认罪!”大势已去,欧必进即便心下万分不甘,也只能跪下认罪。

    “认罪就好。”

    见欧必进认罪,方知县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锋芒,随即朗声道,“欧必进雇凶谋杀勋贵,按《南冥例律》刑律篇,凡谋杀人,若伤而不死,造意者,绞。从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故判处欧必进死刑,于后日冬月初九施行绞刑,其余人等皆流放,张泉指证有功,罪减一等,徒刑三年。”

    “死刑?!方鹏,你怎么敢!”

    听到居然是死刑,原本看似绝望的欧必进突然暴起,冲着方知县大吼起来。

    “来人,将欧必进给本官制住,竟敢如此藐视公堂,拖出去即时重责二十大板!”

    方知县忍欧必进很久了,加上既选择了和阎氏对立,如今正是表现的时候,因此对于欧必进这个必死之人,自是无需再客气。

    “且慢,大人,欧老板虽一时冲动坐下了错事,但伯府的两位公子既然还能前往京城,那边说明并无受伤。”

    见此,一旁的陈讼师忙是上前阻止道“南冥律法中也写的清清楚楚,若谋而已行却未曾伤人者,最多是仗责一百,徒刑三年,并无需判处死刑的!”

    在陈浪子想来,那么多人保护着沈沈致远两人,就算手下会受伤,那他们必然也是安然无恙,事实也正如他所想的,两兄弟的确并未受伤。

    但,沈碧沁如何会放过这个杀了欧必进的机会。

    于是,未等方知县问话,她便淡淡的开口,“谁说没有受伤的,我两位兄长皆是受了伤,因着伤势并不重,为了不耽误会试和送粮期限,他二人便并未停歇,继续前往京城去了。”

    “沈小姐,这口说无凭,你既说两位公子受了伤,那你便拿出证明来,或者让他们二人出来当面验伤对质,否则这罪行便不能成立。”

    陈浪子语气激动的说道。

    “呵,让他们回来,你说的倒是轻巧。”沈碧沁说着缓缓抬头,罩纱下的目光直视陈浪子。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