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73:杀死田伯光
    以田伯光展示出来的水平,刘健不认为毒岛冴子和宫本丽联手就能击败田伯光。他也没有这么指望,手枪已经被刘健给收起来了。重新掏出的是一把mp5微冲,开启连发。

    暗箭伤人什么的,虽然不道德,不过刘健自问自己不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的道德规矩什么的,自然跟刘健屁的关系都没有,也就没必要去遵守。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杀掉田伯光!

    在田伯光盯上了毒岛冴子的瞬间,刘健就明白了,田伯光这个人自己必须要杀掉。

    倒不是刘健傲天病犯了,凡是得罪自己的人就要赶尽杀绝。

    他针对的只是田伯光这样的人而已。

    如果盯上他的是其他人,比如说令狐冲,刘健不会有什么担忧。哪怕是一不小心得罪了岳不群,刘健虽然会担心,但是绝对不会采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虽然刘健很讨厌令狐冲,但是他对令狐冲的个人道德水平还是放心的。虽然‘伪君子’岳不群很让人不齿害怕,但是同样……刘健对于岳不群的个人道德水准仍旧十分放心。对于岳不群,如果双方在利益上完全没有冲突,刘健甚至会觉得岳不群是一个可以交往的人。

    能在江湖上有‘君子剑’这么一个绰号,他的个人道德水准一定十分过硬。哪怕是个伪的,他也得伪的跟个真的一样,才能弄到这样好听的绰号。

    而田伯光……如果没有牵扯到刘健自己,刘健可以视而不见。

    但是既然如今已经牵扯到刘健自己了,那么果然还是杀了才能放心。

    田伯光这个人,金庸在描写他的时候,将他勾勒成了一个真性情的江湖人,甚至让许多人认为田伯光这样的真小人颇为可爱。

    刘健曾经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是在年轻叛逆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甚至写过以田伯光为主角的小说。

    不过等到中二期过了,刘健偶尔想起自己曾经的这种想法,总是会忍不住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的脑子真的有问题。

    如果认可了田伯光这个人,认可了田伯光这样的行为方式。

    武林中人狗咬狗的厮杀且不提了。

    那些被田伯光强行玷污了的女子们算什么?

    那些因为田伯光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怎么办?

    甚至太白谪仙楼楼的老板又犯了什么错有什么罪?

    在这一段,金庸写的极为精彩。田伯光为了求令狐冲下山助自己取得不戒和尚的解药,承托自己和令狐冲,认为一般人不配喝谪仙楼的长安醇酒,不但从谪仙楼里偷了两坛酒上华山,还将谪仙楼酒窖之中两百多坛佳酿全部打碎。

    这样大的损失,只怕那谪仙楼的老板只这一遭就要倾家荡产。只不过这个老板如同那些被田伯光玷污的女子,如同那些因为田伯光而崩溃的家庭,如同田伯光在上华山见令狐冲之前在华山周边累累犯案,这些事情金庸大师的金笔之下只是略微一提便罢了。

    以至于读者粗粗看去,总不觉得田伯光这个人做了什么坏事。但实际上,田伯光这人做的坏事之多,造孽之重,称之为头顶长疮,脚底流浓绝不为过。只因为未曾目睹,只因为未曾经历,所以缺少切身的感受。

    但是难道因为这样,就可以当田伯光做的那些事是未曾发生过的,是不存在的吗?

    以造孽论,田伯光这样的‘真性情’造的孽,绝对要比岳不群那样的‘伪君子’多得多。

    刘健估摸着,大约是当年金庸想要参政,结果自身没那个本事被别人玩的一个头有两个大,吃了天大的亏却一句话都没法说出来,这才写了这么一部上上下下全部都是讥讽伪君子赞扬真性情的书。

    他要讥讽伪君子,刘健没觉得怎么样。

    毕竟伪君子总是让人讨厌的,尤其是在你窥破了他的真面目之后。虽然在有人窥破其真面目之前,大家看他的目光不会跟看真正的君子有任何分别。

    但是他赞扬的‘真性情’,无论是令狐冲还是田伯光,让中二时期的刘健很是热血沸腾,也让成熟了的刘健万分鄙夷憎恶。

    无论金庸再怎么赞扬田伯光,都无法改变田伯光是一个杀人犯兼**犯的事实。

    无论金庸再怎么赞扬令狐冲,都无法改变这个人天性上凉薄的事实。

    而现在刘健他们三个已经被这位杀人犯兼**犯偏生还是一个武功高强轻功了得的人给盯上了,不杀了他,晚上刘健恐怕要连觉都睡不好了。

    至于在这里杀了田伯光会不会破坏剧情?

    还是那句话,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毒岛冴子和宫本丽两人联手,仍旧伤不到田伯光,但是确实给田伯光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主要原因还在于毒岛冴子和宫本丽手中的兵器。

    那是用现代科技现代技术再加上刘健的魔法制造出来的终极冷兵器,其锋利程度用‘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这样本来只是古籍上的夸张之言来形容也绝不为过。田伯光就算是功夫比两人高,身法比两人妙,但是不敢和两人兵器相碰,终究是会落在下风。

    再加上毒岛冴子和宫本丽从学园默示录的世界开始就携手战斗,一路从海潮一样汹涌的死体中杀出生路,相互之间早就有了充足的默契。宫本丽虽然武艺差了一些,但是薙刀胜在长,攻击面积够大,再加上锋利无比,挥舞开来田伯光也不得不躲避。而他要趁着宫本丽攻击的空隙反击,却要面对毒岛冴子冰冷的锋芒!

    不敢兵器交接,宫本丽大开大合的攻击之中即便是露出了再多的破绽,田伯光也用不上。

    战了一会儿,田伯光渐渐不耐了。

    他本来估摸着这两个小姑娘没有内功修为,就算是一时攻的凶猛,也不可能持续多长时间。自己只要用轻功闪躲,待到两个小娘皮力竭了,便能轻轻松松掳走她们。

    但是刀来刀往,打了好一阵子,两个小姑娘却不见任何力竭的模样,甚至连气息都不曾散乱,这可就让田伯光有些摸不准了。时间拖得越久,他也有越多的担忧。

    “我方才伤了那泰山派的什么道人,若在这里缠的久了,难保那人不纠结同门来找我的麻烦,若是被人缠住可就大不妙。罢了罢了,今日且放过这两个小娘一马,待我来日再找机会。”这样想着,田伯光向后一跃,就要退出战团。

    他跳的不高,但跳的却远,瞬间就拉开了两丈距离,只要落下地面,脚尖再一点地,以他万里独行的轻功,就可以轻松远离。

    就在这瞬间,刘健开火了!

    “哒哒哒哒……”

    刘健手中的mp5使用的是容弹量三十发的弯形弹夹。

    抓着田伯光落地前的一瞬猛然开火的刘健没有任何想要节省弹药的想法,死死的扣住扳机将三十发子弹用最短的时间倾泻了出去!

    十米之内,毒岛冴子都能轻松的躲开手枪子弹。

    比毒岛冴子更快更灵活的田伯光,就算是吃了不曾听闻经历的亏,也没有道理躲不开手枪子弹。即便是换上了mp5冲锋枪,刘健对于用枪干掉田伯光依然没有充分的把握。

    所以先前,刘健迟迟没有开枪,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