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84:我想要辟邪剑谱
    岳不群的长相并不十分英俊,但可能是因为是武林之中少有的读书人的缘故,岳不群的气质颇为儒雅,再加上良好的谈吐和不俗的气质。

    总而言之是一个一见之下不会产生恶感,再深入交谈就会觉得这个人挺不错的家伙。

    虽然孔老夫子老早就说过“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的话,但是但凡十个人只怕有九点九个都是视觉系动物。岳不群长相不错,气质不俗,在刘健这里就给这位鼎鼎大名的伪君子加了点分数。

    和岳不群聊了一会儿,刘健的目光移到了一个跟着岳不群的俊俏少年身上。这少年长相漂亮,没错就是漂亮,有点男生女相的感觉,大概跟贾宝玉差不多。不出意外的话,大约就是那个长的像他娘的林平之了。

    “你就是林平之,林震南的儿子?”

    “晚辈小子正是林平之,拜见前辈。”林平之恭敬的道。

    他虽然不知道刘健是何人,但是见自己师傅岳不群都与刘健平辈论交,因此便自认了晚辈。

    “你拜在了华山派门下,余沧海不敢对你动手了,这也挺好。”

    刘健仿佛在想什么一样思索了一会儿:“你爹以前有些东西放在我这里,回头有空了你到我这来取一下。”

    林平之惊讶的抬起头来:“前辈认识家父。”

    “嗯,泛泛之交而已。”

    刘健在和岳不群以及林平之说话的时候

    却见是一个矮子用阴咎的目光向着这边望着,不是余沧海却又是谁。

    对于林家福威镖局被灭满门,刘健一方面觉得余沧海手段太狠太毒辣,对林平之这个命途多舛的可怜公子哥有些同情。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一点觉得这完全就是林家咎由自取。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福威镖局林家既然藏了辟邪剑谱这个大宝贝,那就注定要被卷入漩涡中,就跟伊拉克满地都是石油一样,由不得美国人不眼红。

    福威镖局又是和伊拉克一样都是武力低微,保不住自家的宝贝,那就只能是悲剧结局了。

    就算不是余沧海,也会有赵沧海、钱沧海出手。看看现在的岳不群,再看看将来的嵩山派……也就是少林武当日月神教这样本身财大气粗的不在乎辟邪剑谱才没入场抢夺。

    相比于伊拉克,人科威特就聪明多了,知道自己保不住家产,二话不说往老大哥美利坚身上一靠,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

    福威镖局要是往少林、武当哪怕是嵩山派身上一靠……借余矮子三个胆子你看看他敢不敢动手?

    自身没本事,还不赶紧找个靠谱的大哥跟着。自身没本事也不找个靠谱的大哥罩着,偏生手上还捏着旁人垂涎欲滴的重宝。小儿持金于闹市,这样的下场虽然凄惨,但是真的很正常。

    就像现在,林平之靠到华山岳不群门下去了,余沧海就算是再不甘再不满再想要把林平之抓过来严刑拷打……他也只能干瞪着一双眼,什么都不敢干。

    最后林平之落到那样的下场,一方面是因为岳不群图谋辟邪剑谱,但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己作……

    不过……果然还是有点看不下去。

    刘健暗讽自己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十足,实在是没有办法正视淋漓的鲜血,也完全没有办法杀伐果断起来。不但给众多革命先烈丢脸,也给诸多穿越者前辈们丢脸了。

    正在这时,刘正风的亲戚、门客、帐房,和刘门弟子向大年、米为义等恭请众宾入席。

    岳不群不好与刘健长谈干扰了主人,便带着弟子回去了。

    “大叔,那个就是林平之吗,你干嘛要跟他说话啊?”一坐下,宫本丽不解的冲着刘健问道:“那个林震南你连见都没有见过,他哪有什么东西放你这里?”

    刘健呵呵笑了笑,低声道:“因为我想要辟邪剑谱啊。”

    “辟邪剑谱?!大叔,你不是说那武功要切了……才能练的吗?”

    “所以我想要啊。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不好,我又不是要练,只是拿来研究一下罢了。”刘健正色道:“我、你还有冴子,虽然现在我们都有了内力了,但是内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知道吗?”

    “所以才有研究的必要啊。内力这种东西,不搞明白它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始终没底。像是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这样必须要切了才能练的武功实在是太特殊了,很有研究的价值。拿来研究看看,说不定就可以搞清楚内力到底是什么原理。”

    “安心啦,我是不会练的。”刘健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的揽住冴子和丽纤细的腰肢,在二女的脸蛋上各亲了一口:“就算是你们舍得,我自己都舍不得。”

    忽听得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显是甚么官府来到门外。

    聚集在刘府的武林群雄一怔之下,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

    群雄欢声道贺,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

    却见那官员昂然直入,居中一站,身后的衙役右腿跪下,双手高举过顶,呈上一只用黄缎覆盖的托盘,盘中放着一个卷轴。那官员躬着身子,接过了卷轴,朗声道:“圣旨到,刘正风听旨。”

    那官员展开卷轴,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刘正风又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站起身来,向那官员弯腰道:“多谢张大人栽培提拔。”

    这之后,刘正风送上

    刘正风转身向外,朗声说道:“弟子刘正风蒙恩师收录门下,授以武艺,未能张大衡山派门楣,十分惭愧。好在本门有莫师哥主持,刘正风庸庸碌碌,多刘某一人不多,少刘某一人不少。从今而后,刘某人金盆洗手,专心仕宦,却也决计不用师传武艺,以求升官进爵,死于江湖上的恩怨是非,门派争执,刘正风更加决不过问。若违是言,有如此剑。”右手一翻,从袍底抽出长剑,双手一扳,拍的一声,将剑锋扳得断成两截,他折断长剑,顺手让两截断剑堕下,嗤嗤两声轻响,断剑插入了青砖之中。

    群雄一见,皆尽骇异,自这两截断剑插入青砖的声音中听来,这口剑显是砍金断玉的利器,以手劲折断一口寻常钢剑,以刘正风这等人物,自是毫不希奇,但如此举重若轻,毫不费力的折断一口宝剑,则手指上功夫之纯,实是武林中一流高手的造诣。闻先生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也不知是他可惜这口宝剑,还是可惜刘正风这样一位高手,竟然甘心去投靠官府。刘正风脸露微笑,捋起了衣袖,伸出双手,便要放入金盆,忽听得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