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33:东京热之我华夏自古以来
    最终,刘健的五千美元被出纳员小姐没收,大概唯一能让刘健高兴的是就是出纳员小姐最终没有报警。

    刘健的身上既没有护照也没有日本证件,只有一张华夏身份证还是2015年的。考虑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才2006年,多半会被认为是开玩笑一样的假证吧。

    “这样一来,就算是抢银行也没用了,果然还是直接抢金库吧。”

    现在的刘健已经把他那一身累赘的羽绒服给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轻薄透气的运动服,手中拿着一叠日元,正面人像是一个穿着和服带着那种很有历史感的黑纱长帽一看就像是变态的中年大叔,据说是什么鸟天皇。日元左边的印花上用日文写着一万円的字样,上方用一行小字写着日本银行劵,下方则是发行行日本皇家银行。

    显然,世界不同了,不一样的不但是美元,就连日元都产生了变化。刘健不太清楚日元一万円原来的头像是谁,但是他大约记得应该是跟明治维新有关的某个人,而且日本也绝对没有什么日本皇家银行,更不可能是日元的发行银行。

    刘健知道,以后他再穿越估计是用不着带纸币了,这么多的世界很有可能连第一任美国总统是黑人的情况都会出现。再加上两个不同的世界在钞票的印刷技术和防伪技术上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差别,就算是历史纸币什么的都一样,说不定他还是会碰上真钱变**的局面,那个时候他未必能像这一次一样轻松脱身。

    唯一的好运,大概是两个世界相通的地方都视黄金为贵金属,虽然兑换比率有些区别,但是少量的黄金切实的是可以直接拿到金店或者银行换成相应的纸币的。这让刘健可以拿上一些黄金到金店换了钱出来,否则他只怕要面临身携巨款露宿街头的悲哀局面。

    不过,不管怎么样刘健现在身上是有钱了,因为在西汉时代有着大量的信仰之力富余,刘健也不需要在这个世界费尽心思的去刷信仰之力。不过,他仍旧需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

    不弄清楚这一点刘健实在是没有办法放心,万一有个万一,他哪天泡上了个漂亮的大姑娘,开开心心的带了人家回家,却看到人家突然红了眼睛,背后或者屁股上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长出奇奇怪怪的东西要把自己当食物吃掉,那他可就麻瓜了。其他的诸如突然脑袋裂开变成什么神奇的外星生物,或者两腿之间长出小丁丁来爆自己的菊花……果然日本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是麻烦的十六件根本没有办法从电视台的日常新闻上看到能够确定这个世界归属的消息,因为电视台的新闻实在是太平常了。

    “麻烦给我一张最新的日本地图。”

    “好的,承惠两百円。”

    最终,刘健逛到了一处报亭停了下来,买了一张日本地图。

    “果然日本右翼亡我之心不死,这种人就是欠调教。”

    拿着2006年新版日本地图,刘健的视线瞬间往下。很快就看到了了冲绳下方,台湾上方,东海位置的那两个小岛,这张地图上标注着属于日本,于是刘健瞬间就不爽了。

    只能说屁股决定脑袋。

    刘健的屁股是坐在华夏这一边的,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就支持华夏的各种自古以来。实话说有的时候刘健自己都觉得华夏自古以来的有些欺负人了。按照华夏现如今的发展速度和影响力拓展速度,刘健觉得,他要是在有生之年听到类似于北棒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夏藩属,因此我华夏理所当然在北棒具有统治权;三越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夏藩属,因此我华夏理所当然在三越具有统治权;东西伯利亚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夏领地,因此我华夏在东西伯利亚拥有无可置疑的统治权之类的消息,应该也是可能的吧。

    要是哪一天华夏强大到能够统治世界了,刘健敢保证那帮政客们一定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证明自古以来华夏就是文明世界理所当然的统治者,没错,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正所谓穷则搁置争议,达则自古以来。华夏现在达了,宣扬宣扬自古以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屁股决定脑袋,华夏现在的吃相再难看,在刘健看来那也是有理的,是收回固有领土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正义举措。

    身为一个华夏人,在这种国际领土纠纷上不支持华夏难不成还要支持日本南棒和美利坚吗?

    刘健又没有从他们手上收过钱,他们也不是刘健的亲爹。

    就这一点来说,刘健跟日本右翼……微妙的有点相似呢。

    说来,现如今日本在国际社会上被华夏用各种方法各种借口各种花式吊打,也难怪日本右翼分子跟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疯狂乱叫了。至于日杂这种生物……大家不同种族,还是不要计较的好。

    不过……这不是重点。

    刘健现在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确定自己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

    一般来说华夏的小说作者们如果提到地名的话会喜欢用真实无虚的地名,实在没办法就用w市h市这样明显是应付的字母市应付一下。而日本的漫画作者们都喜欢把自己漫画中发生的事情放在一个虚构的城市里,比如说冬木市、比如说第三新东京市,比如说第三新京都,比如说学园都市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只要刘健在地图上找到这么一个虚构而又让人熟悉的城市,大约刘健就能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如果是什么校园恋爱风那就再好不过了,反正信仰之力充足,刘健只要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找个日本金库冲进去,开了世界之门带着一大票黄金回家就好了。至于剩下的时间,就当是度假了,刘健对于东京银座还是非常有兴趣的,抱cp的无国界精神支援一下十七八个女孩子的学业对现在的刘健而言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压力,道德上更是充满了成就感。

    就在刘健一边在地图上翻翻找找,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

    “请给我一张去床主市的新干线票。”

    “床主市,微妙的有些熟悉呢……尼玛该不会是学园默示录的那个床主市吧!”

    刘健赶忙把视线上移到东京关东地区,两只眼睛飞速的在并不大的地图上搜寻了起来。

    果然,大约是在千叶市更北边一点的位置的一个不太大的市区,赫然写着床主市的名字。

    “这次麻烦了。”放下地图,刘健的脸色有些难看。

    “第一次好歹还算是正常的世界,第二次就给我丢到世界末日来是什么鬼?这难度提升的太快了吧!”

    话说,死体病毒到底是什么时候爆发的呢?

    应该是新学期刚刚开学的时候,记得那个时候樱花正盛开,一副日本校园恋爱动漫风的经典美景。

    等等,樱花正盛开?

    刘健看着街道两旁盛开的樱花,顿时头疼欲裂。

    这不就是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吗?

    []