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89:内力属性和刚柔之别
    实际上,就算葵花宝典有不用切下面就能练的方法,刘健估计自己也练不了。

    因为内力属性的不同。

    葵花宝典的内力明显走的是奇捷迅疾的路子,和龙象般若功沉稳厚重的路子完全是南辕北辙。虽然说武功修炼走到最后总是殊途同归,就像地球是个圆球,沿着一个方向走总会走回起始点一样。但问题是……你要这样走回原点,总得走到头吧。金轮法王的内力也是到了练成龙象般若功第十重才变得亦刚亦柔。在这之前,金轮法王包括他的弟子达尔巴和霍都,都走的是刚猛路子。

    刘健试过让宫本丽和毒岛冴子练练看龙象般若功。

    毕竟龙象般若功这项神功虽然问题多多,需要的经验值恐怖,增加的内力还偏少。但是它着实有一个周公剑和霹雳刀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它可以增加一个人的基本身体素质。八重龙象般若功给刘建增加了8点力量和8点耐力。

    现如今他的力量属性有23点,耐力属性有22点,均超过了人类最强的程度。就像那天一路从刘府跑到衡阳城外的竹林深处,曲洋累的不得不停下休息,刘健却感觉好像刚刚做了个热身。

    刘健的内力虽然比曲洋高一些,轻功凭着三重万里独行也要比曲洋好一些,但是也决然达不到这种层次的差距。

    唯一的解释是,这是身体素质的差距所带来的差别。

    刘健估计,曲洋如果没有内力,他的身体素质也就是一般人的程度,甚至可能还比不上一般人之中比较强壮的那些。

    刘健计算了一下十层龙象般若功所能够得到的内力总额,也未必就比修炼了九阴真经的中原五绝高多少。

    中原五绝需要三人联手才能制住十重龙象般若功的金轮法王除了金轮法王内力强悍之外,更多的原因大约是因为身体上金轮法王就要比周伯通、黄药师、一灯大师这些中原五绝级别的人物强壮的多。所以他们破开了内力的攻击,本来应该可以对一般人造成严重伤害的,但是对于金轮法王来说,也就是身体晃一晃的程度。

    不疼不痒。

    如今江湖上的这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虽然一个个看着要比后世在某方面挑战极限的专业运动员还要强得多。但是通过曲洋,刘健判断他们的身体素质实际上也就是普通人的水准,会有这样的表现完全是因为内力的神奇功能。

    这样一来,难怪令狐冲内力全失之后立刻手软脚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长期以来习惯了内力充盈的感觉,令狐冲的身体机能已经有所退化了。

    就像是一个人习惯了太空的失重环境之后,重新回到地球的重力环境下肯定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

    这样的道理在《天龙八部》一书之中也一样有所体现,被段誉吸干了内力的人,在一段时间里莫不是手软脚软连站起来都不行。非得要过上一段时间,习惯了重新束缚他们**的重力,才能恢复过来。

    这样一来,相比于其他内功,唯一可以提升身体基本素质的龙象般若功,反倒显得弥足珍贵,不愧为盖世神功的特性了。

    但是结果却不怎么好。

    宫本丽倒是可以修炼龙象般若功,只不过她修炼龙象般若功所需要的经验值却变多了。

    毒岛冴子则根本无法修炼龙象般若功。

    会有这样的区别,大约是因为霹雳刀法的内力同样趋近于刚猛型。虽然细分不同,龙象般若功是刚猛厚重,而霹雳刀法则是刚猛狂暴,但毕竟都是趋近于刚猛的。因此宫本丽可以修炼,只是所需要的经验值变多了。

    而毒岛冴子不能修炼的缘故,大约是因为周公剑的内力走的是轻捷柔灵的路线,和龙象般若功完全是南辕北辙。除非毒岛冴子将周公剑柔灵轻捷的路线走到顶点,由柔而刚,由轻而重。否则要修炼龙象般若功,毒岛冴子只能选择废功重修。

    而现在的问题是,周公剑法在柔灵轻捷的道路上已经走到了极限。

    想要再在这条路上有所进步,靠着周公剑法肯定是不行。

    要么毒岛冴子天资卓绝能把周公剑往后推演……要么,是时候换一套更合适的武功练了。

    那么……独孤九剑?

    很难拿啊。

    走轻灵变化路线的……逍遥派?

    是不是该是时候跑一趟无量山看看琅嬛福地看看蒲团有没有被段誉那个傻小子磕出个洞来了?

    另外,李秋水的小无相功也是内功之中的一个bug,不拿来研究一下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就在此时,刘健忽闻头上瓦片一响,刘健猛的一抬头,却见头顶上跳下了两个黑衣人来。

    第一反应,刘健觉得嵩山派报复的人来了。

    反而是其中一个人上前大礼拜道:“曲洋拜见恩公。”

    紧跟着另一个人也走了上来拜见:“刘正风拜见恩公,多谢恩公就曲大哥和刘某一家性命。”

    “是你们二位啊?”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两个黑衣人,刘健一时之间有点摸不着头脑。

    “为了隐人耳目,我与刘兄弟不得不隐秘前来,请恩公见谅。”

    “是这样啊。冴子、丽没事了,你们看着周围,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跟踪过来。你们两位……进来吧,我们屋里聊。”

    引着一身夜行衣的两位进了屋子,分宾主坐下,刘健还没开口,刘正风和曲洋两个就跪下了。

    “恩公与刘正风素昧平生却救了曲洋大哥和刘正风一家老小性命。恩公大恩大德,刘正风纵是结草衔环也难报答万一。”

    “好了好了,别整这套有的没的。”刘正风看起来五十几了,曲洋的年纪也差不多大,这两位给自己下跪,刘健可不敢生受,连忙将两人扶了起来。

    “我说二位,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二位不隐姓埋名从此悠游山水逍遥自在,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