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96:嵩山派的人来了
    是刘正风的两位弟子米为义和向大年,在原著之中向大年应该是被丁勉用银针杀了,而米为义,虽然原著之中最终没有怎么交代,但是作为刘正风的亲传弟子,刘正风被嵩山派灭了满门,米为义应该也在被灭之内。

    在刘正风携手曲洋离开退隐江湖之前,曾今引着自己的弟子亲人和刘健见过一面,所以此刻刘健也能认得出来。

    “你们两个今日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禀前辈。”

    面对刘健,不管是因为刘健的武功,还是因为刘健对刘氏一门的恩情,米为义都不敢有所怠慢,恭敬的道:“前辈让我等留心嵩山派是否不肯如此善罢甘休启用后手,米为义不敢有所隐瞒,昨日我与向师弟接到消息,有几批神秘人物在昨日分开入城便前去查看。虽然他们藏头藏尾,但是我与向师弟都认出了其中领头一人是那日师傅金盆洗手之时到场的嵩山派高手,大嵩阳手费彬!”

    “哦,看来嵩山派终于还是忍不住动手了啊。”刘健笑了笑道:“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我等武功低微,唯恐泄露行迹被嵩山派之人知晓不敢靠近打探,因而并不清楚嵩山派究竟来了多少人。但是我等多方打探,在嵩山派来人之中,认出了托塔手丁勉,大嵩阳手费彬、仙鹤手陆柏、白头仙翁卜沉和锦毛狮高克新等人。除此之外还有两人我等虽然认不出来,但见他们与丁勉费彬平辈相交,想来也是嵩山派找来的高手人物!”

    这个时候,刘正风一脉在衡阳城盘根纠结的优势终于体现出来了。金盆洗手那一日,纯粹是江湖让的人物来得实在是太多,整个衡阳城鱼龙混杂混乱不堪,以至于嵩山派的人进了刘正风的家门,刘正风还蒙在鼓里不知所措。

    如果是正常情况,整个衡阳城里到处都是刘正风参与经营的生意和买卖,只要一声令下这些生意和买卖就全部变成了足够隐蔽的眼线。要将整个衡阳城给监视起来这恐怕很难办到,但是要留心注意衡阳城之中近期是否有些神秘人物出入,再进行定向调查,却是再简单轻易不过了。嵩山派的任何举动,在这衡阳城里根本就瞒不过刘正风的耳目。

    当然,现如今他们都是刘健的眼线了。

    “哈哈,嵩山派这次阵容倒是够豪华,十三太保来了五个,还有大太保丁勉带队,再加上两个不认识的高手。”

    “此次嵩山派来势汹汹,恐怕是冲着前辈而来的。”

    “前辈,嵩山派来者不善,还请早做筹谋!”

    “无妨。”刘健轻轻的挥了挥手,这件事情知道就行了,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如果是几天之前,这样的阵容当真是能让刘健好好喝一壶了。

    但是现在嘛。

    金轮法王+王重阳,天下大可去得,这样的小阵仗刘健还真有点不放在眼里。

    却说在衡阳城东的一处宅院里,化妆成一个江湖卖药郎中的‘仙鹤手’陆柏正与同样装扮成农夫的托塔手丁勉说话:“师兄,弟子们已经探听好了,那几个人仍旧住在城西的悦来客栈之中。”

    “好!通知下去,今夜让子弟们尽皆换上夜行衣,带上日月神教的旗帜,事情一定要做的干净漂亮。”

    托塔手丁勉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在十三太保之中,托塔手丁勉并非年龄最长的一个,但却是武功心计最高的一个,深得左冷禅的信任。

    前番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害的托塔手丁勉丢尽了嵩山派的颜面,此次卷土重来不惜乔装改扮,就是为了一雪前耻。

    可惜的是嵩山派这一番江湖上的手段蒙骗的了一般人,却蒙骗不了同样深悉江湖手段的刘门弟子,他们在进入衡阳城中的时候就被注意到了。

    “是!”乔装打扮乘夜灭门,然后将这些事情嫁祸给臭名昭著的日月神教,这是嵩山派惯用的手段了。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不愿意臣服于嵩山派的小门小派在左冷禅的授意之下被十三太保率人灭门,然后嫁祸给日月神教。

    仙鹤手陆柏作为十三太保之一,这等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丁勉吩咐,早早的就已经安排了下去。

    反正日月神教头顶上的血案多了去了,栽个七八桩在他们头上也不疼不痒,且不说日月神教本身不会出来分辨,就算是他们出来分辨了,天下间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当天夜里,丁勉将此次前来的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中的其他人员并一些嵩山派的心腹弟子都叫到了跟前,脸含怒气的道:“前次刘正风金盆洗手,我与两位师弟带着五岳令旗,可说是丢尽了咱们嵩山派的颜面!我丁勉丢些颜面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堕了我们嵩山派的声威坏了掌门师兄的五岳并派大计才是根本!”

    “掌门令谕,此次行动,务必要赶尽杀绝。那两女一男一个都不能放过!”

    “尊令!”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丁勉看上去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但实际上却是心思慎密之人,否则也得不到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重用。他知晓武林之中有些人有趁夜修炼内功的习惯。那日他见刘健不过三十来岁,却一身难得的深厚内力,在丁勉想来定然是勤学苦练日夜不停才能有这样的成果。

    所以到了晚上,丁勉并未立刻出发,而是带领众人一直等到丑时过半也就是快要两点左右,这才带领着换上了夜行衣的嵩山派门徒,拿了兵器和日月神教的旗帜标志,施展轻功向着悦来客栈飞去。

    这个时候早睡的人早已睡的深沉,而迟睡的人多半也已经入睡。

    正如刘健会让人注意嵩山派一样,嵩山派对刘健三人也做了一番调查。虽则查不到刘健三人的跟脚来历这一点让掌门左冷禅颇为疑虑,但是要查到三人的落脚点和居住位置却是轻而易举。

    一行人脚步轻快无声,很快到了悦来客栈后院的房间门口。

    领头的一个黑衣人熟练的用拇指沾了沾口水,悄无声息的戳穿了窗户上糊着的白纸。

    将眼睛睁大凑到里面看了看,见屋里漆黑一片看不见人影便掏出了一根竹管。

    “总算来了啊。”屋里,刘健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

    嵩山派的轻功本就不怎么样,虽然他们努力的放轻了脚步声,但是这对于功力到了刘健和毒岛冴子这等程度的高手来说,却实在没有什么卵用。早在他们进入院子的时候,三人就已经发现了嵩山派的动静。

    只不过嵩山派想要打个突袭,刘健也想要打个突袭,所以明知道嵩山派的人来了,他只是带着毒岛冴子一起躲了起来,至于宫本丽,早在一开始就被刘健安排在了其他的地方。

    待到看见外面的人捅破窗户伸进来一根竹管,电视剧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部了的刘健自然清楚嵩山派这帮人是在干什么。

    “一群人趁夜偷袭竟然还要用迷烟,这嵩山派能发展的这么势利庞大,倒也不是白绕的。”

    或许是因为理念和所在的时代不同的缘故,在一般江湖人看来是下三滥手段的蒙汗药,在刘健看来也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同样,江湖仇杀也不是一种浪漫情怀,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文质彬彬的以武会友,而是一种你死我活的争夺。

    君不见韦爵爷纵横天下就靠着三样手段,匕首、火枪、蒙汗药。

    实际上,嵩山派能够放下高手的颜面和自尊,为了用最小的损失最有把握的方式消灭敌人而毫不犹豫的动用蒙汗药这种手段,反而让刘健觉得……真不愧是五岳领头羊,当真要比明明实力并不比嵩山派差多少,却困于派系内斗的泰山派强的多了。

    不过嘛,通犀地龙丸,西毒出品必属精品。说是百毒不侵就是百毒不侵!

    虽然这通犀地龙丸未必能够抵挡得了冰蚕、莽牯朱蛤、七星海棠乃至一些天下奇毒。但是区区迷烟。只有被通犀地龙丸鄙夷的份。

    刘健掏出了通犀地龙丸来,迷烟仍旧弥漫着,但是通犀地龙丸在握,这点迷烟却什么效果都起不到。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怎么样,好了吗?”

    “好了。”

    “确定万无一失?”

    “嘿嘿,你担心什么,这么多的迷烟,莫说是几个人,便是几头牛也迷晕了。”

    “好,开门!”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几个黑色身影迅速闪进屋中,目光第一时间就集中到了卧室内的那张大床上。

    “嘿,这小子倒是好艳福!”

    “闭嘴!”

    “上!”

    无声之中,几把钢刀连环斩向床榻!

    没有惨叫,没有鲜血淋漓,咄咄的声音和硬实的手感让几人瞬间醒悟了过来。

    “糟糕,中计!”

    “快走!”

    “走得了吗?”

    在几人冲向床榻的瞬间,毒岛冴子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当他们挥刀砍向空无一人的床榻时,毒岛冴子已经如电一般的射了出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