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夏至 > 章节目录 第590章 我猜对了吧?
    从门口到客厅的距离走不了十步,在这十步里我都想好了怎么挖坑,怎么埋尸。

    走到汤子哲的面前一看,刚才是我想多了,汤子哲没死。

    但是受伤了,他仰面躺在地上,胳膊受伤了,一只手捂着,看不出来血还在不在流,但是他的淡蓝色的真丝衬衣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瞧了他一眼,赶紧奔去查看桑旗。

    他脸色略白,可能是瘦了,灰色长袖家居服穿在身上都有些松。

    桑旗,你没事吧?

    孙一白怎么把你都给弄来了?桑旗伸手握住我的手,我这才看到孙一白坐在不远处的楼梯台阶上。

    得先给他包扎一下,别让他流血流死了。我说。

    我刚才试图给他包扎,他拒绝了。桑旗指了指茶几上的药箱。

    我试试看。

    小心点。

    他又不会咬我。

    我走到汤子哲的身边蹲下来轻唤他:汤子哲。

    他睁开眼睛,原来他没晕,一直都是清醒的。

    他看着我的眼神,是没有太多的敌意的。

    他很恨桑旗,恨到不肯让桑旗给他包扎,宁愿自己流血死掉。

    你把手拿开,我看看你的伤口。

    他紧紧捂住手不放开,本来就白皙的面庞显得更加白。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我心中的猜想也八九不离十了。

    我把药箱放在地上打开了,拿出消毒水,一只手握住他的紧捂伤口的手:我想,苏菀和苏荷之间,一定有一个是你的爱人,是不是?

    他立刻看着我,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应该除了爱情,不会有其他任何一种感情会让人这么奋不顾身。

    为了苏荷来的?想知道她在哪里?

    你知道?汤子哲终于开口说话了,真不容易。

    你最起码得活着,才能见到苏荷。

    他这才慢慢地松开手,一大片血糊糊的露出来,我用剪刀剪开他的衣袖,看到了伤口。

    伤口不算特别长,血已经不流了,所以也应该不会有太深,但是还是需要缝针的。

    我用双氧水给他简单地消了个毒:你还是得去医院缝针,不然伤口不容易长好。

    见气氛缓和了,孙一白跑过来开始号丧:汤子哲,你接下来有打戏要拍,你现在受伤了怎么办?

    他居然还在考虑他的戏,我收起药箱没好气地踢了一脚孙一白:肯定是你来找桑旗,没留意汤子哲跟着你是不是?如果他伤了桑旗,你拿什么赔?

    他怎么会伤的了小桑先生?孙一白一脸谄媚地去给汤子哲说情:他下面还有很重要的戏份,今天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让我放过汤子哲?桑旗接过他的话头。

    孙一白点头如捣蒜。

    可以,但他的错算在你的头上。

    呃。孙一白没声音了。

    我看桑旗的样子也没打算追究,好在他也没什么事。

    我让孙一白先送汤子哲去医院缝针,我留在这里善后。

    这里需要你善什么后,下午还有戏要拍。孙一白凶神恶煞。

    我好不容易才见到桑旗,当然要多待一会。

    孙一白带着汤子哲走了,汤子哲还心不甘情不愿的,人都摇摇欲坠的还抓住门把手跟桑旗咬牙切齿地喊:你把苏荷交出来,你害死了苏菀现在还这样对她的妹妹......

    事情搞清楚再说话,我会很快跟你证明苏荷失踪跟桑旗没关系。

    汤子哲被孙一白带走了,我知道孙一白把我弄来是想保住汤子哲。

    汤子哲是他的爱将,他的戏都爱用汤子哲。

    这死胖子真是要当那啥还要立贞节牌坊。

    桑旗跟我简单说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孙一白来给他送药品,汤子哲不知道怎呢么就藏在了孙一白的车上,桑旗来给孙一白开门,汤子哲就拿着刀冲进来,他原先是准备用刀来威胁桑旗说出苏荷在哪里的,但是桑旗直接就将他撂倒了,他被自己带来的匕首误伤。

    汤子哲挺聪明的,他怎么知道孙一白和你有联系?

    总有蛛丝马迹可循。

    你的伤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我去扒拉他的衬衣,他握住我的手:已经没事了,孙一白的药很有效。

    可是你瘦了。

    不用刻意减肥还能瘦,很好。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里,是你的房子?

    孙一白的,但是看来我又要换地方了。

    我有点难过,昔日威风八面的桑旗沦落到东躲西藏的地步。

    我想了想:还记得最开始我们住的那栋别墅吗,后来我给买下来了,用的还是何仙姑的钱。

    何仙姑,好久远的一个人,我都快把她连渣子都要忘掉了。

    怎么了?想让我住在那里?那里可是闹市区。

    不是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那里小锦和欢姐都在打理,家里一直有人,她们是值得信任的人。

    那好,我就去那里。

    这时,桑旗的手机响了,他过去接。

    我就听见他在说:什么,一个人你们都看不好?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知道了,马上去找,一定要找到。

    我仰起头来看他,他挂了电话很是焦躁。

    怎么了?

    南怀瑾从医院里跑掉了。桑旗坐下来,却不想牵动了伤口,他小声地呻吟了一下。

    我急忙跑过去扶住他:你别着急,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我怕他做极端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什么极端的事情?

    桑旗没说话,但是我想,应该不难猜。

    我很忧伤地看着桑旗,前路茫茫,迷雾重重,鬼影幢幢。

    挡在我们面前的有太多的牛鬼蛇神,我们想报仇,想找出真相,好像并没有那么容易。

    你要去找南怀瑾吗?

    我不方便再过海关,我觉得南怀瑾一定会回到锦城来的。

    我也这么觉得,他肯定会回到这里来的,因为谷雨在这里。

    南怀瑾是我见过的最痴情最执着也是最令我痛心的人。

    如果当初,他掐死了我也就好了,一了百了。快来看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