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86:政治斗争的精髓所在
    陆柏武功高不高,各种不同的人有各种不同的评价,但是陆柏作为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中经常出山的办事人员,他对敌经验绝对是丰富无比。

    察觉到不妙,第一时间双脚蹬地,蹬蹬蹬连退三步,一张脸涨的通红,却终究没有能压住侵入体内的拳劲,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是金毛狮王谢逊的七伤拳!”陆柏脸色发白,一提气顿时觉得五脏六腑无一不痛,立刻明白自己恐怕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魂飞扬。”

    刘健笑了笑道:“正是七伤拳。”

    《七伤拳》在招式上没有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对招式也完全不讲究。其根本就是通过【损心诀】伤害心脉、【伤肺诀】伤害肺脉、【摧肝诀】伤害肝脏、【破肠诀】伤害大小肠、【藏离诀】使五脏六腑震动移位、【精失诀】损伤精气、【意恍惚诀】直冲大脑伤人神智、七层内功心法练成其中不同的七股不同的内劲,然后通过【七伤总决】调和运用,一拳击出蕴含七种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的劲力,使得敌人一共要面对七股层层叠叠且属性各不相同的内劲,使得敌人挡无可挡。

    刘健龙象般若功已经达到了第八重境界,在内功修为上已经颇具火候,此时修炼七伤拳非但不会损伤身体,就连需要的经验值都降低了许多,随便点了点,就把这七伤拳给练成了。此刻用出来,效果倒是出乎刘健意料之外的好。

    陆柏此时受伤颇重:“刘正风,想不到你狼子野心,不但与日月神教勾结,竟然跟明教之徒亦有来往!”

    听的陆柏这么一说,大厅之中的众人看着刘健三人的眼神都不同了。

    话说这七伤拳本不是明教的武功,而是崆峒派祖师木灵子所创,而后在昆仑三圣何足道的手中发扬光大。金毛狮王谢逊能够练成七伤拳,是从崆峒派手中抢了《七伤拳谱》的古抄本的缘故。

    但是如今江湖上,使用七伤拳最出名的,确实是金毛狮王无疑。金毛狮王练成七伤拳之后为了逼迫成昆出面,在江湖上仗着七伤拳四处杀人嫁祸成昆,把明教搞的声名狼藉的同时,也把七伤拳和金毛狮王谢逊给紧密联系到了一起。

    陆柏知不知道这些事?

    知道。

    他知道会七伤拳的不止金毛狮王一个人,还有崆峒派之人修炼。但是陆柏还是毫不犹豫的这样说了,目的就是要把刘正风跟明教联系到一起,从而将刘正风推到在场白道武林人士的对立面去。

    须知明教虽然不在大明国内,甚至跟大明的建立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有传言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明教五行旗旗主。但是在江湖上,明教和日月神教一样,都是人人喊打的魔教。

    虽然说明教位在宋元之间,跟他们大明武林没有多大的关系,因此对明教,武林人士不像对日月神教那样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但是日月神教本身就是从明教分离出来的部分,在外人看来,这两者之间是一丘之貉,联络肯定十分紧密。

    刘正风不但跟日月神教长老曲洋关系密切,他的金盆洗手大会竟然还有明教之人前来参加,这盆污水往刘正风身上一泼,只怕刘正风是怎么都洗不清身上的嫌疑了。

    “诸位,刘正风与魔教勾结,定然是阴谋对我正道武林不利。”眼见众人被自己说的动了,看着刘健三人的眼神都变得不善,陆柏心中大喜,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大声喝道:“和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大家并肩子上!”

    “这真是。”刘健摇了摇头,无论手段粗糙与否,目光远大与否,目标正义与否,政治斗争的方式从来都没有变过。

    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很显然,刘正风加上他们三个,就是将要被打击的那一小撮。

    除非……

    “安静!”刘健一声怒吼,压下了大厅之中喧哗的声音,同时对自己施展了催眠术,再度让自己的性格变得暴虐霸道:“我今日来此,只为寻曲洋报仇!你们五岳剑派自家的事情我不该管,也懒得管。但是如今只有他刘正风能找到曲洋所在,在我找到曲洋之前,刘正风以及刘正风的家人,谁动我杀谁!”

    刘健没有试图解释自己不是明教之人,因为解释了也没有什么卵用,想要让别人平白无故的相信自己,刘健还真没有那个名望。既然如此,刘健选择了将自己摆到大多数人的那一边去,至少表面上是摆到大多数人的那一边。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这是政治斗争的精髓所在。

    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同样是政治斗争的精髓所在。

    所以,千万别站到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去,除非你强的可以一人镇压天下。

    于是刘健说自己是来杀曲洋的,并且摆出一副谁敢阻拦就杀谁的姿态。

    嵩山派如何且不去提,反正在场的泰山派、恒山派、华山派、青城派乃至其他门派的人听了刘健这么一说,立刻停下了脚步和手上的动作。

    只听岳不群道:“刘兄弟,你要寻曲洋报仇我等自是无有不允,只是为何对嵩山派诸位师弟下手如此狠辣?”

    陆柏眼看刘健控制住了局势,生怕反复,连忙道:“岳师兄说得对,大家不要信了这贼子的花言巧语!”

    刘健冷笑了一声道:“我夫妻三人寻曲洋报仇多年,始终找不到这个老贼的行踪。如今这刘正风自称和曲洋是至交,曲洋的下落刘正风和他的家人肯定知道。若是就让嵩山派这么杀了,我到哪里去找曲洋?至于嵩山派……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管不了那么多!”

    “这几人人为寻那曲洋报仇,也不知道找了多久,如今大仇近在眼前,又怕刘正风一家死了断了线索。一时激动收不住手也是有的。”众人这么一想,也都觉得合理,顿时不再往上凑,只看着这事情要如何了结。

    刘健这个时候,脸含恨意冲着刘正风道:“刘正风刘三爷,我敬重你是江湖正道上一条鼎鼎大名的好汉,出了名的雅人。你与曲洋以音律引为至交我信,因此我也不寻你报仇。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曲洋这人我一定要杀!刘三爷只要你告诉我曲洋如今的下落,今日诸多江湖上有名望的好汉都在这里,保你一家老少安全无事。”

    “是啊是啊刘三爷,你可不要为了曲洋那个奸贼,而毁了自己一世英名啊!”

    “刘三爷,大家都敬重你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只要你说出曲洋的下落,我们在这里保证,谁都不敢动你!”

    “是啊刘三爷……”

    却说局势如此变幻,早已超出了刘正风的掌控范围之内,如今听着一声又一声的劝说,刘正风脸色变幻莫测终究是叹了口气,闭口不言。

    刘健看了一笑:“好,果然是情义刘三爷。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但是我想你的家人肯定有人不愿意看你一世英名因为误交匪类而毁于一旦。”

    说着,刘健上前一步冲着刘正风的家人道:“各位,刘正风刘三爷可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大英雄。如今就因为一个曲洋,弄得刘三爷一世英名尽丧!你们难道就愿意看着刘三爷为了曲洋这个恶贼匪类英明尽丧,甚至为了曲洋这个恶贼送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