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83:岳不群(加更)
    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的师弟,其名望比起身为衡山掌门的师兄“潇湘夜雨”莫大先生还要来的卓众。同时,刘正风也是衡阳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店铺良田镖局……再加上每有镖局要从衡阳城经过,必然要给刘正风送上一笔拜山费。

    没错,刘正风就是这衡阳城财大气粗的坐地虎。

    这一点从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日的盛况就能看的出来。在刘正风金盆洗手的当日,刘府门外竟然排起了长龙,街上走的都是三山五岳前来道贺的武林人士。刘健递上请帖,带着毒岛冴子和宫本丽两人一起进了刘府,看着刘府喜气洋洋的热闹景象,忍不住感叹。

    果然艺术家就不应该玩政治。既然搀和到了政治里面,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最好都要把自己的艺术家思想给彻底丢掉。

    否则文青病一发,不但害死自己,还害死全家。

    如果不是刘正风和曲洋之间的事情弄得太操蛋,太不合规矩。就是借左冷禅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衡阳城动刘正风。

    所以刘正风全家之死,到不能全把责任推到嵩山派行事霸道狠辣上,刘正风自己艺术家作死精神发作,也占到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将近午时,五六百位远客流水般涌到。

    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郑州**门夏老拳师率领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这些人有的互相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

    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分别在厢房中休息,不去和众人招呼,均想:“今日来客之中,有的固然在江湖上颇有名声地位,有的却显是不三不四之辈。刘正风是衡山派高手,怎地这般不知自重,如此**,岂不堕了我五岳剑派的名头?”

    岳不群名字虽然叫作“不群”,却十分喜爱朋友,来宾中许多藉藉无名、或是名声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说话,岳不群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丝毫不摆出华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来。刘府的众弟子指挥厨伕仆役,里里外外摆设了二百来席。

    刘健跟刘正风之间虽然同姓一个刘,但是着实没有什么交集。

    人家看在他近期干掉了田伯光,小有声望的份上给他送上一份请帖,已经算是厚待了。

    籍籍无名的刘健自然不会有什么人上来打招呼,刘健自己也乐得清静,和两位美女一起在刘正风弟子的安排下找了个位置坐下,就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大厅里的诸多武林人士。

    “大叔,那边那个矮子就是余沧海吧。”

    “一脸凶相,看着就不是好人。”

    “唉大叔,你看那人长的好像一个大马猴哎。”

    “那个就是岳不群啊,长的挺像个好人的,没有想到那么坏!”

    估摸着也是仗着语言不通的便利,因为很清楚在场的人全都听不懂自己的现代日语,所以宫本丽点评起来一点都不担心。

    正说到岳不群的时候,刘健却见到岳不群的目光也向着他这边看了过来。

    刘健不由的细细打量起了这个鼎鼎大名的“伪君子”。

    实话说,从本心上而言,刘健觉得岳不群这人除了把个令狐冲教成了白眼狼之外,其他方面尤其是个人道德上还算是挺不错的。

    因此,刘健自然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岳不群,见岳不群望了过来,他便冲着岳不群点点头,友善的笑了下。

    哪知道岳不群竟然站了起来,而且还带着弟子走了过来。

    “阁下便是那日在回雁楼上杀了田伯光的刘健刘大侠,幸会幸会。”

    岳不群身为华山派掌门,亲自上来拜见,而且礼仪做的十足,刘健也不能继续在椅子上坐着了,连忙站了起来:“不敢不敢,在下就是刘健。”

    “那日小徒令狐冲逞强,险些遭了田伯光的毒手。幸亏刘大侠出手相助,岳不群在此谢过了。”

    “不敢,那日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刘健看着岳不群,心情稍微有些复杂。

    因为他对岳不群的感官也挺复杂。

    他首先是华山派掌门,是一个政治人物。

    他的立场必须要放在华山派的立场上来考虑,不论他做了什么,他只会把自己放在华山派掌门的立场上去考虑,要公正的评价岳不群,就不能把屁股放在令狐冲的身上看待岳不群。

    换句话说吧,换了一个某个道德高尚的政治人物坐在岳不群的位置上。

    就比如说周伍豪,周伍豪的个人道德水准够高了吧。

    但是刘健觉得,如果周伍豪是当时的华山派掌门,他不但会抢辟邪剑谱,而且会抢的更漂亮,抢的更彻底,抢的更决绝。令狐冲也绝对没有在岳不群手下的逍遥自在,只怕一早就被周伍豪视作不安定因素给清除掉了。

    因为相比于岳不群,周伍豪的立场会更加坚定,手段会更加高明,但是目的都是相同的。

    那就是壮大华山派。

    当然,考虑到两人在教育能力上的巨大差别,更大的可能是周伍豪轻轻松松的就把令狐冲变成了自己的脑残粉,从此忠心不二云云。

    彼之英雄,我之寇仇。在这一点上再明白也不过了。就比如说在南北战争之中立功的牺牲的那些将士们吧,在刘健看来这些将士自然是伟大的革命先烈。但是在某些台灿以及因为某些原因而跟台灿坐在同一张凳子上的某些人眼里,这些人就是灭亡民国的罪魁,是要送上国际法庭的战犯……

    还是那句话,我之英雄,彼之寇仇。

    不管怎么说,刘健的屁股是坚定的坐在华夏这一边的。所以港灿和台灿乱吠的那些事儿,刘健反正是一丁点都不去相信,哪怕是真的,也不相信。

    因为屁股决定脑袋,政治上从来没有什么真的假的,没有什么对的错的,只有你的我的。

    所以艺术家玩不了政治,因为他们有一颗追求真善美的心,这颗心会害死他们。

    把屁股坐在令狐冲的身上,自然就会觉得岳不群是个冷血无情卑鄙无耻的伪君子。

    把屁股坐在岳不群的身上反向一想,却难免觉得令狐冲这人实在是个欺师灭祖吃水专打挖井人的混账王八蛋了。不管令狐冲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做出来的那些事,确实给人以一种这样的感觉。

    但是令狐冲和岳不群之间的事情跟刘建没关系,他自觉可以坐在一个中允的立场上判断一下。坐在中允的立场上,岳不群这个人的手段刘健虽然不喜欢,但是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令狐冲……不是脑残就是智硬,反正刘健也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