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95:一起去看流星雨
    相比于得知了某个秘密,他更好奇毒岛冴子修炼了先天功之后的效果到底怎么样。

    毒岛冴子并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

    刘健有一种感觉,觉得好像毒岛冴子消失了……不对不是突然消失了,而是她的存在感忽然扩充到周围的广阔空间之中包围了这方天地。

    挂在墙上的村正忽然铮鸣起来,剧烈的抖动着,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动。

    呛然一声,村正迎风出鞘凌虚御空,在刘健的眼前施展出一套剑法。

    这是刘健很熟悉的剑法,周公剑法。

    一会儿之后,毒岛冴子睁开眼睛,村正上驾驭着它的力量也仿佛瞬间消失了。失去了力量的村正从空中跌落在地上,叮当作响。

    “这,御剑术?”

    “呼,不行了。”毒岛冴子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明显的汗珠道:“虽然能做到,但是这样做太消耗内力和精力了,我必须要全神贯注才能凭空操控它。”

    “这样啊,看来并不实用呢。”

    “现在确实是这样。”毒岛冴子摇了摇头:“但是我能感觉到,要是我能练成《先天功》第三重,将先天真气尽数转化为先天真元。再要御剑,便也轻易。若是能达到先天功第四重结成金丹,就算是乘着它飞天也能办到。”

    先天真气!

    先天真元!

    结成金丹?

    御剑飞仙?

    刘健用力的一拍巴掌。

    “我操,王重阳原来是个搞修真的啊!搞了半天这《先天功》这么难练,原来它根本就不是武功秘籍,而是修真功法!”

    人家武功练到最后才从后天真气转为先天真气。王重阳这《先天功》却是从一开始练的就是先天真气,从起步开始就跟别人完全不一样。

    刘健连连摇头,在武侠世界里搞修真,这王重阳也真是够牛逼的。

    “阿健!”

    “没事,只是想到了很多事情,有点太惊讶了。”呵呵笑了笑,刘健做到了冴子身边:“怎么样,刚刚那样做应该不止消耗内力还消耗精神力吧。我看你的精神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略微用力,把毒岛冴子的脑袋按下来放在大腿上,两根大拇指含着微薄的内力顺着毒岛冴子的太阳穴轻轻转动。

    因为自己曾今数次感受过精神力耗尽的痛苦,因此刘健分外了解此刻毒岛冴子的感受。精神力耗尽之后,人的精神会极度的疲倦还伴随着强烈的头痛。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偏生身体的活力和精神的疲倦产生了脱节。造成的结果就是即便你的精神困顿的好像下一刻就要失去意识,但是你的身体却无论如何都不肯休息。

    不过所谓久病成医嘛,刘健经历的多了,也知道一些可以缓解精神疲劳的手段。头部按摩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在学园默示录的世界毒岛冴子就经常帮着耗费大量精神力的刘健做头部按摩,确实能起到缓解精神疲劳的作用。

    轻轻的在毒岛冴子的太阳穴上按着,刘健一边按一边道:“想象一下,自己正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身下是柔软的草原,微风吹过,卷起青草的气息。满天都是星星,这一颗是白羊座,那一颗是巨蟹座。北边一颗呢?”

    “大熊星座。”

    为了让毒岛冴子休息的更好,刘健还稍微用上了一点催眠术。

    “啊,是流星!”

    闭着眼睛的毒岛冴子忽然叫了一声,紧跟着睁开眼睛,看到一脸错愕的刘健。毒岛冴子的脸忽的红了一下,紧跟着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

    刘健也不由笑问:“笑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我想起来了,阿健还从来都没有带我看过流星呢,总觉得没有在一起看过流星好像少了点什么的样子。”毒岛冴子仰着脸,美目之间一片柔情:“我是不是有点傻?”

    心疼吗?

    是心疼啊。

    怎么能不心疼啊!

    “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也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刘健紧握住了毒岛冴子的一只手,这只手很漂亮修长,只是因为长期修炼剑道的缘故,不可避免的结了一些茧子,有些粗糙。

    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毒岛冴子的指尖:“我一定会带你去看流星雨,一定!”

    像是保证,又像是赌咒,但好似更像是坚定了某种决心。

    “嗯。”

    明明连最简单的甜言蜜语都算不上,但是少女似乎只要这样就能满足了一样,脸上洋溢的都是幸福的神色。

    这让刘健的心更疼了。

    刘健抬起头来忽然对着外面喊道:“听够了没有,进来吧。”

    哐当……

    外面传来了好像什么东西打翻了的声音。脚步一会儿往后,一会儿往前,似乎像是想要逃跑,但是有有些犹豫。

    不多时,门被打开了,露出了一个扎着两个总角辫子的小脑袋瓜儿,看着刘建,脸上有些慌乱,但是很快又平复了下来。

    “我是刚刚路过,什么都没听见。”紧跟着好似又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立刻小胸脯一挺:“我是来通知你刘伯伯的两个弟子跑过来要见你,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通知你知道。”

    “好,我知道了。”把毒岛冴子的脑袋轻轻的抬起,垫在了枕头上:“我去一去就回来。”

    “嗯。”

    刘健这才站了起来,出门的瞬间,啪的一下又在曲非烟的小臀上打了一巴掌:“小丫头,偷听大人说话当心变成驴耳朵。”

    待得听到曲非烟娇羞大喊“死流氓,臭流氓”时,刘健才呵呵笑着,脚下生风的离了开来。

    毒岛冴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曲非烟听了更加娇羞跑到毒岛冴子身边坐下娇声道:“好姐姐你居然看着那个臭大叔欺负我,还笑?哼,以后你再也不是非烟的好姐姐了,你是坏姐姐!”

    毒岛冴子听的笑的更加乐了,仿佛精神耗尽的疲倦都松颓了不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