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63:久别重逢的恋人就该这样
    穿着肉色丝袜的脚丫踩在座椅的边缘,徐锦秀蹲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两支胳膊紧紧的箍着刘健的脖子,身子起起伏伏的上下动作着,伴随着如泣如诉的低喘娇呼,这一对分别了六个月的狗男女在做什么也就不用多说了。

    最开始的时候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去吃午饭的。

    但是上了车之后,刘健那只不停作怪的大手很快就让徐锦秀没有办法专心开车了。

    压抑了六个月的**一旦点燃,很快就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来不及回家,也不想去宾馆。徐锦秀喘着粗气,忍者刘健的作怪将车停到了一处狭窄昏暗的小巷子里,熄火。

    然后立刻选择了反击。

    刘健当然不可能容忍徐锦秀如此放肆再度进行镇压。

    于是一场男女之间镇压和反镇压的战争就此展开。

    熄火的汽车随着徐锦秀的动作一起一伏,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简直像是在给这对狗男女之间的激烈战斗伴奏。

    徐锦秀的腰身,却像是启动了电动小马达一样,欢快的在刘健的腿上扭动着自己细长的腰身。普通的女人很快就会因为强烈的快感和大量的体力消耗而乏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但是徐锦秀却可以坚持很长的时间。

    忽的,徐锦秀死死的搂住了刘健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仿佛要将刘健闷死在自己的一对大胸里一般,大幅度的上上下下了十几次之后,无力的摊开了手脚,向前软瘫在了刘健的身上。张开了嘴巴,发出赫赫的粗喘声,还带着细小的颤音。

    **过后,徐锦秀斜靠着趴在刘健的身上休息,修长的食指在刘健已经可以称之为坚硬的胸肌上画着圈圈。

    “怎么感觉你回来之后强壮了这么多?”

    看着刘健的身材,徐锦秀心中有些疑惑。半年前刘健走的时候还是一个大胖子,虽然比他照片上最胖的时候瘦了不少,但是体型仍旧是圆润的,手掌拍在肚皮上都一弹一弹。

    这半年不见,不但胸大肌坚硬的跟石头一样,就连四块腹肌都出来了。穿着衣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感觉跟以前差不多,现在脱了衣服就完全不同了。以前的刘健是胖,现在已经可以称之为壮了。

    “我有健身啊,要不然怎么喂饱你?”刘健哈哈一笑。

    其实身材的变化也确实是这六个月逐渐形成的,不过这跟刘健自己锻炼没有关系,主要还是升级之后获得的力量值以及体态修饰自动的改变了他的体型。这种体型的改变好像单单只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一样。至于毒岛冴子和宫本丽,虽然她们的属性也都有所提升,甚至毒岛冴子,作为刘健手上唯一一个紫色级别的奴隶,毒岛冴子每次升级都可以获得5点的自由属性点,早早的就将除了智力这个不可提升属性之外的其他属性,如力量、敏捷、耐力、精神全部增加到了20点极限值。

    但是毒岛冴子的体型看上去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20点的力量极值,毒岛冴子试过她可以举起两百公斤的重物,在这之上的却没有试过。

    有这样恐怖的力量,但是冴子的体型却仍旧是从前那副修长健美的样子,没有变成如大力士一样的肌肉怪物。

    似乎众女的身材,在那一刻就被固化了一样。

    这一点在徐锦秀身上也是同样,明明都已经过了半年了,但是徐锦秀的身上却看不到丝毫岁月流逝的痕迹,一丁点变化都没有。

    “讨厌啊……你今天,在医院里说那种话……你要我以后怎么去上班啊!”说着,仿佛泄愤一样,在刘健厚实的胸膛上重重的锤了两拳。

    “本来就是真相嘛,有什么不好说的。”

    “你还说!”

    “哈哈哈,好好,我不说了。”

    两人靠在一起说了一阵话,好好倾吐了一下这半年的相思之情。然后徐锦秀才穿好衣服开上车,期间自然无数次打开了刘健那双作怪的大手。

    到了下午,徐锦秀直接给医院打电话请假到下个星期一,这个星期剩下的时间她要刘健好好的陪陪她。

    对于一般来说,请假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不但要承受上司的询问和刁难,这个月的全勤奖肯定不保了,今年的年终奖说不定也会有问题,搞不好还会因想到以后的升迁。

    不过徐锦秀小小也算是一个富二代,做医生不过是自己选择的职业和兴趣爱好,真要有什么不高兴的,大不了就是辞职。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两人没有回刘健的小窝,而是住进了徐锦秀在社区的公寓。

    在分开了半年之后,重新见面的狗男女积极的开辟出新的战场。

    这三天的绝大多数时间刘健和徐锦秀都待在她的公寓里,连门都不出。好像是要把空隔了六个月的份用短短几天的时间全部补回来一样,每一天刘健和徐锦秀都在纠缠之中醒来,在纠缠之中睡去,两人根本就不计算次数、时间和地点,稍微恢复了点体力就重新腻在一起,就连吃的都是叫的外卖。

    没办法,徐锦秀一开始还想要亲自下厨给自己的男人做点吃的。最后发现果然是太难了……这倒不是因为徐锦秀在黑暗料理上点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天赋属性,而是每次徐锦秀裹着果体围裙在厨房里整治菜肴的时候,刘健都会悄悄的从她身后摸上去,一双大手像搜身一样摸遍她的全身。那炽热的大手让徐锦秀连拿起勺子来的力气都没有,很快两人就会以厨房为战场,继续来上一场胡天胡地。

    一直到星期一,徐锦秀才不情不愿的去上班。

    而刘健则回了自己的家。

    刚到办公室,徐锦秀就发现大家看她的目光有异,偶尔还能听到似乎硬憋住的低笑声传来。

    “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这样让我怎么做人啊。”徐锦秀低下了头,心中不由的哀叹。

    她知道这个时候那天刘健在医院里讲的话恐怕已经传遍了整个医院了,搞不好都被某些人编成了各种各样的奇妙黄段子到处流传,心中忍不住又冲着挖了个大坑把自己坑了就拍拍屁股回家的刘健一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