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82:既然如此,我就去围观一下
    霹雳刀法的内功特点是暴烈,是爆发性,犹如**爆炸,在一瞬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和威力。宫本丽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和攻击力明显要超过毒岛冴子,但是却不像毒岛冴子那样能够自在变幻。

    周公剑法的内功则像是流水,像是清风,像是空中轻灵的飞鸟,自由自在圆转如意。

    这样的特色是龙象般若功不具备的。

    他能够感受到龙象般若功在自己体内转动的感觉,那是一种坚定而沉默的厚重感觉,就像是一座缓缓挪动的大山,虽然慢,但是给人一种不可阻挡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龙象般若功》忌讳勇猛精进的原因大概也就出来了。

    因为勇猛精进本身就违背了这项神功的固有特点。

    如果说如九阴真经、九阳神功这样的道家功夫,像是保时捷、法拉利这样的超级跑车。车手的技术越高,天分越高,境界越高就能开的越快,提升越快。

    那龙象般若功就是一辆载重数十吨的重型卡车,载重愈大,车速愈缓,你非要用龙象般若功这辆重型卡车开出超跑的速度来……能开出来算是你牛,比如说金轮法王。但是一个不小心绝对是车毁人亡的结果。开超跑的还能抢救一下,毕竟超跑本身的安全性能过的去。你一开重型卡车的,连抢救都用不着了。

    不过重型卡车也有重型卡车的优点。首先它是烧柴油的,柴油机的故障率要比汽油机小的多,龙象般若功如果按部就班的练习基本上没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九阴真经也有类似的功效,不过九阴真经不会走火入魔的原因是因为这辆超跑自带4s店系统,随时进行检修维护,倒不是真的不会故障。

    其次是油箱大,可以跑的距离远,不像超跑跑个几百公里就没油了。龙象般若功的前路要比九阴真经九阳神功之类漫长的多,九阴真经、九阳神功之类的就算是达到大成的境界也就差不多是龙象般若功十重的威力。而龙象般若功后面还有十一重、十二重和十三重三重境界在前面等着。

    当然,如果真有人能练成十三重龙象般若功,那他的对手一定不是某武林高手,而是某修真者了。

    正当宫本丽与毒岛冴子战的激烈,刘健想的深入的当口,院子外忽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两轻一重,两个呼吸沉稳,一个呼吸粗浊。一个不会武功,两个武林中人。

    听到脚步的瞬间,刘健在心中判断。

    “不知不觉连听力都影响到了吗?居然可以听见那么远距离的脚步声,而且还能判断出脚步轻重和呼吸清浊?”掏了掏耳朵,刘健哑然失笑。这内功还真有点万金油的意思,无论是哪方面都能起到增强的效果。

    顺着嘴向外喊了一声:“是谁来了?”

    听着刘健的声音,毒岛冴子和宫本丽顿时停手,外面的脚步声也是一停。

    不多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刘老爷,这边有两位江湖上衡山派的大爷想要见你。”

    这说话的是悦来客栈的小二。很快,外面又传来了一个年轻而且陌生的声音。

    “里面住的可是两日前在回雁楼杀了恶贼田伯光的刘大侠?在下衡山派董方卓与师弟李铁奉家师正风公之命冒昧前来,请刘大侠拨冗一见。”(这个,名字太难想了,就这样吧。)

    “刘正风,他不好好的搞他的金盆洗手大会,派自己门下弟子来见我做什么?”刘健疑惑的抓了抓头发,他跟刘正风完全没交集,实在想不到刘正风特地派人来见自己的原因。

    不过不管是是什么原因,不是来闹事的就好,刘建也不想失礼。因此说了声稍等之后,就走过去将院子门打开了。

    “阁下就是刘大侠?”

    门外站着三个年轻人,一个熟悉的是店小二。两个陌生的,大概都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也不知道方才说话的究竟是哪一个。看了看这两人,刘健道:“大侠什么的,倒是称不上。不过你要是想要杀了田伯光的那个,我确实是。两位,进来喝杯茶吧。”

    “不好打扰刘大侠。”

    两人之中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那一个抢先道,听声音,应该就是方才说话的那个董方卓,只见他确认了刘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方烫金的红色请帖双手递上:“家师闻刘大侠为武林除害,不胜欢喜。明日家师将要举办金盆洗手大会,从此退出武林悠游山水。想请刘大侠届时拨冗前去,做个见证。”

    “刘正风给我发请帖?”刘健伸手接过请帖,放在手中轻轻捻着。

    那两个衡山派弟子在送完了请帖之后就告退了。刘健也没有留他们,回到了廊上重新坐下,脑袋却在飞快的思考着。

    刘正风给他送一份请帖也不是什么多了不得的事情,毕竟刘健先前在回雁楼杀了田伯光,此地又是衡阳城,是衡山派的大本营所在。刘正风听了这件事情,或许是觉得反正多一个人多一份热闹,顺手给刘建发一份请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到底要不要去,刘健却有些犹豫不决。

    旁人不知道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会是个什么情况,刘建还能不清楚吗?

    那就是一个大坑,参与进去一不小心就给左冷禅的野心给卷进去了。

    第二个问题则是,他到底要不要救一救刘正风一家。

    按说刘正风吧,人家是自己作死,跟刘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但是刘正风作死归刘正风作死,嵩山派杀人全家的手法实在是太让刘健恶心了。大约是因为刘健来自于一个相对和平的社会,在那里连残酷的政治斗争都披上了一层温文尔雅的皮。所以刘健愈发的接受不了嵩山派血淋淋的行事风格。

    虽然事实证明这种做法确实有效,无论正反。

    这也是为什么刘健能够理解左冷禅要杀刘正风,却也十分讨厌嵩山派的霸道作风的原因。

    习惯了和平社会规则的人总是厌恶暴虐的社会规则。

    “阿健,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有个人请我们明天过去参加宴会。”刘健扬了扬手中大红的金字喜帖:“冴子,丽,明天和我一起去参加宴会吧。”

    认真的想了想,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刘健还是决定先去再说,至于到底要怎么做,是当围观一场3d电影,还是插手这件事情……

    到时候再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